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65

日笠陽子 | 2022-07-01 10:57:22 | 巴幣 104 | 人氣 84


黑人真是好厲害呢,小日本的男人根本不是對手。
放棄吧,你們是贏不了的www
家庭訪問篇告一段落了,接下來就是電影面試篇,某人終於要正式登場了。
繼續農MH……呃不,先碼字啊!今天的份還沒寫完!
MHRS這邊領取了Amiibo的三套限定服裝造型,穿上後真的超帥,好像真的變成吸血鬼了。
希望將來有天會出現魅魔類魔物,我一定會穿上那套瑟瑟的裝備!
同場加映,信仰之躍!
==========
KADOKADO百萬小說創作大賞人氣獎票選開始!
如果對本作感興趣,懇請各方前往投票頁面輸入 567 ,踴躍獻上寶貴的一票喲!

https://vote.kadokado.com.tw/2022/novel-awards/listing


  橋本奈奈美的父親長年於海外工作,但是母親非常得體賢惠,完美地支撐起這個家,還教育出如此優秀的女兒,讓齋藤慎吾留下很高的評價。然而心中深處總是帶着一股難以言喻的不協調感,尤其是黏在身邊滿臉微笑親切寸步不離的橋本母女,瀰漫着詭異而彆扭。

  「說起來,這兩個房間是……」

  好奇心人皆有之,離開學生的房間後,勢必無法忽視長廊上左右兩側緊閉的房間。橋本真依不可能隱藏起來,只好想辦法讓對方不去在意:「這邊是我的房間,那邊是史密斯先生的房間。」

  「哦……啊啊……」

  齋藤慎吾身為男人,豈能偷窺別人家妻子的房間?至於黑人護衛的房間,會不會藏有一些意外的東西呢?想想看在這個家中,那位黑人格外礙眼,就像混進來的異物一樣。搞不好在他的房間中,會發現扭曲的所在。

  「我可以參觀一下護衛的房間嗎?」

  真是的,好奇心會害死貓啊。我向史密斯打個眼神,舉手微笑問:「Hey, may I see you room, please?」

  「No, you may not.」

  「Why?」

  「My room is my private space. I feel irritated when someone comes into my room.」

  喂喂喂,不要露出想打人的氣息!你會不會過於投入啊?

  我急急翻譯道:「抱歉呢,史密斯先生不喜歡有人進他的房間。」

  橋本真依迅速理解狀況,臨場配合道:「說的是呢,連我都拒之門外,沒法進去打掃。」

  「是……是嗎?」

  那怕齋藤慎吾聽不懂英文,亦感受到自史密斯渾身肌肉中,散發出不悅的氣息。雖然不甘心,但面對比自己更厲害的黑人,他發自內心明白自己是贏不了他,不得不放棄。之後沒有久留,結束是日家庭訪問。

  「終……終於離開了。」

  待齋藤慎吾離開後,我與橋本真依感到身體被掏空,渾身疲倦,躺平在沙發上,把腦袋磕在軟綿綿的抱枕上。史密斯即時加添兩杯香茶,還切了兩片檸檬進去,好讓我們醒腦提神。輕輕呷幾口,休息好半晌,才恢復一點精神。

  橋本真依提起右手,伸出修長的手指揉了揉眉間的縐褶,仍然隱隱透着疲憊感:「那位老師還真是簡單啊,視線如此直白,一副想把我們母女剝光的樣子。」

  「我們」?「母女」?

  我們不是母女,我是橋本家的外人。橋本真依是累壞了,連腦子都糊了,才會說出這麼奇怪的說話。不過挑明的話太破壞氣氛,身為成年人,應該默默的不在意才對。

  「我覺得他有幾分懷疑,只是沒有證據。像我們的情況過於異常,一般來說沒有人會懷疑身心交換。就算他真是妙想天開巧合猜中,也沒有求證的方法。」

  「真虧歐陽先生想到叫史密斯先生說英語,齋藤老師果然話都不敢哼多半句。」

  想起齋藤慎吾的表情,連橋本真依都忍不住笑出來。

  「這樣一來橋本家的評分應該安全吧。」

  「很難想像這樣子都會不合格呢。」

  就在我們休息時,橋本真依的手機響起來。我只道是「老闆」聯絡她,並未特意留心。真依取出手機,望向來電號碼,竟然沒有即時接聽。注意到她的表情多少有點問題,我不禁挺身留神。

  橋本真依思考一會,才接聽來電。

  「喂喂……是我……誒?等……等等!」

  我第一反應是,這個電話不是「老闆」打來的;第二反應是,為何橋本真依的眸子老是望過來。她暫時用手掩住手機,向我說明道:「歐……奈奈美,還記得幼稚園的同班同學真下愛理嗎?」

  「記得。」

  「真下同學的父親打來,希望妳嘗試接受一次面試。」

  「面試?」

  「好像是某個電影角色的面試,真下先生希望妳嘗試演出某個角色。」

  「……咦?」

  「有沒有興趣?」

  「等等,能不能說得詳細具體一點?」

  突如其來沒頭沒尾拋來這個問題,叫我搞不懂有何用意。橋本真依繼續接聽電話,叫史密斯取來紙筆,匆匆在紙上抄寫。明明是美人,可是筆下的字遼草難看,實在讓我相當驚訝。

  「真下先生說,現在準備開拍一套電影,劇中需要一位小女孩。他覺得奈奈美有演員的潛質,可以挑戰這個角色。」

  演員的潛質?有啥用啊?請別開玩笑!我想要的是AV演員的潛質啊!

  「假如奈奈美有興趣,他負責的事務所就會安排面試。」

  「是甚麼類型的電影?」

  如果是有尾行強暴之類的,姑且可以嘗試一下,當然我必須是被尾行強暴的角色,那樣子才夠爽。

  「暫時不能透露更多,只說是一部小說改編的電影。」

  小說改編的電影?

  日本的多媒體產業向來風行全世界,不少人氣很高的小說及漫畫,都會有相應的企劃。改編為真人版電影,是其中一個方向。有原作粉絲保證下,票房收入絕對不會太差。只是我的志願是當AV女優,對於演出一般電影沒有特別興……

  趣……

  咦,等一等。想要演出AV,至少也等成年後吧。那麼在此之前,從小孩子開始演出,並沒有任何衝突。再者累積經驗,對於將來轉職當AV女優,也是大有裨益……

  咳咳咳,腦袋總是刻意遺忘,這副身體根本不屬於我,然後再開始奇怪的妄想。

  「橋本女士怎麼想?」

  「為何反過來問我?」

  「那個……」我望望手機,即使橋本真依已經用手掩住,還是無法避免洩露的疑慮,只好挪動身體,走到她旁邊小聲問道:「我用奈奈美的身體演出電影,沒問題嗎?」

  「怎麼可能有問題呢?最重要的是歐陽先生有沒有興趣?請不要顧慮那麼多,想做就去做。」

  貌似橋本真依不明白我這邊顧慮的問題,大方允許我自主作出決定。敢情是認為演出一般向的電影,並沒有特別害處。

  「反正只是面試,也沒有說準一定可以參演,試一試沒有壞處。還是說歐陽先生對演戲沒有興趣?」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怎麼橋本真依好像積極慫恿我點頭同意?難不她是AV女優出身,也希望女兒都當女優嗎?還是說……真下愛理父親的原因?

  只要我答允面試,便有理由與對方再度見面嗎?

  我想起三月幼稚園卒園式時,橋本真依面對那個男人時的不自然態度。要說她不認識他,不在意他,可是萬萬不可能。偏偏我沒有勇氣提問,眼珠子盯着手機,最後點頭道:「也不是啦……我試試看。」

  果然聽到我同意,橋本真依即時喜上眉梢,如同小女孩般提起手機,與對方約定面試,抄寫下日期時間及地點。

  「真下先生說,當日面試之前,必須先簽約他們的事務所,成為他們旗下的藝能人。」

  「尚未知道面試能否通過,會不會過於倉卒呢?」

  「總不可能等妳通過後,卻簽約其他事務所,防止造成巨大損失。」

  「萬一我面試失敗,那麼一紙合約,豈不是報廢?」

  「沒關係,真下先生說,屆時也會安排其他工作。」

  感覺一切都非常敷衍,需知道簽約的人是我,豈能糊里糊塗下把自己賣出去?

  「橋本女士認識真下先生嗎?他可信嗎?」

  無意之間輕輕一針見血,直戳切入重心。我嘗試試探橋本真依的想法,她的臉色變得凝重,眼神變得渙散,似是望向遙遠的地方,沒有正面回答:「星期六當天,我陪歐陽先生過去吧。」

  之後晚餐也好,洗澡也好,橋本真依都避重就輕,沒有再談及與面試相關的話題。我悶着好奇心,翌天再次負起書包上學。

  「史密斯先生如何看?」

  「甚麼?」

  「你不覺得在面對那位真下先生時,橋本女士的態度有點古怪嗎?有沒有可能雙方早就認識呢?」

  一人計短,二人計長。史密斯比我更早認識橋本真依,沒準他會知道某些不為我所知道的祕密。由於害怕刺激真依,我等到上學離家,與她分開後,才敢出言發問。豈料他搖頭,表示對此一無所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