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TWST/ケイトレ】深夜四時。

菸草 | 2022-09-08 22:04:29 | 巴幣 114 | 人氣 206

單篇完結。
資料夾簡介
ツイステ二次女性向同人單篇,上下不連貫。

食用須知:
1.本文為ツイステ女性向二次創作,CP如標題。
2.極短打。清水。OOC有。一人噗浪筊杯創作會




  OK?↓


凌晨4時,距離黎明最近,卻又是黑夜最為深邃的時刻。

  最近トレイ很常在那個時間段毫無來由的清醒,雖然想過各種原因,但什麼答案都得不到的他,尤其今日更是不知為什麼神智更加清楚。
  嘗試躺回去睡,卻無論怎樣翻來覆去就是無法再度入眠,於是トレイ從枕邊試著從旁邊搆著眼鏡並從柔軟的床上坐起身來。此刻平時鬧騰的宿舍也因為眾人睡下而沉靜不已,耳邊清楚地傳來自己的呼吸聲,這讓他打從心裡感到不可思議——簡直如同這世間終於只剩下他一人。
  這麼可能呢?
  他對自身偶然迸出的天真想法擺出苦笑,然而毫無任何光線映入的房間就像是應證他的想法,沉靜黑暗的密室讓トレイ頓時產生想要暫時離開的念頭。
  待他回過神來時,他已披上足夠保暖的外套,帶著魔法筆走出寢室,走出宿舍外頭,走過有著青草氣息的庭院,往薔薇的迷宮走去。
  其實トレイ沒有考慮好現在應該往哪前進,一方面這不太符合他天性外,另一方面這麼晚了他能去哪裡?
  可無月的闇夜彷彿在向他招手,誘使內心徬徨的少年鬼使神差的往更深處前進。

  トレイ思忖,畢竟很快再過一小時就能迎接黎明,稍微拿捏時間只在宿舍附近繞繞,至少還能趕回寢室換件衣服趕去上課也說不定。
  他不是沒有走夜路的經驗,但在黑夜中完全獨處的機會可能不多。可他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這座學園平時有強力的結界保護,而學生本身又能造成什麼威脅——此時,トレイ忽然想起了りドル前陣子墨爆時造成的可怖場景,這讓他頓時停下腳步。
  如果要論責任歸屬的話,他自認這事將會有一份逃不掉的部分,假如在他墨爆之前能及時做些什麼的話,會不會……,但トレイ不用他人明說也了解,那些所謂的『假如』和『如果』頂多僅是事後諸葛,越加深思便越感到苦悶罷了。
  墨爆事件後りドル雖然性格稍微坦率些,行事比以往要較圓融一點點,甚至更能和其他同齡的學生相處得融洽些,但本人在寒假前那陰鬱卻強顏歡笑的神色,及結束回到宿舍時,有段時間會不自覺地撫摸自己的左頰,不等對方說出口,トレイ也能從中猜測個大概。

  那他呢?

  不,現在不是在說他能不能幫自家的紅心女王解決問題,畢竟解鈴還須繫鈴人,每人遇到的難關終究他人無法插手;而他能做到的,也僅有恪守『副寮長』的本分,作為對方青梅竹馬(如果那短暫的歡樂時光也能符合其定義的話)時,用草莓塔或甜點紅茶轉移注意力也是一個手段吧?
  ……啊,原來是這樣。
  トレイ突然理解為何自己會忽然醒來,步入暗夜之中的理由。
  不能僅僅當個服從紅心女王命令的撲克牌士兵嗎?
  他似乎能夠聽到來無影去無蹤的柴郡貓帶著有些無奈的訕笑:『眼鏡仔總是想太多了啦。』
  トレイ忽然產生了希望黎明不要到來的念想。

  ◆

  當ケイト發現到トレイ的異常時,在任何情況尚未明朗的情況下,他並沒有過多的聲張——一方面各寮之間魔法飛盤的競賽迫在眉梢,另一方面他們家的副寮長除了頻頻打呵欠外,該交由他處理的事物都沒有出現太多的瑕疵——當然,他做為りドル的側近,從中他也支援許多;然而要說起為什麼會注意到トレイ的異常,這可能要從前幾日的偶然說起。
  ケイト在某日深夜去上廁所時,睡眼惺忪地準備回房間時,他便看到在深夜裡遊蕩的熟悉身影。原本以為トレイ大概也像他一樣僅是要解決生理需求,然而多次目擊後,他將結果從『解決生理需求』,再三修正到『夢遊』,最後終於定讞為『失眠所以起來散步』。
  先不說トレイ會在寮裡到處走,還有辦法迴避必須比他人還要更早起的、身為馬術部成員的りドル,有時甚至會看到那抹身影會往薔薇的迷宮走去,直到溶入在黑暗中。
  這樣沒入暗夜的場景反覆看了幾次,ケイト心中忽然產生一絲絲不安。

  但就這樣貿然插手沒有問題嗎?

  可即使是同樣也抱著不願讓他人進一步深入內心的ケイト,在合同課程中,看見了トレイ施加在魔法筆上的特殊魔法的那個瞬間,他便明白了或許現在就是時機也說不定。
  於是今日的凌晨4時,提早就寢睡飽的他便隨トレイ身後一同進入了深夜的薔薇迷宮。
  凌晨四時的薔薇迷宮在深夜裡顯得格外濕冷,大範圍植物地帶特有的水氣與略為寒冷的晚風,即使是殘留炙熱暑氣的晚夏,亦使ケイト在踏入此地後都不禁打了個冷顫。
  ……還是快點找到トレイ再說吧。ケイト自忖完後便從外套裡掏出拿出靈擺,雖然說不能萬事都依賴魔法,然而這麼大一片地,光是要找出他們家副寮長就可能要花上不少時間,再說當ケイト注意トレイ那本應閃爍著艷紅光澤的魔法石被混沌的黑墨汙染得嚴重,那麼現在就讓他稍微作弊一下吧。
  ケイト在靈擺中注入些許魔力,水晶便先是開始輕微的繞起圓圈,在鎖定目標的所在地後,他就依賴著晶體所指引的方向往前逐步推進。
  越是踏入黑暗,視野受限的ケイト也不得不變得五感敏銳起來,冰涼得令人心冷的霧氣與因為行走之故的草地與樹葉摩娑的聲響,他突然不合時宜的想起宿舍內曾經流行的怪談:『聽說深夜會有走不出迷宮的學生幽靈徘迴喔,遇到的話就——。』他甩甩頭自我欺瞞早就忘記其內容,再說了這世界對他們這些預備魔法士而言,幽靈也與常人無異。
  才剛安慰完自己,ケイト便發現水晶搖擺得比方才更加激烈,最後直指前方,他順從靈擺的指示向前看去,眼前稍微寬闊的草地上佇立著身形高大的人影。
  由於方才對於傳言的回憶,本來要出聲音呼喚對方的ケイト心裡亮起黃燈,他決定先保持距離觀察再說。
  就著靈擺的光線可能還不夠,於是他屏息注意腳步,小心翼翼地靠近打量後,眼前的身影外觀與身高大致上與トレイ別無二致,只是由於背對ケイト之故,實在看不到對方的五官。

  「トレイ?」
  ケイト嘗試呼喚對方的名字,看看能不能稍微引起對方注意,而被呼喚的則完全沒有想到會在這裡聽見自己的名字,他似乎認出ケイト的聲音,於是馬上從慌張的情緒冷靜下來。
  「……ケイト,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けーくん我才想問為什麼トレイくん會這麼晚跑出來。」看來是沒有認錯人(?),ケイト這才總算放心地靠近トレイ,然而就算後者已經轉過身來面對他,ケイト卻還是無法從黑暗中辨識トレイ的面部表情。
  你這樣會被寮長砍頭喔?ケイト壓下心中的不安,為了緩和氣氛開起玩笑,但隨後過於冗長的沉默讓他意識到自己或許是那壺不開提哪壺了。
  「哈哈,這真是副寮長失格啊……,不,或許這樣才是最好的。」トレイ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他的聲音在黑暗中變得空虛飄渺。
  「トレイ,你想聊聊嗎?」既然是和りドル有關,ケイト心裡也對為何トレイ現在的想法多少有底了。

  ケイト語畢便邁開步伐向トレイ靠近,但那模糊臉孔的少年似乎不願意讓前者接近他的身邊,只要ケイト向前一步,後者就更深陷於無盡的黑暗,明顯抗拒ケイト舉動使他深感不滿,但一想到自己也何嘗不是像他一樣,甚至有時候不小心被他人觸碰到內心的秘密時,那拒人於外的態度也溢於言表。
  ケイト低頭看向掛在自己手上的表和持續發著柔和光芒的靈擺,他決定主動停止追逐。
  「トレイくん,你還在在意之前りドル墨爆的事情對吧?」他對著無論如何伸手都搆不著的說道:「你覺得自己要對此負起責任,我說的沒有錯吧?」
  清晨的霧氣變得更加濃郁,過早盛開的薔薇花香隨著風撫過建構成迷宮的樹牆,揚起兩人的衣角與髮絲,トレイ的默認伴隨著腳步的停下使得ケイト更加確信自己的觀點。
  「謝謝你這麼擔心我,但還是讓我一個人靜一靜,我很快就會回去宿舍了,一切也會和以往一樣……。」
  「不行,トレイくん。」與以往的作風不同,ケイト堅決地打斷トレイ的話:「……我並沒有要責怪你的意思,但就這樣一直鑽牛角尖的話,你的煩惱也不會解決的。」
  「別說了,別說得好像你什麼都知道一樣。」
  「雖然不是全部,但當時我不是就在你的旁邊嗎?」既使是晚夏,早晨的朝陽仍舊準時將天空慢慢映照成魚肚的白色,此時ケイト終於能看清並直視トレイ那雙如蜂蜜般溫潤的金色雙眼。「當然りドル的事情,我想會變成這樣,也有我們縱容的關係在也說不定,所以別老是自己一個人想攬起所有的事情,偶爾也依靠けーくん一下啊。」
  「……噗哈哈。」晨光下的トレイ聽了ケイト這番言論,先是露出訝異的神情,最後因為理解後者的意思後,他忍俊不禁的笑出聲來。
  「欸?我說了什麼好笑的話嗎?」ケイト完全想不出來剛剛那番話有何可笑之處。
  「不,該怎麼說呢……,只是沒有想到你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有點嚇我一跳。」トレイ轉過身,對ケイト小聲地說著:「明明看起來像是畢業後就斷絕聯絡的人,卻說出這樣的話來,真是狡猾。」
  「什麼?」風太大了けーくん聽不清楚喔!
  トレイ搖搖頭。
  其實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心中抱持的煩惱和自責並不會隨著黑夜結束而消逝,他趁著ケイト轉身時,拿出礦石部份顏色稍微混濁的魔法筆,猶豫一會兒後將筆收回口袋——僅僅只有今日也好,現在就別在那上面覆蓋上平靜的假象了吧。トレイ如是想。

  ◆

  當晚,ケイト敲響トレイ的房門。
  「嗨嗨!侍寢員來打擾啦☆!」穿著睡衣並抱著枕頭的ケイト閃亮亮的登場!「今天晚上提供各種陪睡的服務喔?有沒有很期待啊トレイくん?」
  「別用這種令人誤會的說法!」トレイ困擾道,但他還是將門敞開,好讓ケイト進入寢室。「就寢時間到的話還是要回去喔。」他提醒著拜訪者。
  「如果トレイ能好好睡覺的話,我就會回去了喔。」白日目睹多次トレイ打呵欠的ケイト皺起眉頭調侃。
  「好好好,話說你刷過牙了對吧?ケイト。」
  「?!」


  深夜不知幾時,ケイト支起上半身,看著眼下帶著黑眼圈熟睡的トレイ,他用食指戳了熟睡者的臉頰,確保對方沒有清醒的打算後,他也再度睡下。
  他其實有聽到トレイ那日寂寥的話語,而他本身亦不指望能用幾句話就能安撫トレイ,只是私心的希望至少,至少別再讓他看到トレイ一個人在黑夜中滯留,這樣就好。

  僅此而已。
  「晚安,トレイ。」      
     


  




後記

連要不要放上來都要筊杯。
下一次更新的內容是ツイステ,ジャミカリ】荒漠中的伊甸迷途者的續篇。


原寫完日期 2022/9/6 上傳日期   2022/9/8   Tobac.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