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ツイステ,ジャミカリ】荒漠中的伊甸迷途者。(上)

菸草 | 2022-07-19 22:47:07 | 巴幣 116 | 人氣 237

連載中[ジャミカリ]荒漠中的伊甸迷途者。
資料夾簡介
ツイステ的ジャミカリ。 主從二人遇難記。

食用須知:
1.      本文為手遊ツイステ的女性向二次創作同人文,CP如標題。
2.     毒抗性有。自創人物有。OOC有。法律捏造。突發短篇。
3.     名字採用中文官方設定集譯名。
ジャミル・バイパー 賈密爾・拜普/Jamil Viper
カリム・アルアジーム 卡利姆・阿爾艾吉姆/Kalim Al-Asim。


  
  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在熱砂之國的古老傳說中,傳說裡英勇的貧民少年在神燈精靈與好朋友猴子的幫助下,經歷千辛萬苦,終於迎娶一國的公主……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至少現在不是。
  不論是遙遠的以前抑或是眼下的現今,災禍降臨的速度往往出乎意料,前一刻人們還沉醉於酒宴上的紙醉金迷,下一秒賈密爾勢必趕在夜幕為無垠的荒漠咬上月牙的痕跡,並撒下斑駁的星光前,緊緊抱著因中毒而體力耗盡便陷入昏迷的卡利姆,聽著後者微弱的心跳聲,一手持韁繩駕著駱駝闖入被爆風揚起的沙塵中,往沙漠更深處飛奔而去。

  時間回溯到瀕臨暑假的某日清晨,從卡利姆身邊醒來並準備早餐的賈密爾從舍監的手上,拿到艾吉姆家指定要卡利姆出席的邀請函。據後者描述信件的內容,似乎是希望卡利姆代替老爺出席宴會,順便與身為政治家的宴主的千金小姐相親。原本賈密爾認為自家那喜歡湊熱鬧的大少爺得知有宴會能參加,必定十分樂意前往,可那日卡利姆卻一反常態地擺出一臉為難,甚至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你還會有不願意參加宴會的時候不成?還是聽到要相親,開始感到無所適從了?賈密爾壓下帶刺的言語,問。何況他們的年紀在熱砂之國的法律中已是成年,尤其是出身富豪之門、且對艾吉姆家族第一順位繼承人的卡利姆而言,現在才準備幫他物色對象其實算晚了。賈密爾的目光落在放置在床邊的女子半身像,自忖。
  「能代替爸爸去參加宴會雖然很開心,雖然很開心……,」難得擺出猶豫神色的卡利姆似乎正觀察他的反應,但隨後他恢復往常樂天的姿態。「算了,這可是很重要的工作,賈密爾,到時候就陪我去吧!」
  賈密爾性格天生善解人意,他知道為什麼卡利姆將重點擺在工作而非相親,於是他嘆了口氣;話說也用不著卡利姆刻意提起,做為後者優秀的隨從,與自己的主人一同出席重要的宴會當然是肯定的:「那當然。」
  他說完便轉身去調閱卡利姆所需要的文件,並沒有見到戀人黯淡下來的紅石榴石般的雙眸;另一方面他明明不希望多想,腦海中卻不受控制地浮現後者與不知自何方來的高貴少女組合成的浪漫想像,意外令人厭煩的遲遲不肯散去——他們兩人從交往時就明白這天總會到來,畢竟卡利姆作為艾吉姆家的嫡長子,總要給家族開枝散葉的——然而賈密爾一思及此,便不由得加快腳步繞進無人注意到的角落, 洩憤般的將攢緊的拳頭重重捶向牆壁。
  毒蛇心裡也很清楚,階級制度如同高大聳立的銅牆鐵壁豎立於他與卡利姆之間,既使從嘆息之島歸來的他從學長那裏得到了重要的啟示,然而從幼時糾纏至今的難題不會因為多了磨練就會降低一個難度。

  所以,很久很久以前那個貧民少年與公主的戀情,終究僅僅是一段虛構的佳話嗎?

  ◆

  暑假初始,跨過鏡之間的主僕兩人就立即前往機場,在換搭另外一班航空之後,總算風塵樸樸的抵達熱砂之國。調整時差並充分休息過後,翌日傍晚17點,被自家僕人盛裝打扮過的卡利姆身著一席帶有精緻刺繡的雪白塔增,搭著自家加長型的禮車抵達宴會宅邸的入口,穿著代表保鑣和隨侍象徵的合身黑西裝的賈密爾與之一同下車,並盡責的亦步亦趨跟隨其後。
  賈密爾從設計成漸層色彩的墨鏡後,看著卡利姆和前來打招呼的人們握手談笑,隨後他移開視線大致觀察四周:傳統的室內空間被華麗的布與花飾點綴得金碧輝煌,會場的一隅則有兩團樂隊輪流演奏民族樂曲或古典樂,穿著富貴的人們在宴會裡走動交談,而穿著統一服飾的工作人員則穿梭其中,他下意識的挺直身板,並再次確認隨身的對講機耳機沒有遺落。

  「賈密爾,你會緊張嗎?」卡利姆注意到賈密爾的些許不自在,偷偷的朝他嬉笑。
  「笨蛋,怎麼可能,別說傻話!看路!」不想讓自家主人丟臉的他刻意壓低聲音回敬道。老實說艾吉姆家也不是沒有舉辦過這麼大型的宴會,每次舉辦時他也同那些工作人員那般,忙著上菜、送上酒水並應付突發事件,整日勞動下來當晚都能睡得比往常都香。
  「也對,今天賈密爾可是很帥氣啊,那些小姐可是你一進來就盯著你看喔。」卡利姆故意對著他壞笑。這番話讓賈密爾深感不以為然,除去他本就對自己的外表有所自覺外,他知道那些千金小姐的目光可是鎖定自家少爺,大概是打著錦上添花的算盤吧?賈密爾正打算反唇相譏的他馬上就被來者打斷。
  「哎呀!這不是卡利姆嗎?」定睛一看,來者正是舉辦這場宴會的主人.阿哈邁德。正值不惑之年,且身穿傳統服飾的男人見到卡利姆便熱情的上前歡迎:「今天是你代替令尊大駕光臨啊?許久不見,你看起來比起以前要更像個男子漢了!聽說你進了那間名門學院學習,就算是叔叔我也感到非常與有榮焉呢!你可是要好好學習才行!」
  「謝謝您今晚招待我來!家父交代我一定要帶些伴手禮,不然空手而來就太失禮了!」賈密爾看著卡利姆熟練地與對方相擁,互親臉頰並回應對方的社交辭令,這樣的過程大概花費了三分鐘之久,結束後阿哈邁德滿意的拍拍年輕人的肩膀,隨後他便與賈密爾四目相對。
  「看來你還帶個體面的年輕人來,卡利姆。」這位從素人,甚至是教師出身的政治家並不像部分傳統的貴族會輕視下人,在打量了賈密爾一段不長的時間,阿哈邁德語帶輕鬆地向年輕的客人誇獎他的隨從——當然賈密爾明白男人的意圖,之所以邀請艾吉姆家,除了要求政治獻金和希望政治聯姻外,或許順利打好關係的話,就算艾吉姆家往後由卡利姆當家,未來繼續合作都不成問題。
  「當然!賈密爾可厲害了!」聽見有人誇獎起自己的好朋友,本來表現得彬彬有禮的卡利姆馬上開心地滔滔不絕起來:「他不僅成績很好,還很會唱歌跳舞,做什麼都是一流的,是我最自豪的朋友喔!我在學校的時候……,」笨蛋,你說得太多了!賈密爾趕緊拉住卡利姆的袖子要他趕緊住口,但卡利姆反而誤會,還不小心轉過身對前者脫口反問:「怎麼了?賈密爾,我說的可是實話啊!難不成你在害羞嗎?」看看場合啊!卡利姆天真爛漫的舉止讓賈密爾氣得血壓上升,再繼續下去他給卡利姆特訓社交禮儀的成果不就白費了嗎!
  「嗯咳。」宴會主人清了清喉嚨,這讓主僕倆人停下打鬧,將注意力拉回眼前的男人。「你們的關係真好啊,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
  「……賈密爾・拜普。」意會到男人詢問自己的名字,賈密爾如實應答。
  只見男人反覆的念著他的名字,在確定記住以後,曾為人師表的阿哈邁德便再度開口說道:「能被自己的老闆賞識可是件好事,不是嗎?拜普先生。」
  「是的,承蒙您的建議。」賈密爾禮貌地回答。
  「卡利姆,沉穩端莊是必要的美德。」
  「您所言甚是。」卡利姆乖巧的回覆。
  見到兩位年輕人受教的模樣,宴會主人滿意的微笑唅首,隨後像是終於想起什麼般,向兩人大笑:「哈哈看我忘記了什麼!麥拉姆、麥拉姆在這裡嗎?」
  阿哈邁德話語剛落,一名與卡利姆他們年齡相近,或許更小一些的娉婷少女走向他們,最後佇立在阿哈邁德的身後,朝卡利姆行禮後便抿緊雙唇低下頭不與他們視線相接。
  「這是麥拉姆,我的女兒。」阿哈邁德介紹,並慈愛的用手掌順了順女兒那頭如黑夜般漆黑柔順的長髮。
  要不是平時裝好孩子慣了,賈密爾那平靜的外表下實則內心暗潮洶湧,他突然想知道卡利姆現在有何感想,又會擺出什麼樣的表情?可惜以他的角度來說,他實在看不到卡利姆現在的臉,只見背對著他的卡利姆對少女行了禮,隨後遵照阿哈邁德的建議,在談正事以前,就讓他們在賈密爾與另一名女侍的陪同下,好好地享受宴會。

  卡利姆抬頭看向賈密爾的方向,而後者正刻意與他保持一段不遠不近的距離走在他的身後,而身邊的矜貴少女提議他們可去離宴會場所不遠的人造庭院散心後,便從此不發一語,只蹲著直盯著盛開的茉莉花樹似是若有所思。
  「麥拉姆喜歡茉莉花嗎?」卡利姆彎下腰並無視凝結的氣氛開口,而原本還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少女則被他嚇了一跳。
  「艾吉姆先生……?」
  「不要那麼拘謹啊,叫我卡利姆就好。」
  少女蹙眉,而她打算開口前,就被卡利姆搶先:「麥拉姆妳是不是不願意和我相親呢?如果不想要的話,直接和阿哈邁德先生說會比較好喔!」他很疼愛妳的,一定沒問題。卡利姆說。
  「……我不能這麼任性。」麥拉姆小聲地反駁,卡利姆不太清楚她是因為本身就說話聲量不大,或是不想被人聽見談話的內容:「你說得沒有錯,我的確不想現在踏入家庭,但這都是為了爸……為了我們一族。」
  卡利姆看向少女的側臉,整理思緒後說道:「曾經我也有過這個想法,畢竟再怎麼說我也是艾吉姆的子孫。」這種吊胃口的說法引起麥拉姆的好奇,卡利姆注意到少女向著他的冀望神色,他笑了下便再度開口:「然後我在某天和好朋友吵了一架,之後我想了很多,雖然我不擅長思考,所以就去做做看,結果我發現一件事,麥拉姆要不要猜猜看是什麼?」
  「我不要。」
  「啊哈哈直接拒絕了啊?」卡利姆苦笑,然後他瞥了一眼賈密爾,他知曉這個距離後者根本聽不見,但仍舊用講悄悄話的姿態向麥拉姆透露:「或許有些事情開頭有些困難,但裡面或許會隱藏有一些可能性也說不定。」
  「可能性……?」麥拉姆重複咀嚼卡利姆的言詞,再度短暫的陷入沉思。
  卡利姆觀望麥拉姆的表情許久,突然想起自己的妹妹們,靜默不了多久,他便直起腰並口氣慎重的對少女說:「看來我們彼此似乎是不來電。麥拉姆,請當作沒有相親這回事吧?阿哈邁德先生那邊我會去談,相信我吧。」語畢,背對碩大滿月的他對麥拉姆伸出手,而少女遲疑了一會兒,便拉住少年的手借力使力的站起來。

  「你們氣氛很好不是嗎?」當麥拉姆說有事情要先找阿哈邁德商量而離去,最後少女的身影消失在人造庭院後,賈密爾走近卡利姆的身邊冷不防地說。
  「哇!賈密爾!」卡利姆被對方嚇了一跳,雖然不知道為何產生一種被毒蛇拉近距離吐著蛇信的危機感,卡利姆卻還是將拒絕相親的打算先告知對方。
  聽完後瞠目結舌的賈密爾很快反應過來,問:「然後呢?你不要告訴我你還沒想到接下來的計畫。」
  「這個的話不用擔心,橋到船頭自然直!啊哈哈!」
  「哈啊?這不是笑的時候吧!」賈密爾簡直要傻眼,「卡利姆!」
  「啊,這個我會想的啦,不要這麼生氣啊賈密爾……我知道、我知道的啦!」卡利姆最受不了被賈密爾怒目相視,他不禁放軟聲調求饒:「這還不是有你在嗎?」
  賈密爾聞言後不禁無奈地吐出不短的惡氣,吐完後便執起卡利姆的手:「……是啊,還有我在呢。」
  真是可靠呢!卡利姆回牽賈密爾的手開心道,眼見時間趨近宴會主人致詞的時刻,兩人決定先回到宴會上,可卡利姆踏入宴會時,腦海閃過麥拉姆離去時,所留下的話語——。
  『卡利姆,知道什麼是露西亞輪盤嗎?』
  『露西亞輪盤?』卡利姆重複著不能理解的詞彙。
  『嗯,我、我有想要做的事情,但只有卡利姆……,總之一定請小心。』麥拉姆認真地叮囑,然而不知為何,少女當時的神態如拚死地向神明乞求著:『願你受命運女神的眷顧。』


  「大家晚安,我是阿哈邁德。非常感謝在場的諸君賞光,我想大家都不希望致詞太過冗長,但我還是希望能簡單的說幾句。」

  ——命運女神、露西亞輪盤?

  卡利姆望著台上致詞的阿哈邁德百思不得其解,『等會兒再和賈密爾商量一下麥拉姆所說的話吧。』他心中盤算,邊從端著香檳的服務生手上取得氣泡酒精。
  「現在大家都拿到一杯飲料了對嗎?」阿哈邁德看向台下的麥拉姆,而他的女兒則順從的將一杯紅酒端上來,「謝謝妳,麥拉姆。」男人慈愛的對親生骨肉答謝後,高舉酒杯。

  ——但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

  卡利姆與參與宴會的貴賓們一同向阿哈邁德高舉起酒杯示意,佇立在講台的男人說道:「為了我們崇高的理想與光榮的未來,今晚向在座的諸君與命運女神獻上敬意,乾杯!」
  「乾杯!」
  本來就除了賈密爾和自己做的食物外,向來抗拒他人給予的食物的卡利姆作勢輕抿一口金色的香檳後,終於想起了在學校裡進行社團活動時,熱愛旅遊的莉莉亞曾提及露西亞輪盤的事情。

  ——『啊呀,你不知道什麼是露西亞輪盤嗎?』莉莉亞漾起宛如蒙娜麗莎般的笑顏說:『就是將一顆子彈塞進六個膛室的槍裡,大家輪流賭命的遊戲喔。』
  莉莉亞的聲音還來不及在耳邊收尾,卡利姆轉頭要喊賈密爾時便發現後者手上居然也有一杯飲料,當賈密爾打算要喝下去之際,他立刻將賈密爾手上的飲料打翻在地,下秒他瞬間因為劇痛與呼吸困難而癱軟。
  看來命運女神並沒有特別眷顧他。卡利姆苦笑。
  但至少賈密爾沒事。
  他欣慰地想。

  「卡利姆你……喂!振作一點!」賈密爾還沒把話說完,一轉頭便看到卡利姆癱坐在地上無法動彈。他馬上扶起卡利姆並讓對方盡可能保持清醒,並試著讓卡利姆說出目前感覺到的症狀,再依照症狀,讓後者喝下事先預備好的舒緩症狀用的藥物。
  在卡利姆狀況好轉之前,賈密爾抬起頭想釐清狀況——他本能地感受到以一種不正常的速度急速膨脹的魔力正在凝聚,順著如同地獄般的慘叫聲的方向看去,麥拉姆正懸浮於空中,雖然根本不知曉箇中緣由,但從少女滿溢的魔法如漆黑的墨水洩洪般傾瀉而出,作為曾經墨爆經驗者的賈密爾在看到變成石像的阿哈邁德以後,再度確認眼下事態更加嚴峻。

  知曉現在身邊沒有能夠信任的夥伴,從卡利姆的腋下架起前者並往後拖去的賈密爾嘗試尋找掩護撤退,並按下耳邊的無線對講機與待命的人員請求向艾吉姆家支援;神智勉強清醒的卡利姆,看著原本文靜氣質的少女轉化成張牙舞爪的蛇髮女妖,不論怎麼呼喚都只有不成話語的尖叫,更恐怖的是,周遭的人也因為她魔力爆走的關係,一個接著一個被石化。
  疲於奔命的賈密爾聽見卡利姆氣若游絲:「我們、我們不能就這樣丟下麥拉姆、還有阿哈邁德不管。」聽到這句話,氣不打一處來的賈密爾則直接駁回他家少爺:「笨蛋!現在先保住我們的命比較要緊吧!」
  最後賈密爾當機立斷,趕緊攙扶渾身使不上力的カリム搶了把看似完整掃帚飛了出去,身後傳來那個蛇髮女妖:「ドッカ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ン!!!」的尖銳笑聲後,隨即便是一連串應景的爆炸聲響。
  賈密爾來不及懷疑這是不是某種現世報,居然連素未謀面的小女孩都要挖他黑歷史,就因為距離還太近,掃帚被爆炸引起的旋風捲入,原本這種掃把的用途也就單純的清潔罷了,支撐一人的重量都顯得吃力,可被牽扯進爆風的結果,當然就是整支直接報廢。
  「可惡!卡利姆,嘴巴閉緊然後抱緊我!」賈密爾做好兩人都會骨折的心理準備迫降,然而卡利姆卻掙脫他的保護,用僅剩的氣力高舉魔法筆唱詠起特殊魔法:「熱砂の憩い、終わらぬ宴。歌え、踊れ!『枯れない恵み(オアシス・メイカー)!』」。
  原本晴朗的夜空在卡利姆發動特殊魔法後不用多久,瞬間烏雲密布並降下大量的雨水,人為製造出的天時與鄰近沙漠區域的地利,在他們墜落處短時間製造出有一定深度的人工湖,這才總算避免摔成粉身碎骨的命運。
  而後賈密爾墜落在水中,憑藉平時的鍛鍊努力地將自家少爺從水底拉起,好不容易游到岸邊的他抬眼一看,似乎麥拉姆變化成的蛇髮女妖有打算追上來的意思,可眼下單打獨鬥實屬不利,現在他能做的,只能先逃到安全一點的地方等艾吉姆家的救援了。

  『可惡。』
  賈密爾看向懷中再度喝下解毒劑正發著高燒的卡利姆,想也不想地隨手抓了一隻駱駝,帶上後者向無垠沙漠展開跑路之旅。



  To be continued.
  





後記

大家好,我是Tobac.
原本只是想寫篇內容極短的短篇,結果卻變成這樣,估計分成上下兩篇或三篇?才寫得完。
這讓我想起我其實不太擅長中長篇這件事。
不過在試圖擴寫時腦袋出現各種畫面,『或許可以寫進去!』這樣的想法一旦產生就變得有點沒完沒了,而且感覺上CP的部分沒有很濃厚,希望下次可以能多多描寫這點。
另外這篇有些地方參考了阿拉伯/中東的一些風俗和人名,本來麥拉姆(Maram,渴望)的名字想給取名為阿迪萊(Adilah,好像是平等/公平的意思),但前者念起來比較順口,而且比較符合我對會墨爆的角色的想法,故取名此。
但她爸爸的名字真的是隨便看隨便取的。

那我也會盡可能在這兩個月完結這篇,下次空中再見!
以上。

2022/07/19  Tobac.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