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73.刺殺

佐渡遼歌 | 2022-06-02 20:00:07 | 巴幣 228 | 人氣 35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散發著冷澈藍紫光輝的劍刃極為精準地瞄準心臟刺來。
 
  情急之下,李少鋒沒有保留,急忙轉身的同時全力散出真氣護體試圖緩住劍勁,然而很快就發現冷型長劍並未纏刃,卻是輕易破開自己的護體真氣,持續砍入。當下駭然急退,總算是間不容髮地堪堪閃過鋒芒,卻依然被割破衣料,胸口綻出一道傷口。
 
  血花四濺。
 
  李少鋒沒有多餘時間確認傷口深淺,快速運轉體內氣息,想辦法擋住迅速從傷口四周擴散的侵體真氣。即使強行壓住,卻依然被不少氣息侵體,痛得齜牙咧嘴。
 
  總算是蒙面人原本以為可以一擊致命,所有氣息全數灌入第一擊當中,被提前察覺並且閃掉之後無以為繼,又訝又悔的情況下再度挺劍揮砍,攻勢卻不再凌厲。
 
  李少鋒咬緊牙關,猛然抬頭就看見冷型長劍已經再度逼近到胸前,急忙強行穩住身子,改後退為斜閃,翻過沙發,隨手將所有能夠碰到的傢俱、物品都往後翻倒,毫無姿勢可言地再度狼狽避開。
 
  眨眼過後的兩次死裡逃生。李少鋒偷得一口氣的喘息時間,體內氣息高速運行,壓住傷口痛楚的同時也再度將護體真氣的濃度提到最高,暗自疑惑自家師父和羽兒就待在隔壁房間,為什麼聽到動靜沒有立刻衝進來?難道那門也跟玄關大門同樣被鎖起來了?
 
  可惡,殲滅軍自豪的宙鋼阻隔門在這種時候反而變成缺點了。李少鋒有信心她們兩位絕對有辦法強行破壞掉阻隔門,自己只要撐過那個短暫時間即可,偏偏對方想必也知道這點,甫出手就是致命殺招,接下來想必也是如此。
 
  李少鋒迅速閃過諸多念頭,甚至有一絲思緒暗自大罵羽兒那個公然坦白稱號的爛主意,卻是完全沒有眨眼,專注凝視著蒙面人的一舉一動。
 
  自己是迷途者,尚未累積足夠的經驗能夠在瞬間做出最佳反應,只能夠憑藉各種瑣碎情報推測出對方下一步的行動與攻勢,進而做出反應,即使會因此錯失先機、慢上數秒,也好過為了搶快做出難以挽回的錯誤判斷。
 
  方才躲過那兩劍純屬僥倖,接下來能否保住性命就看自己再被砍出致命傷前可以拖延多少時間了。
 
  李少鋒順勢拔出古烏茲鋼刀,凝神以待。
 
  這個時候,蒙面人已經重整好事態,再度出手攻來。
 
  冷型長劍迎胸疾刺。
 
  剛剛護體真氣擋不下來,這一次用實體刀刃總該行了吧!李少鋒咬牙揮刀,精準擋住冷型長劍。
 
  刀劍相擊,刃部傾軋。
 
  下個瞬間,古烏茲鋼刀的刀刃迸出裂痕,接著從中折斷。
 
  居然這樣就斷了!那可是剛買的耶!李少鋒沒有認真練過長刀以外的武器,拿著長度減半的斷刀更是礙手礙腳,不得不棄刀,同時注意到那人打從第一劍都沒有散出真氣,難道就這麼不想要被認出身分嗎?
 
  李少鋒來不及細想,繞著沙發組、矮桌等等傢俱騰挪急閃。
 
  冷型長劍能夠吸納氣息,換言之,劍刃本身就能夠輕易破開護體真氣,對經脈造成嚴重傷害,不幸中的大幸是瞭望塔工房裡面有著殲滅軍贈送的冷型兵器。夏羽有時候心血來潮也會拿著冷型兵器練習過招,因此李少鋒對於外星武器的使用方式有些許瞭解。
 
   地球製兵器的情況,纏刃就是纏刃,即使有辦法由刀身劍身蕩出大片氣息,也以單純的剛勁、柔勁居多,難以進行更加精細的操控,然而外星兵器就是手臂的延長,從劍尖吐出旋勁、針勁、浪勁等等攻擊勁道並非難事,應付時需要花費更多心思流轉抵禦。
 
  李少鋒就曾經在第三練武場被夏羽用冷型長刀從腰際擦過,明明連衣料都沒有擦破,卻在下一刻被磅礡旋勁打進體內,痛到彷彿經脈都被擰了好幾圈,躺在地板一時半刻起不了身。
 
  眼前這名蒙面人有辦法斂氣躲在房間瞞過方才那麼多高手,修為肯定比自己更高。李少鋒不敢托大,盡量避免近距離接觸,集中感官將神經繃緊成弦,在眾多傢俱之間來回閃避騰挪。
 
  不同於至今為止真槍實戰的過招、不同於『神眠村』的混戰、不同於身邊有工房夥伴的戰鬥,此時此刻在單對單的戰鬥當中,對方一心要至自己於死命。
 
  短短十多秒鐘,卻是李少鋒在開始習武練氣之後最為驚險的時刻。
 
  反覆徘徊在生死邊緣,那個瞬間,李少鋒突然進入某種極為專注的狀態,將自身氣息的敏銳程度應用到實際層面,掌握周邊地形、事物的同時鎖定著蒙面人的一舉一動,精準掌握住冷型長劍的攻擊極限,面對接連數次的殺招也只是輕微擦傷。
 
  儘管如此,李少鋒的內心某處卻是越來越感到焦急,清楚知道目前這樣高度集中的狀態無法持久,一旦崩潰,眨眼瞬間就會喪命。
 
  蒙面人遲遲無法奈何眼前無論修為、武術都與初學者無異的少年,卻是沒有顯露任何焦躁情緒,持續穩健進攻,劍劍都砍向致命要害。
 
  ──不對,對方直到現在都沒有散出氣息,要是突然劈出劍氣增加攻擊範圍,自己躲得掉嗎?李少鋒突然想到這個可能性,急忙想要拉開更遠的距離,心緒也因此難以保持高度集中的狀態,不小心踩到散落在地板的花瓶碎片,身子一晃。
 
  總算是李少鋒急忙將氣息聚集到右腳,蹬地猛踢。雖然沒有像之前在第三練武場那樣瞬間拔衝,卻也是強行改變身體姿勢,令再度攻來的冷型長劍斜擦過胸側。
 
  好險,差點就被穿胸而過了。李少鋒直接散出大片血紅真氣往蒙面人襲去,爭得半秒空檔再度踉蹌拉開距離。
 
  下個瞬間,極為沉重的聲響猛然傳遍房內,塵埃揚起。
 
  李少鋒與蒙面人的動作皆是一滯。
 
  只見厚重牆壁被打出可供人通過的大洞。
 
  一個長髮飄逸的清麗身影倏然閃進主客廳,介入兩人之間。纏繞著酒紅真氣的黑紋短刀霸道斬落,氣勢之猛烈,逼得蒙面人不得不後撤。
 
  ──師父來了!李少鋒的緊繃情緒頓時得到舒緩,意識到總算死裡逃生了。
 
  楊千帆向來不起波紋的清麗臉蛋罩上一層寒霜,眼眸異芒劇盛,擋在李少鋒面前殺氣騰騰地怒視著蒙面人,酒紅真氣持續引魔纏繞在雙腿,甚至往後延伸到地板,拖出有如裙擺的大片溢散。
 
  夏羽慢了半秒通過缺口閃到李少鋒身旁,焦急檢視胸前傷口。
 
  「我沒事,去幫師父。」李少鋒說。
 
  「學長不要講話!」夏羽露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急忙從懷中取出裝有寒黐膏的鐵罐,塗抹止血。
 
  這個時候,蒙面人當機立斷地從懷中取出兩顆煙霧彈,用力擲往地板。
 
  難以置信的大量深灰色濃煙頓時湧現,眨眼之間就徹底席捲房間,遮蔽視野。
 
  「少鋒!可能有毒!屏住呼吸!」楊千帆厲聲大喊,右腳用力踏地,以此為軸心側身掃出一大波真氣,強行驅散煙霧。
 
  話雖如此,總統套房原本就是密閉空間,真氣也不比真正的風,煙霧遲遲無法散去,又過了十多秒,視野才稍微恢復清晰。
 
  玄關處的大門敞開。
 
  已經看不到那位蒙面人的身影了。
 
  「沒事吧?」楊千帆果斷退回李少鋒身旁,緊張地問。
 
  「胸前被砍了一劍,其他都是小傷。我現在打心底感謝師父不久前在第三練武場進行了那場緊湊修練,如果沒有那次經驗大概真的完蛋了。」李少鋒發自內心地說。
 
  「真是的,差點死了還在胡言亂語。」楊千帆又是責罵、又是安心地瞪了一眼,急忙低頭檢視傷口,確定只是皮肉傷也已經用寒黐膏止血才如釋重負地嘆息,緊緊握著手腕不肯鬆開。
 
  夏羽動作俐落地掀開衣物,確定完其他傷口都是擦傷,接著再度拿起鐵盒。大把寒黐膏彷彿不用錢似的塗抹在胸前傷口。
 
  這個時候,楊千帆露出猛然回神的表情,動怒地罵:「夏羽,妳講得那麼自信滿滿,結果沒有經過半天的時間,少鋒就被刺殺了!」
 
  「……如果我沒有當場將殲滅軍拉攏成夥伴,就會是不曉得在將來哪天有數十名教團高手驟然攻入瞭望塔工房綁架學長的局面了。」夏羽眉頭深鎖地說。
 
  「這樣還要狡辯嗎?」楊千帆咬牙嘆息。
 
  「我的判斷沒有錯。千帆學姊,請鬆手。我要輸氣到學長體內走一圈,確定經脈沒有中毒或受損。」夏羽說。
 
  「少鋒還沒學過調理變化。」楊千帆皺眉說。
 
  「我和學長的心法路子相同,主動配合運行,不會刺激經脈。」夏羽說。
 
  楊千帆不情願地鬆手,轉而抽起黑紋短刀戒備。
 
  「等等,樓月學姊呢?不會是聲東擊西的策略吧?」李少鋒急忙問。
 
  「感知真氣的結果,她和羊……羊姊都在外面,正在往這邊趕來。」夏羽說。
 
  李少鋒略為寬心,隨即被夏羽一句「請學長專注」拉回神,感受著她的真氣在經脈內流動。
 
  至今為止在學習內功心法的時候也有過不少次被輸氣到體內的經驗。夏羽的淡金色氣息有種奇妙的感覺,繾綣懷念,而且能夠感受到她的控制技巧相當細膩,絕對不會有意外散出去侵體的情況。
 
  兩人的氣息涇渭分明,互不干涉。
 
  「──太好了,經脈幾乎沒有損傷,很快就可以自癒。」夏羽如釋重負地說,又抹了一大把寒黐膏到胸前傷口。
 
  「剛剛那人的身分有底嗎?」楊千帆冷然問。
 
  「毫無疑問是高手,而且專精暗殺的方法,因此同樣精通隱匿行蹤與脫逃之道,現在去追也大概也沒有意義了。」夏羽說。
 
  「何以見得?」楊千帆問。
 
  「那人在扔出煙霧彈的下一秒作勢逃跑,卻在我們視線被遮蔽的瞬間扔出這枚銀鏢,勁勢猛烈且手法奇詭,繞了個圓弧精確瞄準學長的腦門,要是真的被直擊或許會重傷。」夏羽從口袋取出一枚銀標,用指尖轉著。
 
  「……難道會是廷達洛斯的獵犬嗎?」楊千帆追問。
 
  「可能性頗低。學長的稱號公開不到半天時間,委託獵犬也需要時間,更別提擁有編號的個位數獵犬待在世界各處,沒那麼快趕來台灣。」夏羽搖頭說。
 
  「鏢上有淬毒嗎?」楊千帆追問。
 
  「沒有。尋常可見的款式,因此無法判斷出自哪個門派。」夏羽說。
 
  「魔法師通常不使暗器,應該是武術家。」楊千帆說。
 
  這個時候,李少鋒總算意識到方才察覺到的違和感,開口說:「羽兒,我們必須盡快離開殲滅軍的總部。」
 
  「所以說了,這是目前對學長最好的辦法……」夏羽無奈地說。
 
  「我們不能留在這裡。」李少鋒再度搖頭,伸手比著胸口的傷口說:「我相信妳的說法,也不反對拉攏殲滅軍、蒼瓖派震懾住其他勢力,然而教團聯合不惜一切也要找到『受到啟發之人』,為此頒布天文數字的活捉懸賞,如果刺客是教團聯合的成員,傷口絕對不會在這裡。」
 
  「──那名刺客竟然是殲滅軍的成員嗎!」夏羽很快就想通,訝然低喊。
 
  「至少肯定不是教團聯合的成員,現狀來看,他們寧可讓我自由行動也絕對捨不得幹掉我,只有為了報仇……或者說為了不讓教團聯合稱心如意的殲滅軍成員才會下殺手。」李少鋒說。
 
  「有道理。這麼一來,事前潛伏在房內與阻隔門的上鎖也都說得通了,比起駭入電子系統或做手腳,直接擁有開關自然更容易。」楊千帆說。
 
  「這個不會是久樘總帥的意思,否則剛才集合三位大隊長去追阿瑪迪斯他們之前就會先繞過來幹掉我了,然而殲滅軍內部現在應該相當混亂,一時之間找不出兇手,久樘總帥又離開了,多待一刻就多一分危險。」李少鋒說。
 
  「回台中吧。」楊千帆乾脆地說。
 
  「……瞭解,如果樓月學姊被挾持成人質,我們就浴血殺出去。」夏羽閃身到半掩開的大門旁邊,用著鋼刀刀尖抵住門扉,嚴肅地說。
 
  這麼說起來,剛剛楚久樘將殲滅軍的總部指揮權都交給第二大隊的大隊長土御門晴良。如果這場刺殺是他的意思,己方確實得憑武力殺出去了。李少鋒閃過這個最壞的想像,不禁寒毛直豎。
 
  「不要那麼魯莽,讓羊姊帶我們離開即可。她可以信任。」楊千帆說。
 
  「正是因為她可以信任才不應該牽扯進來,否則今後在殲滅軍的立場會很為難。」夏羽說完就用鋼刀刀尖緩緩推開大門。
 
  李少鋒越過夏羽的白色馬尾與肩膀向外望去,只見門口四名殲滅軍成員癱倒一地。咽喉、胸前都有起伏,顯然只是昏了過去。
 
  「擁有這間房間的權限,有辦法斂氣躲過楚久樘、簡妮、夏羽和蒼瓖派三位高手的感知,如果真是殲滅軍成員下得手,其實很容易鎖定出對象,最少是中隊長以上的階級。」楊千帆站在其中一名成員旁邊,低頭俯視。
 
  「那樣反而尷尬吧,就算真找到了,可能也束手無策。」李少鋒說。
 
  「不好說,總統套房的四周都是宙鋼,溢散氣息停滯不散,就像克蘇魯遊戲的場所,某些程度會干擾感知的靈敏度,而且我們專注在檢查竊聽器、監視器,反而忽略了真氣源。」夏羽說。
 
  這個時候,秦樓月和慕容羊正好匆匆從走廊一端現身,見到眼前情況也難掩詫異。
 
  「請不要靠近!」夏羽立刻大喝。
 
 



創作回應

黑狼
為什麼都要怪夏羽?
雖然有可能是因為情緒的關係而怪罪而夏羽,
但就結論而言夏羽的坦白其實並沒問題,
雖然夏羽的確還藏著許多秘密,
但每次看到千帆一直針對夏羽,
還有少鋒不斷埋怨夏羽,
真的很替夏羽抱不公

但這章就證明了我之前想的沒錯,
殲滅軍裡果然還是有其他隊伍的人存在,
雖然夏羽他們覺得不是獵犬,
但我想要大膽的想著,
如果教團那邊也有好事的人存在呢?
偷偷趁著這次機會先安排獵犬待命應該也可以吧?
反正有準備就有希望,沒用上獵犬也沒差
2022-06-02 20:24:13
佐渡遼歌
這邊算是不久前的延伸。
千帆是站反對的立場,不過話已經說出去了收不回來,當時婚約也被夏羽打斷,導致間接成立了。
愛護弟子心切,態度自然比較強烈一點XD

是的呢。
教團聯合展現出了過度的重視程度。
雖然不曉得底細,總之先幹掉會傷到教團聯合的想法也因應而生。
畢竟教團聯合內部也說不準有著各種派系......
實際情況就請期待後續發展──
2022-06-02 20:44:30
Sinon乄詩音
中間樓月學姐閃現了一瞬間XD 應該是師父說的話
2022-06-02 20:34:53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2-06-02 20:44:44
你艾希我吶兒
說不定是 夏旖歌 的愛慕者(誤
2022-06-03 18:30:01
佐渡遼歌
這個也是一個可能性XD
2022-06-03 18:38:2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