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ツイステ-<Battement de coeur>(下)

珈禾 | 2021-07-29 04:10:23 | 巴幣 2 | 人氣 293


  ※本篇是ツイステ扭曲仙境TWST同人文
  ※主要是レオヴィル LeoVil的CP文
  ※然後幾乎沒有太甜蜜的互動(應該?)
  ※有自創角色,致敬一部迪士尼動畫電影
  ※佔比較重懸疑推理,動腦的成分有點大
  ※本故事純屬虛構,內容偏向社會寫實面
  ※這次我終於寫完了QQ
  ※沒看過前兩篇的可以先看中篇
  ※可以接受以上幾點就安心地看下去吧


  ળ ♡ ♛

  隔天,他們一如往常地去找Crewel,和這次不一樣的是Vil的心態變回以往的狀態,是努力積極的心態,他現在很認真和Crewel探討自己身體問題。

  「嗚嗚~~親愛的毒之君終於恢復以往的精神了!」

  看到這一幕,Rook激動的說著彷彿要落淚了。

  Leona忍不住對Rook吐槽:「哼,你這個只會找松鼠聊天的獵人,而且最後還沒問到什麼有用的訊息,現在只會假哭。」

  「NoNoNo,話不能這麼說啊,獅子之君。」Rook用手背擦拭眼睛:「Ms.écureuil(松鼠)雖然沒有說出什麼情報,牠只是抱怨近期的植物園的自動灑水器的噴頭一直沒有水噴出,害牠不能玩水。」

  「這才是我想抱怨的吧!灑水器的管線被松鼠咬斷,管線出問題的情況下噴頭當然不會有水噴出來——」

  Leona想繼續大聲抱怨,忽然,他身體一僵,大腦飛速的回想著各種關鍵詞。

  ——心臟、下毒手段、查不出病因、十四年前的事件、Vil的習慣——零碎的線索在腦中迴盪,雜亂的拼圖在Leona腦海中逐漸拼湊完成。

  Leona思緒出一個可能性的結果,但需要做一個實驗還不能太早下定論。

  大概才過了一下子,Leona便馬上回頭看向Vil和Crewel。

  「Vil,麻煩你再次去一趟保健室做檢查。」

  「為什麼,昨天我休克的時候早就檢查過了,沒必要再檢查一次吧?」

  「有必要,這次不只是檢查心臟。」

  Leona斬釘截鐵地說著。

  「還有全身檢查,而且要非常精密的那種。」





  庫斯德醫院的院長Yzca收到夜鴉學院的學園長的請求信。

  信中寫到,希望能透過Yzca院長的醫療專業,幫忙診斷Vil Schoenheit不明心臟病的原因,希望他能夠去一趟夜鴉學院。

  最近,新聞報導明星Vil Schoenheit身體不適暫時不接案的消息轟動演藝界,每天看電視必定都會報導他何時復出的消息。

  想到對方痛苦的表情,Yzca邪魅一笑,馬上答應學校委託,迫不及待再去久違的母校一趟。

  一踏入校門口,迎接Yzca的人是Leona。

  由於兩人之前鬧過不愉快,去保健室的路上兩人都沒有交談過。

  來到保健室,除了剛到的Yzca和Leona,還有坐在床上氣色看起來些微紅潤的Vil,現場沒有任何人和駐點保健室的幽靈。

  此時Leona大步邁向Vil的位置,他佇立在Vil的前方,雙方怒視的眼神盯著Yzca不放。

  注意到兩名學生憤怒的視線,Yzca口氣不是很好的唸道:「這是學校老師教你們請求長輩的禮儀嗎?都快要沒命了還不會跪下來磕頭嘛!」

  「哼,我才不稀罕。」Leona終於開口說話:「我們叫你來的目的不是跟你討解藥,而是跟你算帳!」

  語畢,Leona氣勢逼人的低吼一聲。但Yzca依舊輕蔑的眼神看著他們。

  「哦?說這種大話是不想救你的同學的命了嗎?」

  Vil也跟著開口:「不用您操心,我們已經找到方法了。」說完,他便莞爾一笑。

  「什、什麼!?」面對Vil的發言,Yzca的臉瞬間垮了下來,隨即,他的表情又再次變回那副高傲鄙視的狀況。

  見狀,Leona決定要把他的自傲給擊潰,並接著說道:「我就揭發你這次和十四年前造成他人引發不明心臟疾病的手段!」

  ળ ♡ ♛

  「這、這不敢相信啊!」看著Vil的全身報告的保健室幽靈一臉驚呼地說著:「Schoenheit同學,你的血液有異常!」

  「我的血怎麼了?」相反的,Vil反而很冷靜地詢問。

  保健室幽靈看了一直搖搖頭:「難怪之前檢查心臟都找不出原因,這沒有抽血檢查經過更精密的儀器檢查真的看不出來,你身體裡的血液含有過高的四氫唑啉!」

  外加Vil在內的四個人聽不懂醫生所說的醫療名詞。

  幽靈繼續解釋:「簡單來說,四氫唑啉這個藥物成分會刺激全身血管的收縮,過量的狀況下會容易引發血壓變化。心臟血管收縮、心律加快甚至是心肌缺血。」

  「那四氫唑啉通常會用在哪種藥品居多?」Crewel問出了大家一直想知道的問題。

  「四氫唑啉的功用是血管收縮劑,是眼藥水和鼻噴劑最常見的成份。」

  說完,Rook突然馬上轉身,用奔跑的速度離開了保健室。

  聽到這裡,Vil臉色難看的轉向Leona的方向看:「眼藥水……因為是跟廠商代言,廠商要求一定要試用再接洽內容……所以我每天都有點。」

  Leona點頭附和,果然猜中下毒方式一定跟Vil的習性和敬業精神相關,他用詞謹慎的詢問:「那跟你合作的廠商是?」

  「庫斯德醫院。」語畢,Vil的臉色看起來更難看。

  Leona拍了拍Vil的肩膀表示安慰,便說道:「已經找到是血液的問題,這麼一來就可以治好你的心臟問題。」

  「沒有錯,」保健室的幽靈點點頭,仔細說明:「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再點眼藥水,這是慢性的毒藥。然後吃能讓血管舒張和血液流通順暢的藥物可以舒緩,不意外的話,最後是可以完全康復的,不會有後遺症。」

  「這樣的話,我製作藥水就行了,用牛膝草製作是可以達到效果。」聽完醫生建議,Crewel想了一會兒:「杜松也加進去,有清理人體脈輪氣場的藥草或許可以嘗試調配。」

  「Crewel老師,鼠尾草也有長壽的功能,可以的話請幫我加這個藥草下去。」針對自己要喝的藥水,Vil不能忽視可以治病的藥草。

  這時Rook回來了,手上還拿著Vil使用過的眼藥水,便交給保健室幽靈請他檢視裡面的成份。

  「我認為山楂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雖然我們之前有加過,但有強心針別名的藥草我覺得還是要加。」回歸隊伍的Rook也提供自己的意見。

  「還有大蒜,最好找又好融入其它藥材,而且也是對身體好。」

  最後Leona提出的藥草有讓Vil對他翻白眼,在魔法藥學中大蒜的確有治癒身體以及血液流通的效果,但還有一個加強性慾的效果在。

  面對Vil的眼神,Leona故意露出一個壞孩子的微笑回應他。Vil毫不猶豫地送給Leona一個肘擊,Leona刻意不閃躲直接命中,並開口表示「女王大人不領情」,逗趣的狀況讓其餘二人看了便呵呵笑著。

  「天啊!這成份也太高了吧!」

  保健室幽靈的大喊打斷眾人的嬉鬧,每個人的視線紛紛看向他。

  「Schoenheit同學,你是怎麼能撐到現在的!」

  他拿著眼藥水,很快速地飄向Vil,一臉不敢相信的打量他全身。

  「啊?」

  「二十倍!這裡面含的四氫唑啉是一般眼藥水多二十倍!而且你又是每天都有點,這含量和天數正常人大概在一週過後就直接心臟暴斃死亡了!」

  醫生的宣言讓在場的人啞口無言。

  緊接著一個巨大的撞擊聲發出,眾人往聲音的方向一看,是Crewel用拳頭大力捶著牆壁的聲響。

  「Yzca這傢伙……根本就是不想讓Schoenheit活下去的打算!」Crewel咬牙切齒的說著:「——這份量,根本就是致死無疑!」

  「……Crewel老師,」Leona輕聲呼喊老師,口氣卻異常冷靜:「我們必須要反擊回去,我有個主意,是否願意聽一下?」

  接著,Leona開始述說著他的反擊計畫。

  ળ ♡ ♛

  「利用自己醫療知識和院長的優勢,指名Vil幫眼藥水代言,工作一向盡責的Vil一定會親自使用,只要用廠商的要求每天點眼藥水,長期下來Vil就會併發心律不整的狀況。」

  面對Leona的解釋,Yzca聽了一臉不屑的反駁。

  「所以你認為我是把眼藥水中放過多四氫唑啉的兇手嗎?」Yzca氣的跺腳:「小子,你的推理有矛盾!就算我是院長,也有可能是醫院的其他人接手過程中趁機加量,光憑這一點就說我是兇手站不住腳啊!」

  「您說得有道理,我和Leona深知這一點,就算我向法院追究,最後法院也只能判醫院醫療過失的處分。」Vil緊接著搭話,雖然句句帶有禮貌的詞彙,但低沉的口音明顯帶有怨忿。

  Leona繼續說道:「光憑Vil的案件的確是無法針對你而定罪,對你而言最壞的損失只是醫院的名譽,所以我們就決定——」

  Leona刻意拉長語音,故意吊人胃口的方式讓Yzca聽的不是很開心。

  「——決定揭發你十四年前毒殺手法和真相!」這時Crewel走進保健室裡接下Leona的話,一手還抱著一疊文件。

  看見Crewel走到他眼前,Yzca惡狠狠地瞪他:「Divus!」

  「你依舊還是那一副死板樣子,不論穿搭還是樣貌都沒有時尚感。」Crewel不理會他充滿惡意的口氣和眼神,自顧自地繼續解釋:「Kingscholar推測出當年你應該也是用相同的手法。」

  「哼!無稽之談!」Yzca嗤之以鼻地看著眾人:「如果是同樣的手法,那我要怎麼去跟同學說要點眼藥水!」

  「唉呀,你好像忘記十四年前正在流行什麼疾病了吧?」Crewel一臉笑得讓人感到毛骨悚然:「新學期一開始,得花粉症的人特別多,當時多到需要去購買根治的鼻噴劑——還是精通魔法藥學和醫學的你特製的藥!」

  在那瞬間,跟Yzca對峙的Crewel散發出讓人恐懼的霸氣。

  十四年前的花粉症非常嚴重,尤其是到開學的三月期間幾乎是全校師生都得了花粉症,正當大家都為病情煩惱之際,Yzca這時就製作出針對花粉症的鼻噴劑,解決了大家的困擾。

  「也就是那時候,你趁機針對曾經欺負你的同學給的鼻噴劑有動手腳,也會因為使用的頻率,才會有沒被你殺死的人存在,因為這是你無法預估的狀況!」

  Crewel說完的同時,Leona跟著補充一句。

  「而且每年開學期間都會有健康檢查,一定會有抽血檢查。」Leona微微一笑:「十四年前的抽血樣本還有保留,只要檢查是否有過量的四氫唑啉和當年的畢業學長或是幽靈的證詞,就可以制裁你的罪刑!」

  Crewel拍拍手中的資料,很明顯地暗示這就是Yzca當年犯罪的鐵證文件。

  「……」

  面對Yzca沉默不語,Vil豪不客氣地語氣嘲諷。

  「您的沉默我們當作是默認了。」Vil莞爾一笑:「證據在我們手裡,想賴也賴不掉!」

  Vil還帶有笑意的口吻,Leona聽得出來這怨氣憋得很久終於不吐不快的嘲諷對方。

  「——哼!」

  在Yzca出聲的那一刻,Crewel手中的文件忽然著火,想都不用想這是Yzca的傑作。

  Vil第一時間趕緊用水的魔法熄滅那團火,還好他反應和動作夠快,幾乎沒有燒到Crewel。

  「現在你們沒有證據了!知道秘密的人我要燒死你們!」
  Yzca歇斯底里的在雙手中冒出更多的火焰,在沒有魔法石的輔助下連續施展好幾個火焰魔法企圖讓保健室發生火災。

  看到這裡,Crewel搖搖頭:「即便過這麼多年,Yzca依舊還是這麼玻璃心。」

  「Crewel老師,這不是重點吧!」Leona一邊滅火,一邊吐槽著。

  Vil一邊滅火,也跟著附和:「知要使用水的魔法滅火很簡單,但他持續一直施展魔法又沒有靠魔法石,遲早都會邁入『Over Blot』的狀態!」

  所謂的Over Blot,是魔法士濫用魔法或是負面情緒很多的情況下,最終會和負面能量結合變成暗墮的魔法士,如果不加以阻止甚至會有生命危險。

  而他們眼前的Yzca也逐漸要步入Over Blot型態。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早就是個瘋子了,不論有沒有Over Blot,都不影響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Crewel對著兩名學生發號施令:「你們繼續滅火,Yzca我來處理!」

  在他說完的同時,Yzca已經完全沒有自己的意識,任憑被自己的狂妄魔力吞噬,從他身體爆發出黑色般的墨水早已包住全身,變成一隻巨大的漆黑波斯貓的模樣。

  從這一刻起,原本的火焰攻勢轉變成墨水般的浪海。

  「不要被碰到,可能有劇毒!」Vil高聲呼喊道,因為他發現床腳上有貌似毒氣的煙正在侵蝕,以他對於毒藥的經驗判斷眼前的墨水海浪暗藏劇毒。

  Leona身手矯捷的避開墨水,一個跳躍往天花板上的吊燈前進,一手抓住吊燈的管子在高處搖晃。

  Vil雖然有喝藥舒緩,但身體目前還是沒有辦法做太劇烈的動作,避免在關鍵時刻又身體不適,當務之急他只能把病床當作船任憑墨水晃動,如果墨水繼續變多,這樣下去他會無法安全脫身。

  Crewel則是立刻針對保健室設下保護結界,避免墨水溢出在其它區域,他則是選擇離他最近的高腳椅站立,避開有毒的墨水侵蝕。

  Yzca的大貓爪往Leona的方向攻擊,注意到Yzca行動的Crewel大聲喊著:「你的對手是我!」

  手上的鞭子一揮,一記魔法攻擊就丟向Yzca,Crewel的攻擊奏效引來Yzca的注意。

  Yzca低吼的叫著,一爪就是往Crewel過去。Crewel用鞭子擋下這一擊,由於力量的後座力太大,站立的地方又不穩定,Crewel整個人從椅子上彈飛出去。

  Leona見狀,他鬆開手準備跳進有毒的墨水之中,接著他使出了他的個人魔法。

  「通通給我化為塵埃吧,『king‘s roar王者的咆嘯!」

  Leona把地面上全部的墨水變成沙子,這是他的個人魔法,可以把任何東西化作沙子。所以和Crewel落地的瞬間沒被毒水侵蝕,緊接著沙子憑Leona的操作攻擊Yzca。

  Yzca痛苦低鳴幾聲,在沙子群舞的攻勢之下,他的大貓尾準備襲擊Leona,而Leona因背對著Yzca,沒有注意到這個襲擊。

  Vil用盡身體的全力衝到Leona的身旁,粗魯的用雙手推開他,免於貓尾的襲擊,但Vil自己卻代替Leona承受這個攻擊。

  「Vil!」親眼看到Vil毫無防備的用身體幫他擋下這一擊,Leona趕緊跑到他身邊,看他有沒有異狀。

  「嗚!」Vil按住自己的胸口:「身體還沒完全康復……剛剛的奔跑和施展我的個人魔法已經是極限了。」

  話音剛落,Yzca又發出痛苦的哀鳴,他的貓尾冒著紫煙,就像是被毒侵蝕讓他痛苦不已,那是Vil的個人魔法「Fairest one of all錦花之毒只要被他觸碰到的地方都可以下詛咒,觸發詛咒的人都會被Vil毒殺。

  看著Yzca痛苦的表情,Vil滿意的微笑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就讓你品嘗我精美的詛咒吧!」

  說完的同時,還附帶一點咳嗽聲,深知自己身體尚未康復還堅持戰鬥,在他身旁的Leona用憤恨的眼神看著他讓Vil知道Leona正在沉默的生氣中。

  Crewel重新站了起來,Leona和Vil造成Yzca一些傷害,必須要給他一個致命的一擊,正當他在思考要如何進行下一步的時候,一個非常耳熟的老沉嗓音在他耳邊響起。

  「居然敢在學校保健室私下用魔法爭鬥,我校的傳統被你們糟蹋了啊。」

  Trein正一臉嚴肅的站在保健室門口,兩手插腰的環顧四周而嘆氣連連。

  Crewel瞪大雙眼看著Trein:「Trein老師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設下的結界至少還有隔音隔震效果,不可能會注意到這裡!」

  「是Hunt同學告訴我的。」Trein正經八百的說著:「Lucius曾經找Hunt同學交涉,答應Hunt同學給予他想要的情報,然而交換條件是,我需要他幫我監督Crewel老師後續行動。」

  「這個獵人……居然和Trein老師聯手!還想說他竟然願意接受我們留守提議……」

  「難怪Rook這傢伙確定不能參戰時居然是微笑答應,原來是要通風報信!」

  Leona攙扶Vil便站了起來,兩人還一搭一唱的對沒在現場的Rook嘴幾句。

  「……你已經知道了吧?」Crewel刻意移開視線,不想面對Trein:「十四年前的背後故事和我們找到的真相。」

  「嗯,Hunt同學全部都一五一十地跟我說了。」

  Trein一腳踏入保健室,此刻他嚴厲的氣場彷彿比平常教課還高上十倍。

  「所以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當年我判斷失誤要懲戒違反校規的學生!」

  語畢,Trein身上爆發出強大的魔力,氣勢強到讓在場三人感覺到Trein是真的要完全動真格的地步。

  見狀,Crewel馬上勸阻:「Trein老師,請你手下留情。」

  「Crewel老師,你剛剛已經給Yzca一個認罪的機會了,不接受你的妥協還如此墮落到這一步。」Trein冷冷地說著:「不只如此,還敢傷害我的學生們……不能手下留情!」

  瞬間,Yzca腳下冒出一個大大的黑洞,黑洞下還有數不清的幽靈在他身邊徘徊。

  「Trein老師居然召喚冥府的大門!」Leona吃驚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他依稀記得,那是一種古代的召喚術魔法。

  Vil緊接著擔憂地說道:「可是這類魔法需要耗費大量的魔力和精神……年邁的Trein老師撐得住嗎?」

  無數的幽靈纏繞著大貓型態的Yzca,企圖要把他拖到冥府裡,而Yzca持續掙扎著,試圖想掙脫那些幽靈的束縛。

  隨著時間的流逝,底下的黑洞開始逐漸變小,不是開門的時間倒數而是施術者本身逐漸要沒魔力或是精神要不穩定的因素。

  Crewel想動身協助,卻被Trein嚴厲制止:「不要插手,萬一出手之後可能會被幽靈下詛咒。」

  但洞口越來越小,Trein狀況不是很好而Yzca卻還是有露出半個身體,再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

  這時Leona下定決心要插手,不管事後受到什麼詛咒,現在不給這個傢伙一個致命的一擊滾去冥府他會後悔一輩子。

  「給我乖乖老實待在冥府裡反省一下吧!」一個跳躍,Leona一腳踹在他臉上:「『king‘s roar王者的咆嘯!」

  無數沙子再次襲捲眾人的視線,Yzca痛苦的低鳴聲響起,他的身影逐漸變小直到最後完全不見,證明了Yzca已經去冥府一趟了。

  「Leona!」

  被沙塵掩蓋的視線中,Vil呼喊著Leona,此刻的他非常擔心Leona是否會發生什麼意外,然而在沙塵散去的同時,Vil也應驗了他的擔憂。

  因為Leona多管閒事的插手,還真的被那些幽靈詛咒,他的詛咒是——變成了一隻駱馬。

  「……」Vil沉默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的話鼓勵Leona。

  「……」Leona一副死魚眼盯著Vil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

  沉默片刻後,Vil的笑聲貫穿了Leona的耳中。

  「不准笑!」萬幸即便是隻駱馬,他還是可以講話:「嘖,居然變成草食動物……真的是惡意滿滿的詛咒!」

  Leona憤恨不平的說著,Vil收起笑意摟著駱馬的長脖子,莞爾一笑的看著他。

  「你的優點就是臉長的好看,就算是駱馬也是駱馬界的帥哥。」

  「這句話一點都不像是安慰的話吧!」

  Leona大聲抗議的同時,原本平靜的地面上再次冒出眾多幽靈。幽靈的再次出現讓在場的各位再度提高警戒,不知道它們再次現身有什麼目的。

  『別緊張,我們只是來到別的。』

  『我們沒有惡意,只是來做最後的道謝。』

  『我終於知道自己的死因,總算是可以瞑目了。』

  『Trein老師向每一個往生者道歉,明明他才不是兇手的……』

  『Crewel同學,別自責了,你辛苦了!』

  『Yzca同學之後會在冥府進行判決,審判終究會來臨!』

  曾經是Crewel的同學、Trein的學生的幽靈們,逐一表達此刻的心態,Crewel聽完後忍不住一手掩面自己的雙眼,彷彿是幾乎快要哭出來的樣子;Trein則是長嘆一口氣,隨即,他猛然咳嗽不止。

  「Trein老師!」

  Crewel立刻上前關心,注意到他老人家咳出一些鮮血,讓隨後到他身邊關心的Leona和Vil也嚇壞了。

  「不要緊……只是使用大型魔法過度使用的後遺症罷了……」

  「你不要講話,給我先休息!」Crewel氣急敗壞地對著他說:「明明整起事件應該是由我贖罪才對,不需要Trein老師來收拾殘局,而且我前陣子還對你惡言惡語——對不起!」

  Trein聽了微微一笑,低沉的嗓音說著:「前陣子你因為Schoenheit同學的事情讓我一度很擔心你的狀況,深怕十四年前的陰影會影響已經成為Crewel老師的判斷……還好是我想太多了。」

  仰望著天花板,眾多幽靈依舊在保健室徘徊中。

  「這一次……身為教師的『我們』終於保護好自己的學生們……」說完,再次的咳嗽和吐血都讓Crewel繼續碎念他,並攙扶到床上讓他歇息。

  Leona很識相的不插話,全程決定閉上嘴巴乖乖當個聽眾。然而Vil則是一個用力地抱住他駱馬的身體差點跌倒,還好他現在是有四隻腳是有力氣站好的。

  Vil整張臉埋進Leona的毛茸茸的身軀,用非常悶的聲音說著:「太好了……一切都平安結束了。」

  Leona感覺到他毛茸茸的身體上有水滴浸透,好家在駱馬的脖子夠長,臉可以靠近Vil脖子那邊用嘴巴觸碰著,完全變成一隻可愛的動物安慰飼主的動作。

  「哼,想哭不要故意埋在我身上哭泣,別以為我現在是隻草食動物就不敢咬你!」

  「敢咬我你就試試看!」Vil抬起頭,兩眼相望的看著Leona:「我就馬上把你毒死做成駱馬標本放在宿舍當擺飾品!」

  「這是死亡威脅吧!早知道一開始就不插手了!」Leona不滿的抗議著。

  就算如此,下一次還發生同樣的事情在Vil身上,Leona還是會介入的。

  ળ ♡ ♛

  在那之後,Trein老師很快調整好身體繼續教課;Crewel老師負責把Yzca事件前因後果向學員長以及醫院那邊做善後收拾和交代,據說幾乎有一整個月的時間都沒閒下來。

  Vil經過調整和休息,已經完全康復,恢復成以往的模樣,並繼續接洽演藝事業以及寮長的工作。

  至於受到詛咒變成駱馬的Leona則是——

  「Ruggie怎麼又給我一堆蒲公英給我吃!」

  目前繼續當一隻駱馬,整天待在植物園。

  「一直吃草很膩啊!就不能給我肉吃嘛——」

  「你就別抱怨了,駱馬就是一隻只能吃草的動物啊。」

  就在Leona抱怨的同時,Vil走進了他的視野中,並理所當然地回答。

  「反正這幾天也吃得很健康,永遠當一隻可愛的駱馬也不錯。」

  「我才不屑永遠當一隻草食動物!」Leona用駱馬的樣子用鼻子發出氣聲表示抗議:「可惡的詛咒,我還以為時間一到就可以變回去,我太小看幽靈了!」

  Vil莞爾一笑,看著他說:「唉,看在你之前對我不離不棄的關係之下,我現在就幫你解除詛咒。」

  靠近Leona的面前,Vil蹲下來捧著他的臉,下一秒,他嘴唇親吻了Leona的嘴唇。

  瞬間,原本是一隻駱馬的Leona變回原來的樣子,兩人還依舊蹲在地上持續接吻。見他變回原樣,Vil放開雙手、鬆開嘴唇準備要站起來的時候,Leona抓住他的肩膀,輕鬆地把Vil推倒在草地上。

  「用真愛之吻解除詛咒嗎?」Leona一臉笑壞的看著底下的Vil:「真是委屈女王大人對一隻駱馬主動親吻了。」

  「唉呀呀,抱怨不平一直是駱馬的王子殿下才是委屈的人吧?」

  Leona沒有正面回應Vil的問題,這次輪到他主動親吻眼前的人。
  Vil對於這個吻完全沒有反抗,任憑Leona的嘴唇貼近他的唇上。

  「果然還是肉比較好吃,」Leona親吻完莫名地說了一句:「而且還是品質超好,撒了鹽巴和大蒜做提味的肉。」

  「……你吼,我真的不期待你的審美感了。」Vil無言了一句,正要一手撐起來,卻被Leona搶先一步把他抱起來。

  Leona耳朵靠近Vil的胸口,聽得很清楚他的心跳聲規律正常。

  看他這反應,Vil難得不開心的說著:「我已經完全康復,沒必要被你公主抱吧?」

  「哦,別說你忘記曾經答應過我,等到你完全康復之後,要給我一個夜晚的時間。」Leona依舊一副笑壞的樣子:「現在你已經在我懷裡,獅子想要的獵物是不會輕易放手的。」

  Vil聽完,一手摸著Leona的臉上,語氣顯得不甘示弱:「就算我主動投入獅子的懷裡,但小心不要拜倒在女王的裙襬下!」

  「哼,等等回去之後就知道了!」

  兩人離開了植物園,在那之前Vil要求Leona放他下去,他還遲遲不放手。

  畢竟,難得還可以繼續在一起,他沒有放手的理由。

~完~

~~~~~~~~~~~~~~~~~~~~~~~~~~~~~~~~~
嗚嗚嗚!我終於寫完了QQ(灑花)
這次推理解答敘述絞盡腦汁
要讓Leona帥氣的解開謎底讓我花費不少心思描寫
還有戰鬥那邊,有點可惜Vil和Crewel老師戰鬥那邊沒有寫太帥(被打)
通通送給Leona和Trein老師了!
因為是致敬變身國王,所以一定要有駱馬橋段
在Leona變成駱馬這一段我寫的最開心(再被打)
謝謝看到最後的各位
有機會的話,再出レオヴィル文跟大家再次見面(應該吧?)(三度被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