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一曲醉賭俠-巧計爭鋒

幽默小水獺 | 2024-04-17 08:04:48 | 巴幣 122 | 人氣 56

連載中一曲醉賭俠
資料夾簡介
一個小乞兒、兩個賭客、三個劍客、四個細作...一直到擁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間房的紫禁城。氾濫的仿生體與任意穿梭維度的地精,帶你從瀋陽到北京,從歷史武俠到科幻哲理。

  廳堂上劉松槐正與姚財主、老陶客等人打牌,眾人圍成一圈坐著,文房二爺不知何時也自動加入了。
 
  001和003看到曹書朋旁邊還有空位,便走過去坐下。
 
  曹書朋看見他們倆,笑道:「小周和小鍾也來啦?剛才沒看到你們可讓人有點著急了。小孩子別亂跑,這世界危險得很......」他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
 
  劉松槐眼神也轉向他們,說道:「三弟別這樣嚇唬小孩。小周和小鍾本名為何?初次見面卻不知姓名可不大禮貌了。」
 
  001本想直接說出口,忽然想起姚財主曾說過在完成任務前不可向任何人表明身分,當即向姚財主使了個眼色,示意詢問。
 
  姚財主點了點頭,表示許可。看著眾人投以好奇的目光盯著他們倆,001忽然有些緊張,喉嚨乾澀,竟有些說不出話來。
 
  003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說道:「你們別看小周在賭場上很豪邁、率性,這傢伙私底下為人木訥的緊。我就替他給大家介紹介紹吧!小周本名周冠崎,今年十二歲,跟著姚財主在賭場混很多年了。我呢,是個菜鳥,姓鍾,名詔仁,今年十一歲,本是個浪跡江湖的說書人,幾個月前因緣際會結識了小周這群賭客,想說這邊環境也還算舒適,就留下來了。不過我一個從不賭錢的說書人,跟人打牌、擲骰子那是輸定了的,為了保住我乾癟的荷包,姚財主特許我用一個故事來抵那些我輸掉的錢,輸一局講一個故事。」
 
  劉松槐點點頭,說道:「有趣、有趣!你趕緊加入我們吧,我想聽故事。」
 
  姚財主微笑道:「跟孩子鬧著玩的,倒也不必太認真。關於小周和小鍾的本名還請各位保密,盡可能不外傳,孩子畢竟年紀小,又生活在這時常為了錢起糾紛的博弈圈子,還是維持原本的稱呼來得安全些。」
 
  劉松槐道:「這我理會得,姚錢樹儘管放心。咱們繼續吧!輪到誰出牌了?」他銳利的目光在身周繞了一圈,最後停在老陶客身上。
 
  老陶客咳了一聲,緩緩地遞出一張牌。
 
  003瞪眼道:「怎麼只有三錢?牌面也太小了。」
 
  曹書朋搖頭道:「這文錢門略有不同,數小牌面大,數大反而牌面小。」
 
  接著文蜆、房信蒼、官角名、姚財主依序出牌,這時輪到藺空年,他猶豫了半晌,遞出了拿手牌朱仝。
 
  古雲初道:「嘿!終於開始玩起拿手牌了,看來是時候分出高下了......」他搓了搓手,顯得躍躍欲試。
 
  果真如他所說,劉松槐、曹書朋等尚未出牌者,最終都遞出了各自的拿手牌。
 
  001觀察著桌上每個人出牌的順序和花色,心想:「怎麼沒看見魯智深花色的牌?重要角色理應要各有一張牌才對......」
 
  姚財主道:「太不公平了,怎麼每次玩牌都是古叔壓軸出場?」
 
  古雲初微微一笑,說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變把戲這檔事需靜待時機成熟、局勢穩定,然後來一記措不及防、世事難料......」
 
  此時眾人的目光都落在古雲初手上僅存的兩張牌上,只見他雙手合十將牌夾在手掌心,慢慢地轉了一圈,接著輕輕呼了一口氣,然後將手中的牌混入桌上的牌堆,他抬起頭道:「小周,你過來看看這些牌。」
 
  001走到古雲初旁邊,探頭一瞧,初時還看不出有什麼不同,古雲初在他耳邊低聲道:「注意花色和對應的數字。」
 
  原來每張牌的序位都上升了一等,關勝從三萬上升至四萬,柴進從四萬上升至五萬......以此類推。
 
  001道:「所以古叔剛才到底出了哪張牌?」
 
  古雲初從牌底抽出尊萬萬貫,有趣的是,上面本應為宋江的人像,此時卻變成了吳用。
 
  吳用在水滸傳中,是個學問淵博、精通兵法謀略的角色,眉清目秀,人稱「智多星」,然而「吳用」諧音自「無用」,也暗示即使足智多謀也改變不了梁山軍敗陣的結局。
 
  001一看便即會意,偷笑道:「劉叔叔身分不同,可得罪不得!」
 
  古雲初摸摸001的頭,道:「身分這玩意是可以靠後天的勤學、膽識扭轉的,牌數大不見得穩贏。等你長大一點,古叔教你這戲法的訣竅。」

  「真的嗎?」001眼神閃爍。
 
  古雲初只是微微一笑,將那張吳用的牌放在桌子正中央,朗聲道:「我贏啦!」
 
  眾人紛紛鼓掌喝采,劉松槐瞪大了眼說道:「哎喲!偏偏沒防到古叔這一招,果真是名符其實的百變智多星,贏得漂亮!」
 
  待喝采聲漸趨平息,姚財主道:「恭喜古叔!咱這牌局沒有下注,什麼獎賞懲罰也大可不必。小鍾,今天來個特別點的故事,給大家當下酒菜。」說著向童僕微一擺手,不一會兒端上了酒杯和幾瓶美酒,另外也給001和003準備了綠豆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