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洛克人X同人小說『Special Friend(絕世摯友)』-【番外:不為人知的愛慕(ExZ)】

兔子貓 | 2022-04-25 08:13:49 | 巴幣 0 | 人氣 175


前言:注意!以下有BL的情節,無法接受的讀者請遠離本篇!
本篇是伊高特與傑洛的CP文。會想寫這篇,就因為是正篇的故事描述他們倆的互動越來越有趣,我自己越寫越感到心動,覺得這對CP可以有。

於是我打算深刻描寫出傑洛何時對伊高特產生超越友誼以上的感情,以及他們倆從友誼昇華到互相愛慕的情節。

話說在正篇裡傑洛和陸琪說要展開較量的情節,被健忘的我給打了水漂,只好在這回補充。雖說是較量,頂多都向伊高特表明心意,由伊高特來認定心上人。

要是還不知道伊高特和陸琪是誰、傑洛和伊高特之間的情節,請先離開本篇,好好閱覽『Special  Friend(絕世摯友)』這部作品理解劇情。看過後因此喜歡上這對CP的話,請務必留個言和我分享心得。

看到這裡覺得有興趣的讀者,對願意為本篇停留的心意獻上感謝之意,那麼請盡情欣賞!
 
 =============================== 
 
升上二年級的伊高特,當時的他再次參選學生會長,不只對能不能當選這件事感到不安,也對願意輔選的傑洛抱持著疑心,便向他開口詢問。

「喂,傑洛,你為什麼不去參選學生會長?比起我,憑你的實力更能擔任會長的職責不是嗎?」

「學生會長什麼的,我擔任只屬於你的副會長就心滿意足了。」

傑洛笑著回覆,伊高特當下聽了覺得他古怪。

「……你這人真奇怪。」

但是那時候,伊高特尚未發覺到那是傑洛暗中傳達心意的話語。
 
 =============================== 
  
在傑洛還是一年級時,第一次參與了羅克曼學園的校慶。由其是第二天的機器人發表會,平時也有在設計機器人的傑洛,帶著嘗試想爭取認同的心態,前去發表自己覺得胸有成竹的成品。

然而那時再一次見識到身上的印象所帶來的影響,不僅沒多少人給予讚賞的鼓掌,那些曾暗地裡找他提供技術協助的人們,都用冰冷的目光看待他的成品。

當下傑洛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沮喪佔據整個內心,不被接納的失望與悲憤令他提不起精神,不甘心地抿緊雙唇。

連這裡都得被「異端份子的兒子」這該死的印象牽連嗎。傑洛暗想。

在那之後傑洛悄悄離開講台,途中撞上別人,正想什麼也不說的側身閃過再走,然而有人抓住他的雙肩,使他的步伐被迫停止。

緊接著一句關切的聲音傳到傑洛耳中,那番話引起注意後抬頭望去,見到神情擔憂的伊高特在面前。

「傑洛,你沒事吧!?」

「我當然沒事。」聽出那些話是在關心,傑洛立刻板起臉孔,暗中強行壓抑自己的成品沒被人正眼看待的負面情感。

「你胡說,看你的樣子就不像沒事啊!」伊高特迫切地反駁傑洛嘴上說沒事的模樣,隨後提及剛才發表會的情況。「那些人是怎樣啊,為什麼不對你的作品表示讚賞?明明你的構想很厲害,為什麼要用那種眼神……」

傑洛先前壓抑的負面情感,原先極力不向外宣洩,然而聽到伊高特那番不忍心被冷落的話語,一正面感受那份情感,此時難以壓抑,再次不甘心地抿緊雙唇。

隨後傑洛感到牴觸,憤而出言制止伊高特。

「別說了,伊高特!我是真的……不在乎。」

一注意到傑洛那雙湛藍的眼眸,然而在他本人不知不覺中佈上悲憤的水光,伊高特發現到了也感到不捨,連忙將他抱進懷中。

「你怎麼可能不在乎啊!?你盡心盡力地想讓台下的人去理解你的構想,卻有人冷眼看待,甚至還有人私下對你冷言相向,說什麼你可是「異端份子的兒子」,你在業界裡不可能上得了檯面,只需要你是個提供技術協助的人就好了。那什麼鬼話啊!?明明你的構想能帶來龐大的利益,還能把現代的技術力進展得更快不是嗎!?為什麼不好好讚賞你的努力啊!?」

「放開我!」為了抵抗伊高特的支持與擁護,傑洛憤而推開對方。

「傑洛?」一被推開,感覺對他的支持被潑了冷水,伊高特不敢置信,但不會因此感到惱怒。即使被傑洛排斥,伊高特仍想向他傳達自身的心意。「你放心好了,傑洛,我是絕對站在你這邊的,所以你別難過啊!」

「你到底在胡說什麼,我根本不在乎那些人怎麼冷眼看待,我只是……」為了排斥伊高特的支持,想維持一點也不在乎那些人的高冷心態,然而伊高特的擁護有如羽翼,那對羽翼為他張開並圍在身旁。一感受到伊高特展現出難以忽視的擁護,傑洛仍被突破心防,不由自主地流下不甘心的淚水。

伊高特一見到傑洛落淚,連忙出言安慰,下一刻卻見他跑開身旁,迅速離開了現場。

「沒事的,傑洛,我會想辦法讓那些人……等一下,你別走啊!」

一跑離有伊高特在的地方,傑洛像是逃離對他來說具有威脅的猛獸,為了避免追擊,極力奔向不會有人馬上發現的場所,最後在Ride  Armor的練習場地停下腳步。

傑洛用衣袖粗魯地抹去臉上的淚水,一注意到手中還拿著成品發表的報告書,憤而撕毀成碎片,過程中不甘心的淚水不顧他的意願,肆意地浸濕他的眼眶與臉龐。

氣憤那些人冷眼看待,也氣憤自己會感到不甘心,為了洩憤,傑洛不斷撕毀先前認為胸有成竹的報告書。直到報告書已經被撕成一堆紙片,隨後有陣風將紙片吹散,也帶走傑洛宣洩不甘心的淚水。

我到底在幹嘛,自己的情緒居然輕易地失序。發覺自己的情緒穩定後,傑洛無奈地嘆了一氣,看著腳邊剩餘的紙片緩緩被風吹跑,開始回想起伊高特剛才對他說的話。

然而一想起他說的話,心跳忽然大幅加速。

「我絕對會站在你這邊的。」

傑洛一想到伊高特剛才的話就露出詫異得瞪大雙眼,緊接著回想起Ride Armor-EAGLE試飛失敗的時候,想起那時伊高特對他說過的話。

「你必須活著繼續研發那個會飛的Ride Armor,你跟我不一樣,你還有大好前途……」

「所以我絕對會讓你活著!」

回想一結束,傑洛詫異又疑惑地伸手放在心口上,發現到心跳一想起伊高特就大幅加速,腦海裡有伊高特的身影佔據著,一時之間難以將他拋到九霄雲外。

這什麼感覺?為什麼我一想到伊高特,心跳就突然加速?甚至感到相當害羞,那份害羞令他很想逃進安全場所躲避,同時心情雀躍到難以平靜。面對初次愛慕上別人的心意,既不知所措又困惑,臉龐在不知不覺中隨著湧現的心情悄悄泛紅。

為了埋藏那份突然湧現的心意,傑洛連忙跑到練習場的邊緣處,一口氣跳入海裡,試圖冷靜自己的思緒。

覺得思緒已經穩定後,渾身濕透的傑洛在傍晚期間走向學生會,一走進去就遇到神情焦慮的伊高特坐在專屬學生會長的位置。

一見到伊高特,傑洛頓時愣住。

「你總算知道要回來了!」則伊高特一看見傑洛馬上起身,發覺傑洛渾身濕透,訝異得錯愕又對他發脾氣。「嗚哇,你搞什麼啊!?把自己濕成這樣,難道說你為了讓自己冷靜,跑去跳海了嗎?!你是白痴嗎!?萬一感冒了怎麼辦?!」

伊高特邊拉著傑洛到沙發,邊催促一句「你快去那邊待好」。剛入坐的傑洛之後見他從書包拿出毛巾,緊接著擱置在椅子上的書包裡拿出毛巾,走到傑洛身後,開始擦拭傑洛那頭浸濕的金髮。

「你幹嘛那麼雞婆?」傑洛沒好氣地問。

「我這是對你放心不下。」聽了苦悶地皺起眉頭的伊高特也沒好氣地回道。「我以為你因為發表會的關係就意志消沉,自己跑去廁所偷哭什麼的,為了找你,我可是找遍所有廁所。」

「我哪有軟弱到把自己關進廁所裡偷哭。」

「那麼你別一聲不吭地跑走嘛,我擔心死了!」

面對伊高特的擔憂與關心,傑洛有些高興卻又煩悶,隨後鬧起孩子氣的彆扭心態,連續責罵伊高特。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白痴,你很雞婆啊白痴,我根本不需要你擔心白痴。」

「又罵我白痴。算了,看你有力氣罵我,代表你很有精神。」面對傑洛的責罵,伊高特當作是有精神,隨後說句鼓勵的話,讓傑洛再次呆愣住。「傑洛,那時候你想向別人爭取認同這回事,絕對不會是自取其辱。你這份努力也不是白費工夫,所以你別因此灰心喪志。」

緊接著傑洛注意到伊高特走到面前,為了直視就蹲下身,用神情堅毅的目光對上傑洛,說句很有份量的話語,那些話語深植傑洛的內心深處。

「就算別人不認同你,還有我認同你的。為了讓那些人認同你,我以後會排除萬難,讓你的構想獲得認同!」

當下傑洛再次注意到伊高特所展現的擁護,有如一對羽翼,像是要為他抵擋任何無心之言和挾帶惡意的對待,那對羽翼由鋼鐵構成,看起來堅不可摧。

原先對伊高特很感激的心意,現在傑洛發覺到有別的心意踢開了感激之心,促使與他的關係如何定義失去了平衡。

謝謝你,伊高特,但我不想只是感激你,甚至希望只要你一個人認同我。傑洛苦悶地心想,發覺自己對伊高特的擁護受到感動,甚至不只是感動,還有暗中具現成型、超越感激的心意。

不只是想要爭取到他的認同,更希望他眼中和心中都只有一個人常駐的心情,那份心意的存在感彷彿擁有重量,以沉甸的重量壓住想抗拒感性積極活躍的理性。

看似魯莽且笨拙的擁護,卻有著難以忽視的存在感,伊高特所展現的傻勁,令傑洛不禁莞爾一笑。

「……你是白痴嗎。」

「為什麼又要罵我白痴?你這人實在是……傑洛!?」正想質疑傑洛的責罵,下一刻發覺他撲過來抱人,令伊高特訝異得驚呼。

「總之謝謝你的認同,我這是抱持謝意的擁抱。」

「那你別嚇我嘛,還以為你有別的意思。」

伊高特對傑洛的擁抱感到訝異又膽顫心驚的當下,傑洛那埋沒在伊高特肩窩的臉龐,在沒被注意到情況下悄悄地泛著紅暈,湛藍的雙眸中透露出雀躍又難為情的心緒。

理解傑洛的擁抱是在傳達謝意,隨後伊高特向他立約。

「我向你保證,絕對會為你排除萬難的,朋友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我會跟你一起想辦法解決的。」

朋友……是嗎。我真是個白痴,自我感覺良好也該有個限度,居然會天真的以為彼此的關係能順勢地更進一步。傑洛落寞地暗想,要將專屬一人的心意傳達出去的渴望像塊玻璃輕易擊碎,隨後萌生的膽怯將心意強行掩藏到內心深處。

朋友的關係變得明確後,傑洛感覺到內心裡湧現出不應該索求更多的悲觀心緒,同時打算將先前發現到的心意極力埋藏在內心深處。

聽完伊高特那番話後,傑洛緩緩往後退,極力壓抑不想只是朋友的抵抗心態,硬是向伊高特綻出微笑並道謝。

「那就先謝謝你了。」
  
 =============================== 
  
在那之後,傑洛決心不傳達在心中成型的愛慕之意,繼續保持以往的心態和伊高特來往,不想讓伊高特知情,更不想讓關係演變成連朋友都做不起。

保持著彼此互相感激的普通關係就好,沒必要傳達,也沒必要讓伊高特對我的感情感到困擾。爭取別人心中的地位這回事,鐵定比爭取認同來得困難又容易受到挫折。傑洛如此下定決心,繼續和伊高特維持著友好的關係。

然而伊高特的青梅竹馬-小鳥遊 陸琪察覺到傑洛那不為人知的心意,同時看不慣他不打算傳達的心態,決定出面一語道破。

某天下午,陸琪將傑洛約到中庭。

「我說傑洛同學你啊,喜歡上小鷹了對吧?」

「喜歡?才沒有那回事。」當下面無表情的傑洛正暗中無視真心被說破的波瀾,用極為平靜的語氣回覆陸琪的問題。

「你少來了,我可是有注意到。你再怎麼埋藏那份心意,我能看得出你對伊高特的態度跟其他人有明顯的差別,你看待伊高特的眼光,我相信絕對有著什麼。」

陸琪的一語道破,仍不想表明的傑洛越聽越煩悶,用嚴厲的語氣出言制止。

「我就說了沒有那回事,妳是哪裡聽不懂。」

「你打算一直埋藏著,不說是嗎?」瞧見傑洛始終不打算表明的態度,陸琪的臉色變得凝重,銳利的目光怒視著傑洛。「那麼我待會就去跟小鷹告白,你覺得沒關係?」

「妳要不要跟伊高特告白,跟我完全沒關係,也沒必要跟我告知。」傑洛惱怒地回瞪。

「我可不認為你能不在乎。待會我去告白後,你稍後也去表明心意吧,來看看小鷹會認定誰的心意。」

「都說了跟我沒關係,才不會跟妳一起胡鬧。」

明明有仰慕別人的心意,卻沒有要表明的膽量,陸琪看著傑洛當下的心態,目光滿是對他怨懟的心緒。

「少囉嗦,你快去表明就是了,沒傳達之前就先認定會被拒絕,打算一直不表明,維持著以往的關係,這心態很窩曩的你知道嗎。趁你想到會後悔之前,最好快去表明,否則我會一輩子瞧不起你的。」陸琪說完話後自顧自地快步離去,獨留傑洛一個人面對該不該去表明的問題。

瞧不起就瞧不起,有什麼好稀罕的。傑洛悄悄地別過頭,神情不悅的暗想,一直佇立於此,沒有要邁開步伐前去表明。

當下傑洛對陸琪的話感到煩悶時,突然聽到呼喚,一看過去,發現是艾克斯。

「傑洛學長?你怎麼會這裡?」對傑洛感到疑惑時,途中察覺到傑洛正對某個問題感到煩悶,艾克斯馬上關切訊問。「是怎麼了嗎?怎麼看起來很煩惱的樣子。」

而這時候的陸琪,已經向伊高特傳達心意。

得知青梅竹馬對他有那份心意後,伊高特既訝異又不知所措,但不忘對她的心意表示感謝。

「謝、謝謝妳喜歡我,陸琪。」

「感謝什麼的就免了,你的答覆呢?能和我交往嗎?」陸琪語氣嚴肅地問道。

「這……能讓我先考慮看看嗎。」仍感到不知所措的伊高特打算先考慮,他當下舉棋不定的心態讓陸琪聽了略有不滿。

「考慮是嗎,你這人真是不乾脆。這樣好了,等傑洛跟你表明,你一知道他的心意後,好好考慮你要選擇跟誰交往。」

「蛤!?傑洛向我表明心意?喂喂,怎麼說得像他也喜歡我?哪有可……」

「哪有什麼可能不可能。我發現他一直有對你抱持著愛慕之心,就為了維持跟你的友好關係,他才不想說的。」陸琪迅速打斷伊高特的辯駁,繼續講明傑洛的事。「我剛才一跟他說清楚,他到現在還不打算說出口,他那心態有夠窩曩的。不過他會那樣,你也有錯啊!」

傑洛會不想告白,是為了維持跟我的友好關係?伊高特苦悶地心想。

「可是我真的只把他當作朋友看待,也不能全是……」

「就是你那種心態讓傑洛退縮的不是嗎?!你別想撇清關係!」陸琪再次打斷他的話,開始憤而駁斥。

「維持著友好關係哪裡不好了?!」伊高特也跟著憤而駁斥。

「所以你要為了維持友好關係,連我的心意也想無視?!你少自大了,羽二生小鷹,當有人想要爭取你心中的地位時,你不應該無視的!」

「我又沒說我要無視……」

「既然沒有要無視,那就請你好好正視這一切,一聽過傑洛的表明後,麻煩你好好考慮,慎重地去認定誰能佔據你心中的地位。」

陸琪鄭重要求完後,自顧自地離開伊高特所在的學生會,獨留苦惱的伊高特。

要我做出選擇之前,必須聽傑洛表明他的心意?

一個從小長期相處的青梅竹馬,另一個則是忽然天降的天才美少年,要我認真選擇並認定其中一人的心意。問題是我從未將陸琪特別看待成自己的什麼人,一直是普通的青梅竹馬,也只把傑洛當朋友看待。

對於得建立比友好更親暱的關係,令伊高特相當煩惱。

就為了認定誰的心意,非得打破這段關係嗎?!一直維持著友好關係,真的不好嗎?!
 
 =============================== 
 
爭取這一回事,有些人會為了自己的尊嚴或地位來爭取認同或名聲,甚至連心上人的地位也能夠爭取。

這對我太難了,比寫論文還難。傑洛苦悶地心想,一想到自身的印象老是爭取不到應得的回報,總讓自己產生退縮的心態,這回遇上得爭取別人心裡的地位,特別讓傑洛感到困惑。

非得要傳達嗎?真的可以嗎?這份心意。

為了尋求解答,傑洛試著將這份煩惱跟學弟艾克斯訴苦,一五一十地跟他說明。

「這樣聽來,傑洛學長是不想爭取那個人心中的地位嗎?」艾克斯神情憂心的詢問。

「我認為沒必要傳達,就這樣一直維持著朋友的關係就好。」一提及傳達,傑洛困惑地皺緊眉頭,退縮的心態像被一顆沉重的石頭,那心態正以沉甸的重量壓住想傳達的動力。

「不過我覺得這份心意在總有一天消失之前,還是得傳達出去。」

「問題是……」

「就為了維持彼此的友好關係,得一直暗中懷抱著那份心意難受著,那還不如為了不後悔,盡早傳達出去這樣還比較快活不是嗎?」

聽到艾克斯提及後悔,傑洛感到不解。

「為了不後悔?為什麼會後悔?」

「在你懷抱著那份心意一直不傳達的期間,對方已經心有所屬,開始要全心全力地喜歡著那個人,唯獨你遲遲不說,到時候心裡感到後悔又難受的人可是只有傑洛學長你一個人啊。」這時艾克斯堅毅地直視著傑洛。「傑洛學長,請你現在就不顧一切地傳達吧。就算會被拒絕,可能會做不成朋友,因此傷心欲絕都沒關係的,就讓對方曉得你的心意。」

「不行,我辦不到,更不想破壞我跟那傢伙的友好關係,就一直維持著不是很好嗎?」傑洛仍對表明心意感到抗拒。

「問題是學長你一直維持下去,對方就會在不知道你的心意,開始去爭取別人心中的地位不是嗎。一演變成那樣的局面,你還能裝作不在乎?」

當艾克斯一說到不在乎,那一瞬間讓傑洛想起伊高特先前的質問。成品一不被認同,那時傑洛嘴上說不在乎,卻被伊高特看穿,而那段話像是要傑洛重視,重新在腦海中浮現。

「你怎麼可能不在乎!?」

那段話像是點燃傑洛想傳達心意的動力的導火線,傑洛的神情從困惑迅速變換成堅定。則一旁的艾克斯看得出他有要下定決心去表明的意思,隨後出言催促一句。

「請你快去吧。」

「謝了,艾克斯,事後請你喝杯咖啡當作謝禮。」

傑洛先是道謝一聲再邁出步伐,直往學生會快步奔去,仍留在原處的艾克斯笑著鼓勵一句。

「不客氣,學長,祝你表明順利。」
 
 =============================== 
 
傑洛他對我有那樣的心意!?這怎麼可能?!而我該認定誰的心意?陸琪?傑洛?問題是傑洛為什麼會對我有那樣的心意?明明跟我相處的時候,他跟往常一樣揶揄我,老是捉弄人刻意讓我困擾。

陸琪一告白又離開後,伊高特一直苦思著,煩惱到緊皺眉頭。其中傑洛埋藏的那份不為人知的心意這回事,令他難以忽視,一直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傑洛為了維持跟我的友好關係,直到現在都埋藏著對我的心意……

當伊高特苦惱不已時,耳邊聽見逐漸靠近的腳步聲,暗中推測會不會是傑洛時,那快而急促的腳步聲讓伊高特產生緊張的情緒,心跳大幅加快。

等到門扉一開,伊高特忐忑不安地慢慢轉身看去,見到傑洛剛跑來的身影,看他臉上慌忙的神情。那一瞬間令伊高特回想起過往,他曾跟傑洛詢問過為什麼不去參選學生會長。

那時伊高特認為傑洛只要有心,學生會長這位置對超級天才的他能輕易駕馭,頂多問題在於會不會有人願意投給他。然而傑洛拒絕了,隨後他表示只當副會長就足夠了,特別是擔任伊高特的副會長。

「學生會長什麼的,我擔任只屬於你的副會長就心滿意足了。」

傑洛一說出那段話後,以為他是對掌握權力沒興趣的伊高特,事後以無奈的口氣說句「你這人真奇怪」的回覆。

回想起那段話後,以及當時傑洛露出維持現況感到知足的微笑,令現在的伊高特頓時呆愣住,這才想明白對方原來當時有暗示心意。

一發現到那份心意,伊高特忽然發覺傑洛這人的存在如光般明亮,一出現總能照耀了內心,他的存在佔據了伊高特心中極大的位置。而那份心意的傳達,有如日出自然地升起,帶來的明亮與暖意逐漸傳達到身心,伊高特一察覺到後,目光便難以從傑洛身上移開。

過往與傑洛的相處,雖然常被人捉弄到讓人困擾,但是彼此的互動能讓心裡感到無比幸福。如今開始發覺到傑洛的存在無比重要,重要到認為傑洛這人必須常駐在人生中。

原來我早就已經把傑洛這傢伙看得很重要,重要到他非得只屬於我一個人不可。一發現到自己心中早已瞭然的事情,伊高特有所領悟地瞪大雙眼,隨後感到氣憤而怒視對方,不等傑洛正想開口表明自己的心意,先是快步奔向面前並擁入懷中,以不想輕易放開的力道緊緊抱著。

「伊高特,我有話要……」

緊接著伊高特大聲對傑洛埋怨。

「為什麼你不直接說啊?!我這人有多白痴你又不是不知道……既然喜歡我的話,你就直說啊,我絕對會接受的,因為現在的我……」

話說到一半,伊高特稍微往後退,以堅毅的神情面向疑惑得愣住的傑洛,再繼續說下去。

「現在的我眼裡跟心裡早已都被你這個人佔據著,想要你一直待在我身邊。」

一聽到伊高特那番話,傑洛驚愕得啞口無言,瞪大的湛藍雙眸直視著伊高特當下的堅毅又難為情的眼眸,隨後用你幹嘛搶先一步的煩悶目光瞪視。

在那之後僵持許久,伊高特開始感到尷尬,催促傑洛一句。

「喂傑洛,拜託你回些話啊……我都說我能接受了,你不是要跟我說之前被我打斷的話嗎。」

「你真的要聽?」

「當然要聽,我想確認你的心意。」

「那麼我只說一次,給我仔細聽好。」為了往伊高特的耳邊傳達,傑洛稍微墊起腳尖,整個人傾向他,緊張到微顫的雙手緊抓著對方的衣物。開口時像是仍感到難為情,一說出口是個微弱的氣音,最後是以簡潔而直白的話語來傳遞心意。
 
「I  LOVE  YOU」
 
好、好直白的告白,羞死人了,可是超高興的!

雖然是氣音,但是一聽到傑洛的表明,仍為內心帶來強烈的重擊,伊高特羞澀到不知所措,又高興到綻出遇上最幸福的事物的燦笑。

緊張到臉紅心跳的伊高特重新緊抱住傑洛,羞澀的心緒令他不敢正視對方的臉,就連接下來要回應的話變得結巴。

「我、我也是……還有就是……我、我們在一起吧。」

當下難為情到滿臉通紅的傑洛,將整個臉龐埋沒在伊高特的肩窩,僅默默地點了點頭當作回覆,同時伸出雙手回抱住伊高特的身後。

傑洛那不用言語,僅用動作示意的回覆,能察覺得出傑洛當下的羞澀,令伊高特感到憐惜,不打算多說什麼來揶揄人,僅需要默默地緊抱住,並下定決心絕不能讓對方離開他的視線範圍內。

一緊抱,碰觸到傑洛背後存在著異物,伊高特不先去介意,先沉浸在當下的喜悅。
 
 =============================== 
  
隔天,認定了傑洛的心意的伊高特,也要向陸琪轉告,傑洛也一併同行。

沒必要特地跟她說吧。對於伊高特非要告知的行徑,傑洛曾提出質疑。

她也喜歡我,她說要我認定誰的心意,現在我已經認定好了,有義務要讓她知情。伊高特仍想傳達,即使這對陸琪來說是殘酷的答覆。

一讓陸琪聽了告知,她消沉地低下頭,不甘心地緊抿雙唇,隨後開口問話。

「要我放棄之前,我有事想問個清楚。傑洛,你喜歡小鷹哪一點?我是最喜歡他笨拙又老實,看似冷漠卻有著為人著想的一面。別人有煩惱時,他都願意傾囊相助。」

「喜歡他白痴的樣子跟白痴的思維,還有很白痴的舉止。」傑洛邊綻出淘氣的微笑邊回答。

「喂喂,為什麼要在這種場合貶損我啊?!」當事人伊高特聽了馬上質問。

「你這樣哪叫作喜歡啊?!喜歡一個人都有個正當的理由,你那樣的心意膚淺到不能叫作喜歡好嗎!?」陸琪也感到不滿,更不甘心自己的心意比不上眼前的金髮少年。

「少囉嗦,我有多喜歡伊高特這傢伙,根本不需要特地找理由。」

一聽到傑洛那番話,伊高特頓時羞恥到不知所措又滿臉通紅,同時高興到合不攏嘴。

「謝、謝謝你喜歡我,傑洛,我也是啊。」

伊高特一道謝,傑洛羞澀地別過頭,難為情的心緒令他臉紅又抿緊雙唇。見到那樣的傑洛,伊高特暗想現在的他天殺的可愛,好想緊緊抱住。

則陸琪來回看他們倆的親暱模樣,訝異得啞口無言又不甘心地撇嘴,下一刻她氣憤地跑開。

「隨便你們怎麼樣好了。」

陸琪一離開後,伊高特看向身旁的傑洛。

「對了,傑洛,或許不會有人認同我們,我都不在乎。無論別人會如何排斥,你是我心中最喜歡的人,我就是要跟你一起。」為了堅定對傑洛的心意,伊高特伸出手牽起他的手,湊近到嘴邊輕輕一吻。

「我都知道,用不著你特地明說。」傑洛聽了頓時感到難為情而撇開視線,隨後用揶揄的話語捉弄。「倒是你現在是要意淫我的手嗎?真下流。」

「這才不是在意淫,白痴!」

「之後還想用舌頭玩弄我的手對吧?真下流。」

「你這天殺的……算了。」

他就是那副樣子,我的目光很難從他身上移開。正想發脾氣時,一瞧見傑洛嘴邊的淘氣淺笑,伊高特嘆了一氣,暗想自己連對方那樣的性格,也喜歡到無法自拔。
  
 
                   (本文完)
  
 =============================== 
 
兔子貓:在此說明會想寫伊高特(暴風鐵鷹)x傑洛的淵源。
過去進行創作『Special  Friend』的時候,起初是順著岩本佳浩在漫畫裡看起來是競敵卻是朋友的關係,我自己再加上友好到會互相鬥嘴的橋段。直到看見伊高特 (暴風鐵鷹)x傑洛的小說「 残業の後がつらい 」,中文翻譯是加班過後很艱辛(這作品目前已不存在)。裡頭描述是暴風鐵鷹暗中對傑洛有愛慕之心,暴風鐵鷹對愛慕之心的明示而傷腦筋,一想到失敗的場合會感到退縮。

裡頭的暗戀元素,特別讓我心動。於是妄想力大爆發,開始想創作類似的劇情,在本作裡是由性格冷嬌的傑洛暗中對伊高特抱持著情愫。

至於會讓傑洛性格冷嬌的理由,主要想看他表現出冷淡又羞澀的模樣,來讓伊高特產生心動的感覺,能不由自主地想疼惜對方。

在『Special  Friend』的劇情裡,或許有人察覺到傑洛有疑似愛慕的情愫,由於考量到作品的主旨是友誼,我可不能無視主旨就放肆地寫出BL劇情,到時候很難收尾,只能另外寫成一篇。基於以上的原因,這回特別補充傑洛暗示心意的情節。

順帶一提,本篇的情節有些借鏡了花江夏樹所唱的「こころ (心意)」的心境,有興趣的讀者請邊聽邊欣賞本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