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星穹鐵道】虛構敘事:MISSION:START (Chapter 2)

子葉 | 2024-04-25 23:40:53 | 巴幣 2 | 人氣 56


。第二篇  守門人 

  毫無植被的岩山群,又或是公司在布魯比亞星地圖標示的努比斯山脈,斷面平整的山壁上刻著百米外便可見的努比斯幾個大字,讓開車遠道而來的人們頓時以為即將來到某個知名的觀光景點,而不是什麼了無人煙的貧脊荒山。

  長時間的久坐與一路的顛波讓從車上下來的兩人不自覺扭動脖頸與肩膀,各自舒緩緊繃的筋骨。

  努比斯三個大字底下是明顯後天切削過打磨過的岩壁,光滑又帶點金屬元素反光的色澤好似一扇巨大的門扉。卡夫卡一手碰觸著岩壁來回走了一遍,厚實且毫無一點機關,這和在資料上看到的並不相同。

  「妳確定這就是大門?」

  「先別吵我,我再連上去查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入口。該死,這破地方的收訊真差。」

  「不能用『編輯』的方式直接進去嗎?」

  卡夫卡看著重新坐回車上忙著駭入公司資料庫的銀狼嘟起來的嘴唇和微鼓的臉頰,她明白當銀狼露出這副表情時真正的意思。無法干涉不存在實體的精神物質、無法讀取存在過於龐大的物體、無法片段式擷取生命體部位……,無論是哪原因,都表示布魯比亞的祕密並不單純。這讓卡夫卡終於來了點興致。

  闔上雙眼將注意力集中在指尖,無形的絲線開始蔓延開來。距離最近、馬上被網抓獲的銀狼反射性地開啟了「系統內建防火牆」,分開了座標,隔離自己與卡夫卡間的距離。

  岩壁比預期中的薄,絲線延伸五米後確認了牆後的確有所空洞,感知十米延長、十五米再延長,心念的絲網在中心不動下張開至極限,一無所獲的卡夫卡最終放掉了絲線,對著銀狼聳了聳肩表示認輸。

  做好最壞要再回開拓都市重新情蒐的準備,卡夫卡在車上等的也無聊,便向一旁的銀狼要了下設置在星穹列車上的監控權,好奇列車組們已旅行到了什麼地步。

  黑塔太空站。看來在結束羅浮的幻朧危機後,他們決定回太空站補給、整修列車一番。

  「喂,卡夫卡,有人來了。」

  看到虛擬螢幕上跳出的警告視窗,銀狼轉手把這問題丟給一旁的卡夫卡。卡夫卡手指滑掉監視螢幕,將跨在車前檔的雙腳放了下來,一臉驚訝地看向來訪者。

  「艾利歐應該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怎麼說?不就只是一個公司職員,剛好妳可以順道問她該怎麼進去才好。」

  銀狼對卡夫卡的態度疑惑的將目光移開螢幕,看向刻意與車子保持距離的公司職員。身高將近兩米,碩大的胸肌讓高大的他看起來更加的魁梧,陽光在他身上形成的自然陰影讓他的威攝感多添了幾分,看起來就是阿刃會喜歡的對手類型。

  「銀狼妳看起來是那樣嗎?我倒沒想過連門都還沒走進去,大獎就先自己走來呢。」

  卡夫卡摘下臉上的墨鏡迎了上去,不論結果是打是跑,總得需要「溝通」幾句才合乎禮數。銀狼則好奇地打印出自製的評分槍偷偷朝他照射,竟然有滿星以上的質量數值分。

  「星核獵手,這裡沒有你們想要的東西。」

  他渾厚嗓音自然地帶有驅逐生物的威攝力,就某方面來說和野獸的吼叫聲相似。可惜眼前兩位對手各自以不同的方式無視了他的警告。

  「我們以為你早在那位天才手中成為培養皿裡的材料,沒想到會這麼直接出現在研究所外……放心,我們並非為了星核而來。」

  談話間,看不見的絲線無息的纏上他的身軀圍繞。

  「從某個角度來說,我們原本是預計要來救你出去的。」

  只要具有思維能力的生靈、聯覺信標所能溝通的對象,心念的絲線都能搭上那思維脈衝的橋樑到達最深處的控制中樞。
  
  「『救』我?我從未被困住。」

  「但你卻仍在守著這公司主導的研究所,如果你想要自由,我們也許可以幫你。」

  與他具有生命力的話語不同,作為驅動他身體的大腦卻毫無生命力波動,如同死物。  

  當卡夫卡伸出友好的右手踏步向前,他突然膨脹了右拳,伸長、延展的手臂重擊在卡夫卡身前的地面上,砲擊般揚起的沙塵掩藏不住那骨肉分離的異形右手。撇除血腥詭異的樣態,這種可以任意改變軀幹的身體能力倒與那稀少的樹人一族有些相似。

  「妳在說謊。」

  少部分的殘肉與黑血留在一擊打出的深坑中,其他大部分的肉體材料又被收了回去。他的右手與前一秒相比並無損傷,缺失的部分在同一瞬間被製造補足。身為死物卻具有思想神識與細胞再生的能力,卡夫卡不禁在內心讚嘆道:能不靠豐饒星神之力達到這種境界,然怪會引起天才與公司的注意。

  「需要幫忙嗎?」

  銀狼從座位上跳了下來,同時將鍵盤裝置在右手上,表示隨時可大幹一場。

  「不,還不用。我應該還能再跟他談談。」

  過去全布魯比亞星數億生靈感染至死後而生的病毒主體,進化後卻選擇了模仿人類的主體,若絲線被扯斷前傳來的訊息不假,卡夫卡斷定其核心的情感在近百年的時光卻仍處於呱呱墮地的狀態——一種對生命的恐懼。

  「至少我們並非為星核而來不假啊。如果你願意告訴我公司在這隱藏的秘密,我這就離開。」

  「公司的秘密……那些早已不是個秘密。」

  他將視線瞄向岩壁上的大字,努比斯。那個曾經君臨整個星球的商業集團,那自豪的人類進化宣言早已不是甚麼秘密。

  「不,我想知道的是星際和平公司還隱藏在這研究所內的秘密。一開始與你達成交易的天才早已放棄了對你的研究,我不認為公司有籌碼說服你協助他們開發救世的疫苗或其他致命的武器。」

  「裡面只有復刻過往榮光的產物。如果你們想進去,我也不會攔你。」

  「看來你……是想藉由我們的手給裡面搗亂了。既然這樣,何不順水推舟幫我們開個門?」

  雙方達成交易後也就不再拖沓,光滑的岩壁在他巨力下被拉開,巨大的聲響就算沒有老套的入侵基地的警鈴與紅光,卡夫卡也明白公司已從監視器的畫面中看見不速之客的闖入。基地內鋪設軌道的高台沒有任何人員與車輛,卡夫卡判斷整個研究基地也許就像四通八達的礦坑,而這個需要怪力才能進來的入口,想必是最不平凡的一個。

  基地內脆弱的系統防火牆在控台的公司人員手動切斷連線前,已被銀狼啟動了軌道列車和封閉多處的災難閘門,除非他們願意關閉電控系統,選擇投入大量人力排除各處的警報來阻止列車運作。當然,真到不得已時,銀狼也不介意幫卡夫卡直接編輯進研究室深處。

  卡夫卡讓銀狼留在入口負責接應,獨自一人走進通往基地深處的列車。

  「不過是要轉換卡夫卡的心情,有必要搞這麼大陣仗嗎?」看到卡夫卡進列車時的神色終於恢復以往的光彩,銀狼不禁向一旁不存在的艾利歐吐槽道。

  「嗯?」

  「啊,抱歉。忘記你還在這。」

  知道銀狼是在自言自語後,他也不做回應,靠著月台一處牆柱坐了下來。只是銀狼並不擅長這樣枯燥的寂靜。

  「……喂,所以你也算是活屍的一種囉?」

  「妳想看哪一種的?我應該都可以滿足妳。」

  「不、不、不,有一個死不掉的活人就夠噁心了。我只是好奇你和遊戲中它們的形象不太一樣。」

  「那種的過去的確有很多,可惜沒人能撐過去。」

  銀狼將目光稍微移置說話的他。他無須眨眼的瞳孔還是那麼嚇人,但他死氣沉沉的質地外,還有股和過去的自己一樣的氣息。

  「喏,你懂得打電玩嗎?」

  銀狼複製了一份在開拓都市裡買來的掌上電玩機,雖然裡頭的消方塊遊戲有些單調,但只要玩到後面的關卡,那方塊落下的速度也相當富有挑戰性。

  他粗壯的手指搭上那副永不變化的表情,遊玩起來就像廉價的機器人偶,笨拙地有些喜感。

  「除了這種單機遊戲外,還有更多數不完的連線遊戲,你若閒的無聊,可以試著上去打發時間……」

  「這樣子太不方便了。」

  專注在遊戲上的他不知道有沒有聽到銀狼的話語,咕噥一聲將身體縮小了好幾尺吋,纖細靈活的手指瞬間加速了遊戲的進行,唯有斗大的雙眼還是那般恐怖。

  八位元的電子音樂越發的急促,不同形狀的方塊如雨點般降下。他的表情沒有露出一絲緊張,遊戲分數在來到999999時遊戲在最高難度下達到結束。

  「……這只不過是入門等級的單機模式!」

  他不知為何銀狼會對著他生氣,只見銀狼又從虛空中掏出一台彩色螢幕的掌機丟了過來,並說這是可以連線的機種。

  「啊,解釋太麻煩了。註冊的部分我先幫你吧,你遊戲ID想取什麼名字?」

  「ID?」

  「就是你的名字。」

  「希洛。」

  「喔,我懂。這種中二的名子我也很愛。來,好了。」

  設定完成後銀狼立刻發了封邀請進入遊戲房間的訊息。

  「聽好了,希洛。就算是最基礎的方塊遊戲,到了連線的世界後可不像單機那樣溫柔,就讓我銀狼來教教你對戰排行榜的殘酷!」



  
by Pixiv:繪師_Seseren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