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精選閣樓

【八國軼聞錄】人魚之歌-6

阿曦 A-Xi | 2023-11-07 21:58:43 | 巴幣 2 | 人氣 95

連載中八國軼聞錄
資料夾簡介
幻族史學家 ── 迷(Myth)遊歷八國,將蒐集來的故事分篇敘述,集結成冊,以供後人參閱。

06


回去地獄,深海蜷伏在水潭底,做了一個又一個夢。

夢裡,他彷彿看見伊庚,聽見熟悉的琴,可惜他醒了又睡,睡了又醒,伊庚的聲音越來越小,他的夢失去畫面,現實也變得模糊,連自己是否清醒都分不清。

什麼也沒做,沉睡的人魚竟變成強大的惡魔。那些在人間、因〈人魚之歌〉誕生的怪物,被牠們殺死的生靈竟歸向他。深海不用進食,躺著都能獲得力量,這是怠惰大公獨特的能力。


「大概,就是這樣。」


後來,替深海劃分現實與夢的,是來喝水的辛尼斯特。

毛茸茸的黑貓,時不時伸出貓掌、試探性地觸碰水潭。深海覺得好玩,會故意潑水,把辛尼斯特嚇到炸毛,聽他在水邊罵髒話。

「難怪,你身上死人味很重,又想不起來自己吃過人。」

被魔王相中、雙雙成為大公後,深海住在猶如巨型水族館的宅邸,偶爾跑來辛尼斯特的莊園喝茶。

聽完深海的經歷,缺乏同理心的辛尼斯特沒有哭,貓耳抖動兩下,繼續吃蛋糕,咬著叉子問:「你發什麼瘋,突然跟我講故事?」

實力增強,深海已經不是單純的人魚。他有鋒利的牙,耳後有巨大的鰭,身體長出色澤怪異的鱗片,眼白的部分變成黑色。

「之前我多管閒事,建議柰把事情說出來。」

深海躺在沙發,看著自己吐出來的泡泡,表情像在發呆。

「他似乎照做,把自己的事告訴十條,現在開朗很多。」

「哈。」辛尼斯特冷笑,「你以為自己也行?」

深海點頭,三秒後又搖頭。辛尼斯特看不懂,露出不耐煩的臉。

「我以為告訴你,我會有所改變,可是……沒有。」深海審視自己,「我沒有變好,我還是一樣,覺得活著好累。」

說著,深海趴在桌上,像一條病懨懨的魚。辛尼斯特翻白眼,雖然他老罵斯巴達腦袋都是肌肉,但深海、柰、朱櫻這些太會想的,在辛尼斯特眼裡也是笨蛋。

「兄臺,我現在知道你會唱歌、交過會彈琴的男友,這不是改變嗎?」

每個人對改變的定義不同。昨天吃餅乾、今天吃蛋糕、明天吃馬卡龍,對辛尼斯特來說都是改變,他不明白深海在糾結什麼,無聊。

「與其想這些,不如陪我找爛杯子的弱點。」辛尼斯特問:「之前的提議,你考慮得怎樣?」

「……。」

深海不想回答,正打算賴在辛尼斯特家睡覺,卻收到魔王的通知,會面地點不在王城,而是塔米諾伯爵──魔笛先生的別墅。

「為什麼只找我?」深海一臉不情願,看向辛尼斯特,「陪我去。」

「關我屁事。」

辛尼斯特下逐客令,深海只能離開,游在地獄炎熱的空氣。魔笛的別墅和主人一樣,外表看似正常,卻有許多奇形怪狀、被稱為「藝術品」的擺設。深海不敲門,直接穿過外牆,游進客廳。

「……?」

抵達時,他沒看見魔笛,只找到杯,和一台白色鋼琴。從側臉的表情、眼神,深海確定魔王沒發現他。當杯彈奏第一個音,人彷彿著魔,手指越彈越快,越彈越急,左右手的拍子不同,七、八個旋律相互交錯,整首曲子亂七八糟。深海皺眉,魔王眼神空洞,似乎聽不見音樂,不知道自己在彈什麼。


「磅!!!」


曲終,鋼琴慘遭重擊、碎裂,絕望的綠色從杯的身體溢出,崩潰的魔王彎腰、抱頭,綠色的眼睛瞪得極大。深海不敢出聲,魔王的瞳孔映不出人,只有成千上萬的「聲音」。

「你為什麼要彈它?」

端著泡好的茶,魔笛來到客廳,看見杯和壞掉的鋼琴,語氣很不高興。

「……抱歉。」

杯抬頭,思緒恢復,表情有些狼狽。

「我以為我好了。」杯告訴魔笛:「你的鋼琴很漂亮。」

魔笛挑眉,看著滿地的鋼琴碎屑,杯心虛表示:「我讓帕帕去人間,給你買新的。」

魔笛不理他,前來招呼深海。論位階,深海是大公,魔笛是伯爵,他必須稱其殿下。魔笛為深海準備一壺梅果花茶,和一盤精緻的點心。

「深海殿下,謝謝您特地過來。」魔笛解釋:「我做了一個東西,杯說很適合您,我想送給深海殿下。」

語畢,魔笛拿出藍色的、透明的音樂盒,其中最重要的零件,是一名天使的耳朵,魔笛從中聽見天國的音樂,於是將他做成音樂盒,重複播放。


「當你被大海擁抱,我在雲上寫歌。」

「陽光照耀羽翼,音符從天空落下。」


「……!?」

雖然只有旋律,但聽到第一個音,深海的腦中便浮現歌詞,還有那個人的歌聲。


「當我被花朵環繞,你在海中歌唱。」

「月光舞動水波,旋律來自你的夢。」


深海的反應,和杯預料的一模一樣。魔王忍不住偷笑,一手搭住深海的肩膀,告訴他:

「耳朵的主人很年輕。這是他第一次離開天國,沒有去過人間。」

魔王明知真相,卻挑撥離間,只告訴深海部分事實,此乃謊言的最高藝術。

「伊庚不是人類,他是天國的熾天使,朱櫻的前同事。」杯說:「你是惡魔,伊庚知道你們不會有結果,才假裝死掉。」

「……。」

旋律沒有停。當音樂盒進入副歌,伊庚的琴、深海的歌、溫馨的小漁村、屬於兩人的時光,離別時的承諾和吻。

那些被他留在夢裡的,全部回到怠惰大公的現實。魔笛張望,發現客廳正在起霧,水氣受深海的情緒影響,溫度越來越低。


「當橘色的五線譜出現,當金色的音符化為琴弦。」

「你撩起白色的裙襬,我在海邊等你。」


「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只有流淚的份。」

明明能力出色,深海總是無精打采。為了讓他打起精神,魔王找了好多天使,拜託魔笛做成音樂盒。他感慨,自己真是體恤下屬的優秀上司。

「……騙子。」

這一次,深海沒有哭。他開口,隨意哼歌,魔笛手上的音樂盒變成泡沫,只剩天使的耳朵浮在空中。受歌聲影響,天使的耳朵長出尾巴、利牙,化為沒有靈魂的生物,游淌在深海身邊,認他為主。

「伊庚,騙子。」

深海看向魔王,不論眼神、口氣,都和之前不同,語速也快了不少。

「杯子,地獄現在是你的。」深海壓低聲音,「什麼時候向天國宣戰?」

「人力不夠、糧食不足,沒有跟人打仗的本錢,除非……」杯壞心一笑,「你在人間的朋友,能來地獄幫忙。」

「好。」深海答應,「我去叫他們。」

語畢,深海不說再見,游出魔笛的別墅,停在地獄的高空。他高歌,空間之門開啟,當年因〈人魚之歌〉誕生的怪物,成千上萬,一個個從人間來到地獄,環繞在他身邊,覲見他們的深海之主。

「你真是天才。」

走到窗邊,看見外面的景象,魔笛一邊驚嘆,一邊問:「怎麼想到的?」

「推動靈魂的力量不是希望,是執念和仇恨。」杯聳肩,「負面情感使人蛻變,就像所羅門的魔女。」

杯的心情很好,不知道從哪拿出麵包,分給魔笛,兩人靠著窗台一起吃。吃到一半,一隻小手抓住杯的衣服,和他們一樣白色頭髮、綠色眼睛的小女孩一聲不響,闖進魔笛的別墅。

「莉莉?」

魔笛彎腰,與小女孩平視,溫柔的聲音問:「不是說好,妳要待在所羅門嗎?」

「……。」

綁著辮子、戴眼鏡的小女孩不說話,看起來很生氣。她看著杯,伸手,一副東西被搶走、要人還來的模樣。

「不行。」

杯當場拒絕。魔笛滿頭問號,「怎麼了?」

「我昨天沒收一對天使眼睛。這陣子不在所羅門,莉莉竟然透過眼珠,偷窺丰的一舉一動。」杯看向魔笛,「你也是共犯。」

「冤枉,我以為莉莉喜歡那對眼珠的花紋,才送給她的。」

名叫莉莉的女孩很不開心,杯也不打算歸還,卡在中間的魔笛一臉無奈,詢問:「莉莉,妳為什麼要偷窺聖主?」

「……。」

「妳想畫他嗎?」

「……。」

還是不說話。眼看杯不打算還,莉莉氣得轉身,左腳踩出魔女的陣法,從兩人眼前消失,回到所羅門,鎖在房間生悶氣。

「她怎麼了?」

缺乏同理心的魔笛,對莉莉卻特別上心。對他們而言,莉莉是特別的,是寶貝的妹妹。

「叛逆期吧。」

杯聳肩,看向窗外,發現深海不只召集子民。他詠唱〈人魚之歌〉,所有在地獄的屍骸、殘肢,全被深海的歌聲轉化,沒有靈魂的地獄軍團誕生。將一切看在眼裡的魔王,心裡很是滿意。


「眼光不錯。」

「妳要的人魚,現在是我的手下,為我做事。」


杯開口,一手撫在胸前,跟其中一個「聲音」說話。

「怨恨吧、哀號吧,瓦拉克。」

魔王冷笑,綠色的眼睛閃爍狠戾的光,挑釁在他體內、被迫與他共存的瘟疫魔女:

「我聽著呢。」





──Chapter 5 人魚之歌 END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3-11-09 15:12: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