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真珠美人魚,BBS中心】賽蓮戀歌。

菸草 | 2022-10-06 00:03:04 | 巴幣 206 | 人氣 261

食用須知:
1.本文為真珠美人魚的女性向二次創作,CP如上。
2.現代趴囉。OOC有,百合,年齡操作有,兩人沒有血緣關係。都是回憶。





OK?↓





  『我是說,要不要和我組團看看?』

  那是已吹起涼風的晚夏,舞台強烈奪目的聚光燈打在以人魚為主題的三人新生團體上,甜美陽光的旋律此時變得使人生厭,可那道光卻在黑暗裡間接照亮提出邀請的女性側臉,她那鮮豔的橘紅色長髮如同火光,以蠻橫的存在感吸引住她身邊的咪咪視線。
  像是感應到咪咪的視線,秀秀看向同樣好不容易打入準決賽,卻輸在經驗不夠且能力還稍欠火侯的冰藍色短髮少女,說:『如果我們組團,台上那些美人魚公主們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對手!』
  咪咪當時並不理解眼前女性為何有這等自信,然而秀秀身上所散發的魅力不禁感染她、並將被惡狠狠挫敗的不甘與嫉妒化為鬥志,於是她情不自禁的回應:『就是說啊。』
  那晚以後,志同道合的她們以『Black Beauty Sisters』為名開始活動,先是在街頭以華麗明亮的歌聲唱著耽美的幻夢,誘惑著一個又一個行經此地的觀眾(水手);在各個網路的社交平台建立新的帳號,因為現實兩人都有各自的學業和工作需要兼顧,所以不能定期上傳新的作品。
  既使如此,她們仍希冀從網路之海中從個位數開始累積粉絲,有時事情發展得非常順利,然而會好巧不巧地(有時是故意挑釁)撞上真珠美人魚的新歌發布或現場演唱,粉絲的數量以某種反覆的方式增增減減。
  

『光閉ざす BAROQUE-バロック-
美しき
ノイズとなれ
黒い罠のささやき
揺りかごで 永遠に眠れ』



  時間隨著她們兩人不斷反覆練習、實戰中流逝,待咪咪回過神來時,在舞台上的她這才發現眼下戰況窘迫。
  這次的競賽是由兩組參賽的隊伍各自佔據舞台的一方,經由觀眾投票來決定下一個晉級的隊伍,而票數越高,除了身邊的計數器會顯示票數外,打在她們身上的聚光燈就會越奪目——可隨著時間進行,打在她們兩人的紅色聚光燈不僅越來越黯淡,來來去去的觀眾似乎對她們的表演也興致缺缺,這種種的回饋使得負責唱高音的咪咪感到痛苦,甚至聲音也開始變得有些不穩定起來。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歌詞和旋律嗎?還是服裝外型呢?明明那麼努力練習了,應該做的肺活量、體力的鍛鍊與技術的學習,都依舊比不上對面的人魚公主們嗎——還是,真正不行的,其實是這副歌聲?
  一旦開始自我懷疑就如怒滔般無法停止,咪咪的雙腿便止不住地顫抖,隨著燈光黯淡,她的視線越被淚水模糊。
  難道要和上次一樣到此為止了嗎?


『閉ざされた 楽   園・・・』


  思緒混亂的咪咪在歌曲剛演奏的間奏時,驚覺位於她們舞台的燈光直接熄滅,不由分說的黑暗吞沒秀秀和咪咪的身影,如深陷無光的深海般,反而將對面舞台襯托得更加光亮,彷彿那才代表勝者所在的陽光世界般遙不可及。
  正當咪咪絕望之時,一道具穿透性的悠揚歌聲從她身旁如利刃般,從深海至深之處直指那光明的世界,一度張狂的打亂人魚們的思緒,那如天籟般致命的歌聲如巨浪般吸引了人們的注意,此時一道艷紅色的燈光『啪!』的一聲,戲劇般的照亮秀秀挺立的身影。
  咪咪轉頭與秀秀對上視線,從後者堅毅卻又溫柔的神色中似乎理解了,現在她已不像上次獨自在舞台上演唱,如今的她已經有強而有力的同伴,在過去的日子裡不斷磨練著屬於她的武器,一起談論著夢想和對勝利的渴望——她們是海妖賽蓮,與人魚同為大海的眷屬,要是如果無法前往拋棄歌聲與雙腳前往那光明世界,那就強制將人們邀請到黑暗的深海墓場去吧。
  咪咪重新振作起來,如往常練習做的那樣,牽起秀秀伸出的手在舞台上翩然起舞,在秀秀歌劇般的歌聲一結束,進入狀況並投入全身心的她便抓準切入點再度唱起歌。



『 光閉ざす BAROQUE-バロック-
美しき
ノイズとなれ
黒い罠のささやく
未来を目指し ともにゆこう・・』


  
  酣暢淋漓的歌聲隨著越加強烈的紅色聚光燈更具穿透性,獨特的表演風格如魅影般擄獲人們的心,她們大口的、貪婪的將人們對於黑暗的嚮往給吞吃入腹,與另一端的人魚公主們對於愛與希望、青春的謳歌形成強烈的對比,在演唱至最後的高潮時,她熱情的迎合秀秀唱出美麗的合聲作為結尾。
  此時人魚們那惱人的歌聲什麼的,肯定化作泡沫般的虛無消逝在深海的一隅了吧。
  才剛這麼想,接下來的事情她就都不記得了。
  但咪咪依稀記得,直到旋律結束,台下聚集一部份的觀眾意猶未竟的搖晃著紅藍雙色的螢光棒喊著她們的名字,於是緊繃的神經瞬間斷線,雙眼昏黑且些許缺氧的她終於搖晃了幾步後渾身癱軟,依靠在發現隊友狀況不對而緊張起來的秀秀身上。



  ◆


  秀秀夢到了她與咪咪第一次組團參加比賽的場景。
  那時候她們兩人使出渾身解數試圖贏得比賽,甚至咪咪都因承受比往常更沉重的壓力,撐到決賽結束才昏厥過去並趕忙送急診,卻仍舊輸給了對面的美人魚公主們。
  『我還是想不通為什麼妳會和那個小傢伙組團。』賽後趁著咪咪在急診掛點滴,在發現對方手機裡面根本沒有她家人的聯絡方式,於是擔下照顧責任的秀秀現下決定去趟超商買點吃的。期間作為熟識的瑪麗亞來了電話問比賽狀況:『如果和悠莉的話我還能理解,悠莉的實力也夠與妳搭檔了不是嗎?』
  聞言,秀秀不禁陷入過長的沉默,最後坦承她在組團前剛好去看咪咪的演唱,台上那抹冰藍色的身影傾盡熱情歌唱的姿態使她不禁目眩:『雖然不夠成熟,但只要好好磨練的話,會和我很合拍……,我是這樣想的。』她用肩膀夾住手機,並給咪咪挑了應該會喜歡的粥品。『甜美卻有中毒性?要說起來的話就是這樣吧,畢竟我的聲線比較偏中低音不是嗎?』
  『這真的是在形容妳搭檔的歌聲嗎?』瑪麗亞輕笑。從話筒中根本聽不出來到底是揶揄還是理解,雖然早就習慣對方談話中的意有所指,但秀秀討厭友人現在的說話方式。『話說我看比賽直播了唷,秀秀。難道妳真的不再考慮回來唱聲樂嗎?』
  時至如今,被質詢的問題仍舊偶爾會浮現在秀秀的腦海,她還能回憶起組團後第一次參賽的夜晚,中途萌生退縮的念想,卻仍最後奮不顧身地與她進行表演到最後的少女身影,答案豈不呼之欲出了嗎?
  那樣又何必多問呢。
  一思及此,她看了依舊安睡於身邊的咪咪,她不禁露出微笑。

  『我和秀秀一起唱歌的時候,才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在結束某個地下Live演唱後,兩人互相依偎著的走在深夜中的街道上時,咪咪抓準時機向她告白。
  『嗯,妳確定只有唱歌的時候嗎?』她則看著眼前佇立在路燈下臉龐帶著稚氣的咪咪,不禁感到有些莞爾。
  話說明明是第一次聽她這樣說,卻怎麼有種鼻酸的感受呢?
  畢竟不需要咪咪對她告白,她深知自己對前者的好感隨著成為一拍即合的夥伴後不斷增值,被互補的性格、共同進行的奮戰與偶爾點燃的火藥味不斷調和,其實她總有種或許戀情成真的預感,只是作為年長的那方,她並不想直接戳破那層紙。
  或許這份感情到現在都正值熱戀,所以既使兩人不聲張,旁人從她們的隻言片語與肢體動作猜測出兩人的關係,最後人們在社交平台上從除了注意到新歌的消息,到互相顯擺刻著名字英文縮寫的對戒,甚至最後到形同戀情曝光的同居照片。

  『就不就是所謂的百合營業嗎?』在戀情曝光後,她們在嘉賓休息室準備離開時,被視作為勁敵的對手上前質問。
  秀秀只是無謂的聳聳肩,並打算就此無視眼前的女孩們,就這樣帶咪咪回家。
  『我聽說過妳的情場事蹟喔,這樣咪咪不是很可憐嗎?』秀秀知道人們的閒言閒語依舊沒有停過,但她還是為此駐留腳步,只是抬起眼來的神貌一改方才無所謂的態度。
  『什麼叫做我很可憐,妳們……。』咪咪聽出其中的嘲諷,氣急敗壞的準備回擊。
  『局外人少在那邊多管閒事。』秀秀說完一掃方才陰狠的模樣,轉頭對著咪咪說著回家前想去吃點消夜。『那種連歌都唱不好,還在管人要不要百合營業的,就別管她們了。』
  『就是說嘛!』可是等一下要老實交代之前的戀情喔!咪咪趾高氣昂的對她們說道,隨後在眾人眼前親暱地挽上秀秀的手臂,聲音鬱憤地咬牙道。『妳現在只喜歡我而已喔?要是花心的話會被我沉進海底的。』
  『就是……嗯?』秀秀低頭看向目露妒光的咪咪,一時瞠目結舌,最後卻忍不住對咪咪的舉動感到心花怒放。



  就這樣,兩人結成團體已有兩三年,雖然有些吵吵鬧鬧,期間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比賽,總算有些知名度,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兩人如同賽蓮般的歌聲,在最後一次採訪時她們曾透漏目標是以歌聲真正征服美人魚公主,最後則是進軍國際。
  只是舞台上的爭鬥不斷持續,可舞台下的生活也依舊前行。
  對於還是學生的咪咪而言今天還是假日,但對於四處打工維持生計的秀秀來說,餐飲業是沒有所謂假日這種好東西的。
  不過秀秀並不急著喊她起床,只是隨手做份簡單的早餐放在桌上後就進浴室盥洗,在給自己上完唇膏後,檢查著妝容的她總覺得今天的唇妝上得有點厚,於是給被早餐香氣喚醒,並睡眼惺忪準備擠牙膏的咪咪一個吻後,就拿起包離家打工了。
  而被突襲而睡意全失的咪咪則看著鏡裡嘴邊殘留著的唇印,羞紅著臉久久說不出話。






THE END





後記

大家好,我阿菸。
我想除了不習慣需要描寫歌唱競賽的場景,還是單純我能力不足不會寫百合,雖然我喜歡這對,可是已經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
一直聽黑暗的巴洛克聽到覺得自己要被她們兩人唱死了。
最後希望大家能喜歡。

以上。
2022/10/05  Tobac.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