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69

日笠陽子 | 2022-07-05 09:08:41 | 巴幣 102 | 人氣 60


二女共侍一夫:榨乾
一女共侍二夫:榨滿
怎麼寫正常的劇情,腦袋也只想到瑟瑟的內容,果然是我這個人太不正常了。
不愧是志願當AV女優的傢伙
==========
KADOKADO百萬小說創作大賞人氣獎票選開始!
如果對本作感興趣,懇請各方前往投票頁面輸入 567 ,踴躍獻上寶貴的一票喲!

  老婆婆啊……居然叫一位六歲幼女飾演老婆婆,提議的人究竟有沒有良心?六歲幼女能演得來才有鬼!就算是四十三歲的我也沒有那個本事啊!推卻不得下,只好閉目凝思,想像起以前鄰家的老婆婆……

  不行,太老了,那麼年老的女人真的沒興趣。

  要麼腦內想像的對象替換為橋本真依呢?她也是人類,將來總有一天會變成衰老貌醜的老婆婆啊,這是無可避免的命運。

  看見我沉默多時,負責面試的一名男人語調平實問道:「可以嗎?辦得到嗎?」

  「我試試看。」

  沒問題的,那怕橋本真依變成年老色衰的老婆婆,我都深信自己對她的感情不會改變。與那些膚淺的粉絲不同,我才不是單單因為外表及身材面面喜歡上她。

  眼前那位比我更高大的工作人員飾演孫女,以尷尬得讓人嘔心的姿勢跪下來,抱住我拼命裝哭,卻擠不出半點眼淚。她的台詞完全是棒讀,照着劇本上的對白乾巴巴唸出來。我手上同樣拿着劇本,看得非常無奈。依照內文說明輕撫她的頭,同時幻想假如自己年老,會有甚麼語氣及反應。

  每個人都會老去,死亡,那是無可避免的事。即使年青時再如何漂亮,終究難免人老色衰。尤其是女性,能夠出來賣的時間太短了,總是讓我無限悲哀。隨之而然想到,「橋本奈奈美」這副身體,也會經歷那樣的未來嗎?

  我的雙眼,不禁半瞇起來。啊,我自己好像也是四十三歲,比起六歲的橋本奈奈美,更加接近老年呢。

  「是的,你們想走的就走吧,不用顧慮我啊。」

  「不要!要是婆婆都走了,叫我如何活下去?」

  居然是在喪屍橫行的世界末日中,年老的婆婆走不動,所以勸孫女及她的朋友拋下她。

  「聽話,我已經活得夠長了,不能夠再牽累年青人的腳步。」

  最後以我這位「婆婆」趕「孫女」出去,結束這一場戲。劇本交回給工作人員後,六名男人即時左右小聲斟酌。滿頭頭皮的大叔突然站起來,他手中捧着兩本《柑橘之戀》,走到我面前。其餘五名男人相當意外,有人站起身來問道:「老師?」

  「我要親自測試這位孩子。」

  一聽他如此回答,其他人即時安坐回原位,哼也不敢哼一聲。我想進一步觀察他們的反應時,滿頭頭皮的大叔把其中一本《柑橘之戀》遞過來。

  「望甚麼望?拿着。」

  就算我是笨蛋,也該感受到對方在針對自己了。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招惹上這奇怪的傢伙,雙手接過小說,問道:「這次又是甚麼考驗?」

  「翻去二百四十八頁。」

  我依照他的指示,翻去小說的第二百四十八頁。

  「我會扮成柳澤俊哉,妳是一之瀨結衣,試着重演這一幕劇情。」

  「好哦,沒問題。」

  對方的態度讓我非常不爽,不甘心被他小瞧,當然積極反擊。

  「哦哦……不要再迫我啦!」

  才開口第一句,就充滿衝擊性,連我都嚇一跳。你真的是作家?不是演員嗎?有必要如此七情上面嗎?

  「為甚麼……為甚麼要做出那樣殘酷的事……」

  這傢伙的感情非常豐富,真的把小說中「柳澤俊哉」的語氣還原得活靈活現,彷彿就是本人一樣。雖然內心很討厭他,依然必須承認對方很有料。我豈會退讓,迅速調整心情,還以凌厲的眼神。

  「為甚麼?是俊哉君說的,會一輩子陪伴我的!最先不守承諾的人就是你!」

  這一段劇情是一之瀨結衣向戶田真由——婚後已經改名叫柳澤真由——坦白自己是柳澤俊哉的女朋友,要她立即離婚退出。真由不從,結衣索性抽刀,想插死對方。雖然及時被俊哉發現並攔下,可是真由受到驚嚇而入院。

  曾經的戀人,現在正在醫院面對面,把一切都攤開來對質,是故事臨近高潮前的一處重大轉捩點。

  「可是妳已經死了!……結衣知道嗎?當妳離開我之後,人生就變得如同槁木死灰。我甚至無心向學,成績一落千丈,連大學都唸不上,過上打零工的日子。就在那個黑暗的日子中,正是因為有真由伸出手,我才能夠重新站起來……」

  「那樣又如何?」我冷冰冰地道,故意踏前半步,仰首與對方雙眸直視:「事實就是,你背叛了我,喜歡上其他女人!」

  真是糟糕的男人。

  我讀畢整部小說,覺得「柳澤俊哉」這個角色糟糕透頂。

  自己沒有那個本事,就別輕率許下諾言。後來見到初戀情人轉世回來,意識到自己背叛了對方,第一時間不是道歉,而是想趕她走。趕不走了,便想辦法懷柔,企圖麻痺對方。一直拖延遲疑不決,才促成這次衝突發生。

  「我喜歡上別人有錯嗎?結衣早就死了!難不成我要抱着一個死人活下去嗎?」在小說中,這個時候的柳澤俊哉已經開始陷入狂亂。本性就是懦夫,只想逃避的他,依舊砌詞狡辯,反過來指責對方不是:「換轉當年死的是我,結衣肯定也會忘記我,找另一個男人。」

  「我才不會!你這個男人做不到,別以為別人都做不到!」

  一之瀨結衣這番說話,絕非信口開河,而是真的做得到。事實上一開始她就在說謊,她不是七歲時才記得前世,而是一出生起便有前世的記憶。無奈轉生去北海道的農村,父母對她管制嚴格,才一直未能前來東京。

  懷着終有一天前去東京尋找柳澤俊哉時,卻在七歲生日那天被父親強暴。好不容易逃出來,母親竟然沒有幫忙,更主動協助父親把她禁錮,縱容丈夫的獸行。堅持着前世與俊哉的約定,她在反抗中殺死父親,出來後順便殺死母親。把雙親埋掉後,便假裝離家出走前往東京。

  千辛萬苦來到東京,尋回柳澤俊哉,卻發現對方忘記諾言,更娶了另一位女人,過着全新的生活。即使知道一之瀨結衣就是自己死去的初戀情人,俊哉總是優柔寡斷,連一句抱歉都沒有。

  一之瀨結衣並不是想破壞別人的家庭,當她知道柳澤俊哉走出自己死亡的陰影,走出新的人生,亦曾經考慮過退出。可是讓她重燃起希望的,卻又是俊哉。那個男人在婚後覺得妻子真由不可愛,又想念起結衣的美好,試圖左右逢源,從兩位女性身上獲得好處,才是招致滅亡的主因。

  從沒有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男人,我把自己讀罷小說後對角色的感想,都投入其中,狠狠罵了出來。

  「為了你,我可以拋下一切!可是你呢?你又做過了甚麼?」

  小說中,無論是陷入瘋狂的一之瀨結衣,抑或是妒嫉成恨的柳澤真由,兩位女性的表現都可歌可泣,風頭完全蓋過柳澤俊哉。不愧是女人,心靈是如此堅強,讓人如此迷戀。

  滿頭頭皮的大叔聽着我近乎嘶啞的吶喊,合上書本,叫我冷靜一下。他高高的睨視下來,突然問道:「妳有讀過《柑橘之戀》嗎?」

  我不斷呼吸,平伏差點暴走的心情:「剛剛讀完了。」

  「剛剛?」

  「是事務所早上給我的,在面試前順利讀完。」

  對方點點頭,再問道:「結局如何?」

  「糟透了,我討厭悲劇。真的要死,也只要死柳澤一個人就夠。」

  「哦,」對方饒有趣味的,竟然勾起一個笑容:「如果換妳是作者,想如何改寫這部小說?」

  「直接讓二女共侍一夫,三人同床共枕最好,那樣就大家都可以獲得幸福啦。」我不加思索回答,然後怔住了。過度放飛自我,無意間暴露心底話,臉色為之一變,怯懦問道:「那個……我可以收回答案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