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戀與同人-雨沫.語墨28

桑妮咻咻咻 | 2020-12-13 23:40:06 | 巴幣 10 | 人氣 255


28
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家。
 
我站在家門口,神情有些恍惚。
隔壁的門口收拾得特別乾淨,像已很久沒人居住一樣。
 
許墨,還住著嗎?
 
我停止了這無謂的猜想,開了門走進家門。
 
 
家裡一塵不染。
和當初離開的擺設相同,陽台上的盆栽也被照顧的綠意盎然。
像有人定時來打掃、澆水一樣。
 
環顧四週,試著尋找這兩年存在的痕跡。
然後我看到了,窗台上那盆梔子花,它仍靜靜地待在同樣的位置。
唯一不同的是-
 
它開花了。
 
 
叮-
手機震動了幾下,傳來了訊息。
【聽說,研究所這邊要來一個新的助理教授,你知道嗎?】
是裴筱傳的。
 
我不清楚最高生科所是怎麼和他們告知這件事情的,但看起來好像是沒有說的很詳細。
想了想,還是刪除了本來想跟他們說的訊息,就當作是給他們一個驚喜?
 
我整理了行李,裡面滿滿的紀念品和糖果點心。
不知道孤兒院那些小朋友還記不記得我…
最高生科所那邊還不用那麼快報到,明天先去孤兒院見見院長好了。
畢竟當初什麼都沒說就這樣走了。
 
不想了,睡一覺明天就去看看吧。
 
關了燈,迎接夜的漸漸深了。
 
-
 
許墨其實一直都在家。
 
從白天到夜晚,只是一直沒有開燈。
他的身影半隱在看似迷霧般的夜色中,看著隔壁的燈亮了又熄滅。
心裡的大石頭也才慢慢地放下了。
 
時間可以抹掉很多事情,包括記憶。
通常壞的記憶會消逝的比好的快,甚至留下缺口。
而缺失,並不一定不完美,有時候反而加倍地讓那些美好更深刻。
 
妳回來了,而我還在。
 
妳…
還愛嗎?
如果妳不愛了…
 
沒關係,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許叔叔,我們今天要玩什麼?』
『今天,我們來做風箏好不好?』
『風箏?好呀好呀…』
一早許墨就來到了孤兒院,準備要教孩子們做風箏。
他拿著幾片細木板,拼拼湊湊著。
小朋友也在畫布上塗著鴉,將原本的空白染上了純真色彩。
 
 
終於,大功告成。
許墨將風箏交給了年齡最大的孩子,摸了摸他的頭。
 
『你帶小朋友們去玩好不好?像之前雨姊姊教過的,你還記得嗎?』
那孩子用力的點了點頭,接過風箏帶著一群孩子們走了。
 
許墨回到了座位上,用剩下的支架及布,又做了一個小風箏。
 
過了很久,許墨聽到小朋友們鬧哄哄的聲音。
『許叔叔,我剛剛看到一個漂亮姊姊,她給了我好多沒看過的糖果。』
小朋友把手攤開,滿滿的糖果盡是英文字。
 
許墨拿了一顆糖果看,然後笑了笑。
『那你吃看看,這些都是英國來的。』
剛剛拿走大風箏的孩子朝著許墨跑了過來。
『雨姊姊回來了。』
 
許墨的笑意更濃了。
 
緣分的玄妙也許在於,即使沒有科學的論證,它仍然存在,也不可避免。
 
也許是注定。
也許是人為。
 
許墨拿著風箏走向小朋友們說的湖邊。
在陽光下,湖水倒映著她的身影,襯出的光使周圍都暈染上了如泡沫般的七彩。
 
 
心跳,不自覺地加速了。
 
正當許墨遠遠地欣賞如夢般的風景時,一陣風輕拂過。
揚起了青草香,吹亂了她的頭髮。
湖水也起了陣陣波瀾。
 
接著,她轉過身,回眸。
 
「好久不見。」她說。
她好像瘦了些,還增加了點難以言喻的自信。
『嗯,好久不見。』
 
突然間,我感覺有什麼一滴滴地,落在頭頂上。
像那天獨自在樹下讀著詩一樣,天空飄起了太陽雨。
如詩,如畫。
 
我曾經問她能不能教我愛。
 
泰戈爾在詩集《吉檀迦利》中曾經提過-
【眼睛為她下著雨,心卻為她打著傘,這就是愛情。】

現在的我好像懂了那是什麼意思。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