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75.這個反應絕對在生氣啊

佐渡遼歌 | 2022-06-07 20:00:16 | 巴幣 312 | 人氣 392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殲滅軍的高級漆黑轎車停在瞭望塔工房的正門口。
 
  時間已經入夜,街道空無一人,偶爾才會有汽機車從旁邊的文心路疾駛而去。
 
  華文高中的校門深鎖,只有些許燈光從校舍之間透出。
 
  當轎車停妥,在騎樓等待許久的片桐總一郎立即上前開啟車門,躬身說:「樓月小姐、千帆小姐、少鋒先生、夏羽小姐。四位辛苦了,歡迎回來。」
 
  「麻煩老爺子了。」秦樓月走下轎車,頷首說。
 
  「我就送各位到這裡了。」慕容羊同樣下車,正色叮嚀:「少鋒,請務必小心。教團聯合不曉得有什麼計畫,接下來發生任何事情或有任何需要,隨時可以聯絡我軍。」
 
  「感謝羊姊的忠告,不過他們應該不會那樣魯莽行事。」李少鋒說。
 
  「那群人可是殘虐殺害無辜人士的瘋子,使出何種手段都不奇怪,請不要放鬆戒備。」慕容羊皺眉說。
 
  李少鋒自覺失言,同時也意識到這點正是己方和殲滅軍成員之間的差異。
 
  瞭望塔工房與教團聯合並未有任何直接關聯,當中也沒有深仇大恨,最多就是因為愛依名單受到牽連、誤會以及曾經被孫琰盜走機密情報,然而那樣也是該針對個人而非整支隊伍,縱使看不慣他們的做法,如果可以相安無事也是最好,不會主動挑釁。
 
  與之相較,殲滅軍卻是公開宣言要殺死所有教團聯合的成員,也有著徹底執行這份宣言的決心與實力──
 
  「不好意思,情緒有些激動了。」慕容羊很快就端正神色,開口說:「總帥大人有令,我軍會在瞭望塔工房的地盤之外拉起第二條防衛線,三間一崗、五間一哨。哨戒成員都是我信得過的部下,加入至少三年時間,屆時也會給貴工房一份名單以便審核。」
 
  「那樣太過麻煩了。」秦樓月淡然婉拒。
 
  「如果有任何實際層面的問題,歡迎提出。」慕容羊說。
 
  「我們的地盤,我們會自行守護。當然,羊姊也說了那是在瞭望塔工房的地盤之外的事情,因此我們無從置喙,這方面就交由殲滅軍的各位定奪了。」秦樓月說。
 
  「我會轉告總帥大人。無論如何,接下來的時間,請務必小心。」慕容羊沒有多說,向著秦樓月幾人頷首致意後就坐回轎車。
 
  目送著轎車遠去,秦樓月如釋重負地垮下肩膀,嘆息著說:「總算順利回家了……」
 
  「這種時候通常會有什麼突發狀況吧?」李少鋒難掩緊張地左顧右盼。
 
  「老朽今日下午已經將工房的貼紙全數重新貼過,強調地盤界線,並且巡視過,確認未有任何修練者跨越。」總一郎躬身報告。
 
  「依然有人在附近……千帆學姊,我們去巡視一圈如何?」夏羽提議地問。
 
  「走吧。」楊千帆乾脆地說。
 
  「注意安全。」秦樓月叮嚀完,偏頭問:「世明他們呢?」
 
  「燕子大小姐、定緯先生、世明先生、誠先生,四人都待在交誼廳,等候各位。」總一郎報告說。
 
  「少鋒,你可以先進去,我還有件事情要做。」秦樓月站在大門旁邊的對講機,取出在隊長會議分發的玩家協會地盤貼紙,將繪有橋樑與大河的菱形貼紙貼在瞭望塔隊伍貼紙的右下角。
 
  「那是玩家協會的貼紙吧?」李少鋒問。
 
  「我們加入的是玩家協會,並非殲滅軍。」秦樓月淡然回答,伸手將貼紙邊緣壓妥。
 
  李少鋒點點頭,凝視著純白色螺旋高塔的瞭望塔貼紙片刻才開門踏入一樓大廳,接著就看見燕子雙手交環抱在胸前,翹腳坐在弧形椅子。
 
  燕子聽見大門開啟的聲響立刻橫了一眼,繃緊俏臉冷哼。
 
  「學姊!感謝這麼晚了還下來接我們。」李少鋒急忙走上前。
 
  「如果只有你這笨蛋學弟一個人,人家哪會特別下來。不要想太多了。」燕子再度冷哼。
 
  這個反應絕對在生氣啊……雖然生氣的理由也心裡有底就是了。李少鋒保險起見,還是急忙回顧緊湊的過去三天行程。
 
  姑且順利達成原本任務,在沒有被追蹤的情況下盜得手術份量的寒黐膏,儘管如此,意外闖入冬花宮、「受到啟發之人」的稱號被公諸於世、甚至半被迫地訂下婚約,這樣怎麼想都是負多於正啊。李少鋒芒刺在背地保持沉默。
 
  燕子同樣沒有開口講話,繃著小臉,片刻才嘆了一口氣地低聲說:「謝謝。」
 
  這個是為了順利取回寒黐膏的道謝吧。李少鋒生硬地點頭作為回答。
 
  「沒受傷吧?」燕子繼續用平靜的語氣詢問。
 
  「是的,沒有受傷。」李少鋒說。
 
  「那樣就好……對了,聽說你有了一位家世優良、修為高深、外貌也挺好看的美女婚約者,人家是不是應該說聲恭喜?」燕子冷然問。
 
  果然追究起這點了,而且還跳過了「受到啟發之人」被公開的事情。李少鋒即使早有預料也不由得挺直脊背,低聲說:「那個是……無奈之舉,也算是夏崇予的獨斷,事前沒有知會過夏逸舟掌門也沒有知會夏旖歌小姐──」
 
  「不要開玩笑了,你沒有當場否認的瞬間就幾乎等同於決定了,那是可以說反悔就反悔的事情嗎?就算人家不是出自於武學世家也曉得事情的嚴重性,全台灣的修練者在這半天都知道了這樁婚約和你那個莫名其妙的稱號!」燕子咬牙開罵。
 
  李少鋒無可反駁,低頭聽訓。
 
  「在那場直播過後,地盤外面可是突然出現一堆莫名其妙的傢伙,少說也有近百人在徘徊,要不是震懾於殲滅軍、蒼瓖派和教團聯合的三方威名,大概早就衝進來了。這麼看來,人家是不是要感謝你娶了蒼瓖派的掌門千金,讓隊伍免於被暴徒破壞的結果?」燕子冷冷追問。
 
  「不是結婚,只是婚約……」李少鋒低聲說。
 
  「所以說了有差別嗎!」燕子再度罵。
 
  這個時候,秦樓月踏入大廳,夏羽、楊千帆與片桐總一郎也隨後跟上。四人很快就察覺到兩人之間的氣氛有異,保持距離待在旁邊。
 
  燕子的氣勢因此稍微減弱,嘟囔著說:「算了,反正你要娶誰嫁誰都不關人家的事……」
 
  「燕子學姊,夜長夢多,現在就來動手術吧。能夠多一個戰力算一個。」夏羽提議性地問。
 
  「行吧。」燕子乾脆地說。
 
  「咦?這、這麼趕嗎?羽兒,妳才剛從台北回來耶,過去三天發生了這麼多事情,至少先好好休息吧。」李少鋒忍不住說。
 
  「在回程途中的車上有稍微睡過了。」夏羽說。
 
  「那樣就來吧,人家的命就交到妳手上了。」燕子平靜地說。
 
  「……這場手術不會危及生命,請不用擔心。」夏羽說。
 
  「如果妳沒有徹底治療好內傷,一旦提氣就會痛到想殺人,人家也和死掉沒有太大差別了。」燕子說。
 
  「我會盡己所能。」夏羽凜然說。
 
  「那麼我也一起──」李少鋒才剛說到一半就被打斷。
 
  「學長,先不提你沒有醫護相關經驗,手術時候要從受傷的位置下刀切開,端視實際情況往上下延伸,因此下半身幾乎都是裸著的。男性止步,交給我和樓月學姊即可。」夏羽斜眼說。
 
  但是一開始不是要讓自己操刀嗎?李少鋒楞楞跟在後面走到十樓交誼廳,直到要拐入通往手術室的走廊時後才停止,看著燕子三人拐過轉角,片刻才猛然注意到張定緯也站在旁邊,急忙問:「咦?定緯哥好,那個……師父呢?剛剛有一起上樓吧。」
 
  「千帆去找誠,詢問過去三天的各種情報與最新消息。」張定緯解釋完,安慰說:「樓月操控氣息的技術非常高超,調理變化也相當純熟,連我和胤軍都自嘆弗如,有她在旁邊照看不會有問題的。」
 
  「嗯嗯……是的。」李少鋒心不在焉地回答,依然盯著手術室。
 
  這個時候,片桐總一郎從走廊一端匆匆走來,躬身報告說:「少鋒先生,蒼瓖派的夏旖歌小姐求見。」
 
  「……咦?夏旖歌嗎?」李少鋒的思緒一時之間轉不過來,愕然問。
 
  「是的。」總一郎說。
 
  「現在嗎?」李少鋒又問。
 
  「是的,蒼瓖派的夏旖歌小姐與三名隨行者都已經待在一樓大廳了。」總一郎詳細地說。
 
  「如果希望有人陪同,我和千帆也會在場。」張定緯立刻說。
 
  李少鋒深呼吸幾次,努力運轉思緒,回答說:「沒關係,我當面和她談談吧。這個也是遲早的事情。」
 
  「請往這邊走,電梯已經事先按好了。」總一郎擺手說。
 
  「老爺子,你應該想要去陪著燕子學姊吧。真是不好意思。」李少鋒歉然說,快步走向電梯。
 
  「方才夏羽小姐提過男性止步,而且招待客人乃是老朽的份內職責。如果燕子大小姐在手術結束後知道老朽怠忽職守可是會生氣的。」總一郎微笑著說。
 
  「燕子學姊居然敢對老爺子發火嗎?」李少鋒訝然問。
 
  「燕子大小姐向來是有話直說。」總一郎微笑著說。
 
  李少鋒忍不住又轉頭瞥了手術室一眼,踏入電梯,抬頭凝視著液晶螢幕的數字逐漸降低,直到抵達一樓的時候努力打起精神,快步進入大廳。
 
 
 
 



創作回應

秦思
看來唯一解就是躲到圖書館去結婚了XD
2022-06-08 12:08:14
佐渡遼歌
還是要結婚XDDD
2022-06-08 14:24:23
Ddpaul
如果教團聯合推崇一夫多妻制我李少鋒當場OOXX!
2022-06-08 17:39:25
佐渡遼歌
XDDDD
2022-06-08 19:09:22
weiting
燕子:「聽說你在台北過得挺好挺滋潤的啊?」(掐住少鋒耳朵
2022-06-09 12:20:55
佐渡遼歌
充滿了殺氣XDDD
2022-06-09 12:39:46
Darkwolf
我們的地盤,我們會自行守護。當然,羊姊也說了那是在瞭望塔工房的“盤之”--》地盤?
2022-06-12 22:43:14
佐渡遼歌
漏字了。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2-06-12 23:57:34
你艾希我吶兒
蠟燭兩頭燒 好痛苦
2022-06-19 14:17:30
佐渡遼歌
XDDD
2022-06-19 16:45: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