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74.土御門家

佐渡遼歌 | 2022-06-04 20:00:16 | 巴幣 300 | 人氣 409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樓月學姊,妳們那邊是什麼情況?」楊千帆凜然追問。
 
  「……我們也希望單獨聊聊,到了下面樓層的小型會議室,方才注意到氣息波動就趕上來了。」秦樓月一邊解釋一邊快步靠近,見到李少鋒滿身血汙就很快理解到現狀,擔憂地問:「還好吧?」
 
  「只是皮肉傷。」李少鋒低聲說。
 
  「有看清楚身分嗎?」秦樓月追問。
 
  「沒有,但是有可能是殲滅軍的人。」李少鋒說。
 
  秦樓月一懍,沉默地陷入思索。
 
  這個時候,慕容羊確認完四名倒地的殲滅軍成員安危,又瞥向李少鋒的胸前傷口,難以置信地說:「難道少鋒受到刺殺了嗎?這樣……不可能啊。」
 
  「事實就是如此。」楊千帆淡然說。
 
  「傷勢不嚴重吧?」慕容羊關心地問。
 
  「幸好我的氣息總量夠多,即使武藝不精,單純靠著護體真氣也擋住了幾下。」李少鋒認為眼前這位直率爽朗的大姊姊可以信任,然而現在情報過於混亂,不想透露太多細節,簡單帶過。
 
  慕容羊眉頭深鎖地說:「請各位返回總統套房,我這就立刻報告總帥大人,並且讓土御門大隊長加派人手擔任護衛。」
 
  「剛剛就是在房間內遇襲的。」楊千帆搖頭說。
 
  現在問題就是不曉得哪個派系、哪些成員想要自己的命啊,而且殲滅軍普遍仇恨教團聯合,要是讓其他成員理解殺死自己可以阻止教團聯合達成不曉得是什麼的目的,難倒會有更多人扮成刺客殺過來,那樣豈不糟糕。李少鋒接話說:「不用了,羊姊,我們希望盡快返回台中。」
 
  「這個……」慕容羊遲疑地說。
 
  「方才提過如果我們希望返回台中,可以在三十分鐘內離開吧。」李少鋒說。
 
  「少鋒,我軍會傾全力緝拿刺客。居然在我軍的總部內部攻擊各位,簡直欺人太甚。」慕容羊咬牙說。
 
  「當然希望殲滅軍能夠幫忙捉到兇手,不過我們依然會回去台中。我會貼身保護好學長的,請不用擔心。」夏羽自信滿滿地說。
 
  「……我知道了,不過基於職責,我依然得將這件事情報告給總帥大人與土御門大隊長。」慕容羊妥協地說。
 
  「當然不會阻止羊姊履行職責。」李少鋒說。
 
  「等等,少鋒,你的雙親有可能成為目標。我剛剛也有和羊姊聊到這方面的事情,麻煩殲滅軍提供保護。」秦樓月插話說。
 
  這個確實是一個問題,如果真打算拿人質威脅自己,比起瞭望塔的工房成員,去抓普通人的老爸老媽絕對更容易。李少鋒暗自佩服樓月學姊的心思縝密,卻也很快就轉念想到如果讓那些想要暗殺自己的殲滅軍成員保護到老爸老媽,無異於羊入虎口。
 
  慕容羊看出這份疑慮,立刻說:「我會向總帥主動請纓,負責這件事情。」
 
  「這樣就可以安心了,麻煩羊……羊姊了。」夏羽笑著說。
 
  看起來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現在只希望刺客有保有最低限度的理智,能夠理解中間多隔了一層關係,傷害老爸老媽不會帶給教團聯合任何傷害。李少鋒點頭說:「麻煩了!」
 
  「我軍經常執行政府官員的護衛任務,在這方面經驗豐富。」慕容羊傲然說。
 
  這麼說起來,殲滅軍本身確實是與政府、軍隊合作的部隊隊伍。李少鋒點頭說:「我的雙親……都是不曉得克蘇魯遊戲的普通人。」
 
  「沒有問題,我軍會立刻派遣成員過去暗中擔任貼身護衛,不會被察覺,情況稍有不對就會進入更高層級。能夠寫下雙親的居住地址嗎?」慕容羊從隨身背包取出一個平板電腦,向前遞出。
 
  「他們可能不在台灣。」李少鋒一邊在平板電腦寫下雙親的現在住址一邊補充說。
 
  「不好意思,能夠請教他們的工作嗎?」慕容羊問。
 
  「父親在一間販售餐飲用品、大型調理機具的公司上班,經常到日本、菲律賓或馬來西亞的分公司出差,幾乎不會待在台灣。前一陣子有收到他要去日本東京的訊息,但是……不確定是不是依然在那邊。」李少鋒說。
 
  「這點沒有問題。我軍在機場方面有門路,可以立即查清楚令尊的出差國家,派遣成員前往保護。」慕容羊說。
 
  李少鋒遲來地意識到殲滅軍背後有政府的支援,換言之,全國軍警與相關系統都有門路。即使沒辦法直接干涉,打聲招呼大概也該能夠拿到大部分的權限與資料,繼續說:「母親是自宅接案的設計師,住在淡水。沒記錯的話住在淡江大學附近。」
 
  「請問有其他的親戚或經常往來的友人嗎?」慕容羊追問。
 
  「沒有了。」李少鋒搖頭說。
 
  「如果只有兩位的話沒有問題,我軍會傾全力保護好他們的安全,還請放心。」慕容羊接過平板電腦,認真確認地址。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可以保密關於克蘇魯遊戲與習武練氣的事情,我還沒有向他們坦白這方面的事情。」李少鋒苦笑著說。
 
  「這麼說起來,你是迷途者啊……這點也是『受到啟發之人』的特殊之處嗎?」慕容羊忍不住喃喃自語,片刻才回神保證說:「這點沒有問題,我軍也有一些成員沒有向家人朋友坦白,只是如果出現緊急情況會依照程序採取特殊措施,到時候可能需要請你到場協助。」
 
  「特殊措施?」李少鋒問。
 
  「由我軍成員強行帶著你的雙親,前往安全場所。」慕容羊簡潔地說。
 
  那樣自家老爸老媽會覺得被綁架了吧?等到自己去說明的時候絕對會被罵死。李少鋒稍微想像那個畫面就不禁苦笑。
 
  「如果希望先行解釋,我軍也可以護送你們到少鋒雙親的所在場所。」慕容羊提議地問。
 
  「應該……先不用了,我之後會找時間講清楚。」李少鋒說。
 
  「那麼請先往緊急出口移動。我這就安排專車與護衛,土御門大隊長也會在途中與我們匯合,以防萬一。」慕容羊擺手說。
 
 
 
 
  日本的修練者通稱為「陰陽師」,將氣息稱為「咒力」,在修練方面另闢蹊徑、自出機杼,發展出不同於東西兩方的獨特心法、變化與武術。
 
  在這方面,歷史上有著許多連普通人都知道的著名陰陽師,其中又以「安倍晴明」居首。他身受天皇與貴族信賴,任職過左京權大夫、穀倉院別當、播磨守等官職,在陰陽寮的地位也比起統帥眾陰陽師的陰陽頭更高,同時也是克蘇魯遊戲的玩家,締造了目前日本國內玩家等級Lv.97的最高紀錄,並且破關許多場被視為有去無回的高難度遊戲。
 
  安倍晴明出身的「安倍」家以及「蘆屋」、「賀茂」兩家,上述三支歷史可追溯至平安時代的家系被稱為「御三家」,肩負著護衛天皇的職責也掌握著陰陽術諸多不外傳的奧秘。
 
  日本最強部隊隊伍「陰陽寮」的隊長在數千年來都由御三家的直系血親擔任,從未有過例外。
 
  此外,「土御門」、「倉橋」、「錦小路」、「藤波」、「荻原」這五支家系則被稱為「裏五家」,乃是御三家的旁支分家,隸屬於御三家之下負責服侍與輔佐,同時也有不少人位居陰陽寮的要職。
 
  明治時代以後,裏五家與御三家的關係逐漸疏遠。
 
  土御門家依然與御三家保持緊密聯繫、互相通婚;其他四家則是開始招收普通人作為弟子、與外人通婚,獨立發展各自業務。
 
  土御門晴良原本是土御門家的下任家主,在繼位之前受到楚久樘招攬,拋棄一切獨自來台加入殲滅軍,從最低階的小隊員開始做起,在兩年後成為第二討伐大隊的大隊長。
 
  李少鋒被自家師父、羽兒和樓月學姊包夾在中央,跟著慕容羊前往搭車地點,途中順便讓惡補了關於土御門家的知識。
 
  由於慕容羊刻意挑選不常使用的通道,再加上隊長會議的參加者們也都全部請至新商店街站,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人。話雖如此,五人都不敢放鬆,保持著提氣狀態,手持武器凝神戒備。
 
  「土御門大隊長其實想要親自護送各位返回台中,只是礙於鎮守總部的職務,不方便離開,因此會讓第二大隊的副隊長──顧明暉副隊長同行。」慕容羊開口說。
 
  「只要羊姊跟著我們回去就可以了吧?」夏羽問。
 
  「我的修為恐怕無法保護四位周全。」慕容羊苦笑著說。
 
  「沒關係啦,反正我很強。」夏羽笑嘻嘻地說。
 
  慕容羊當時沒有待在榕亞廳,並未見到徒手接下破魔子彈的夏羽,對於這份宣言半信半疑,卻也沒有深究,苦笑帶過。
 
  「請問這裡究竟通往何處?」楊千帆開口詢問。
 
  「前面是緊急用的出口,有車道可以通往地面。」慕容羊說。
 
  「殲滅軍總部有很多這樣的場所嗎?」秦樓月問。
 
  「我軍總部經過數次擴建與十多次的改建,不少區域都是閒置狀態,也有一些尚未完成的通道、建築。話雖如此,只有極少數的幹部和負責這些事務的成員知曉全部地圖,普通成員擅自踏入這些區域可是會受罰的。」慕容羊解釋說。
 
  「結構方面也有故意做得複雜一些藉此混淆外人吧?我們昨天要去員工餐廳的時候也稍微迷路了。」夏羽左顧右盼地說。
 
  「那個單純就是妳迷路吧,師父可是很順就找到餐廳了。」李少鋒無奈地說。
 
  「你們居然知道員工餐廳可以過去呀。」慕容羊訝異地說:「餐廳屬於總部站的範圍,讓太多外人出入不太好,因此決定在沒有公開的情況下開放。」
 
  「想說碰碰運氣,結果就進去了。」夏羽笑著說。
 
  這個時候,李少鋒突然有種預感,彷彿進入方才面對蒙面人的心境,下意識地知道下個轉角過去有一個人待在那邊,不過那個神妙感覺倏忽即逝,甚至會以為是錯覺。
 
  因為剛才的死戰,導致感知真氣的靈敏度又提升了?不過自己並未散出真氣,所以是感知變化的靈敏度提升了嗎?李少鋒疑惑拐過轉角,確實看見前方走廊盡頭站著一個人影,不禁止步。
 
  「土御門大隊長!」慕容羊立即行了個軍禮,朗聲喊。
 
  殲滅軍第二討伐大隊的大隊長──土御門晴良年約四十,相貌俊美,體格修長消瘦,長髮用白紙在後背紮成一束馬尾,並且在殲滅軍軍服外面罩上一件類似狩衣的墨綠外袍,看起來是一位溫文儒雅的美男子。此時此刻沒有配戴任何兵器,單獨一人站在走廊盡頭。
 
  夏羽很明顯在警戒土御門晴良,右手始終沒有離開鋼刀刀柄。楊千帆也將右手放在裙擺,以便隨時可以拔出黑紋短刀。
 
  秦樓月率先上前,躬身行禮說:「久仰大名,見過殲滅軍的土御門大隊長。」
 
  「對於在我軍受到刺殺一事深表遺憾。在此保證定會緝拿兇手,給各位一個交代。」晴良轉身面向李少鋒等人,略帶歉意地說。
 
  「我們這邊才是,不好意思帶給殲滅軍這些麻煩。」秦樓月說。
 
  「沒有的事。」晴良搖頭說:「各位心意已決,不過基於大隊長的立場,依然必須出言慰留。讓刺客潛入各位所待的房間乃是我軍的失態,希望有一個機會挽回。」
 
  「我們現在只想要回到工房好好休息。」李少鋒說。
 
  土御門晴良不再堅持,擺手說:「專車已經準備完畢,我的副隊長與慕容中隊長會陪同各位返回台中,請往這邊走吧。」
 
  「對了,樓月,差點忘記把這些給你們。」慕容羊從懷中取出一疊裝在塑膠袋的貼紙,遞出說:「這是殲滅軍的地盤貼紙,請在回去台中之後貼在貴工房的貼紙下方。雖然應該要貼玩家協會的貼紙,不過協會的知名度尚未打開,我軍貼紙應該更有震懾力。」
 
  「……感謝。」秦樓月微笑接過。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新的嫌疑人出現了
搞不好是懷有惡意所以才被察覺到(?
2022-06-05 00:35:49
佐渡遼歌
是的呢,這邊就請期待後續發展XDD
2022-06-05 09:37:36
赤月狼
黑狼大說的也有道理
說真的,會議篇看到這裡,我在想如果我是少鋒的話真的會想辦法準備兩個麻布袋,一個拿來蓋秦家大哥,另一個拿來蓋簡妮
2022-06-05 00:42:02
佐渡遼歌
簡單粗暴的方法XDDD
2022-06-05 09:38:10
weiting
這貼紙沒啥用 但還是貼好貼滿比較安心一點
2022-06-05 01:00:00
佐渡遼歌
姑且還是貼一下的感覺XD
2022-06-05 09:38:25
Ddpaul
結果剩下兩個「受到啟發之人」分別是李少鋒父母那就有趣了www
2022-06-05 10:07:10
佐渡遼歌
理論上是不會有那樣的展開啦XDDD
不過那樣的世界線確實會很有趣XDDD
2022-06-05 10:57:14
你艾希我吶兒
感覺主角受到刺激 新的書要出現了(X
2022-06-06 10:05:19
佐渡遼歌
確實稍微告一個段落了,還請期待後續劇情XDDD
2022-06-06 11:56:5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