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68

日笠陽子 | 2022-07-04 08:56:10 | 巴幣 104 | 人氣 88


《柑橘之戀》是一個全滅END的故事www
AV方法演技還真是行得通,太扯了
其實想當AV女優是很困難的,君不見一堆女孩子都不想幹嗎?要是那麼輕鬆簡單,早就人人都入行了。(支離破碎問題發言)
電影金主的女兒全名叫今村梓紗,不排除日後出場搞事。
開始需要準備在三卷內暫時作出一個結局收結,不然我怕來不及趕上九月份截稿。
==========
KADOKADO百萬小說創作大賞人氣獎票選開始!
如果對本作感興趣,懇請各方前往投票頁面輸入 567 ,踴躍獻上寶貴的一票喲!

https://vote.kadokado.com.tw/2022/novel-awards/listing


  不多時下午二時半,面試開始。凡是叫到自身編號者,便得跟隨工作人員離開休息室,於大約十至廿分鐘左右後才回來。有人緊張有人從容有人淡然有人困惑有人自信有人彷徨……我觀察多時,也不好判斷她們有否面試成功。隨着時間流逝,休息室中的人越來越少,空氣越來越凝重。大家都在算計別人,甚至詛咒別人,祈禱對方面試失敗。我裝作不知道,依然專心讀書,無暇陪她們玩瞪眼遊戲。

  「第八號。」

  「是!」

  那位傳疑是電影金主的千金舉手,揮揮手示意身邊人退下來,輕輕提起裙子跳落地上。

  「梓紗小姐,請等一會。」

  一位像是女助理的人跪下來,替她撫平裙子後面。

  「唔,做得好。」那名叫「梓紗」的女孩子擺擺手:「我很快就會回來。」

  「祝願梓紗小姐武運昌隆。」

  待金主千步出房門後,真下愛理朝她吐出鬼臉。那邊的女助理朝這邊督一眼,我望望愛理,即時向女助理拋出無辜的眼神,然後低頭繼續看小說。慶幸我的號碼是十一號,尚餘不少時間。

  快要翻閱至高潮階段,突然房門被人用力推開。梓紗鼓起腮紅黑着額,好像吞了幾口屎般的樣子,朝自己的人喝道:「走啦!」

  時間太快了!距離她出去不夠五……不,六……好吧,給一點面子,有七分鐘。

  才七分鐘多,怒氣沖沖回來,還把氣發洩在自己的人身上,真是太不成熟了。我即時判斷,她絕對在面試中搞垮了。

  「梓紗小姐?」

  「我說走啦!」

  「是……是是。」

  四名成年人似乎不需多問,都看出自家小姐失敗。一下子垂頭喪氣,收拾行李跟主子走。倒是工作人員依舊平靜,完全不當一回事,叫第九號的人出去。

  真下愛理是十號,當叫到她的號碼時,從頭到腳都意氣風發,竟然拍拍我的肩膀:「嘿嘿,小奈奈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好的,祝願妳成功。」

  我以成年人業務式的口吻恭賀道,心想妳這位死小孩能當選才有鬼。雖然不知道面試室發生何事,不過肯定是非常殘酷的地獄。果然只是短短十二分鐘,真下愛理便回來,兩道眉毛向眉心靠近,嘴唇緊閉。我非常清楚,以前在幼稚園見過好幾回。凡是有人惹她不快,都會擺出那樣的表情,太好讀懂了。

  「發生甚麼事啊?愛理?是不是有人欺負妳?」

  真下愛理向母親抱怨:「我討厭那個滿頭頭皮的大叔!」

  「大叔?」

  滿頭頭皮的大叔?我即時想起住在橋本家對面二號室的那位男子。他應該未到大叔的年齡吧?

  「他很討厭!一直在挑剔我!說這邊不好,那邊不對,怎麼做都不滿意。」

  真下愛理用力跺腳,隆之嘆一口氣:「估計就是榮國弓長老師了,傳聞他是一位完美主義者,對很多事都非常執拗。估計之前那些參選者,都被他惡劣批評一番。」

  「爸爸!」

  「是的是的,只是那位大叔很奇怪,我們家女兒才沒錯。」

  真下隆之不敢違逆妻女,立即跪下來安慰女兒,不過當事人不接受,仍然在發脾氣。

  「第十一號!」

  「是——」我放下小說,交還予真下隆之:「我去去就回。」

  橋本真依知道我內在是成年人,完全沒有擔心,揮手道:「加油啦。」

  史密斯亦低頭送別,我沒幹勁地道:「啊,我會努力的。」

  讀畢小說的我,對於「一之瀨結衣」的形象有一個大體的理解:明明是七歲的幼女,內在卻承載十六歲的女子高生靈魂。恢復前世記憶後,第一時間跑去找前世的心想人,豈料對方已經成長為廿七歲,而且有了新婚妻子。

  對男方而言,「她」已經是過去式;對「她」而言,男方依然是現在進行式。

  為求挽回初戀情人,可是不擇手段,最後甚至陷入瘋狂,毀掉男女主角的生命。然而由於榮國弓長的文筆很好,讀者不單不會討厭這位小女孩,更會對她寄予無限的同情。要是時間可以倒置,不禁由衷希望她在十六歲時沒有意外去死,便能夠與初戀情人走在一起,三人也不會捲進悲劇的旋渦。

  還真是一位非常複雜的角色,稍一不慎就會用力過猛,招來觀眾討厭甚至謾罵。既要瘋狂,又要悲傷,更要可憐可哀可嘆,重點是要求演員本身是七歲小女孩,還真是高難度條件。

  「搞不好只有我才合符資格吧。」

  非常不巧,我正正是一位寄宿着成年人靈魂的小女孩。不是自誇,要是連我都不行,估計再也找不到合適人選了。

  「進來。」

  「是。」

  在工作人員引路下,我步入面試室。最先看見寬敞的房間,正前方有一張長長的方桌,坐了六位男人。六道視線匯集在我身上,身為社畜的我早就見慣類似的場面,內心毫不動搖。正要向他們請安時,赫然發現六名男人中,有一人是我認識的。

  「咦?」

  「唔——」

  「滿頭頭皮的大叔」,竟然真的是住在二號室的那名男子。那怕今天的他憔悴衰老,重重黑眼圈,都不可能認錯。對方看見我之後反應極大,雙手一拍桌面,整個人差點跳起來,朝我拋來古怪的目光。我雖然同樣驚訝,不過成功保持鎮定,施展業務式的笑容:「午安,哥哥。」

  「哥哥」一詞,故意加多點親暱的語氣。活用小女孩的先天優勢,以調皮的鄰家女孩形象打招呼。看見我們雙方奇怪的反應,旁邊有人問:「老師,你們認識的嗎?」

  滿頭頭皮的大叔努力恢復冷靜,一屁股坐下來:「住在我對面的小鬼頭。」

  誰是小鬼頭啊!信不信我叫你「臭大叔」?

  「那……那個……」

  「不用管我,照常面試。」

  「是……是的。小妹妹,請報上號碼、所屬的事務所及姓名。」

  「十一號,FemBeta所屬的藝能人,橋本奈奈美,懇請各位多多指教。」

  「是的,多多指教。」「多多指教。」「嗯,多多指教。」

  雙方客套一番,他們之中有人道:「請簡單進行自我介紹。」

  我回想起以前入職面試的情景,很多年沒有對人自我介紹,多少有點緊張。深深吸一口氣,便將如今「橋本奈奈美」的個人情報加以修飾,再配合自己的情況混在一起說出來。

  「橋本妹妹擅長繪畫?以及外語?」

  「是的。」

  「外語的話,會哪些語言?」

  「英語,以及中國語,還有德語。」

  除去中國語是母語以外,其他都是以前跑業務做生意時學習的。不過幾位男人顯然不相信,覺得我這位才剛滿六歲的女孩子誇大了。此時滿頭頭皮的大叔即時大力拍桌子,用德語罵起來。

  其他人仍然不明所以時,我保持笑容,同樣以德語反擊。因為對方說話太難聽,我也不會當乖乖女,用更加難聽的話塞回去。雙方互噴粗言穢語後,大叔最終無話可說,憋着一口鬱悶之氣坐下來。

  「老師?」

  「這孩子真的懂德語,而且非常粗俗。」

  「不,那叫地道正統。」

  學習外語,最先一定要掌握問候的說話,皆因那是精粹所在。

  顯然其他人都不曉德語,連評論是非對錯都辦不到,決定跳去下一個環節。

  「請假設妳看見自己的初戀情人,他就在面前時,會有何反應?」

  初戀情人?很不巧,我沒有類似的經驗。

  現在的妻子只是母親強迫相親然後結婚,根本沒有多少感情。

  「不對……要說的話……」

  橋本真依曾經演出的AV中,就有類似的橋段。嫁為人妻的太太,看見初戀情人,雙方舊情復熾,然後當然搞到床上,大戰四十多分鐘。我把自己融入到真依的處境,想像那位AV男優突然闖進家門,在強烈的擁吻中喚醒昔日的情意,身體自然地發熱,痴痴地望向前方。

  「咳咳……夠了,停下來。」

  「啊。」

  哎呀,好險。對方不喊停,下一幕就得張開嘴巴,想像自己含住AV男優的棒棒了。

  不知何解,那六位男人的神色有點古怪,此時另一人又提議道:「這次假設妳眼前看見一位仇人,無論如何都想殺死她,請嘗試演繹出來。」

  我想起橋本真依其中一套AV,她扮演一名精神有問題的少女,執刀殺死糾纏她愛人身邊的女人,再一個人獨佔AV男優的身體。稍微想像一下,便成功入戲。滿腦子是要獨佔AV男優那根巨大的雞巴,手中彷彿握住一把利刀,唸出那套AV中真依殺人前的台詞,最後還狠狠捅下去。縱然只是朝向空氣,卻像真的有一個活生生的人,讓我隨便戳隨便插。

  「行!停!可以了!」

  我收回刀子,雙手一攤,裝作抹抹臉頰。當然一切都是想像,根本沒有血。只是幾位男人臉色不好,一副像是自己被插穿肚子的樣子痛苦莫名。

  接下來有人交給我幾頁劇本,叫我跟工作人員模擬對演。劇本不知道是哪套作品,總之不是《柑橘之戀》。我指定演出的角色也不是小女孩,而是一位老婆婆。至於眼前的工作人員,卻是負責當孫女,完全是顛倒錯置。

  耍人嗎?作弄嗎?說好要演出「一之瀨結衣」的角色,卻在考驗演老年人的演技,是不是搞錯了?也罷,我全力想像這是拍攝AV,努力應付過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