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66

日笠陽子 | 2022-07-02 10:22:23 | 巴幣 104 | 人氣 71


別人的MHRS:已經打完尾王 我的MHRS:還在M3農裝
~可是想要的材料~被讀心~
~但我真的好想要那個~酷東西~
將軍大人的歌太好笑了,整個廣告太鬧了
MHR是日式,MHRS是洋式,然後叫將軍大人穿和服唱森巴,究竟是吃了多少藥才想出來?
然後昨天在新的地圖城塞高地遊覽,怎麼走着走着覺得自己在玩法環?
巨大的城門、幽暗的下水道、歧路甚多的地下通道
那怕是舊有重製的密林,都和以前玩MHP2G的記憶相差很遠
總的來說非常滿意,只是END GAME元素仍然不足
三太子是打算分割的內容,都在日後更新補完吧?

==========
KADOKADO百萬小說創作大賞人氣獎票選開始!
如果對本作感興趣,懇請各方前往投票頁面輸入 567 ,踴躍獻上寶貴的一票喲!

https://vote.kadokado.com.tw/2022/novel-awards/listing


  假如連史密斯都不知道,那麼真下隆之與橋本真依相識的時間點,搞不好在更早之前。

  我嘗試從頭梳理脈絡,史密斯是「老闆」的人,理當是橋本真依變成「老闆」的人後才認識。換句話說,她與那個男人相識之時,很可能更早於「老闆」。

  這麼想來,好像搞懂幾分了。

  正因為事隔太久,搞不好男方早就忘得一乾二淨,只有女方尚有一縷記憶。橋本真依這邊是餘情未了,抑或神女有夢,我就不敢肯定了。

  接下來校園的生活一如平常,無論老師及學生,並無對我有特殊的變化。那怕是齋藤慎吾,上課時依然老實安分。看樣子他沒有把橋本家發生的事外傳,維持原狀最平安啦。

  轉眼間來到星期六,橋本真依早上提早回來,特意用心化妝,換上一套新的衣裙後,方戴上帽子陪我出門。我心想反正她不願意露臉,那末何必要化妝呢,有夠矛盾。旋即想到女性都愛美,化妝是基本功。「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即使別人看不見,也重視自己的容貌,沒有一絲懈怠,正是彰顯其修養之高。

  反觀自己每天出門上學,常常在衣櫃前考慮穿甚麼而感到厭煩。果然想成為一位美女,真是路漫漫長其修遠兮。

  真下隆之工作的地方名叫FemBeta,同樣位處港區。接待我們時,簡單介紹這是他與幾位朋友合資創辦的事務所。簽署的合同非常簡單,就是成為FemBeta管理的藝能人,所有演出都必須由事務所安排接洽,每次演出賺取的酬勞,事務所及我以業界慣常的六四分帳,為期三年。

  我對於日本AV影業非常熟悉,不過對演藝圈卻是門外漢,姑且讓橋本真依看看合同。無奈她對此也是不在行,過去的經驗不足以判定好壞。看見我們猶豫不定,真下隆之補充,相比業界同行,這份合同可是非常寬鬆:一者FemBeta體量很小,規模不大,政策上比較偏重優待藝能人;二者我還是未成年的小孩子,不會要求負擔過多責任。如果對接洽的工作不滿,還擁有否決權。若然換成別的公司,其合同更會限制當事人的穿着打扮與行為指示,要求更為嚴格。

  反正合約期也就只有三年,工作時間以我這邊的安排為優先,方便兼顧課業,說真的非常寬鬆。

  正要舉筆簽名時,在桌子下扯動橋本真依的裙擺,湊近耳朵小聲問:「我真的可以簽名嗎?」

  一旦簽下去,就具有法律效力。問題是我根本不是「橋本奈奈美」本人,很難保證會否發生糾紛。

  「合同上沒有規定一年要拍攝多少套作品,要完成多少通告,甚至簽約方可以以私人理由拒絕工作,條件好像太好了……」橋本真依也再三思考,她望望真下隆之,最後對我說:「但是我仍然覺得,如果歐陽先生有那個意願,就不應該遲疑。總不可能一直等到身心交換回去,才考慮自己的事。」

  其實我對於演出電影並無多少興趣,反而想演出AV,不過那個夢想有點痴人說夢。然而橋本真依有一件事說得對,「總不可能一直等到身心交換回去,才考慮自己的事」。最棒的情況……不,是最壞的情況,假定我與奈奈美雙方永遠無法交換回去,一直以對方的身分活着,難不成一輩子甚麼都不做嗎?

  當然不可能。

  《聖經》中記載過耶穌一個關於投資的比喻:一位財主遠行前,分派他三位僕人各自管理一筆財富。三位僕人中,只有兩位將手上的錢投資增值,賺取更多收益;一位則將銀子藏在地底下,一無所獲。財主返家後,獎勵了兩位賺錢的僕人,卻嚴厲地懲罰了那位甚麼都沒做的僕人。

  假如我甚麼都不做,就如同那位愚昧的僕人,白白讓「橋本奈奈美」這株優秀的苗子蒙塵。那怕是假的也好,現在我做再多的事,將來也會回報到奈奈美身上,不致枉費她的青春年華。

  其次以「橋本奈奈美」生活四個月餘,原先帶來日本的錢早就用光,然後都是花真依的錢。考慮到恢復原狀之日遙遙無期,總不可能一直白吃白喝,當橋本家的寄生蟲。為此我必須想辦法賺錢,作出一點貢獻。

  三者橋本真依不加掩飾,眼神總是無法自真下隆之身上移開,表現過於明顯。雖然不知道二人之間有何關係,倘若我簽約成為FemBeta旗下藝能人,想必就有更多藉口,讓他們見面吧。

  最終綜合多方考慮,決心提起筆桿簽名。考慮未來有可能換回去,筆劃的線條都盡量寫得簡單點,方便本尊模仿學習。另外由於我未成年,需要橋本真依作為監護人批准。她取出準備好的印鑑,一併蓋在合同上。

  閱讀完所有事項,簽妥完所有文件,真下隆之起手,分別向橋本真依及我握手,祝賀合作愉快。到此時為止,對方好像仍未注意到真依對他有微妙異樣的反應。

  「這樣的話,下午就可以前去電影公司那邊進行面試。」

  我半舉起右手:「上午才簽約,下午就代表公司前去面試,行程安排上會不會過急?」

  「其實這部電影,所有角色的人選早就決定了,就只剩下一位小女孩的角色遲遲未有人選。據聞是原作者不滿意,幾乎把業界內有名的童星都否決掉。製作方萬不得已,才臨時向我們這些小型事務所伸手,希望找到意外驚喜。」

  萬萬想不到,居然還有這樣的內情。

  「原先我考慮讓小女出席的。」

  「愛理?」

  「嗯,那孩子朝思暮想是成為演員,得知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自然不願錯過,嘟嚷着要參加。可是我始終覺得那孩子不行,反而橋本妹妹成功的機率比較高。」

  「我?為甚麼?」

  「實不相瞞,我依然對橋本妹妹以前在幼稚園的演出念念不忘,認為絕對是可造之才。努力說服其他幾位合伙人,邀請妳加盟簽約。這樣子的話,就可以順道接受面試。」

  真下隆之似乎真的非常高興,對我寄予厚望。可是我想連那些知名女童演員都被刷落,怎麼可能輪得到外行人亂入呢?

  橋本真依問道:「對不起,請問電影是改編哪部小說?小女預定要挑戰哪個角色?」

  「好吧,現在既然已經簽約,就不用顧慮。那是知名小說家榮國弓長老師的作品《柑橘之戀》,而令嬡需要挑戰其中一位七歲的女角色一之瀨結衣。」

  我既不認識那位作家,也不曾聽聞過那部作品,頓時一面茫然。反而橋本真依「啊」的輕呼:「居然是榮國弓長老師?」

  「對。」

  「我以前讀過他的《北國的荒原》。」

  「我反而覺得他後來的《寂寞卡西卡》比較精彩。」

  兩個人竟然暢快聊起榮國弓長的小說作品,說得頭頭是道,無奈我從未曾接觸過,完全搭不上口。幸好橋本真依最先注意到我不乎尋常地沉默,開口問道:「奈奈美,有何問題?」

  「抱歉,我從來沒有讀過那位作家的作品。」

  真下隆之先是驚訝,繼而苦笑:「橋本妹妹年齡尚小,沒有閱讀過老師的小說,亦是常事。這樣吧,時間差不多。我請兩位吃飯,順便簡單說明《柑橘之戀》的內容。」

  我們在附近一間拉麵館內用餐,真下隆之注意到史密斯只是站在旁邊,沒有入座,覺得很奇怪。我與橋本真依對視一眼,真依即時解析對方是護衛,只會吃自己準備的乾糧,不需要在意。隆之理解後便置之不管,專心交代榮國弓長的生平,以及《柑橘之戀》的劇情。

  榮國弓長是日本知名的小說家,廿歲時以《絕望的我》奪得芥川賞,三年後憑《北國的荒原》獲直木獎,在文學界一直平步青雲,每一部小說都是熱門大作,家傳戶曉。

  《柑橘之戀》是兩年前的作品,講述男主角柳澤俊哉好不容易忘記已故的初戀情人小池英里華,選擇與新相識的戀人戶田真由結婚。偏偏在新婚一個月後,一位叫一之瀨結衣的小學二年級學生上門,自稱是英里華轉生,聲言要與俊哉再續前緣。俊哉既不忍拋棄新婚嬌妻,又無法割捨初戀,自此展開一段異常的三角戀情。

  「我私下打探過,老師認為之前演出『一之瀨結衣』的演員無法演出角色的深度,故此諸多不滿,堅持要換掉。老實說這個角色最麻煩的是只有七歲,哪兒有七歲的女孩子,可以體現出成年人成熟的精神及思考呢?老師真是強人所難。」

  真下隆之抱怨時,橋本真依似乎有意望向我。我無奈聳肩,非常不巧,這兒好像有一位合乎條件的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