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62

日笠陽子 | 2022-06-28 09:31:35 | 巴幣 102 | 人氣 62


還是JD的涼宮遙登場了。
第一次上理髮店享受女孩子理髮的奈奈美也好可愛。
她剪下來的頭髮我可以打包回家吸個爽(拖)
==========
KADOKADO百萬小說創作大賞人氣獎票選開始!
如果對本作感興趣,懇請各方前往投票頁面輸入 567 ,踴躍獻上寶貴的一票喲!

  橋本真依不解問道:「史密斯先生沒有帶妳去嗎?」

  「沒有。」

  從來沒有向史密斯提及過想要剪頭髮,他當然不會特別帶我過去。

  「史密斯先生不是一般人,沒有那個需要,故此沒有為意吧。真是的,無論如何每月都要去一次理髮店啊。」

  每月一次?不是吧?我以前是男人時,可是相隔三、四個月才去一次!不過想想看,女孩子與男孩子不同,在外觀打扮上比較花錢花時間,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這樣吧,我預約慣常光顧的理髮店,待明天下課後讓史密斯先生帶歐陽先生過去。」

  「謝謝。」

  「如果不是得回去醫院陪伴奈奈美,便由我來帶你過去。」

  橋本真依說完,開始為我洗頭。她的手指纖長細軟,而且十分靈活,按摩的技巧很好,讓我的頭部皮膚好生舒服。

  「最近學校過得還好嗎?」

  「老樣子啦。」

  「學業沒問題嗎?」

  「除去國語課之外,其他都沒有問題。」

  即使是國語,仰賴山田錦的教導,依然可以順利跟上學習進度。但是無論如何,都是有點討厭。

  「說起來,齋藤老師又在追問,何時可以進行家庭訪問。」

  原本在四月開學後,校方就會向學童家長發出問卷,詢問監護人是否方便進行家訪,以便雙方調整日程。理所當然一直留在醫院中的橋本真依都沒有時間,甚至上星期還整整一星期尋不着人,害我遭受齋藤老師責備。

  「對哦……家庭訪問……還是排定日程,找天完成吧。」

  「班上只剩下我還未進行家庭訪問,所以每天齋藤老師都在催促,相當不耐煩了。」

  「原來如此,真是對不起呢。」

  當齋藤慎吾詢問我家雙親在哪兒時,亦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橋本奈奈美及史密斯完全失蹤,整整一星期無法聯絡,那怕身邊的護衛都不知去向。萬不得已,我騙說他們人在國外,不在日本,姑且爭取了一點時間。

  說謊時良心不安?很不巧,過去四十三年我都在說謊,過着虛假的人生,早就習慣了。

  現在也是呢,明明不是「橋本奈奈美」,卻裝成「橋本奈奈美」生活。慶幸我終究可以堂堂正正對人說誠實的話,就是「我是女孩子」。

  「話說奈奈美在醫院有好好聽話嗎?應該不會變得更加頑劣吧?」

  「沒有特別問題,正順利康復中。」

  溫水流過我的臉,閉上雙眼,只能傾聽到陣陣流水聲。橋本真依的回答,顯然有所隱瞞。

  話說起來,我這邊向來只接收到自己的身體康復進度。至於橋本真依總是說女兒在醫院安份守己,乖乖聽醫生的話,恐怕不是百分百的事實吧。若果那孩子真的如此乖巧,不讓別人操心,那末真依的聲音,豈會如此不安呢?

  橋本真依開動花灑蓮蓬頭,溫水從頭頂沖下來,把頭髮上的泡沫及污垢一一除去。即使我們之間再如何貼近,也不是真正的一家人,依然各自隱瞞了不敢言說的祕密。

  「奈奈美得知自己快要出院,便開始活躍起來,整個人不安分了。」

  完全是避重就輕的說法,可惜橋本真依拒絕進一步透露,趕緊催促我移步去浴缸浸浴。我還是無法變得坦率,唯唯諾諾下坐進去。

  正常而言,一位心智年齡為六歲的孩子,怎麼可能甘心一直留在醫院中?之前癱在床上無法動彈時,便持續鬧事,吵着要下床出院;隨着復健順利,可以自立行走後,這個訴求只會越來越強烈。彷彿是一個難以預判的變數,我有一個預感,當她回來橋本家,與我及真依同住後,恐怕會引發各種各樣的問題吧。縱使心中感覺不安,我亦無權阻止。

  翌天早上橋本真依與我同車,史密斯先載我回校,之後再送她去醫院。我將真依簽妥的問卷呈交給老師齋藤慎吾,暫定後天即四月三十日,下午放學後恭迎對方光臨府上。可望於四月內如願完成對全班學生的家庭訪問,慎吾興奮得流出淚水。

  作為一年四班的班導老師,齋藤慎吾從開學後便兢兢業業地工作。事前已經知道,這個班上臥虎藏龍,有好幾位學生的背景非同小可,萬萬不能得罪。

  橋本奈奈美就是其中之一。

  時值三月,快將開學前,本來已經擬定好一年四班的學生名單,卻臨時被上面要求插入「橋本奈奈美」。情況是如此之急,命令是如此之硬,害他不得不重新編輯學生名單及座位表。

  在那個時候,突然橫插一腳進來,不走正常程序的入學生,要說是毫無背景的一般人,他才不相信呢。正好趁這次家庭訪問,探明其底細。

  我不會讀心術,並不知道齋藤慎吾那麼多內心戲,可是好奇為何他會持續盯過來。難不成因為太晚才交回問卷,視為不聽話的學生,讓老師對我的印象變差吧。

  唉,饒了我吧。作為一位普通的女孩子,只想過普通的生活啊。可惜作為奪取橋本奈奈美身體的壞人,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過上普通的生活。

  橋本奈奈美的家庭訪問,真正的本尊不在,偏偏由虛假的我取代,委實過於諷刺。

  「對不起。」

  「對不起?」

  「不,沒甚麼。」

  無意識之間輕吐一言,讓坐在我身後的石川楓姬聽到。她趨近過來附耳詢問,我自然不會誠實回答。就算說出來,這些心智年齡才六歲的孩子,根本不可能理解那麼複雜的事。

  是日依然是無聊的課堂,下課後先回家,待補習結束後,史密斯帶我去橋本真依預約的理髮店,找指定的理髮師修剪髮型。理髮店位處港區外苑附近,據真依說明,是一間非常熱門的理髮店,很多演員及模特兒都會光顧。

  至於我有沒有遇上某某演員及模特兒?哎,我只認識AV女優,才不認識他們。雖然多多少少抱有期待,可惜今天似乎一無所獲。

  向服務員報上姓名後,便可以把私人物品暫存在儲物櫃中。跟隨理髮師內進,首先是洗頭,按摩頭皮,隨後安坐在椅子上。理髮師以吹風機替我吹乾長髮時,詢問想剪哪款髮型。

  哪款髮型比較好呢?霎時之間沒有主意。

  腦中記憶所及,都是舊式的過時的髮型。難得來到如此高級的理髮店,希望像普通的女孩子般體驗理髮的樂趣,總不可能修剪一個過時的髮型,絕對會被人恥笑。

  此時坐在旁邊一位少女把好幾本流行雜誌推過來:「這是本季最流行的髮型,看看小妹妹喜歡哪款。」

  「謝謝。」

  真是幫大忙了。

  我接過雜誌,同時打量鄰座的人。對方似乎是十七、十八歲左右,烏黑的長髮正被身後的理髮師以手指夾起,再以剪刀輕快地剪削,一縷縷地飄落下降。

  「一個人?」

  「不,護衛在外面。」

  「啊……」聽到我的回答,對方一副明白的樣子道:「我的護衛也在外面呢。」

  是真正的千金小姐嗎?她的容貌仍留有稚嫩的童真,而且嗓音十分爛漫,如同絢麗而宏亮的小鳥,頗為閃耀。我也不多言,翻開雜誌後,很快就有心水之選,向理髮師傳達要求。

  安心舒適的坐在椅子上,理髮師便會自行修剪長髮。此時旁邊那位少女透過鏡子望向我,問道:「今年幾歲?」

  「六歲。」

  「嘩,真的很有大人樣呢。」

  「啊?」

  談話時背後傳來高呼聲,一位男孩子在座椅上扭來扭去,差點兒跌下來。幸得身邊一位像母親的婦人抱住,才避免發生悲劇。

  「六歲就如此成熟,真的難得一見。」

  「也不是啦,學校很多同學都是這樣子。」

  我才沒有說謊,像是池井美咲及石川楓姬,她們平日的表現與我相差無幾。

  不對,倒過來了,應該是我刻意模仿她們平日的言行,把二人當成參考對象,學習如何做一位普通的六歲小孩子。

  「我小時候也差不多是這樣呢。」

  「啊……」

  「對了,我叫涼宮,妳呢?」

  怎麼突然之間會打開話匣子?真是不可思議的少女。我望向鏡子,理髮師仍在修剪造型,一時半刻也得安坐在此處,避無可避,遂回答道:「橋本。」

  「今天我是第一次來這間店呢。」

  「我也是。」

  「朋友說這兒的理髮師很優秀,於是我想在新學期時嘗試體驗一下。」

  「新學期……涼宮還在唸書?」

  「對,今年剛剛升讀大學呢。」

  「恭喜。」

  「橋本妹妹真有禮貌呢。」

  「謝謝,涼宮姐姐。」

  因為不認識對方,我也不知道可以聊甚麼,故此表現出淡泊的態度。反倒涼宮似乎不太在意,自個兒天南地北說下去,將自己日常生活瑣碎小事都說出來。基於禮貌,我只好客氣地「嗯」「啊」「唔」「呀」回應。

  如果是男人的話,肯定會煩躁無比;但是涼宮的聲音很有特色,至少聽上去耳朵好生舒服,不會引人抗拒或反感。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