前往
大廳
主題

【翻譯】第二節 東京/責任的呼聲 caseⅡ

サラダ | 2024-03-23 23:17:22 | 巴幣 0 | 人氣 137

第二節

東京/責任的呼聲 caseⅡ

 貞德・Alter:
「『伯爵』?
 是指先前聽過聲音資料的那傢伙對吧?
 那個,你想,那個啦。
 散播那惡趣味的―――」
 達・文西:
「嗯。正是如此。
 是鑄造U-奧爾嘉瑪麗的『遺分體(Element)』,
 並向我們宣戰的存在。
 被視為異星的使徒,最新的一騎。」
 貞德・Alter:
「好好。
 ……和Limbo類型重複了呢,真微妙。」
 達・文西:
「啊哈哈。畢竟有像是陰謀家的舉止呢。
 不過,不知究竟是否會如同Caster・Limbo那般,
 是過分享樂的存在。
 或許會是思慮縝密的個性。
 因為現在真名仍不明,可以的話
 想限縮真面目的候補。
 雖然用特里斯墨吉斯忒斯Ⅱ演算就好了,
 但畢竟還需要觀測地上的資料……
 像這樣,得回到過往的會議呢~。」
 貞德:
「那麼,首先就由我們開始……對吧?」
 達・文西:
「就是這樣!」
 貞德・Alter:
「嘛,是無所謂。
 畢竟會有茶跟茶點。
 作為填補聽到令人火大的聲音資料來說還不賴呢。
 不過,讓那群軍師來不是更好嗎?
 這次是怎麼了。」
 瑪修:
「今天,是法國組!
 貞德小姐及貞德・Alter小姐,
 以及瑪麗・安東尼小姐。
 正確來說該說是法國女子組呢……
 還是該說是第一特異點組呢……
 順帶一提對伯爵會議,這是第一次!」
 貞德・Alter:
「與特異點相同的靈基,
 除了我,不是沒有別人了嗎?
 嚴格來說我也不是就是了。
 畢竟僅留有記錄。
 不如說那個啊。
 說到底我就是敵人……曾經是就是了。」
 藤丸:
「不得要領……」
 貞德・Alter:
「吵死了。」
 瑪麗:
「……。
 ……。
 伯爵……」

①「瑪麗?」
 瑪麗:
「…………Master。」

②「臉色不太好,怎麼了嗎?」
 貞德:
「是啊。看起來,有某些掛心的事情。
 還好嗎?
 若身體不適,就去醫護室―――」
 瑪麗:
「不。沒事哦。
 謝謝妳,貞德。」

 瑪麗:
「那個,雖然並沒有確切根據。
 也沒有聽起來很耳熟……
 不過……
 在聲音資料中聽到的,他的聲音。
 總覺得,感到有些懷念……
 雖然有如夢境般朦朧……」
 達・文西:
「呼姆呼姆。那位瑪麗・安東尼王妃
 會感到懷念的聲音,實在有趣呢!」
 瑪修:
「與十八世界的法蘭西王家有關的人物,
 是這麼回事嗎?」
 達・文西: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那麼直接的對手,
 但也不是不可能呢。畢竟對手可是位伯爵。
 雖然或許只是通稱,
 過去,是具有爵位的人物可能性也很充分哦。」
 藤丸:
「提到成為英靈的,伯爵―――」
 貞德・Alter:
「……不是有很多嗎。
 伯爵。」
 瑪修:
「是的,正可謂三大伯爵呢!」
 藤丸:
「三大伯爵
 好像是第一次聽到,又好像不是……」
 瑪修:
「是,是的。那個,雖然只是我個人
 這麼稱呼的……」
 貞德・Alter:
「誰會知道!」
 貞德:
「嘛嘛。
 三大細項又都是誰呢?」
 瑪修:
「是,是的!
 首先第一位,德古拉伯爵。
 是以弗拉德先生為模板的架空吸血鬼。」
 瑪麗:
「是弗拉德叔叔呢。」
 瑪修:
「第二,基督山伯爵。
 雖然我並不常提到,
 但就是那位自稱『巖窟王』假名的人呢。」
 貞德・Alter:
「那傢伙啊~。
 那個名字(基督山伯爵),
 會感到些許優雅還真令人火大。」
 瑪麗:
「呵呵。我,反而覺得那個名字
 更適合呢。」
 貞德・Alter:
「啊~,你們是接近的時代。」
 瑪麗:
「是啊。」
 貞德:
「第三位伯爵是誰呢?」
 瑪修:
「第三,卡里奧斯特羅伯爵。
 是與折磨瑪麗王妃的事件有關的人物。
 個人困擾著,第三伯爵
 應該要是菲爾遜伯爵―――」
 瑪麗:
「…………吶,瑪修?」
 貞德:
「瑪麗?
 為何,要在嘴前豎起指頭……」
 瑪修:
「啊。
 好的,對、對不起,失禮了!」
 達・文西:
「菲爾遜伯爵沒有感覺呢~。
 不過,我也在意卡里奧斯特羅伯爵。
 作為異星的使徒,伯爵的候補呢。
 瑪麗,還記得他嗎?」
 瑪麗:
「那個―――」
 貞德・Alter:
「說是折磨王妃大人……
 怎麼? 難道目標是顛覆王家嗎,那傢伙?」
 瑪麗:
「嗯~。該怎麼說。
 那種事情……
 好像,說沒有,也不是……沒有……?」
 貞德・Alter:
「說清楚點!」
 瑪修:
「通稱,首飾事件。
 是圍繞在龐大價格首飾的一大詐欺事件中,
 因為犯人們偽造了瑪麗王妃之名,
 在當時好像讓市井小民責難王妃的聲音滿溢而出。
 雖是毫無根據的流言……」
 瑪麗:
「嗯,是啊。
 喜歡那個首飾哦。最喜歡了。
 十分美麗,閃亮亮有如星辰般閃耀。
 不過,嗯。
 些許不悅記憶說有也是有呢。
 ……些許,呢。」
 藤丸:
「……瑪麗
 竟然以訛傳訛就被責難」
 瑪修:
「市民,懷抱著對生活或政治的憤怒。
 因此,首飾事件……
 某種意義上,或許是為了宣洩情感
 成為了上好的標靶。」

①「不過,是以訛傳訛吧……」
 瑪修:「是的。」

②「…………。」
 瑪修:
「……。
 ……。」

 貞德・Alter:
「聽好了,王妃大人。
 這種時候啊,就要燃燒殆盡一次哦……要盛大地。」
 達・文西:
「雖然稍有同感,
 但不可能真的去做哦。
 總而言之。
 雖被懷疑是這般大事件的中心人物―――」
 瑪麗:
「……亞歷山德羅・德・卡廖斯特羅伯爵。
 是被喻為有來自市民絕大人氣得,冒險家(Aventurier)哦。」
 藤丸:
「Aventurier……
 是怎樣的人呢?」
 瑪麗:
「詳情就連我也不知道。
 因為直接見面,也僅有一次。
 好像,是降靈術的達人……
 就這樣混入並現身於巴黎社交界的人哦。
 有人說,是修習了降靈術與鍊金術的術者。
 醫生暨慈善家。
 東方亡國的王子―――
 這般,有著許多令人在意的流言。
 因為傳言在巴黎會治癒貧困人們的疾病,
 給予金錢……
 想必,不是心地惡劣的人。」
 貞德・Alter:
「不對不對不對。
 到底在說些什麼。
 是藉詐欺試圖貶低妳對吧?
 是個十足的惡人了。」
 達・文西:
「若他真的是主謀,這個嘛。
 畢竟首飾也要價160萬里弗爾的超高金額。
 不過變成那樣了吧,
 他在審判中,並未被問罪呢?」
 瑪麗:
「……嗯。是啊。」
 貞德・Alter:
「咦,是這樣嗎?」
 達・文西:
「是真的無罪呢,還是花言巧語呢。
 到頭來,讓巴黎深陷危機是確實的呢。
 實在是充滿謎團的人物呢。
 究竟做了,又沒做什麼事呢。」
 瑪修:
「由於首飾事件讓王家的信用失墜,
 卡里奧斯特羅伯爵築起了市民革命的基石……
 ……這種評價,貌似也是存在的。」
 貞德・Alter:
「欸。還挺能幹的嘛。」
 貞德:
「這個情況……
 是王家、權威之敵暨―――」
 達・文西:
「作為市民夥伴的冒險家(Aventurier),呢。」
 瑪麗:
「……。
 ……。」
 藤丸:
「那個人,瑪麗是如何看待的?
 第一印象之類的,還記得嗎?」
 瑪麗:
「這個嘛。
 記得好像是位十分,禮貌的人呢。
 不過……
 總覺得……
 不得要領,
 看起來面露如同偽裝般的笑容……―――」
 藤丸:
「……瑪修」
 瑪修:
「是的,前輩。
 先前遭遇的伯爵聲音印象……
 與瑪麗小姐關於卡里奧斯特羅伯爵的評價,
 感覺是一致的。」
 貞德・Alter:
「是啊。
 接下來,就是那個了。
 說是虛偽的笑容。
 又有一層像是Limbo的感覺呢。」
 藤丸:
「像是Limbo
 能明白」
 ???:
「………………這是有可能的。」

①「巖窟王」
 瑪修:
「!
 (巖窟王先生……!)」

差分:通過為南丁格爾 幕間 為他人而戰者

 瑪修:
「那、那個,巖窟王先生。
 至今為止能未能好好地打招呼……
 重新來過,我是瑪修・基列萊特。」

差分:未通過為南丁格爾 幕間 為他人而戰者

 瑪修:
「初、初次見面。
 我是瑪修・基列萊特。
 雖只在資料庫中得知名字,
 但像這樣見面還是第一次呢。」

 窟王:
「……哼。
 是啊,眩目之人。
 若吾之靈基為無星之夜的影子,
 想必妳要找出我會有些許困難吧。」
 貞德・Alter:
「別從影子中冒出來啦。
 對心臟不好。」
 貞德:
「Alter,不擅長驚嚇系的遊樂設施?
 真是沒辦法呢。」
 貞德・Alter:
「別突然故作姐姐,很恐怖。」
 貞德:
「呵呵呵。」
 瑪麗:
「呵呵。是感情很好的姐妹呢,兩位。
 喜歡哦!
 當然,瑪修和達・文西醬,
 Master。都喜歡哦。
 伯爵,你也是!」
 巖窟王:
「………………。」

②「話題,有在聽嗎?」
 巖窟王:
「……哼。」
 貞德・Alter:
「那是哪來的『哼』啦。」
 瑪修:
「確、確實,很在意!」
 貞德:
「確實如此呢……」
 瑪麗:
「呵呵呵。今天是由你主動出現呢。
 貴安,伯爵。」

差分:未通過為南丁格爾 幕間 為他人而戰者

 瑪修:
「(靈感來了!
  這位就是巖窟王對吧……!)」

 瑪麗:
「―――啊,不行呢。我。
 照這個話題流向,會意有所指呢。
 那麼重新來過。
 貴安,基督山伯爵。」
 巖窟王:
「……王妃。」
 達・文西:
「能說一下嗎,巖窟王。
 你剛才好像說了『這是有可能的』就是了,
 究竟,是什麼會有可能呢?
 能詢問嗎。
 是關於身為異星的使徒的『伯爵』,
 這部分,對吧。」
 巖窟王:
「沒錯。
 伯爵―――新異星的使徒。
 據聽到的範疇,符合卡里奧斯特羅的性質。
 那傢伙,使用了女人的屍體。對吧?」
 瑪修:
「……是的。」
 巖窟王:
「真像那傢伙,這便是只能說戲謔的惡趣味。
 實在令人作嘔。
 當心吧藤丸。
 那傢伙,可是會追逐獵物到天涯海角。」
 貞德・Alter:
「欸……」
 達・文西:
「呼姆呼姆。
 ……還說得,真誇張。」
 貞德:
「什麼?」
 達・文西:
「不,能有如此自信說出口。
 巖窟王,有能斷言到這般地步的根據嗎?」
 巖窟王:
「當然有。
 和那傢伙,是孽緣。」
 瑪修:
「孽緣,嗎……?
 卡里奧斯特羅伯爵,在首飾事件中被釋放,
 又在羅馬入獄,於1795年死於獄中。
 所以說,與巖窟王先生……」
 達・文西:
「當時的你是幾歲呢。
 不是在十分年幼時嗎?
 說到底應該不會接觸過吧。
 當然,只是僅限於道理上。」
 巖窟王:
「道理上當然行得通。
 我初次遭逢雖是在1838年,
 但就我看來那那傢伙至少有不老―――
 亦或是,獲得了非比尋常的長命。
 沒什麼,沒什麼好稀罕的吧。
 ……得好好注意。
 那傢伙,猶如蛇般狡猾且執著。」
 貞德・Alter:
「啊。又來了!
 跑到Master的影子中!」
 瑪麗:
「呵呵。伯爵,不,基督山伯爵真是的,
 這部分十分中意呢。」
 藤丸:
「一如既往
 大概,是靈體化就是了呢」
 貞德・Alter:
「就是因為你像這樣放縱……
 嘛,無所謂就算了。」
 達・文西:
「呼姆呼姆。看來卡里奧斯特羅伯爵
 並未死於1795年的聖列奧監獄,
 因某些理由而變得長命,
 至少在1838年的時間點上仍在活動,嗎。
 降靈術與鍊金術。雖然容易被當耳邊風,
 但若是魔術世界的人確實是有可能的呢。
 雖然一般來說,西元以後的魔術師們多半,
 會避免身處留名於歷史的立場……」
 貞德・Alter:
「由妳來說那個的嗎。
 不,不過,妳有點不同呢。」
 瑪修:
「!」
 貞德:
「不行哦,Alter。那個吐槽,
 明明瑪修小姐很想去說……」
 瑪修:
「不、不!
 我那個,並沒有……」
 達・文西:
「啊哈哈。說起來也是呢。
 之前的我,正所謂奇怪。畢竟是萬能的天才呢!」
 瑪麗:
「留名青史,正可謂天才呢。
 里奧納多・達・文西。好厲害哦。」
 達・文西:
「欸嘿。」
 貞德・Alter:
「真有那麼好嗎,天才。」
 達・文西:
「很好哦! 欸嘿!」
 藤丸:
「不愧是達・文西醬
 真好呢,天才……」
 達・文西:
「呵呵呵。
 當然很好哦。比如說 我,在藤丸君/醬讀過的學校中,
 有提過吧?
 當然全科別全測驗,毫無疑問都是滿分哦!
 啊,體育就另當別論呢。那就沒辦法了呢!」
 貞德・Alter:
「狡猾。體育另當別論就更是狡猾了。
 說到底有沒有搞錯年齡啊?」
 瑪修:
「不好說呢。
 跳級制度,好像也是有這類情況的呢。」
 貞德・Alter:
「欸~,是嗎。
 那,就說得通了。」
 藤丸:
「達・文西醬如果在學校感覺就會很開心」
 達・文西:
「呵呵呵。
 雖然比起學生,或許我更適合教師。」
 瑪麗:
「哎呀,好美妙,惹人憐愛的老師。
 上學時一定會很開心呢。」
 貞德:
「真好呢。想大家一起去上學。
 我,還沒去過學校……」
 瑪修:
「我也是。想去上上看,
 達・文西醬老師的學校!」
 達・文西:
「學校嗎~。
 雖然有趣,但在迦勒底開設教室也很麻煩呢~。」
 貞德・Alter:
「……對了,Master。
 在來迦勒底前還是學生呢。
 是這類天才兒童嗎?」
 藤丸:
「嗯……
 再怎麼說也不是達・文西醬級別呢
 畢竟我就讀的是普通學校」
 貞德・Alter:
「普通呢。真像你呢,總覺得。」

 巖窟王:
「……。
 ……。
 …………哼姆。
 稍微,說太久了啊。
 不過當然有所收穫。
 吾之靈基、吾之火炎,終於定下了目的地。
 ―――責任的呼聲,嗎。
 好吧。
 那麼,就用我的方式來履行吧。」

 ―――結束話語。
 他,稍微吐息。
 若在平時,想必直到見內的走廊角落,
 都會響徹如同喝采與暢快的哄笑吧。
 然而。
 沒有喝采。
 沒有哄笑。
 僅有,低沉。
 僅有,冰冷。
 僅有稍微,吐露混雜鮮血的氣息。
 接著,他―――
 ――――――緩緩地,向某處邁出步伐。


 卡多克:
「伯爵。
 新來的異星的使徒嗎。
 那件事,怎麼了。
 ―――卡里奧斯特羅伯爵?
 原來如此,是被說是稀世大詐欺師的人物啊。
 ……。
 ……。
 ………………。
 ……藤丸。
 若想迴避,就刻意說出口吧。
 說起伯爵,在此處(迦勒底)會浮現的就是那個英靈。
 巖窟王,愛德蒙・唐泰斯。
 也有福爾摩斯的案例。不,雖然他正確來說
 並非背叛者―――」

①「……覺得並不是窟王」
 卡多克:
「是嗎。
 對你來說是值得信任的對象呢。
 不過,那在我眼中看來是大意。
 所以刻意說出口吧。
 比如說,即使信賴著他……
 也別變得盲目。
 雖然不會說要迴避他,但要留意。」

②「語調和聲音,與巖窟王完全不同」
 卡多克:
「那種事,無論是魔術還是現代技術
 都能做到吧。
 難以視為證據。
 不是嗎?」
 藤丸:
「那―――」
 卡多克:
「……別露出那種表情。
 並不是在責備你。
 即使信賴著他……
 也別變得盲目。
 雖然不會說要迴避他,但要留意。
 ……要做好心理準備。」

③「福爾摩斯並沒有背叛哦」
 卡多克:
「…………是啊。
 不過,刻意說出口吧。
 比如說,即使是你所信賴的某人,
 也別變得盲目。
 雖然不會說要迴避他,但要留意。
 福爾摩斯也一定會說一樣的話。
 如果是我記憶中的她。你又如何呢?」

 卡多克:
「我只不過是負責提出小建議。
 你才是迦勒底最後的Master。
 該怎麼做,由你決定吧。
 藤丸。」

①「謝謝你,卡多克」
 卡多克:
「免了。
 道謝就說不通了。」

②「就拜託了哦,前輩」
 卡多克:
「……前輩就免了。」

 卡多克:
「!?
 緊急警報! 怎麼了!?」
 希翁:
「黃燈,準二級警戒。
 響起紅色警報是失誤,失禮了!
 Master請到管制室!
 請盡可能地盡快!」
 藤丸:
「了解
 馬上就去!」
 卡多克:
「走吧!」

 瑪修:
「前輩!」
 戈魯德魯夫:
「來了啊,藤丸!」
 芙芙:
「芙芙!」
 藤丸:
「哇,芙芙
 Catch!」
 芙芙:
「芙……」
 希翁:
「通報結束正好1分鐘便到達呢。
 不愧是迦勒底的Master,做事就是快。
 現在,狀況改為綠燈。
 雖並不是預測為戰鬥的警戒事態,
 但無從判斷情況。
 ……對吧。技術顧問。」
 達・文西:
「嗯。首先謝謝能趕到,
 藤丸君/醬,卡多克。」
 卡多克:
「既然警鈴響了,
 在管制室待機室規定的慣例吧。
 並不值得道謝。」

①「達・文西醬,發生什麼事了?」
 達・文西:
「是所謂的無從預測事態呢。
 再怎麼說連我,也有點吃驚呢。」

②「同上」
 卡多克:
「……。
 ……。」

 達・文西:
「實際上啊―――
 這裡的英靈召喚系統獨自運作了。」
 藤丸:
「……獨自?
 是指擅自,召喚了誰嗎?」
 達・文西:
「並不是登錄在靈基肖像,之類的情況
 而是在Border內現界了。」
 卡多克:
「這種事……有可能嗎?
 英靈召喚可是要消耗龐大的魔力。
 雖然聽說Storm Border中的魔力爐
 有四基燃燒機關……
 但現狀,即使僅維持存在於靈基肖像的英靈們
 應該就持續支付了相對應的代價。
 哈貝特羅特現界的案例說有也是有,
 雖說如此……
 召喚系統的開關怎麼了?
 難道說,沒上鎖嗎?」
 瑪修:
「不,有上鎖。
 電子式和物理式,時常施加著魔術式的防護。
 要解除各自鎖定,
 需要新所長與達・文西醬的承認,還有,
 身為與Servant締結契約Master的前輩才能啟動系統。
 雖然,應該……
 是如此……」
 戈魯德魯夫:
「搞不懂!
 到底是怎樣了!?」
 達・文西:
「本來,是不會獨自啟動的。
 那需要系統與魔力爐的連接。
 那麼,嗯。
 機關部的尼莫們也不能放過呢。
 那麼―――請來。
 機關部~!」
 尼莫・引擎:
「哦,這邊是機關部。
 雖然剛才說過了,但重申一次。
 雖然平時,召喚時會收到分配動力的要求來調整……
 但這次這邊並沒有調整分配。
 是擅自變成那樣的。」
 戈魯德魯夫:
「噫。那麼到底是怎樣,機械擅自運作了!」
 尼莫・引擎:
「雖然無法擅自運作,但常時運作著哦。
 若是不停歇的長期運轉也會有“難道說”吧。
 絕對沒有缺陷,並不會這麼說。
 教授調查故障部分,
 船長或帳調查原因中。
 明明是自己的艦艇(身體),
 卻無法完全掌握並心急如焚。」
 瑪修:
「就連船長・尼莫也無法掌握的,
 異常事態……」
 卡多克:
「無法掌握自己的寶具,嗎。
 難以想像啊。」
 達・文西:
「是啊。
 或許還有必要,稍微花點時間調查。
 希翁。雖然抱歉,但能奉陪嗎?
 我會再度連結,全面檢查艦內哦。」
 希翁:
「當然,請交給我。」
 戈魯德魯夫:
「……難道是那個嗎?
 等下就會變得像是恐怖電影?」
 卡多克:
「恐懼大多是面對未知。
 在這層意義上,或許沒錯。
 對於大眾的神祕―――
 身為肩負神秘之人齊聚一堂,
 竟然還會發生未知的事情。
 ……確實,有點像恐怖電影呢。」
 芙芙:
「芙,芙。」
 戈魯德魯夫:
「好痛,好痛痛痛。
 別隔一陣子就朝側腹突進!」
 藤丸:「話說」

①「被召喚的Servant,在哪?」
 達・文西:
「啊啊,那―――」

②「被召喚的Servant,是怎樣的人?」
 瑪修:
「啊。
 抱、抱歉,前輩。
 沒傳達到最關鍵的事情!
 這次被召喚的是……
 在某種意義上,是我們很熟悉的人。」
 卡多克:
「熟悉?」
 瑪修:
「是的。實際上―――」

 慕尼耶爾:
「啊抱歉!
 雖然被說要安分點,但不行!
 奮力地跑到這裡了……
 啊啊,喂! 停下!」
 ???:
「…………有了。
 終於,找到了。」
 藤丸:
「你是……
 那副假面,難道說」
 ???:
「我是哈桑。
 Assassin,耀星的哈桑。」
 耀星的哈桑:
又見面了啊Master。」
 瑪修:
「又……?」
 卡多克:
「……什麼。你說又見面了,嗎?
 真稀奇啊。是有繼承過去現界記錄類型的Servant啊。」
 藤丸:
「咦?
 雖然覺得並沒有遇過」
 耀星的哈桑:
「忘了嗎。
 在東京一起戰鬥過吧。
 雖然並沒有約定要再次見面……
 正所謂,締結了緣分啊。
 你會在這裡,
 是嗎。這裡就是迦勒底嗎。」
 藤丸:
「東京?
 在新宿,沒遇過吧?」
 戈魯德魯夫:
「………………!」
 瑪修:
「這,難道說―――」
 達・文西:
「……有英靈座上,不適用基底現實中
 時間經過概念的說法呢。
 或許就是如此。
 他,耀星的哈桑是……」

①「……抱歉,好像不存在於我的記憶中」
 耀星的哈桑:
「……?
 沒有記憶?
 怎麼,是這樣啊。」

②「在新宿應該絕對沒有遇過」
 耀星的哈桑:
「……?
 並不僅限於新宿。
 在御台場上也有戰鬥過吧。
 ……不。面露沒有記憶的表情啊。」

 耀星的哈桑:
「……原來如此。
 我的召喚偏離到先前了嗎。」
 卡多克:
「!
 你―――
 是在未來的特異點遇到這傢伙,嗎!」
 瑪修:
「!?」
 藤丸:
「巖窟王!
 愛德蒙―――」
 巖窟王:
「你,早已遇過我了。
 ――――――對吧?」
 耀星的哈桑:
「……。
 ……。
 ……………………誰知道。」
 瑪修:
「!
 哈桑先生!」
 達・文西:
「(這是……
  警戒巖窟王並手拿刀刃?)」
 耀星的哈桑:
「你―――」
 藤丸:
「等等」
 瑪修:
「前輩!」
 卡多克:
「別在臨戰態勢的,英靈! 面前跑出來!」
 藤丸:
「沒事的
 想必有某些誤會,來好好地談話吧」
 卡多克:
「……藤丸。
 怎麼了?」
 瑪修:
「是昏昏欲睡的前兆!
 ―――拜託請準備,維持生命徵象!」
 藤丸:
「抱歉,瑪修―――」

 巖窟王:
「―――總體來說,有三個。
 不,所有殘留扭曲的解除。
 亦或是過濾對你們來說是必要的。
 雖是那傢伙的現學現賣但聽好了。
 所謂扭曲,雖近似特異點……
 但並非人類史的特異點。
 現狀,值得畏懼的特異點僅有『遺分體(Element)』。
 因此。
 知曉扭曲的所在,無論哪個都會是規格外的。」

 灰色的天空―――
 看見如今感覺會墜落般低下的,天空。
 天空下街道並聯,
 在此,如今。
 有著你/我。

 總覺得……
 總覺得,是看過的某個光景。
 存在於記憶某處的事物。
 會令人感到懷念的事物。
 毫無變化的,
 寧靜的住宅街。
 每天,類似應該走過的場所。
 每天,在應該度過不變日常的街道上。
 你,或許會這麼想著。
 這裡。
 就宛如……

 藤丸:
「上學道路?」

 試著說出口。
 沒錯。看見的光景,是前往學校的道路。
 從自家前往學校的道路。
 曾見過的道路,
 如今隱藏於記憶彼方的光景之一。
 如今,存在於,此處。
 經過靈子轉移,
 你/我最終來到的―――

 藤丸:
「該說是來到嗎,這個……
 被誰,呼喚了?
 在東京?」

 ……。
 ……。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