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ツイステ,ジェイトレ】トレイ・クローバー的房間。

菸草 | 2022-10-17 22:05:50 | 巴幣 110 | 人氣 236

單篇完結。
資料夾簡介
ツイステ二次女性向同人單篇,上下不連貫。

食用須知
1. 本文為ツイステ的女性向二次創作,CP如標題。
2. CP如標題,極短篇。OOC。種族習性捏造。
3. 給什麼都可以接受者。


OK?↓
「呼……,嗯嗯,嗯?」
深夜,世間萬物都已經在夢鄉裡酣眠,就連トレイ亦同,只是平時由於充實的生活而一夜好眠的他,今晚卻突然在中途醒了過來。
睡眼惺忪的張開眼睛,第一時間便是下意識的伸手摸放在書桌上的眼鏡,這不戴還好,當他戴上眼鏡後抬眼向前看去,一對妖冶的金目從黑暗中與他對視,嚇出一身冷汗的トレイ立刻再度向書桌伸出手,試圖搆著魔法筆並將持在手中。
「晚上好,トレイさん。」黑暗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ジェイド?」トレイ的視線終於適應黑暗並從中認出了聲音的主人,而對方聽到自己的名字也似乎是開心的簡短回應,但剛恢復清醒的大腦昏昏沉沉浮現眾多問題,最後他選了眼下最重要的那個:「這麼晚了,找我什麼事情嗎?」
「這是夜襲喔。」
「夜襲?」還沒有意識到這個名詞代表的意思,他只是純粹複述ジェイド的語句,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的他不禁瞠目結舌:「我嗎!?」
「是的。」ジェイド現在的眼神讓トレイ感到有些寒毛直豎,那是在看獵物的眼神,雖然他根本想不起來自己平時有做出招前者怨恨的事。
「我有做什麼讓你非得這個時間跑來這裡的事情嗎?」トレイ說著邊坐起身子,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現在最好視線不要離開眼前的男人身上然後他發現自己的睡衣有被往上掀的樣子,是自己睡相太差了嗎?トレイ將衣襬順平。
「居然想不起來自己做過了什麼,還真是過分的人。」ジェイド雖然聲音聽起來在笑,但還是做出假哭的動作。
怎麼突然上來就在埋怨他呢?既使這樣的演技(?)還不至於讓トレイ上當,但他依舊對此感到疑惑並試圖安慰:「別這樣啊,我做什麼了嗎?」
「這點您心知肚明,不是嗎?」又是那副撲克笑臉。
「……我明天還要早起,時間不早了,你也趕快回宿舍睡覺吧?」不理會對方丟出的啞謎,トレイ下了逐客令,然後作勢躺回去。
 
「トレイさん。」
「又怎麼了嗎?」
「您知道拜訪雌性是雄性的本能嗎?」
「我也是雄性不是嗎?」
「這裡也是帶著誠意而來的,還請您相信這點。」
「你現在回去睡覺的話會讓我更能感受到誠意。」
剛說完,トレイ很明顯能感覺到ジェイド不滿的無言威壓感,他暗暗嘆了口氣,看來現在不處理就不得安眠了吧?他再度坐起身子,說:「ジェイド,說吧,你想要什麼?」
「喔呀,剛剛不是說過拜訪雌性是作為雄性的本能嗎?」
「對。」現在是人魚們的求偶季嗎?他們寮長不管一下的嗎?
「我們人魚基本上是以歌聲作為求偶的其中一種方式,所以我想為您獻上一首情歌。」
「你唱完就會回去睡覺的話,那就唱吧。」但不要太大聲,要是吵醒其他人就不好了。トレイ提醒。
「那麼,」ジェイド清清喉嚨,「就獻醜了。」
如果一定要說的話,トレイ不得不承認人魚的歌聲真的如世間所言,是如同天籟般的存在,再加上ジェイド對於音樂的感性,整首曲子真的令他聽得很入迷——前提是他聽不懂歌詞的話,他現在聽得全身僵直,不為別的,而這首歌正是之前イデア被幽靈公主抓走時,他為了符合要求而唱的曲子。
現在是什麼狀況?敢情這位是半夜睡不著跑來他這裡捉弄他不成?トレイ一想起黑歷史就陷入靜默狀態。
 
「怎麼樣呢?トレイさん。」人魚唱完後,向他徵求意見。
「……。」
 
隔天一早,アズール發現自己的餐廳門口被放了一件大型包裹,打開一看,原來是他家副寮長被精美綑綁在裡面,正當他以為被挑釁而準備發作時,注意到ジェイド身上被貼張字條:
『猛魚注意。』
 

  END


後記:
大家好,我是阿菸。
這個月產量不太行,總之就先讓我拿這篇上傳吧。
話說有時候也想寫輕鬆的東西。
下次要更新的有創作互助小組的短文、本篇CP的R18,還有閱讀心得。
其他可能要再看一下,以上。

初次上傳於噗浪  2022/10/14  Tobac.

創作回應

珀伽索斯(Ama)
被當成禮物綑綁並放在裡面?這樣不就等於被綁架了?口味有點重[e23]
2022-10-26 08:10:41
菸草
其實是被退貨了。 [e25]
2022-10-26 08:14: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