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ツイステ/惡搞向】聯誼進行中!

菸草 | 2024-03-25 21:52:44 | 巴幣 148 | 人氣 124

單篇完結。
資料夾簡介
ツイステ二次女性向同人單篇,上下不連貫。

食用須知:
1.本文為ツイステ的女性向二次創作,主要出場人物為科學實驗部、女扮男裝監督生、聖劍學園人物出場有。
2.OOC、惡搞、路人視角、私設路人→私設監督生♀,和些微科學實驗部受,大體健全,溫度差。


OK↓





  
  「拜託了,我們這邊還差一個就可以湊齊聯誼的人數了,你就好心幫幫忙吧!」某日放學後往我的臉上甩手套的同學,在隔天上學時頂著被我打得鼻青臉腫的臉,低聲下氣道。
  而我秉持著『打過一架而且我還打贏就都是好朋友了』的信念,和正處於還對異性感到好奇的年紀,好奇的問他:「聯誼?哪間學校的女生還飄洋過海來這個島啊?」
  「這個嗎……,是跟我們同一座島的。」欸嘿☆
  「……恕我拒絕。」開什麼玩笑,跟我們學校同一座島的,不就對面死對頭的聖劍學園嗎?而且這傢伙腦袋是有什麼問題,兩間和尚學校到底是要聯什麼誼?現代華山論劍嗎?
  「等一下啦,餐費我會幫忙出一半的啦!」同學趕緊解釋說上次他和學長出門時,本來和對方挑釁卻變成兩校交流的聚會,等他注意到時社恐阿宅宿舍出身的學長早找機會跑了,但他沒來得及推掉,於是便落得要四處找人湊人數的地步。
  「推掉不就好了?」
  「輸人不輸陣啊!」所以你到底要和什麼戰鬥啊?而且勝率差到誰押你,都定賭到脫褲子還不夠輸!「而且這次我還找了幫手喔!」
  「誰?」
  「就科學實驗部的兩位學長啊!而且為了平衡一下性別,我請監督生穿女裝來喔!」
  ……我們學校派對咖那麼多,為什麼找那兩位?貴校沒人才了嗎?而且找監督生來穿女裝,他本質上還是同性啊是平衡哪部分?女裝的部分嗎?
  當然這些話我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同學用『連我爸都沒打過我!』這種簡直亂七八糟的理由搪塞過去,結果就是那天我必須要出席那場聯誼。
  仔細想想,兩位學長性格都還算穩健,只是感覺一個比較像陪襯的,另一個總不好叫他去那邊演舞台劇吧?
  老實說我想像不出來,當天會演變成什麼樣的場景。




  時間很快地來到聯誼當天。話說那傢伙除了打架很弱以外,做什麼都蠻認真的,地點居然選在島上那間老闆號稱什麼歌都有進的卡啦OK,真的要從雞蛋裡挑骨頭的話,應該是聖劍學園的學生居然比我們的人早到,以及,監督生認真打扮起來的話,還真的滿可愛的。
  他穿著樣式簡單的連身洋裝和駝色小背心,搭配著短靴帶著他的魔獸出現在大夥眼前,並抬起化著清透的薄妝抬頭看向我道謝(主事者說報酬是一頓午餐,且他來幫忙的報酬是代墊唱歌的錢),一時半刻可愛到讓我居然說不出話來,當我想讚美時吐出來的卻是:「唷!穿這麼漂亮是來釣男人的嗎?」等諸如此類令人皺眉的下流話語,想當然爾的監督生被這番話嚇一跳,甚至默默退了幾步。
  「Monsieur,不要太欺負學弟唷。」身後傳來了科學部的學長之一,留著齊劉海的路克・杭特的溫婉阻止。正當我轉頭看向他時,平時行為舉止如同舞台劇般浮誇的男人此時卻意外地躲在另一位綠髮學長,崔伊・克羅佛的身後,並抓著後者的手臂不放。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嘆了口氣後我和監督生道歉,大概是看我有悔意的份上,他和他那隻炸毛的魔物貓看起來有比較和緩,說希望大家今天可以玩得開心的話語。
  眼看全員幾乎到齊,且預約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我決定先讓大家進包廂再說。當成員們魚貫地進入時,我無意間聽見崔伊學長故作無辜的低聲對緊抓著他臂膀的說:「我只是幫我們家那兩個學弟一點小忙而已,什麼都沒有做唷?」
  什麼意思?

  結束自我介紹的環節後,很快大家就陸續從螢幕裡點起要唱的歌曲。崔伊學長用著不善歌唱的理由幫大家點餐,直到服務生上了幾道糕點之後我才了然於心,估計是想給下次他們宿舍的茶會多幾道新樣式吧?但這人就真的從頭到尾除非硬是將麥克風堵在他眼前,推都推不了才勉強唱歌。
  說到熟人,聖劍學園那方可真是不得了,連外號白雪王子的涅裘都來了,其中紫色的貓科獸人似乎是崔伊學長認識的人,不但直呼崔伊學長為『眼鏡仔』外,還熟門熟路地把他要吃的其中一個蛋糕直接拿去祭五臟廟了。
  而剩下兩人大概就是跟我一樣作為充數用的吧?即使如此他們身上仍有該校就讀生特有的閃閃發光的氛圍,光是在一邊看著就不想和他們走在一起。
  不久,螢幕上出現復古的畫面並演奏詭異的前奏時,所有人都面面相覷起來,甚至還能聽到幾個人嘀咕著要不要切掉,然而監督生似乎想起什麼,說著:「啊,這個我會。」之後就拿起麥克風,好心的涅裘見狀幫他拿起手搖鈴,靠著對音樂的天賦,即使不熟悉曲調也像模像樣的伴起奏來。

  『突然変異的に勃発したバラ色の恋
  (突然變異勃發的玫瑰色戀情)
  もはや暴力的とも言える程の純愛
  (堪稱暴力的純愛)』

  「……什麼?你作為主辦人不來是什麼意思?」趁著上廁所的機會,我出來打個電話給主辦人,然後小聲地請路克學長拽我的手臂時小力點――對,我現在才知道原來這人突發反常,就是因為他的偶像,也就是涅裘・魯班謝參與其中的緣故。
  剛剛涅裘找他講話時,整個人不知道太高興了還是太誠惶誠恐了,講話聲量比往常小不少,話說你家寮長不是當對方是競爭對手嗎?作為副寮長你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

  『Kiss me 殴るよに唇に血が滲む程
  (Kiss me  打到嘴唇滲血的程度)
  Hold me あばらが音を立てて折れる程
  (Hold me  肋骨發出聲響折斷的程度)』

  「你說你現在和那個陰沉的阿宅學長搞花系列?什麼花系列你哪個年代的人啊?」我把注意力回到手機那裡,聽完解釋後我吐槽道:「什麼他還有小三……你說不被愛的才是小三,所以你是小三?你現在到底是小三還是元配,啊不管啦你不出現大家下次都遇得到啦!」我怒聲恐嚇,而旁邊感受到怒氣的路克學長安撫似的拍拍我的後背。
  抱歉啊,路克學長。我向對方投向感激的眼神,而後者接收到我的意念後對我笑了下。
  好景不常,造成路克學長反常的事主從裡面走出來,更糟糕的是還和學長對上眼神,本來就如花般夢幻的美少年了,對上眼的瞬間那笑容更是春日來臨繁花盛開般光彩奪目,不由分說地拉著他偶像俱樂部第二號成員,A.K.A忠實粉絲的路克學長進包廂。
  聖劍的學生應該不會有什麼殺傷力吧?我無情的忽視掉路克的求救訊號,繼續講電話。

  『好き好き大好き 好き好き大好き
  (喜歡喜歡最喜歡  喜歡喜歡最喜歡)
  好き好き大好き
  (喜歡喜歡最喜歡)
  愛してるって言わなきゃ殺す
  (不說愛我的話就殺了你)』

  「你不來就算了,接下來要怎麼辦?什麼意思?……啊?情敵是人魚的話怎麼辦?看要清蒸還是紅燒,擋路就煮來吃就對了還要我教你啊!」語畢,我罵罵咧咧的掛了電話。
  當我回到包廂時,也正好是監督生唱完整首曲子,或許是意識到歌詞過於恐怖,除了心腸好的涅裘和從中感受到無人理解美感的路克願意拍手喝采,其他人都被驚愕得說不出話來。
  很快下一首的前奏響起,我在眾人餘驚未消的視線下拿起麥克風:「那麼!用最閃亮的歌聲開始現場演唱☆」


  「我都不知道原來夜鴉學園裡面有女孩子來就讀欸,交換下聯絡的方式嘛!」大家都是同一個島上唸書的同學,這肯定也是緣分吧。路人A趁著大家沒有注意到時,一屁股坐到監督生旁邊。
  「欸……,這我不太方便?」
  嗶嗶!禁止異性不純交遊!保護者!保護者在哪裡!
  在旁邊喝著飲料舒緩喉嚨的我見狀,心裡不由得亮起警報,忽視了本來聯誼的目的就是要交新朋友這事,沒多久我發現那隻常待在他身邊的魔物貓現在正在熱唱中,我不禁暗罵著這隻廢物點心,便用視線找起前期像騎士般守在監督生身邊的崔伊學長。

  「雖然不太懂喵,但里鐸不會接受含酒的蛋糕吧?」自稱柴郡貓的貓獸人抖動著單邊的耳朵說。
  「如果告訴他含酒量不會這麼高,另一方面這是做蛋糕必要的材料的話,他應該會接受吧?」作為心之迷宮宿舍副寮長的崔伊堂堂鑽起法律漏洞:「不過蘭姆酒的保存也是問題。」要是有人偷喝的話可能會造成秩序失衡,到時候女王陛下又得氣得到處砍頭,但他也想讓這份甜點在下次的派對中出場。
  「喵嗯……,Keep?」距離感出BUG的貓獸人湊近毫無防備的崔伊耳邊問。
  「Keep!」不要說毫無自覺了,他連臉上的緋紅都沒有注意到,甚至還爽朗的拿起下一份蛋糕進行試吃,柴貓像隻真的貓般用臉在他肩頭擦幾下,雖然可能出自友好、但這也太過友好了吧?!
  嗶嗶!禁止同性不純交遊!我不記得我參加的聯誼長這種樣子啊?那些粉紅泡泡從哪裡飄出來的?
  還有另一個跑去哪裡了?

  當我將眼光轉向路克學長時,涅裘已向他提出約會了:「或許待會門禁前我們還能在麓之街逛逛,R、不,路克同學覺得怎麼樣,我一直都想找你聊聊呢。」
  「啊、欸?怎怎怎麼可以造成您的困擾呢?要是害有著潔白光輝紀錄的您染上汙點的話……。」說著,滿臉通紅的路克學長和我對上眼――啊,那邊我想沒有問題吧?話說他會對涅裘怎麼樣嗎?涅裘又不是獸人種。
  「嗯?我聽不太到,不過你同意了嗎?太好了!」路克反抗的話語被魔物貓的歌聲掩蓋,以為前者同意的白雪王子涅裘笑起來有多燦爛,路克就有多緊張的死抓著戴在頭上的獵帽擋在自己臉前。
  現在公布裁判的省議結果――Safe!

  照這個情節發展,以刪去法來說現在我應該要被路人B搭訕了,這樣下去我們會全軍覆沒(?)的,而不出所料,沒事幹的路人B跑來跟我搭話:「沒有想到我們被排擠了……」
  「我才沒有被排擠,不要這種時候跑來找同伴!而且我討厭冷兵器!」我強硬的回答,然後握起拳頭站起身。「告辭!」語畢,抱著不純想法的我丟下傻眼的路人B往監督生走去,看來保護監督生(?)這件事只有我做得到了!
  「唷!你穿這麼騷,出來釣男人啊?」我對從剛剛就對監督生糾纏不休的路人A出言不遜道。


  「啊啊!今天能見到白雪之君真是三生有幸,在走到生命的盡頭以前,我絕對絕對不會忘記今天的!」一旦脫離涅裘的視線,路克學長的模樣與方才判若兩人,再度開啟了舞台劇模式。
  「哈哈,路克你太誇張了。」崔伊學長看著手足舞蹈的朋友苦笑道,手裡拿著蛋糕盒作為回宿舍的伴手禮。在和柴郡貓分別前還被對方惡作劇了一回,而後兩人擁抱後,柴郡貓在崔伊學長耳畔說了點什麼,整個人便哼著歌逐漸變成透明。
  「謝謝你喔。」而監督生向聖劍學園的學生們揮揮手道別,趁著我們都走在眾人隊伍後面時向我搭話:「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可能找不太到拒絕他的方法吧?」但下次不可以講話這麼惡毒喔,你明明是好人的。他……,應該是她才對,監督生輕聲規勸著我。
  「有什麼事情打一架就好啦,我又不弱。」自知理虧的我嘀咕。作為獸人種,看來我的嗅覺根本就失靈了,怎麼都沒有發現她一直都在女扮男裝呢,結果還被主辦人矇對了。
  話說Boss和老師們肯定知道了吧?
  監督生聽見,只是皺起眉無奈的笑了笑:「真的很有我們夜鴉學院的作風呢。」
  「……喂,監督生。」我突然停下腳步,鼓起勇氣對佇立在路燈下的她問道:「我、我可以跟妳要電話或聯絡方式嗎?」
  魔物貓聞言後小聲的叫喚專屬於牠給她的別名,我也提心吊膽的等待著她的回應。
  「可以喔。」如果不介意是我的話。她微笑道。


  然而,當我興致勃勃地打去電話,每次接通都是監督生身邊那兩個好朋友其中一個接聽,意識到自己情敵過多,沒多久這段初戀便無疾而終了。
  





END



後記1

監督生♀
基本上因應我的作品,性別和外表都不同。
這次出場的是可愛的少女。
女扮男裝,雖然只是充數,但出門時有被好好打扮過才來的。
其實本人正為三角關係煩惱中。

本篇主角
路人,沒有名字。擅長炒熱氣氛和砸場子。
獸人種,出身サバナクロー寮(莽原之爪宿舍),是什麼獸人因和本篇無關所以沒決定。
外觀像小混混,說話也標準莽夫一枚,討厭看不過去的事情,慕強傾向、有些許責任感,跟開頭主辦人是不同宿舍的同班同學,後來有和路人B加好友。
因為是獸人種的關係,對路克(獵人)比較無情。

其他不重要的出場人物不介紹。

Monsieur
法語的『先生』,路克是個講話參雜著法語的角色。



後記2
大家好,我是阿菸。
這是篇溫度差距非常大的一篇,話說原本會被我標上R18,但想想還是盡可能往健全的方向走,於是如您所見,最後發展成這種青春結局了。
話說主角君,大家都不敢跟這樣的火山浪子來往喔,所以就算拿到監督生的電話也不會有好結果的。(苦笑)
話說我是也是吃涅裘X路克的。但中文圈等同沒有,所以某意義上就是自割大腿(割啦,哪次不割)。
引用的歌詞為戶川純的《好き好き大好き》,歌詞是粗略翻譯的,如果有錯誤的話請再告知,感謝。


完成時間2024/3/25 Tobac.

創作回應

『。』
骯,這種胡鬧失望交雜的感覺確實很青春呢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02/01.png
2024-03-26 15:10:02
菸草
青春到底是什麼呢XDDDD
謝謝句點的GP和留言!
2024-03-26 20:47:39
M•三尾喵·噗噗·Anita
好棒且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主角好可愛
2024-03-26 23:03:57
菸草
這次遊戲中出場的角色就沒有特別在開頭標出來,希望大家能知道誰是誰(閱讀困難)
主角就是個粗裡粗氣的幼稚莽夫,但即使如此也是有其可愛的一面。
2024-03-26 23:06:46
菸草
感謝你的GP和留言!
2024-03-26 23:07: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