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ツイステ-<Battement de coeur>(中)

珈禾 | 2021-06-17 05:51:40 | 巴幣 2 | 人氣 298


  ※本篇是ツイステ扭曲仙境TWST同人文
  ※主要是レオヴィル LeoVil的CP文
  ※然後幾乎沒有太甜蜜的互動(應該?)
  ※有自創角色,致敬一部迪士尼動畫電影
  ※佔比較重懸疑推理,動腦的成分有點大
  ※本故事純屬虛構,內容偏向社會寫實面
  ※原本想分上下兩篇,不小心爆字數只好分上中下三篇
  ※沒看過上一篇的可以先看本篇
  ※可以接受以上幾點就安心地看下去吧


  ળ ♡ ♛


  「Vil學長,您身體目前還好吧?」

  「目前呼吸還可以,謝謝你的關心,Azul。」

  下午時段,Leona才在走廊上經過,就看到Vil和Octavinelle寮的寮長Azul談話。

  Azul雖然和他一樣是寮長,但論輩份他才二年級,所以還是會對著比他高年級的人稱呼學長。不過Leona不是很喜歡他,尤其是對人態度。

  「如果真的還找不出您心臟的問題在哪裡,可以考慮跟我許願,我的個人魔法『It’s a deal黃金契約書』幫您換一顆全新的心臟,只要支付足夠的代價,馬上成交!」

  就像現在這樣,讓人討厭的就像推銷員那樣。

  個人魔法,是每個魔法士最獨一無二的魔法,會依照每個人的性格而延伸出一個世界上僅有的一個獨特魔法。

  「不了,感謝你的好意,」Vil果斷拒絕:「而且報告檢查是正常的,我覺得換一顆心臟還是一樣有問題。」

  Leona趁機抓住空檔,向兩人走近便插嘴道:「跟章魚傢伙做交易肯定賠本。」

  「怎麼會呢,Leona學長,」Azul習慣性地推一下眼鏡,瞇起眼睛露齒微笑:「Octavinelle寮可是遵循深海魔女慈悲的精神,基於這個信念,我可以提供給您我目前知道的情報。」

  不等Leona開口,Azul一臉信心十足的開始敘述。

  「聽說您早上去找Trein老師詢問十四年前的霸凌事件,據我推測,還有兩名當事者也算了解當年的事情,您可以去問他們。」

  聽到這裡,Leona洗耳恭聽,想知道Azul會說出什麼情報,而Vil則是皺著眉頭的樣子。

  「第一位就是我們的Crewel老師,他當年是三年級生,關於這件事更深的內容,他或許比較清楚。第二位比較尷尬一點,因為是校外人士,但也算是跟兩位學長有一面之緣。」

  說到這裡,Azul刻意賣關子讓Leona和Vil兩人聽了一頭霧水。

  「就是上個月跟您們玩毒藥二選一的那位校友啊。」

  「那討厭又說謊的傢伙!」

  「非常不美麗又無理的人!」

  Leona和Vil默契十足地說出對於那位校友負面的評價。

  等他們抱怨完,Azul繼續說下去:「那位校友名字叫做Yzca,現在是庫斯德醫院的院長,因為以前待的是我們寮,上個月跟他聊天才知道他跟Crewel老師是同個年級。」

  「什麼!?完全看不出來!」Vil驚呼:「沒在保養皮膚和適當清潔面容,根本就完全看不出來和Crewel老師一樣的年紀。」

  「……」和Vil驚訝不同,Leona反而沉默不語便開始沉思。

  「我想Leona學長應該有發現我提出Yzca校友的原因吧?並不是要找他,畢竟我們也連繫不上他。」Azul竊竊一笑:「但可以結合Trein老師給的訊息做核對,應該是不難發現線索,我提供的情報就到這邊。」

  語畢,Azul依舊帶著笑容便離開了走廊。

  先不提他從哪裡知道早上去找Trein老師,Leona還不知道Azul為何要提供這麼多訊息給他,反正,現在多了一個理由要去找Crewel老師的線索。

  正當他思緒著準備要去找Rook之際,身後的Vil用力抓住了他的肩膀,還好他站得穩差一點就要跌倒。

  「借、借我扶一下……」Vil很明顯上氣接不了下氣:「剛、剛太激動——呼……一下子有、有點——」

  「你先不要說話!」

  見狀,Leona趕緊靠近Vil,緊緊抱住他當他的支撐,示意要不要去保健室休息然後拿氧氣筒帶著,Vil搖頭拒絕,表示稍微調一下呼吸頻率,輕微症狀還不需要去保健室一趟。

  「——呼……看來最近不能太激動,會害死自己。」過一下子,Vil調整好自己的呼吸,並向Leona道謝。

  「……」

  「Leona?」

  「唉……算了,我們一起去找你家副寮長。」

  Leona牽起Vil的手,這個舉動讓Vil嚇到了。

  「我才剛剛說過不要讓我情緒太激動。」

  面對Vil的抱怨聲,Leona不在乎的語氣回應:「我怕你走到一半人又不舒服,你就可以用力抓住我讓我知道等一下要當你的支架,我就勉為其難的牽著你的手了。」

  「唔——……」本來想繼續反駁的Vil,就算現在抗議好了,也會一直被牽著,索性就不說話,低著頭,不想面對Leona的眼神。

  在兩人半路打聽Rook的行蹤之下,據說要找Crewel老師的Rook得知他今天請假沒有教課,所以前往教師宿舍的方向前去。

  就在快到教師宿舍的門口,Leona和Vil就看見Rook就在門口附近佇立著。

  「吱吱嘰,吱吱喳~~」

  只見Rook笑容滿面,對著手臂上的松鼠有說有笑。

  「……」

  Vil冷眼的看著自家副寮長用動物語言學的松鼠語和一隻松鼠聊天。

  「吱——喳!吱嘰吱!」

  「……」

  Leona一手扶著額頭,雖然沒有認真去翻譯這句松鼠語,總覺得Rook此時說的這一句話他平常慣用的誇獎語氣。

  「吱喳——呃!」Rook視線終於注意到他們倆的身影,原本想招呼卻一時無法改回慣有的語言便咬到舌頭:「噢,抱歉,讓兩位君主久等了!」

  「Rook,你是跟Crewel老師談完了嗎?不然怎麼會有時間和草食動物談情說愛?」

  面對Leona嘲諷意味的問句,Rook聽完卻搖搖頭,接著緩緩解釋。

  「NO,本來快要走到Crewel老師宿舍門口,但發現在我前面的Trein老師比我早先一步登門拜訪,由於不好意思打擾兩位老師談話,所以我一直待在這裡等候。」

  然後待久了之後就跟一隻路過的松鼠開始聊天起來了。

  本來Rook要繼續說下去,接著被手上的松鼠氣到踏腳兩次表示抗議,他連忙用松鼠語解釋,依舊用他那誇張的口氣和笑容聊天。

  彼此沒有眼神交會和說話,默契十足的決定不理會聊到忘我的Rook,丟下他一同進去教師宿舍。

  當走到Crewel老師宿舍門前時,Leona和Vil馬上聽到屋內嚴重的吵架聲音。

  首先是低沉的男生聲音大聲喊道:「學園長是不會批准的!」

  再來是高亢的男生聲音跟著喊道:「不論有沒有通過,我這幾天不會到校!」

  「喵吼——」

  很明顯Trein和Crewel兩人在吵架,而且還不是平常不同觀念鬥嘴,已經進化到需要大聲吼罵的境界。

  「Crewel老師,」低沉又威嚴的嗓音很明顯是Trein發出:「你已經不是當年無助的學生,請你記住你現在的身份。」

  「我知道我現在的身份,」Crewel依舊是高亢的聲音回應:「所以更需要請假處理,而不是像當年的你草率處理完霸凌事件最後鬧出人命,我不會成為像你一樣的劣犬!」

  此話一出,不論是在外面聽到的Leona和Vil都驚訝不已,因為兩位老師觀念在怎麼不同,Crewel至少也不會說這麼重的話傷害Trein,平常兩人多少還是會禮讓一下。

  房內,現在沒有任何一個聲音發出。

  門內門外,沒有一個人想說話以及做出任何舉動。

  正當Leona猶豫是否要敲門打破這個僵局之際,他聽到輕微的腳步聲,下意識和Vil退後離開門前,看見Trein面無表情地走出房門,一個沒落的背影離他們而去。

  知道現在進去很尷尬,但Leona決定還是要進去找Crewel。

  由於是Trein自行離開關門,Leona推測房門一定沒有鎖,就很輕鬆打開房門,看見Crewel坐在客廳沙發上,一手撐著頭閉上雙眼,一手握拳在大腿上,看起來一臉懊悔。

  「Trein老師,你又回來是想——」他抬頭睜開雙眼,訝異的說著:「……真是稀客,是Kingscholar和Schoenheit……不,你們兩隻小狗遲早應該會找我來詢問關於那不明的心臟病。」

  說完,他站了起來,示意他們在沙發坐一會兒,走向廚房,過沒多久Crewel端著兩杯茶水招待他們。

  Leona接過杯子,一股濃濃的芒果的茶香味刺激他的鼻子。

  他沒有喝,決定先放在桌子上,涼一點再喝。在杯子放下的同時,Leona注意到桌子上滿滿的書籍、文件以及筆記本等佔據桌面,內容都跟製藥息息相關,還有少數人體醫學相關的書籍。

  「這是學員長上次度假送給我的土產,芒果茶喝起來還不錯。」Crewel坐回沙發上,眼神看向正在盯桌面的Leona:「再問我問題前,我想先知道小狗們了解多少。」

  Vil視線也看向Leona,說真的雖然是他自己身體的問題,但絕大多數是Leona比他還積極調查關於不明心臟病的問題。

  接受到兩人的視線,Leona很乾脆地敘述他目前知道的訊息。

  十四年前,當時是三年級的Yzca被當時一群學生惡言相向,後來被Trein老師發現學生們的作為,馬上被處罰以及口頭警告,因為只是口出惡言的言語霸凌,Trein老師判斷處分這樣就好。

  但是,言語霸凌事件過後的一個禮拜,曾經欺負Yzca的學生們一個接著一個爆發有呼吸不順、心臟不舒服還有莫名暈眩昏倒。更奇怪的是,去醫院檢查醫生都表示身體健康,心臟沒有任何問題。

  最後的下場就是,因為找不到病因出在哪裡,有的學生因此最後在不明的心臟衰竭而猝死,而有活下去的學生則是一輩子都帶著氧氣瓶在病發時的使用氧氣瓶維持穩定呼吸。

  然而,莫名猝死的學生們之後就成為怨靈,有時候在學校裡徘徊。

  當年的事情太可怕,根本超越七大不可思議的等級,往後多少教師和學生提到這件事,都表示一切都是霸凌的後果導致的猝死詛咒。

  「這是Trein老師跟我述說的事情,雖然霸凌者不需要同情這麼多,但他表示很後悔當年沒有好好處理,如果Trein老師當時花更多心思關心那些學生,也不會造成他們的生命消逝。」

  說完故事,眼神不經意撇向Vil看,他一臉看起來很冷靜,完全沒有情緒上的波動。Leona總覺得Vil針對這件事實在是過於冷靜,看起來不像是受害的病患,彷彿沒有再關心自己病因的感覺。

  「真正的霸凌者其實是Yzca才對。」

  Crewel開口的第一句話打斷了Leona的思緒,並同時讓在場的兩位學生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他。

  「我接下來敘述的事情,不要跟其他人說,尤其是Trein老師。如果小狗們可以幫我保守這個秘密,我就跟你們說當年霸凌背後的內幕。」

  Leona馬上點頭:「可以。」

  「我會保守秘密。」Vil也跟著回應。

  得到兩人的承諾,Crewel開始述說連Trein不知道的事情。

  十四年前,Yzca非常喜歡帶頭跟大家玩藥水二選一,其中一瓶是毒藥,確定哪一瓶不是毒藥,確定之後兩人一起喝下。

  但是,Yzca總是會先讓對方先選,然後自己先喝下,自己喝完沒事之後就嘲笑對方,還會說對方根本不會判斷,便嘲諷和刺激他人。事後還有學生去觀察兩瓶藥水,真的有一瓶是毒藥。

  他是成績名列前茅的優等生,Octavinelle寮的副寮長還是Trein所帶領的班級最優秀的得意門生,非常自負的Yzca只要看不順眼的人,就會在教師們看不見的地方用各種方式霸凌,藥水二選一只是他其中的樂趣。

  有一次Yzca找Crewel麻煩,一樣是玩藥水二選一,但這一次,Crewel抓到Yzca作弊的行為。

  Yzca的個人魔法「Vulnerable to the attack百毒不侵」不論是什麼毒藥從他嘴裡喝下去一定不會有中毒現象,不論毒性多強,他絕對不會有事。

  被Crewel揭穿之後,從這時候開始Yzca就被不少曾經被他捉弄的學生們開始惡言相向,導致最後有了言語霸凌Yzca的事件,延伸了Trein的介入處分的事件和猝死詛咒的事件。

  後來,Yzca在夜鴉學院待不下去決定辦理轉學,轉到醫學相關的學校。

  Yzca在夜鴉學院的最後一天裡,他對著Crewel說過一句話。

  『——真遺憾,沒有成功把你猝死,未來,我一定會成功殺死你。』

  「要不是他對我說過這一句話,我到現在也是聽信是霸凌的詛咒傳聞,其實整起事件就是他一手策畫,是一名殺人兇手。」

  聽完Crewel的說詞,Leona雙手懷抱在胸前,閉眼思考著;Vil則是一手托腮著下巴,想了一會兒便發言。

  「他是怎麼做到可以完全避開醫療設備和專業醫生的判斷?」Vil百思不解:「先不說我的狀況,以十四年前的學生時代為例,一個學生是怎麼殺死多數人?」

  如果是魔法犯案,他是怎麼騙過資深魔法士的老師的調查;如果是下毒犯案,他是怎麼透過手法騙過醫生的診斷?

  「我非常肯定Yzca的個人魔法是把毒藥當白開水拿來喝。」Crewel斬釘截鐵地說道:「他又在三年級的時候轉學,不意外的話,他現在的魔法知識是跟你們的水平一樣。」

  這時,Leona緩緩睜開雙眼,終於開口:「那就是下藥的機率最大,但是,還有幾個問題沒有釐清。」

  第一,明明只見過一次面,可以騙過Vil而下藥?

  第二,怎樣的手法可以騙過醫生找不到病因?

  第三,為何在一個月過後Vil的呼吸不規律才開始發作?

  Leona順便問了Crewel是否有毒藥可以殘留在體內之後才發作的毒,經過Crewel說明,除非是長期服用毒藥累積在體內,只喝一瓶毒藥水是不會有上述的效果。聽完,Leona排除了當時Vil喝的那瓶藥水是毒藥。

  「跟十四年相比,現在的醫療設備相對比較精密,也還是找不出病因,這點也是讓人匪夷所思。」說著,Vil深深嘆了長氣:「對了,為何不能告訴Trein老師當年詳細的內容?」

  講到這裡,Crewel也跟著嘆氣,才緩緩開口:「……你們都上過Trein老師的古代咒語學,一定都會聽過他說最恐怖的咒語話題吧。」

  「有,還記得。」他早上還被Trein複習了一遍。

  「你不是一直都在睡覺嗎?」Vil質疑他的肯定句。

  不管他們的回答,Crewel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對我而言,最恐怖的咒語就是明明無心的一句話,可以造成日後不可挽回的事情。」

  接著他從桌上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我當眾拆穿Yzca作弊行為後,只說了一句『一點都不有趣』就不玩了,就是這句話讓他成為殺人契機,害死了當時的同學們。也讓Trein老師愧疚很久……講白了我才是真正的劣犬。」

  一口氣喝光手中的茶水,然後大力地放置桌上,聲音大到讓Leona和Vil身體抖了一下。

  「雖然我和Trein老師因為觀念的不同時常吵架,但他也是我尊敬的老師。他常掛在嘴邊的傳統觀念什麼的,如果被他知道他以前疼愛有加的學生做過這麼可怕的事,他一定會比現在還要更愧疚。」

  Crewel明知道Yzca不是個好人,他是基於Trein的尊嚴和信念而不去戳破Yzca的事蹟。

  「可是,Crewel老師您剛剛對Trein老師說的話真的太過分了。」Vil口氣中帶有敬語,但詞語上充滿諷刺:「我們明明都知道Trein老師非常在意說出來的話,而您卻說出傷人的話,畢竟說出去的話是收不回來的。」

  Leona想勸阻Vil不要說刺激Crewel的言論,雖然比平常的毒舌功力有收斂一下、中肯的點出問題,但也要考量一下對方現在的心情是很不穩定。

  Crewel聽了之後便冷笑幾聲:「小狗們都聽到了啊……我的面子丟大了……之後我會找時間向Trein老師道歉,畢竟我真的傷到他的痛處。」

  在一陣尷尬之後,最後達成合作協議。接下來的行動就是Leona在學院裡找尋當年猝死的幽靈可以打聽一下;Vil的話就是定期乖乖去保健室報到;Crewel則是研究出緩和心臟的解藥,效果如何還不能保證。

  「只要有新線索出現,一定要馬上通知。」Leona說出最後的結論,之後就和Vil稍微待了一下,喝完茶便離開Crewel房間。

  在他們喝茶休息的時間裡,有一隻毛茸茸的動物躲在沙發底下,牠探頭左右張望看了四周,便壓低身子悄悄的往半開窗戶的縫隙鑽出去,接著輕鬆的跳在每個屋簷上,不一會兒功夫就安全落地。

  「哼——!」牠鼻子發出氣聲,一臉驕傲的感覺這點程度地離開不算什麼,而且還沒有任何人發現牠的存在。

  「哦!美麗的貓咪怎麼還在這裡?你的飼主早就離開教師宿舍很久了,是走失了嗎?還是說——」對方意味深長地露出一抹笑容:「Trein老師有委託你什麼任務嗎?」

  「喵吼——」

  可惜,Trein的愛貓Lucius被還在跟松鼠聊天的Rook逮個正著。


  ળ ♡ ♛


  連續幾天的打聽消息和找線索都沒有任何進展。

  針對當年猝死的幽靈們詢問之下完全沒有可靠的訊息,而且還要東奔西走一個一個找,有時候還會找到別的幽靈,增加了Leona不必要的搜尋時間。

  Crewel那邊也是不順利,每次研發出的藥水讓Vil去嘗試,下次他又併發呼吸不規律的時候就是研究失敗。

  此時Leona已經癱坐在Crewel房間的沙發上,完全放棄自己大腦的思考工作;而Crewel反而比較勤奮繼續翻書、抄筆記和製藥,這個精神也反映在臉上,眼下的黑眼圈逐漸加重。

  「Crewel老師、獅子之君,大事不好了!」

  原本只有翻書聲音被Rook的聲音覆蓋住了。

  「Vil他剛剛又倒下,這次症狀比之前更嚴重,完全沒呼吸!身體呈現休克狀態!」

  原本癱軟的Leona聽到消息反射性的從沙發上跳出,問:「Vil在保健室嗎?」

  「正在搶救中!」

  沒有多餘的交談,三個人用盡自己最快的速度衝到保健室。
  
  幸運的是,當他們抵達保健室時,保健室的幽靈表示Vil撐過危險期,目前人還在昏迷中,現在已經恢復呼吸,雖然還是不規律的狀況,可能還要再觀察一下。

  另外,保健室幽靈也跟他們說,最近Vil都沒來報到定期檢查,就算來了也只是添加氧氣設備補充罷了。

  「Vil這傢伙……!」Leona聽了咬牙切齒,恨不得衝上去直接盤問他。

  Rook難過地搖頭,感覺眼睛快要掉淚:「Je m'excuse(對不起),我沒有好好照顧毒之君,之後我會催促他去檢查的。」

  「Schoenheit真是隻不乖的小狗。」Crewel只簡單地說了一句。

  緊接著就在Vil的病床旁邊看著他,三對眼神就緊盯著Vil,眼神銳利到幾乎都要射穿身體的樣子。

  也許是感受的他人視線,Vil緩緩睜開眼睛,眼珠子四處游移才看見他們,隔著氧氣罩,氣若游絲地說道:「我又……昏倒……了嗎……」

  「Oui,而且還直接休克嚇到我們。」

  「你剛剛從鬼門關走了一圈回來。」

  「我請醫生過來。」

  Crewel馬上請保健室幽靈診斷Vil的狀況,經檢查,目前已無大礙,可以回寮休息,但同時還唸他要定期檢查。

  確定都沒問題,眾人離開保健室,Crewel回教室宿舍其餘三人就回到Pomefiore寮。

  「Leona。」

  目送Vil到房門前的Leona正要轉身離開,被Vil叫住。

  「你今晚……可以陪我一下嗎?」

  Vil口吻中沒有任何的情緒,沒有以往的霸氣或是罕見的羞澀,只是簡單的問句。

  Leona搔了搔頭,他沒有說任何話,看著Vil一眼,就順利成章的走進他的房間。

  走進Vil的房間,Vil就先去浴室,Leona就在房間逛一下,屋內的擺設依舊井然有序又不失美麗,即便他身體狀況很糟,房間的乾淨還是有維持。

  接著Leona視線撇到他桌上,桌上放滿各式各樣的化妝品和保養品,其中有幾個是他沒看過的物品。

  有乳液、潤髮乳、眼藥水以及不知名的美容食品,不知為何這些東西會額外放在一個桌面,特定區分開來。

  「你現在看到的都是和即將要和廠商合作的代言產品。」在他從浴室出來後看到Leona正在好奇地看著那一桌,便開始解釋:「這些是我每天都會使用,畢竟之後要拍合作廣告,才會特定放在那邊。」

  「喔。」應了聲,Leona沒有多說什麼。

  Vil微微一笑,走到Leona面前,幾乎是一個手掌的距離:「你認為女王邀請你進房間是什麼意思嗎?」

  他右手輕輕觸碰到Leona的臉頰,自己的臉頰似乎想要更貼近Leona。

  但Leona左手抓住他的右手腕,右手摟住Vil的腰際,一個箭步的距離把Vil推倒在床上。

  「哼,難得尊貴的女王大人在我面前獅子大開口,若是平常的你絕對不會這麼做。」

  Leona整個身子半跪在躺著的Vil,輕蔑的笑了一下。

  「剛去浴室只待一下就出來,我沒聽到任何水聲,出來的時候臉色有比之前好看,還噴了香水,注重保養的你睡前不可能會補妝,分明就是要誘惑我的意思……你是想打算在有限的時間裡最最後的遺願吧?」

  Vil聽完便倒吸一口氣,他轉過頭不敢面對Leona的眼神:「既然你都注意到了……今晚我的時間都是你的,你想要我做什麼我都配合你。」

  「——我不需要放下身段的女王!」Leona生氣的怒吼著:「你做事一向是勤奮努力,討厭卑鄙的小人。為何自己發生性命垂危的事你卻非常消極?這不是我平時認知的Vil!」

  「你了解我多少?」就算被壓住,Vil不甘示弱的回擊:「我不甘心被不擇手段的小人陷害,還擊垮我的寮長尊嚴。你們都這麼拼命幫我,而我卻只能無力的當一個花瓶,心臟病發時只會拖累大家!」

  Vil雙手抓住Leona衣領,把心中所有的怨言通通說出口。

  「我非常清楚心臟已經很虛弱,我再怎麼努力去吃藥和檢查都沒用啊!不要再繼續花時間在我身上了……我現在已經失去掙扎的力量,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留下任何遺憾……」

  Vil越說越無力,幾乎是快要哭出來的地步,在他鬆手的那一刻,Leona整個人靠近他身上,雙手緊緊抱住他。

  「對不起兇了你,我不知道你現在這麼難受。」

  Leona很乾脆的道歉讓Vil吃驚不已。

  「但我不要吃一個品質超差的肉,塗抹滿滿的香料以及放了許多的蔬菜企圖蓋住肉的本質香味。」

  「等一下,你居然把我比喻成肉嗎!?」回過神,Vil馬上抗議,這個比喻真心覺得不優。

  「抱歉啊,我是不會說甜言蜜語的傢伙。」抬頭看著Vil,用手指去擦拭他的嘴唇,被口紅蓋住的唇色表露原本的色澤,但有些微藍色,那是心臟血液循環差的徵兆,Leona清楚知道Vil身體已經每況愈下。

  看到他擔憂的眼神,Vil反過來安慰他:「放心,我目前沒事,但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今天能苟延殘喘活下去再看見你真的是奇蹟。」

  「那麼,我就讓奇蹟繼續發生。」Leona大言不慚地發誓:「我可是號稱『天才司令塔』的寮長,賭上百獸之王的不屈精神,絕對會找到答案。即便你已經放棄生存,萬獸之王不容許你輕易離開。」

  Vil終於發自內心微笑:「這個承諾下很大,到現在沒有任何一條對我們有利的線索。」

  「別小看我,不然我們來打賭。如果我真的在時間內找到答案,而且你還完全康復,原本今晚你要給我的時間就在你健康的那一天兌現。」

  「你不打算今晚使用嗎?萬一之後我真的不在了你一定會後悔。」

  「我的認知裡從來都沒有後悔,」Leona霸氣回應:「我說到做到,我一定會把你從掙扎的地獄拉回我的懷裡。」

  看著Leona信誓旦旦的樣子,Vil也不再繼續說服他,叫他不要再繼續抱他的心臟都感到不舒服,Leona這才終於鬆手離開他的身邊。

  一直抱持著絕望心態的Vil,在今晚感受到了Leona給予的一絲希望。

~~~~~~~~~~~~~~~~~~~~~~~~~
看完這篇很明顯我致敬哪一部迪士尼動畫電影吧
是變身國王XDDD
雖然上篇校友出場有一點提示就是了
再來就是本篇隱藏主題就是校園霸凌
就由兩位老師負責詮釋
不同性格的兩位老師衝突時其實我有點難駕馭
很怕寫出來的文字不符合遊戲中的性格
這裡我一直卡關很久(默)
接著,關於主角兩位喔
我會爆字數
都是因為最後的床上戲害的(而且Leona還拒絕)
別人到這裡都開始滾滾滾
全世界只有我在那邊抱抱而已(被打)
反正我文風就這樣啦!(再被打)
就是披著BL文的社會寫實推理風!(超級長)
回到推理主題,雖然看似沒有線索
其實線索我全部都有寫出來
到了下篇,答案就會出來了
請期待我的下篇出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