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S聖鬥士星矢,雅典娜中心】人世行軍。

菸草 | 2022-03-18 00:31:16 | 巴幣 6 | 人氣 95





食用須知
1.本文為SS聖鬥士星矢的女性向二創同人文,沒有CP。雅典娜中心。
2.OOC、本作劇情暴雷。
3.使用BGM:My Chemical Romance 「Welcome to the Black Parade」



  逢九星連珠之際,而月亮完全取代太陽時,代表死亡的黑暗挾著恐怖與絕望降臨於大地,然希望之火還未熄滅,這場戰鬥離終結還言之尚早!
  「星矢、瞬、一輝、冰河、紫龍,一直以來真的非常感謝你們,接下來就快回去屬於你們的世界吧!」在聖鬥士們的努力下,從大甕中掙脫、復活,城戶沙織向一直以來都為她豁出生命的少年如此宣告。穿上星矢往她擲去的雅典娜聖衣,她首先以法力將戰友們包裹好後,便馬上依循戰爭與智慧女神.雅典娜的記憶,舉起大盾格擋黑帝斯的劍、執長矛往黑帝斯的要害揮去。
  接下來便是神與神之間的戰鬥,而此次作戰不僅是為了守護人類,她也必須將星矢們帶回充滿陽光的人間——於是她與黑帝斯不斷的辯論,揮舞著刀光劍影;可或許是這世的沙織並沒有多少實戰的經驗,既使依靠過於悠遠的記憶,她很快就被抓住破綻而被擊倒在地,正當黑帝斯的寶劍將直往她心臟的位置時,少年的身影不知何時從她的保護下離開,替代她被冥王刺穿心臟。
  「星矢!」
  當她接住往後倒去的少年那刻,她瞬間覺得自己不再是那個傳說中驍勇善戰的女神,而是那個尚未醒覺的,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城戶沙織。
  怎麼會變成這樣呢?她激動地哭喊著少年的名字,心裡不禁想著,早知道應該在聖戰勃發之際,再再更加嚴厲禁止少年們的加入——她自覺對星矢他們的虧欠太多——早從得知視她為親孫女的城戶老爺如神話中的國王般獻上百子,作為她未來的戰士被送往世界各地訓練,最終回來的也僅是寥寥可數的幾人;此後星矢他們作為自己的麾下,回歸聖域推翻假教皇,征戰海界阻止波賽頓水淹大地,雖然三番兩次她都希望星矢他們不要再浴血奮戰,並做為正常的少年回去安全之處,然而性格堅強且善良的少年們最終仍陪著她走到了冥界,只為終止每243年一次的聖戰。
  她執起越發冰冷的星矢的手,即使她明知自己還在戰場上,但她卻仍舊止不住眼淚,不斷哭泣著。


  時間就彷彿被靜止一般。
  沙織像是回到爺爺離世的那日,那日她方才8歲。
  在醫生的許可下,幼小的她飛奔至因病危而幾日不見的城戶光政床邊,隱隱約約知道死亡真諦的女孩雙手執起爺爺的手,並將老人的手緊緊攢住,就像是只要不這麼做,最愛護她的爺爺就將不再牽起她的手,並繼續陪伴在她身邊。
  「沙織,今天怎麼樣?」因將自己的一百個孩子當作祭品獻上而背負著無情無義罪名的老人注視沙織的臉許久,思緒流轉後便如閒話家常般問道。
  「很好喔,今天醫生終於讓沙織來看您,一定是因為您要好起來了,對嗎?」8歲的孩子既使再早慧,對於死亡她仍舊一無所知。
  她試著用老人曾經教導過的語氣談及自己的學習進度、集團內部的狀況,還有房間內被稱為射手座的聖衣不知為何散發著悲傷的氣息,體內某部分的她似乎知道這一切、而另一部分則不——她覺得要是弄清楚這一切的原因,大概會感到非常痛苦。可『痛苦』的定義對8歲的孩子而言,也太過模糊不堪,於是此時的沙織只能矛盾的等待。
  「沙織,我的雅典娜。」城戶光政憐愛的回握少女稚嫩的手,他虔誠的、卻也如愛惜親生子女那樣的開口:「很遺憾我不能陪妳到最後,但答應我,妳會用盡勇氣與智慧走到最後,就算我不在妳身邊也一樣。」
  語畢,城戶光政的話語如晴天霹靂般擊穿女孩的肉體與心靈,一股古老且溫暖的靈魂從她的心裡醒覺;幼小的她在城戶光政的口中得知了來歷和宿命,而古老的她從中繼承老人的遺願與未來必須執行的革命,於是屬於她的戰鬥真正開啟了序幕。


  在爺爺準備的人手與辰巳的輔佐下,她邊經營城戶集團邊籌備了整整五年的銀河擂台,假藉著爺爺喜歡格鬥技的名義,連同心不甘情不願的星矢在內,將已得到聖衣的少年們招回身邊,並引出覬覦射手座聖衣的——不管是因為陷入絕望與憤怒的鳳凰座一輝與他的暗黑聖鬥士們、抑或是遠在希臘聖域隻手遮天的假教皇,她緊握著籌碼小心翼翼的走著每一步,不管是被誘拐綁架也好,還是多次生命陷入險境也罷,尤其被矢座的箭矢射中陷入瀕危,但穿著青銅聖衣的少年們為了她的生命與秉持的正義奔馳於黃道十二宮,每前進一步或戰勝每一個敵人,於是身為女神的自覺與勇氣也在她心裡再度勃發。
  可這想法在雙子座的撒卡握住她的手,將黃金匕首埋入前者體內以死謝罪後,沙織不禁心生動搖,她看著傷痕累累的星矢與瞬他們和元氣大傷的聖域,意識到自己難道僅僅等待收穫戰鬥後的結果嗎?


  奪回聖域並回歸日本住處後由於身上背負的責任,沙織趕忙著讓奄奄一息的少年們接受最好的治療後,便趕緊回到工作崗位繼續進行城戶集團的業務。
  年方13歲的少女似乎打算讓工作占據所有的思緒。她知道這一切都不能歸咎於誰,而彼此豁出性命的結果必然有所犧牲,但少年們的身邊那些等待他們歸還的人們看向她的眼神,讓原本帶有負罪感的她瞬間感到窒息。
  「大小姐,您身上的傷剛好,還是不要這麼勞累比較好。」夜深人靜時,對外凶神惡煞的辰巳給她遞上一杯溫熱的牛奶。或許是因為看著沙織長大的緣故,兩人私下相處時她才能不再是有著雅典娜女神名號的老闆,而是千金大小姐城戶沙織。
  她茫然地從那些堆積如山的公文中抬起頭。看著裡面不僅有日文的公司文件,還有一疊來自希臘聖域的希臘文文件,捧著溫暖的馬克杯時她按照慣例的詢問少年們的傷勢和狀況,得到一如往常地回答後她又恢復沉默,沒多久開始啜泣。
  雖然打贏了內戰,但她為自己僅能做的感到極度不甘,即使想提出問題,但又能從誰那裡得到答案呢?她不被允許、亦不能展現自己脆弱的那面,於是只能獨自拚死的思考。
  星矢他們有敵人必須戰鬥,可她何嘗不是有屬於自己的戰爭要去拚奪呢?
  她大口大口的深呼吸,學著星矢拍拍臉頰打起精神,對著安靜地陪伴她的男人再要一杯熱牛奶。


  前因後果省略,現在的她穿著女神裝束佇立在生命之柱祈禱著,而外頭下著滂沱大雨、各國周邊翻滾著海嘯,於是她賭上性命向波賽頓提出條件——如果生命之柱灌滿海水時她還能活下來的話,希望波賽頓能夠打消水淹大地的念頭。
  這次,只要她一人犧牲的話——……。
  「狂妄的丫頭,真的有必要為了人類犧牲自己的生命嗎?」海皇在名為朱利安的少年體內向她提出問題。只是與下屬面前那充滿威嚴的語氣不同,現在的波賽頓作為她親人的立場憐憫這從神話時代後就捨棄神位的少女發言。「妳明明可以不用做到這個程度。」
  而沙織持續祈禱著。
  「或許自從妳變成人類得到了某部分的智慧,但同時也變得愚昧了吧?枉妳還得到了智慧女神的名號。」波賽頓看著海將軍們和不知何時趕來的青銅聖鬥士戰鬥,祂的確希望得到大地,又想知道名為卡諾的人類的陰謀能夠進行到什麼程度,但無論這場名為復仇的鬧劇結果如何,祂只要前面的戰果就足夠了。
  無視於少女的沉默,祂繼續說道:「我不知道這世的妳發生了什麼,但是安安靜靜地等待犧牲並不是妳以往的作風。」
  「我的犧牲不會被白費的。」經過不知道多久,沙織應答。
  「喔?如果妳覺得束手就擒是個好辦法,那麼以自由心證而言,的確可以被這麼想。」或許是被激發愛辯論的古希臘人之血,波賽頓難得的笑了出來。「或許我不該在敵人面前高談闊論,但有何不可?這世的妳就算死去,只要妳靈魂不滅,我們終歸還是要見面的,可妳得想想,妳所珍惜的人類們呢?」畢竟我們都是奧林帕斯的神明啊。波賽頓道。
  不知是否受平時桀傲不遜的星矢影響、或是單純的不想聽長輩囉嗦的處女神頓時心生反骨,沙織不耐煩:「您到底想說什麼?」
  「這算是所謂的不恥下問嗎?雅典娜。」波賽頓對於突然有活力的女神感到欣慰,但顯然祂忘記在那遙遠的神話時代曾被侄女狠揍一頓的事蹟,祂繼續說:「這麼說吧——現在的妳後悔自投羅網了嗎?」
  這番話讓沙織祈禱的力道瞬間加大,哪怕海水已經淹沒她的腰際,她知道自己的苦惱在這番對話中總算得到解答,雖然再度深陷險境,她決定要做她力所能及之事。
  現在她聽見星矢他們的聲音從外頭響起,待她從生命之柱出來,非得再一次爆揍這個從神話時代就老是跟晚輩或人類亂抬槓的渾蛋長輩,就像她當初用斧頭劈開父神的額頭,並從中誕生一樣!



  是的,那還有必要躊躇嗎?
  即使生命縱然有無法承受之輕,但爺爺、以及與願意為她戰鬥的人們和她之間產生的羈絆,終於在愛、信念伴隨著壯烈的犧牲下,使其能夠走到如今的場面,所以不管作為雅典娜女神、或是城戶 沙織也好,現在她必須要盡全力於所能及之事。


  時間再度恢復流轉。


  「愚蠢的雅典娜啊,妳難道要糟蹋天馬座為妳創造的機會,逕自在那裏哭泣嗎?」黑帝斯對女神皺起眉頭,即使祂再如何厭惡人類,但對於女神的愚昧才更加失望:「也罷,朕就憐憫妳們,就一起上西天去吧!」
  「不准你碰雅典娜!」一輝他們掙脫出保護罩,一齊保護在她的面前並同時發動攻勢。
       「鳳翼天翔!」纏繞著火焰的不死鳥奮不顧身的向敵人俯衝而去。
  「星雲風暴!」象徵攻擊的三角鎖鏈隨著小宇宙產生的劇烈氣流束縛住神祉的身軀。
  「廬山昇籠霸!」青色的飛龍發出高亢的龍吟,以拔山倒海之勢撲向敵人所在。
  「鑽石星辰!」天鵝則揚起雪白的冰塵向黑帝斯的心臟飛去,所到之處沒有不結為寒冰之處。


  少年聖鬥士們的拳能夠撕裂天空,其一腳便能劈開大地,現在的他們都是為了守護人世的和平與友愛彼此而挺身而出。


  「怎麼可能!已經奄奄一息的你們怎麼可能還有這種強大的力量?」既使作為強大的神祉,黑帝斯也不得不被毫不間斷的攻擊導致節節敗退,祂氣急敗壞的瞪向還流淌著淚水,但已經恢復鬥志神情的沙織。「難道妳還留有一手嗎?狂妄自大的丫頭!」
  「不懂的是您,黑帝斯!」沙織,雅典娜,她再度高舉形似圓斧的茅,抱著星矢的她再度從少年們的背後重新佇立於大地。「你根本不能理解所謂的羈絆與愛,也不信任身邊為了你的神與人,這樣的你終究只能孤獨一人罷了!」


  而少女女神經過無數的轉世,帶著對人類的愛情與守護她所冀求的和平,引領著麾下的聖鬥士們行軍於人世。


  她奮力將圓矛往黑帝斯之處擲去,終於圓矛貫穿敵人的肉體後隨即結束了漫長的聖戰,並取得了勝利,往後死去的聖鬥士們也不用被迫魂歸冰地獄,而人們終於迎來了寶貴的和平。
  此時如同宣告雅典娜方的勝利般,九星不再形成連珠,而月亮不再遮掩住太陽的光芒。
  而她還能感受得到,星矢還有著微弱的生命徵象,她如釋重負地看向終於展露笑顏的少年們,每人都為了此時而感動得不禁流下淚水——沙織也終於喜極而泣。




  「走吧,回那充滿陽光的世界去吧。」
  良久,女神對她的戰士們如是說。






  TBE


後記1

  「雅典娜,如果真的想要過去的話,就把妳身上的一部份留下來給我吧!」
  月神阿爾特密斯對著自己的姊妹要求著。

  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原以為會躊躇的,卻毫不猶豫地斬下自己的長髮並呈獻上給祂。
  「沙織小姐!」陪行於雅典娜身邊的仙女座大驚,既使身為男性,但溫柔的他心裡也知道,斬斷一頭被呵護的長髮對於少女來說是多麼令人心痛。
  「不要緊的,瞬。」只是一頭長髮而已。少女神反倒安慰起擔憂她的少年,隨後她溫柔且堅定地看向月神。「如姊姊妳所要求的,這樣就可以通過了,對吧。」


  少女神今日仍舊為了她所珍愛的,行軍於人間。

後記2
  大家好,我是阿菸。
  沒想到這麼順利的就完成了,這比我當初預計的時間還要早。
  這篇是和星矢的Na Na Na作為同一系列的文章,原本的計畫是主角為青銅五人+女神,以我最喜歡的龐克樂團的歌為主題,結果就這樣難產到如今。
  另外我從以前最喜歡那些星座故事與希臘的神話!當中在追到海底神殿篇的時候,不得想起波賽頓與雅典娜為了爭取雅典人的信仰所舉辦的比賽,現在想起來都還覺得很有意思呢!
  不過我也覺得波賽頓真的有點喜歡和晚輩或人類抬槓啦XDD
  想想米諾斯國王和妻子,以及和那頭白牛之間的故事,雖然米諾斯國王有錯在先啦,不過他們應該都沒有想到王后真的愛上那頭白牛,並生下米諾陶的事情吧?
  而這開頭提起的曲子,是我喜歡的樂團所做的曲子之一,說真的也帶給那時愁雲慘霧的青春期帶來一絲光明,是說我最近去找資料時,好像要復出的樣子呢!看吧,人間還有奇蹟!
  最後,我想說的是,老實說如果告訴小時候的我說,我長大後會写關於沙織的同人文的話,大概打死都不信吧?畢竟我那時候很討厭她,覺得她都只要被救就好了,然而長大後,才發現其實她也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戰鬥著。
  最喜歡她和黑帝斯互毆的橋段,另外神衣的話,我也最喜歡雅典娜的。

  另外,這邊採取的是那100個孩子是城戶光政所親生,非後來作者設定的收養。
  且本篇她對星矢並沒有任何異性間的戀愛感情。(重要)

  那麼期待下次空中再會!再見!
  

2022/03/17 Tobac.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