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譯月】艾梅洛閣下二世的冒險 用語集

鐵血 | 2023-07-26 18:47:32 | 巴幣 6676 | 人氣 1004

【譯月】艾梅洛閣下二世的冒險 用語集

此為Typemoon Ace Vol.15內刊登的用語集。

本篇是筆者與好友基於學習日語之目的而翻譯並分享,並無任何營利要素。

不過這始終是小組成員的共同心血,若欲轉載請務必附上出處:「譯月」。




あ行




亞特拉斯院【組織】

通稱巨人的地窖。

是位於埃及亞特拉斯山脈的鍊金術師協會。蓄積與計測的學院。

雖然作為魔術協會三大部門之一,但內部成員比起魔術師,更像是將自身肉體作為人體機器來改造的異能者集團。

為了迴避人類滅亡,不斷發明出能毀滅人類的兵器的自滅機構。唯一的戒律是「自己得出的成果只能夠對自己展示」。

如作中所述,足以迴避人類毀滅的手段,將有高機率反過來令人類毀滅。這便是亞特拉斯院與學院的相關人士無法杜絕的根本問題。宛如想抵達根源,卻因此無法抵達根源的時鐘塔一般,同樣屬於魔術協會的他們,也背負著無可救藥的宿命。

Black barrel以及Logos react等亞特拉斯院七大兵器,以及相關的發明都擁有上述相同性質這點,更是毋須贅述。

此外,亞特拉斯院的鍊金術師們與時鐘塔不同,雖然幾乎沒有魔術迴路,但亞特拉斯六源的部分家系擁有「能產生只在自己體內運作魔力」的特殊體細胞。

這種被稱為家傳特性的能力,在亞特拉斯院的目的面前雖然顯得微不足道,但由於「能使魔術師各自的肉體能力覺醒」,因此各家系內部都在進行開發。舉例來說,艾爾特納姆家所開發並被運用在醫療用擬似神經的乙太之光,即使並非艾爾特納姆家的人也能使用部分機能,但真正能活用的仍是該家系出身者,這點並沒有改變。再加上,希翁‧艾爾特納姆‧索卡利斯那被稱為透明體的異能,究竟有多麼適合使用乙太之光,便如作中所述。

不,說到底,為什麼只有六源的人們才擁有這樣的體細胞? 這就得追溯至亞特拉斯院的設立了……





古亞歷山大大圖書館【場所】

作為第四、第五集舞台與主題的海底圖書館。

如作中所述,此處與表面上的古亞歷山大大圖書館不同,是托勒密一世統治時期,與亞特拉斯院的分支共同建造的場所。是連亞特拉斯院也早已忘卻的遺失物。

結果造成本來只會被登錄在擬似靈子演算裝置三尖赫爾墨斯的研究成果,也分毫不差的被留在古亞歷山大大圖書館之中。

實際由來便如小說中所描寫的那樣,是多方勢力與人物的想法彼此交織的產物,但本身作為遺跡的稀少性與貴重程度則是壓倒性的高。





艾爾戈【人名】


為本次《冒險》系列的主幹,『吞噬神明的男人』。

真實身分是第五集所揭露的■■■■■■■■■■。我向擔任插畫的坂本峰地老師提出請求,希望他以FGO的■■■■■■■成長至青年的模樣為形象去設計。性質上比起父親更像是母親。

作中,艾梅洛二世舉行的審神者之儀,以及經由『神核裝填』『神格展開』『神殼纏繞』顯現的神性便是本系列的焦點。

於第一集中幾乎可說是純潔無瑕的青年,在經歷一連串的故事後,他的性質也將產生巨大的改變。因為遇見艾梅洛二世而誕生好奇心、因為遇見兩儀未那而誕生對故事的興趣、因為遇見白若瓏而觸發強烈的好勝心,每踏出一步他都不得不蛻變重生。那便是他的成長,也是他的喪失。







か行


神體【魔術・其他】


正式名稱為神臟鑄體。神之碎片。

雖然神體在其他作品中也以各種形式登場過,但在《艾梅洛二世的冒險》中則是以其為主軸的故事。神體只要不去使用,便會持續耗損,但若是運用得當,甚至能施展現代無法行使的神代魔術。然而,系統完全不同的神體,要去運用是相當困難的。現在時鐘塔會對本該存在於日本的八個神體置若罔聞,也是因為即便獲得神體也難以妥善運用。





卡爾瑪古利夫【人名】

卡爾瑪古利夫・梅拉斯提亞・德呂克。

「不不不,雖然時鐘塔都說梅拉斯提亞在立場上是中立主義首席,但那是因為我們畢竟是十一科之一嘛。要跟本來的艾梅洛相比可還差得遠呢」

「等等,二世,居然想獨佔這次冒險,未免有點奸詐吧!」

君主梅拉斯提亞。

擁有地與空二重屬性。是考古學科的君主(Lord),現在也兼任礦石科的學部長。

一言以蔽之,便是實力足以運用他所蒐集的所有祕寶,是魔術師版的印第安納瓊斯。

平常他使用的是藏在西裝裡的魔弓・雙銀瞬弧(Shoot the moon)。魔弓能射出千變萬化的箭矢,也能用於挖掘作業。不只是弓,還能變形成纜繩或是緊急時刻用的起重機。

實際上他是「變化」的專家。

他所碰觸的東西,能從金屬變為橡膠、火焰化作冰塊、水泥變為泥巴,一切都能輕易「變化」。除了這項能力,他在身上還藏著各種以梅拉斯特亞首席身分蒐集的各種秘寶,單就能力與禮裝的應用性而言,他可是時鐘塔數一數二。

雖然平常並不會去使用,但卡爾瑪古利夫真正的能力是祕寶的過度運轉。

其名為Phantasm overload。

能做到極為纖細「使本人魔力也隨之變化」的卡爾瑪古利夫,可以令秘寶強制發揮出「能力以上」的表現。多數情況下秘寶肯定會過熱毀損,但在運轉的片刻之間,能發揮出遠超現代的神祕——根據場合其『力量』甚至能超越神代。

而這項能力與擁有數件可與聖柩(Ark)相比遺物的考古學科可說水火不容。當然,熱愛考古學的他幾乎不會去使用這項能力就是。

在《君主艾梅洛二世的冒險》中約為35~39歲。

梅拉斯提亞身為君主的評價是以相當的溫和沉穩所聞名,但卡爾瑪古利夫的行動其實頗具有野心。一方面是考古學本就需要資金,更重要的是邁入20世紀後錢的必要性大幅躍升之故。由於以上原因,才讓他決定奪下礦石科學部長的位置,但這也招致了另一個困境。

奪下貴族主義其中一席的結果,便是從此被巴瑟梅羅盯上。

梅拉斯提亞雖然身為中立主義首席,但本來幾乎是十一科裡最弱小的。所謂首席不過是基於傳統等因素的立場而已。正因為自己深知這一點,卡爾瑪古利夫才會專注於盡速確立自身的立場。

此外,考古學科與保有人類外遺物的傳承科總是維持彼此監視的關係。傳承科總是懷疑考古學科是否藏有屬於自家研究領域的遺物,而考古學科則對傳承科總是獨佔特定領域的遺物感到不悅。即便如此,在實地考察等場合,有時也可能不得不彼此協助。

卡爾瑪古利夫之所以對艾梅洛二世有興趣,除了同為君主的特權,也是因為他認為二世與自己有著相似的立場。雙方在本質上都對君主(Lord)的地位不感興趣,而自己也有著與魔術無關的其他目的。

此外,他也向梅爾文的媽媽借了許多錢。

名字的由來是業報karma與神官文字hieroglyph的組合。





さ行

思想鍵紋【魔術・其他】

是思想魔術中的魔術刻印。

這便是「容器」——是連接思想盤的權限。

思想鍵紋是師徒相傳的,與魔術刻印不同,不受血脈或家系束縛。刻在鍵紋上的魔術就有如在器皿上繪畫。雖然器皿本身毫無變化,卻會因為其圖畫而改變觀測到的外貌。也就是說,那足以欺騙整個世界。但要留意隨之而來的反作用力也將來自整個世界。

然而,在繼承鍵紋後,會隨時受到「容器」的影響。

繼承了最高位的鍵紋,並足以完全發揮它能力的魔術師便是所謂的天仙,會變成逐漸與世界融合的狀態。實力達到這個層級的魔術師在某種程度上可說是擁有與境界記錄帶(Ghost liner)相稱的影響力,但他們自我也將難以維持,無法任意使用力量。

此外,即便沒有鍵紋也能連接思想盤,不過能夠使用的魔術會被限制在最基本的術式(也能透過堆疊基本術式來完成高階術式)。鍵紋提供的可說是通向某種特殊領域的權限。透過魔術刻印行使的術式幾乎無一例外都直接關係到家族秘辛這點,與思想鍵紋相似。





思想盤 【禮裝】

作為思想魔術根本的概念。也被簡稱為「盤」。

這是一種和地球融合的超巨大魔術禮裝、人造的擬似神性,某種程度上也能稱作人工的根源。所有思想魔術的使用者都和思想盤連接著,並透過思想盤來發動魔術。

因此思想魔術真正的目的並非是要自己抵達根源,而是要加強「盤」的精密度來讓思想盤抵達根源。雖然這就像是在碎片沒有齊全的狀況下嘗試修理在古代就破碎的盤子一樣......

雖然被稱為盤,但在某種意義上也能被稱為「道」,用現代科學形容的話就像是「粒子加速器」。是把人類沒有完全利用的思考功能連結而成的雲端運算裝置,但是盤並不只是把思考保留下來,而是不斷的加速,就算到了現代也依舊發展茁壯......或是做著依舊不斷發展的美夢(神代結束後帶給魔術的變化在思想魔術上也是一視同仁的發生,這帶來巨大的損失以及極小的利益)。





思想魔術【魔術】


―――西有時鐘塔,東有螺旋館。

主要流傳在亞洲到中東地區,在螺旋館中為主流的魔術系統。

和時鐘塔的西洋魔術不同,並非使用魔術基盤,而是和地球融合的超巨大魔術禮裝・思想盤―――某種意義上的人工根源連結後可以使用的魔術。詳細內容參照思想盤和思想鍵紋的項目。






な行


日本的魔術【魔術】

在時鐘塔裡,所謂的魔術是術者藉由魔術迴路來產出魔力,並且和魔術基盤連結後得到術式並且使用魔術。

但是日本的魔術在藉由魔術迴路來產生魔力這邊雖然是相同的,但並非透過魔術基盤或是魔術的術式,而是和個人所契約的「所屬組織供奉的神」(大多都只剩下肉片或一小部分)連結並使其發動權能而成立的。

結果在時鐘塔眼中日本人的魔術看起來非常的作弊。因為他們使用的方法雖然規模極為微小,但卻和神代的魔術如出一轍―――藉由神靈的權能先確定發動後的結果,在用咒文擴大影響的範圍,這在時鐘塔眼中是種本末倒置的技術。
而且雖然會利用神靈,實際上有沒有信仰卻是看個人不同。

另外,把神靈的碎片讓組織全員「共享」的理念是受到大陸的思想魔術影響。





『汝乃撕裂星辰之雷霆』(Nega Keraunos)【其他】

若瓏的王牌。

竄奪得來的赤色與黑色的雷霆。也就是宙斯雷霆提豐板。

太祖龍提豐駭進了宙斯的設計圖並且重新製作而成的破壞機構。雖然規格上只能使用到宙斯自身限制後的出力,但是這對提豐來講反而是一大利點。

雖然出力受到限制,但若瓏使用這個基本上和自滅沒什麼兩樣。是要使用所有的魔力和魔術迴路才能發動的必殺技。
把外殼『灰燼灼鎧』的半數重建為主炮。使用炎和風的元素誘導帶有反轉魔力的荷電粒子,把赤黑交雜的雷霆全數朝著目標射出。






は行



托勒密【人名】


藉由自事件簿以來,我們所熟悉的作弊般手法而登場的往昔英雄。

伊斯坎達爾的臣子、日後繼業者戰爭為數不多的勝利者。也是埃及托勒密王朝的建立者。

由於曾經在《艾梅洛閣下二世的事件簿設定集》向森井しずき老師邀過稿,這裡是請他起草設計,再由坂本みねぢ描繪出來的。

雖然在作中只有些許暗示,其實他是擁有兩個全盛期的從者類型,年輕與年老時的寶具各有不同。年輕時的寶具是「不曉夜月、久遠之光(Pháros tês Alexandreías)」。是名列古代世界七大奇蹟的「法羅斯島大燈塔」中關鍵的鏡子。據說這面鏡子能將所有能量轉換為光與熱,是托勒密跟隨伊斯坎達爾遠征時取得之物。





灰燼灼鎧(Breath of Etna)【其他】

以「龍爐點火」、「龍路展開」、「龍牢具現」三階段所製成的龍之肉體・龍牢外殼。

將封印著太祖龍Typhon的艾多納火山概念反轉而成的武裝。也可以看作反轉封印、將龍的力量固定成人的型態,用以控制Typhon的裝置。

亦即想要打碎這個外殼的話,攻擊威力必須要足以破壞艾多納火山。

裝甲的表面始終蔓延著熔岩一般的紅色線路。

該說這是露出臉部的假面騎士嗎? 或是兼具FF的龍騎士與暗黑騎士兩者特徵的某種東西。又或者是《超能奇兵》第三階段型態或KNIGHT BLAZER那一類。


*KNIGHT BLAZER是ワイルドアームズ 2nd IGNITION的角色。






や行


夜劫【組織】

持有神體──流傳至今神之碎片的日本魔術勢力。

能夠與神體直接契約的人數才剛過百,但也已經是日本魔術勢力中第三大的規模。

該位神的性質,如名稱所示乃是屬於日本的冥界。夜劫指的正是永無休止的夜晚。

為了對該神表示敬意,組織成員基本上無論和裝或洋裝,均以黑色基調為主。

與賭場的關聯密切,這是由於到了現今,從「魔」的手中保護人世的必要性已十分低落,所以反而變成了以賭場管理為主的組織。

雖然區域有限,但他們的結界範圍非常廣大,再加上專用於結界內的術法十分強大,在防禦方面能夠發揮無與倫比的力量。

以日本的組織而言,不輕易透露神的名諱,或是不以組織專用的別名來稱呼,為的是用「不明言」的方式來保持逐漸磨耗的神秘性。可以依此推斷過去的退魔四家也使用了同樣的手段。





夜劫雪信【人名】


夜劫家的神童。生錯了時代的天才。可以說是某種程度上的返祖現象。

像第二集那樣消去自己的存在感,對雪信來說僅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若是發揮他的天才性質,就會失去Why Done It的意義。

夜劫家之所以使用村正,原本是因為比起神秘性來說村正更適合實戰。然而經過自祖先流傳的歲月,神秘性卻反而勝過實戰性這點或許能稱為某種程度的諷刺。

此外讓人聯想到蜘蛛的異常劍術似乎並非夜劫所有,而是傳承自退魔四家的技術。





地下拍賣會【其他】

卡爾瑪古利夫、二世、萊妮絲和梅爾文所參與的魔術師專屬地下拍賣會。這類地下拍賣會在歐洲全土特別興盛,參與者也是琳瑯滿目。不過正如魔術師會想要隱藏自身的魔術,多數的參與者也會隱藏自身身分。





兩儀幹也【人名】

正如各位所知,《空之境界》中的另一位主人公。

對一般人而言,他是再普通不過的溫文青年。但對偏離正道的存在來說,卻可能是致命之毒、無法觸及的平凡。該性質在『冒險』中也是毫無保留地揮發出來,給予夜劫雪信的衝擊,正可謂是一相遇便被十七分割一般。 
 
順帶一提,深度粉絲或許發現了,夜劫雪信所目睹到的是織的那一面。雪信無意識中也注意到這點,對那時候的兩儀不是用「她」,而是只用「高中生」稱呼。

這次為了讓他在《艾梅洛閣下二世的冒險》登場,把從《空之境界》的最後,乃至《空之境界未來福音》的時間順序重新確認了一遍。最重要的是,必須確認蒼崎橙子事務所「伽藍之洞」的所有人是誰,這個時期是水原真鮎擔任所長。某個青年被收編其中並出版繪本,是稍微後面的事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