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ツイステ-<Battement de coeur>(上)

珈禾 | 2021-06-11 03:47:18 | 巴幣 6 | 人氣 712


  ※本篇是ツイステ扭曲仙境TWST同人文
  ※主要是レオヴィル LeoVil的CP文
  ※然後幾乎沒有太甜蜜的互動(應該?)
  ※沒意外的話,整篇不會有太多兩人互動(欸)
  ※佔比較重懸疑推理,動腦的成分有點大
  ※本故事純屬虛構,內容偏向社會寫實面
  ※可以接受以上幾點就安心地看下去吧





  夜鴉學院,是賢者之島著名的魔法師養成學校,召集世界各地稀有才能的魔法師學生,是只收男生的養成學校。學院基於七傑的精神下建立了七大寮派,根據自己的能力分配到合適的寮,在校學習完成四年的學業。

  今天的夜鴉學院有特別的活動,邀請以前的校友回到學校,和在校生互動並讓學生更深入了解畢業的校友們在社會上的各種事蹟。

  「……好無聊……」

  就在不遠處,一個男人無聊的打哈欠伸懶腰,他一手搔著棕色長髮,絲毫不在乎整理好的頭髮被自己弄亂。

  「學校每年這一天開放校友來學校交流什麼的……麻煩死了!」深綠色的雙眸透露出不耐煩的眼神,同時他的尾巴和頭上的耳朵也表達出此刻他不滿的心情。

  「Leona,大事不好了——」

  忽然被大聲喊著自己的名字,Leona此刻的心情比現在更差了。

  Leona Kingscholar是七大寮派之一的Savanaclaw寮的寮長,不只如此,他還是獸人國度中是第二王子,身份尊貴的獅型獸人。

  「Ruggie,你沒看見我現在心情很差嗎?」

  Leona尖銳的眼神看著鬣狗獸人的Ruggie,一臉不悅的等著他的回答。

  「我當然知道啊,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了!」Ruggie簡單扼要地接著說:「有個一臉恐怖的校友對著大家咄咄逼人,我們快要招架不住了!」

  不給Leona回應的機會,Ruggie像是抓住救命稻草的樣子,直接抓著Leona的手腕強行拖走。

  Leona嘆了氣,雖然他的力氣是可以掙脫Ruggie的,但他嫌麻煩,更何況他們現在遇到了麻煩,非常急需他出面處理的地步。

  來到事發地點,還沒走到那位校友的面前,Leona就已經聽到對方的聲音。

  「這麼簡單的二選一不敢跟我玩,這可是我們當年很流行的遊戲,看來現在的年輕人膽子真小呢!」

  只見這位校友大聲嚷嚷、氣勢逼人,已經讓對面不少學生不敢出聲便瑟瑟發抖。

  那位校友骨瘦如材,白到誇張的死白膚色和Leona黝黑的皮膚明顯成對比,他有稍微駝背,說話時還發現他的牙齒上有菜喳,臉上雖然有些微皺紋但揣測不出他實際年齡。

  簡單的打量對方之後,Leona率先問了一句:「唷,遊戲規則是什麼?」

  聽到有人答覆,那位校友循著聲音跟Leona對上眼,賊賊的一笑:「很簡單,我手上分別有兩瓶藥水,其中一瓶是毒藥,猜猜看哪一瓶不是毒藥並選擇,選好之後兩人一起喝下。」

  語畢,他晃著兩手分別有紅色和藍色的藥水,一臉挑釁的面容讓Leona感到討厭。

  「哦,那請問是否在選擇之前可以觀察外觀以及打開來聞香味?」

  「Leona!?」

  伴隨著Leona的提問和Ruggie驚呼,校友不加思索的回答:「可以,確定好之前都可以觀察和聞香味,這點是沒問題。」

  「那麼,我就接下這個挑戰了。」他輕笑著,想說就當作餘興節目,藥水上的分辨他多少還是有把握的。

  Leona分別在紅藥水和藍藥水中觀察以及聞香味,最終決定選擇藍藥水不是毒藥。

  校友拿著紅藥水,對著Leona舉出乾杯的姿勢:「小夥子,勇氣可嘉!不用一起喝,我先喝完,別說我一直在欺負你們。」說完,他毫不猶豫地一口氣喝光手中的紅藥水。

  只見校友喝完紅藥水,過了一段時間,彷彿一臉沒有大礙,接著說:「現在,輪到你喝了!」

  Leona眉頭深鎖著看著他所選的藍藥水,有點懷疑他剛剛是不是選錯了?還是說其實根本沒有毒藥?

  「怎麼猶豫了呢?快喝吧!」校友見狀哈哈大笑:「你其實也可以選擇不用喝它,很明顯是毒藥的藥水不必喝了,看來夜鴉的魔法藥學老師沒有教得很好呢!」

  學生們都在竊竊私語,除了狂妄的校友發言之外還有針對Leona的判斷感到緊張、質疑以及害怕等諸如此類的話語。

  Leona嘖了一聲,在他思考的當下已經錯過了黃金時間,已經變成是否要不要喝的尷尬時間,握著藍藥水的手還些微顫抖,非常不甘心自己錯過給自己台階下的機會。

  「您錯了,Leona判斷正確,而且我們的魔法藥學老師教導有方。」

  忽然一個耳熟的聲音打斷Leona的思緒,在他還沒反應過來之際聲音的主人搶過他手上的藍藥水,毫不猶豫的打開瓶蓋當眾直接把藍藥水喝下。

  「我Pomefiore寮的寮長Vil Schoenheit專攻魔法藥學,來證明我們學生的判斷這瓶不是毒藥而親自喝下。」

  Leona看著Vil堅定的紫眸盯著那位校友,一手撥著金色髮絲,手指順著髮線到髮尾獨特的淺紫色地帶;一手拿著喝光的藥水瓶在手中晃著。

  「現在,我人可是好好的,完全沒事,證明這兩瓶根本都沒有毒藥。」

  Vil說完他的總結,在場的學生們通通鬆了一口氣便高興歡呼,還好沒有鬧出人命。

  那位校友囂張的神情瞬間變成不屑的神情,咬牙切齒的說著:「小有名氣的明星,破壞了我的樂趣!」

  「真是抱歉破壞您的樂趣呢!」Vil莞爾一笑:「如果可以,麻煩您之後不要持續針對您的學弟們,也請您不要挑戰校方的底線。」

  Vil說完狠話之後,校友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他們的視線裡。

  「嚇、嚇死我了——」這時Ruggie終於鬆了一口氣,便說道:「好險都是沒有毒,要不是Vil出手相救,整個場面會一直尷尬下去。」

  Leona沒有說話,只見他還是一臉不高興,看來相當討厭剛剛的校友玩弄他一番。

  「老實說,我剛剛根本沒有注意看Leona手中的藥水是什麼成份,完全沒有觀察馬上就喝了。」

  Vil這一句坦白,讓現場的兩人聽完後都瞪大雙眼。

  「等、等一下——!」Ruggie最先反應過來,問道:「完全沒有觀察直接喝下!?萬一——」

  「萬一這瓶藥水真的是毒要怎麼辦?」許久未說話的Leona打斷Ruggie的話,盯著Vil看,口氣中表達出不悅:「你在喝下去之前不會再觀察一下嗎?」

  面對Leona的質問,Vil冷靜地回答:「如果多一兩秒的懷疑和觀察,就等於完全不相信你的判斷,我是基於信任你的判斷,才會毫不懷疑的喝下那瓶藥水。」

  Leona望著Vil一臉理所當然的發言,剎那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話。

  「再來就是因為完全沒猶豫,所以才會讓這位不禮貌的校友事後很沒沒面子。」Vil一臉滿意的說著:「Leona就算你經常翹課,好歹留級了兩年,這種簡單分辨我不信你會失誤。」

  「你最後那句話是多餘的!」

  Leona低吼的抗議,見他反應激烈Vil自顧自的呵呵笑著。

  「嘻嘻嘻嘻嘻~~Leona的心情好了一點。」

  長期待在自家寮長身邊的Ruggie有注意到Leona的心情被Vil弄得有好轉起來。

  「但是,總覺得我的眼睛看著他們倆彷彿被閃瞎的樣子……」

  此時Ruggie一句話在兩人世界中的Leona和Vil完全沒有聽到。

  ળ ♡ ♛

  放學時間一到,就是社團活動開始的時間。

  Leona的社團是體育項目的魔法飛盤社,實力高強的選手而擔任社長,話雖如此,但身為社長的他卻沒有很認真管理社團,絕大多數屬於放任狀態,不過除了教導其他社員技術指導還是有用心的。

  雖然他現在在樹下的陰影處納涼就是了,絲毫完全不想動的打算。

  「Leona學長,請問能借一步說話嗎?」

  社團的一年級學弟Epel很難得對他主動搭話,Leona示意的點點頭,Epel見狀便繼續說下去。

  「那個……最近這幾天我想要請假,之後回社團之後會把之前的進度補回來。」

  聽到Epel的請求,Leona好奇地詢問:「你從來都沒有請假過,是發生什麼事情不得已要請假?」他很了解眼前這位學弟在社團上的練習從不缺席和遲到,很好奇是什麼理由讓他促使請假的打算。

  「其實……我最近有注意到Vil學長他好像太過操勞。」講到這裡,Epel微微低頭,雙手合十:「這陣子他接很多代言產品,乳液、潤髮乳、眼藥水以及美容食品等等——整個人忙不過來,我想說把自己一些時間空下來,協助Vil學長當小幫手。」

  「……Vil這傢伙平常就很注重身體健康,」Leona一手托腮著下巴思考著:「他已經是全校最會規劃自己的時間,這三年來一直如此,還不至於你需要請假協助他。」

  講到這裡,Epel卻用力搖頭,接下來他說的話讓Leona驚訝不已。

  「到昨天為止我們Pomefiore寮學生也一直這麼認為,在寮內Vil學長教我們化妝的時候,教到一半時表示頭有點暈,才說完的下一秒卻馬上昏倒,在場的我們看到都嚇死了!」

  Epel越說越激動,原本溫文儒雅的語氣逐漸變調。

  「還好Vil學長過沒多久醒過來,而且還想繼續教下去哪!要不是Rook學長半哄半強迫催促他休息,不然俺嚴重懷疑他不要命了哪!真是的,完全嚇到俺,無預警地昏倒真的讓俺心臟停了幾秒的感覺啊——!」

  「……Epel,不要激動。」

  「呃——」被Leona稍微提醒,Epel這才收斂了一下:「總、總之就是因為昨天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所以才想請假……」

  「我大致上了解,」說完,Leona嘆了一口長氣:「我現在就馬上讓你請假,之後我再跟Ashton老師說明。」

  語畢,Epel對Leona鞠躬道謝,便加快腳步離開。

  Leona也不打算繼續閒著,毅然決定去電影研究社去找Vil,反正翹課這件事他習以為常。

  打算見到Vil絕對要調侃他一直沒有好好適當休息,過勞到需要一年級的學弟替他擔憂。

  一到電影研究社,社團學生表示Vil為了電影拍攝的鮮花去植物園一趟,但同時也表態Vil只是去採鮮花,這時候也應該回來但卻遲遲沒有看到他人出現。

  Leona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二話不說馬上飛奔到植物園。

  一踏進植物園內,Leona立刻對著空氣大喊。

  「Vil!在的話回應我一聲!」

  Leona只聽見自己的回聲,完全沒有聽到任何人的聲音。

  到這個地步,Leona決定靠靈敏的嗅覺和聽覺在植物園內尋找Vil的蹤跡。

  走了一段時間,他聽到微弱的呼吸聲,還是非常不規律的虛弱喘氣聲。循著微小的聲音向前走,終於找到聲音的主人,就是他一直在找尋的Vil。

  Vil整個人倒在草皮上,本來摘好的一束鮮花也跟著在地上散落。Leona抓著Vil肩膀試圖搖醒他,但他彷彿不想睜開眼睛,反而不規律的喘氣聲越來越大,這是不正常的呼吸狀況。

  Leona兩手抱起Vil,用公主抱的姿態決定衝去保健室。

  ળ ♡ ♛

   Leona焦躁不安地在保健室內來回踱步。

  要不是他及時趕到,再晚幾步真不知道Vil的狀況會如何。

  「Relaxer(放鬆),獅子之君,我們現在只能等待保健室幽靈的健檢結果,焦慮只會讓我們更不安。」

   出聲安撫Leona情緒的人是Pomefiore寮副寮長Rook Hunt,在收到自家寮長又暈倒的消息丟下手邊的工作馬上來到保健室,表面上感覺很冷靜,其實他自己也是很緊張,只是不想表現出來。

  時間彷彿過了很久,負責診斷Vil的幽靈終於現身,飄到兩人的面前跟他們報告狀況。

  「還好發現的早,Schoenheit同學的呼吸目前穩定了,他現在正在熟睡中,等他醒來之後建議先回Pomefiore寮靜養,後續定期來保健室觀察一下身體狀況。」

  「等一下,你還沒說明Vil身體是發生什麼事了?」面對幽靈沒有仔細說明病情,Leona不悅的說著:「他至少昏倒兩次的紀錄,而且這次還附帶呼吸不規律的症狀,這已經不是身體過度疲勞症狀,不是一句他回去靜養在定期觀察輕鬆簡單帶過就好。」

  Rook也點頭附和:「我也同意獅子之君的看法,很明顯一向注重身體健康的毒之君已經生病了。」

  面對兩個學生的前後夾擊追問,幽靈不得不嘆了口氣顯得無奈。

  「Schoenheit同學的不規律的呼吸是心臟病會出現的心律不整症狀,但經過精密儀器的檢查下,他的心臟其實是完全沒有問題,是健康的。」

  聽到幽靈的診斷結果,兩人瞠目結舌的愣住。

  「我再三的檢查Schoenheit同學的身體,結果顯示都是正常的,真的完全找不到造成心律不整的問題,最後只能先讓他用氧氣罩給他大量的氧氣,讓他暫時舒緩。」

  「……」聽到幽靈的答案,Leona冷靜了下來,陷入沉思。

  「但是治標不治本,還尚未找到病因情況下Schoenheit同學還是會繼續併發呼吸困難的症狀,明明過了十四年,這個不明心臟疾病症狀又來了……」

  Leona聽到一個奇妙的關鍵詞,好奇詢問:「以前曾經有發生過類似的事件嗎?」

  幽靈再次無奈嘆氣:「大約十四年前,我沒記錯是Trein老師班級的學生,當時也有好幾個學生和Schoenheit同學一樣都有不明的心臟疾病問題。」

  「Mr.Doctors,那後來這些學生怎麼了嗎?」

  Rook也好奇的問一句,只見幽靈搖搖頭繼續說下去。

  「有的過很久之後就心臟病猝死身亡;好一點的有繼續活著,只是身體會大不如從前。但我們最後還是找不出病因,就像是被詛咒一樣,先天身體健康的高中生不可能會得到心臟病的!」

  語畢,空氣中傳來一振沉默,沒有任何人想針對這話題繼續延伸。

  打破沉默的空氣,是在場第四個人。

  「我大致上了解我身體健康狀況了。」

  病床上的簾子拉起,Vil從病床上站了起來,從那這句話判斷他早已清醒好一段時間。

  「很抱歉造成大家的困擾,近期我會好好調適自己的身體以及定期到保健室報到。」

  Vil不失以往的高雅,才站起來走沒多少步就稍微按住胸口。

  「Vil,別逞強,」見狀,Leona走近他面前,看著他略微蒼白的臉色:「太急著從床上起來造成心臟太大負擔,你還是繼續待在保健室休養。」

  Vil搖搖頭,堅決表示要回到去Pomefiore寮,他還有很多事沒有處理完。

  在Leona和Rook兩人一起勸說,始終說不過Vil,最後三人各退一步表示回Pomefiore寮可以但後續工作交給副寮長的Rook處理,這才達到共識。

  Vil在Rook攙扶下安全回到Pomefiore寮,Leona只是在後面默默跟著他們,目送Rook帶Vil回房間休息,Leona就待在Pomefiore寮的大廳內。

  「讓你久等了,獅子之君。」過沒多久,Rook來到大廳,露出以往的笑容:「我先代替Vil向你道謝,不過……我想你不是為了聽我的道謝而陪我們回去又待在大廳等我吧?」

  「不用我說明我相信你也注意到了。」Leona也露出慣有的笑容:「平時非常注重飲食和運動,沒有任何先天性疾病的Vil忽然患有心臟病,想也知道,八九不離十一定是背後有人在搞鬼。」

  「Oui,我也跟獅子之君有一樣的想法,Vil的狀況和一舉一動我可是聊若指掌的。」

  聽到這句,Leona擺出有點吃醋的表情,但過一下子就擺出思考的樣子。

  「首先,我們設想兇手是怎麼成功針對Vil。」

  第一個方式:下毒——

  才剛提出,兩個人不約而同地否認這個可能。

  Vil對於魔法藥學的知識比現場兩位還懂得更多,如果自己喝到毒藥並察覺到,他自己就可以馬上迅速作出解藥解決。

  再者,昨天Vil頭暈昏倒之後,Rook表示他有檢查全部的食材、器具以及日常生活用品,都有跟Vil碰觸過的東西他都檢查一遍,確定完全都沒有毒素反應,也撇除了長期服毒下藥的可能性。

  「如果是喝毒藥,唯一比較可疑的就是上個月校友回母校活動時,Vil曾經幫我喝掉的那一次。」

  「Oui,這件事我有聽毒之君說過,但是藥水喝下,在人體消化系統推斷最慢是兩小時藥效才會出現,一瓶藥水不可能在一個月的時間卡在人體內才發揮,就算有好了,身體的代謝早就把毒素排走。」

  所以製作藥水往往是要喝下立即產生藥效才是最強的藥水——這是Pomefiore寮製作優良藥水的鐵則之一。

  經過一番討論,唯一的變數就是下毒的兇手比Vil懂得藥學還要強,可以讓他在不知不覺中服下,不只要避開Vil的懷疑而且還要避開Rook的耳目,不然這一招在他們目前的認知裡是不可能做到的。

  第二個方式:魔法——

  不加上老師的選擇,全校學校中魔法可以超越Vil以及他們倆就只有Disomnia的寮長Malleus Draconia比較有可能。

  但是Malleus和Vil的交情不可能會對他做出生命威脅的手段,應該說,Malleus絕對不會做出掠奪性命的事情。

  「不過龍之君只要現身威脅一下,根本不需要出手就可以制伏對手了。」

  「要逼這個蜥蜴動手就要世界末日了。」

  不考慮學校人員的話,再來就是校外人士,就是Vil演藝工作遇到的人。但他絕大多數的工作夥伴並不是說很精通魔法,最精通的反而是Vil自己。

  一樣做總結,唯一有可能的變數就是不論校內校外,有個精通魔法的甚至比老師和Malleus還要強的角色,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陷害Vil。

  第三個方式,詛咒——

  「要不是這次的受害者是美麗的毒之君,我會以為是哪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挑戰他的地雷。」提到這裡,他雙手攤開搖了搖頭。

  不理會Rook的感嘆,Leona自顧自地說下去:「最後一個推測詛咒的原因是因為保健室幽靈提到的關鍵,十四年前夜鴉學院有發生一樣的事件。」

  關於這訊息,他們掌握的資訊太少,也因此沒有辦法繼續推論下去。

  「目前只能先往這三個方向去探索,」Leona雙手交叉在胸前,緩緩說道:「我想明天一早去找Trein老師問清楚十四年前的事件。」

  「那麼,我就選擇下毒的線索來找。」Rook想了一下,便解釋:「應該說,想去找Crewel老師詢問,針對毒藥問題會不會被我們預想的答案被推翻。」

  決定好下一步的方向之後,Leona決定先回去Savanaclaw寮休息。Rook還一度詢問他是否需要去看一下Vil目前的狀況,Leona表示現在太晚他不想打擾Vil的休息時間,去看他有很高的機率被他罵選錯時間來探望。

  而且他也要加快速度找到兇手,要比Vil下次心臟併發前要找到。

  他可是在跟時間賽跑,Vil的身體就像不定時炸彈一樣,下一次什麼時候會發作他還不知道。

  ળ ♡ ♛

  「Trein老師,打擾你了。」

  「Kingscholar?」站在講台上的Trein正在準備上課前整理的講義:「難得你居然這麼早來教室。」

  「主要是問你一件事,是有關於十四年前的事件,相信你稍早也應該有聽說關於Vil的身體狀況。」

  一早走在校園內,已經有不少學生在討論關於Vil不明的心臟問題。Pomefiore寮的寮長昏倒,這個消息傳得很快,不意外的話還會看到網路新聞報導關於Vil的身體健康新聞。

  得知Leona的來意,平常一臉嚴肅的Trein眉頭卻更加深鎖。

  此時趴在講台上Trein的愛貓Lucius很難得嬌柔的喵喵叫,似乎是在安慰主人的樣子。

  Trein緊繃的臉色稍微放鬆,伸手去摸摸牠的頭:「Kingscholar,你還記得上我古代咒語學第一堂時我問學生們的問題嗎?」

  「……我忘了。」其實那時他在課堂上睡覺,沒在聽課。

  「你認為,從古至今最恐怖的咒語是什麼?」Trein耐心地敘述一遍,接著繼續說:「因為十四年前事件爆發的時候,我卻沒有在第一時間內管教好學生們,最後導致部份學生得了不該得的不明心臟病。」

  話題的轉換讓Leona有點措手不及,看來他提到不該提到的話題,有如潘朵拉的寶盒。

  「從古至今,最恐怖的咒語就是說出擊潰一個人的負面話語。不只是魔法士,就連一般人都可以說出來造成精神傷害的可怕語言。」

  講到這裡,Trein稍微停頓一下,看了Leona一眼,Leona也靜靜的看著對方,沒有多說任何一句話。

  「那一年,我帶領的班級發生了語言霸凌,我當下卻沒有處理得很好。明明深知言語的可怕,卻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聽著Trein娓娓道來十四年前事件的始末,Leona覺得事情發展已經開始不單純只是Vil不明心臟病的問題了。

~~~~~~~~~~~~~~~~~~~~~
太久沒寫文了,這次是復健一下,找回以前的手感

ツイステ最喜歡的CP就是LeoVil
寫一寫不小心寫了八千多字
不意外應該會寫到兩萬字有(看這劇情進度)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們
希望你們會喜歡我的文風
那麼,下一篇見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6-11 10:52:44
珈禾
謝謝您!辛苦了
2021-06-11 17:30: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