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71.不要這樣嚇人啦

佐渡遼歌 | 2022-05-28 20:00:01 | 巴幣 1514 | 人氣 370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秦樓月瞥向大門,開口說:「開門吧。」
 
  楊千帆立刻單手扣著黑紋短刀,閃到玄關處,緩緩打開大門。
 
  「感謝。」楚久樘大步穿過玄關,踏入主客廳,開口說:「不好意思,事情有變,我現在要離開總部,只好先咳了一聲打斷各位的討論。」
 
  「請久樘總帥不要這樣嚇人啦。」李少鋒苦笑著說。
 
  「抱歉抱歉,只要看到高度的變化技巧或武術招式總會下意識地模仿看看,也因為這樣被妮妮罵過好幾次了,說是如果走火入魔就不好了。」楚久樘爽朗笑著說。
 
  簡妮單手摀著耳朵,沒好氣地橫了一眼,低聲催促:「請盡快。」
 
  「當然當然。」楚久樘笑著安撫。
 
  「難道要去追擊阿瑪迪斯・馮特與希歐・沙布爾嗎?」秦樓月正色詢問。
 
  「這是最後的機會。」楚久樘乾脆承認:「台灣四面環海,所有機場港口都有我軍成員,除非他們打算游泳出去,否則就是甕中之鱉。」
 
  依照情報機關與教團聯合的財力,肯定會有私人飛機或船舶吧?李少鋒暗自疑惑,不過沒有將之說出口。
 
  「炸彈呢?」夏羽問。
 
  「我軍已經徹查過地盤,並未發現任何附法炸彈,只憑虛張聲勢就安然離開,確實令人感到佩服。」楚久樘咬牙說。
 
  「既然時間如此緊急,為何刻意回來?」楊千帆問。
 
  「因為還有更加緊急的事情,首先,各位對於教團聯合的破魔槍械有何瞭解?」楚久樘正色詢問。
 
  聞言,李少鋒、楊千帆和秦樓月都沒有回應,各自將視線轉向夏羽。
 
  「咦?為什麼要看過來?我也不清楚那方面的事情呀。」夏羽說。
 
  「夏羽小姐謙虛了。在方才的場面淡然接住破魔子彈,瞬間扭轉局勢,想必對於這些領域有著深入研究。」楚久樘說。
 
  「對付附法道具的時候就是搶先破壞掉偽造迴路,大家都知道吧。」夏羽說。
 
  「我軍的魔法師提過可以使用那種方式應付破魔槍械,卻有實行層面的困難。目前已知他們在子彈上面進行了二重附法,在『仿造迴路』上面寫入『破魔』與『凝爆』的魔法迴路,令破壞的難度大增。從蒼瓖城回收的子彈大多已經損毀,也難以進行更加詳細的分析。」楚久樘說。
 
  「只是一個賭注啦。他們不會冒著誤傷學……誤傷『受到啟發之人』的風險,因此只會使用附加『破魔』的子彈。」夏羽聳肩說。
 
  「方才幾位和希歐・沙布爾交談時也提到過『愛依』這個詞彙,希望請教那是什麼意思?」簡妮平靜提問。
 
  「玉閣祭襲擊事件的時候,有從教團聯合的成員身上搜出一份名單,蒼瓖派稱為『不殺名單』。那個時候,我尚未加入瞭望塔,不過聽說我們家的學長姊們因為那份名單出現不少誤會。」夏羽說。
 
  「那份名單就是持有『受到啟發之人』稱號的人嗎?」簡妮加重音量問。
 
  「算是候補人選吧。希歐不是說過扣掉學長,只剩下兩位而已。」夏羽說。
 
  「可以問問殲滅軍原本如何看待那份名單嗎?」秦樓月插話詢問。
 
  「……名單對象皆是二十五歲以下的年輕男女,我軍推測那是教團聯合希望活捉、招攬入團的名單,卻是缺乏情報與線索,無法做出更進一步的結論。」簡妮說。
 
  「這個才是久樘總帥撥冗過來的主因吧?就不用多費時間聊那些破魔槍械的前言了。」夏羽笑嘻嘻地說。
 
  「那個異於尋常的稱號確實是個問題……當然啦,我相信少鋒與各位沒有說謊,因此更要抓緊時間釐清『受到啟發之人』這個稱號有何特殊之處,讓教團聯合如此重視。」楚久樘正色說。
 
  與其慢慢調查,不如直接去問羽兒更快吧,感覺她還隱瞞了許多重大情報……至少神賜能力在體外變化、體內變化有細微差別的部分也是剛剛才講出來。李少鋒努力不要將視線往那位綁著馬尾的學妹移過去。
 
  「我軍已經緊急召集了考察班、分析班、技術班、醫療班的四班班長,以及所屬的文獻組、歷史組、遊戲組、情報組、武器組、冶煉組、體檢組的組長與其成員,共三十七人。全員都在本棟一樓待命,隨時可以過來這裡。」簡妮說。
 
  「……诶?」李少鋒一楞,不曉得為何要找那些成員過來。
 
  「考察班與分析班會協助解析『受到啟發之人』稱號的特殊之處,技術班與醫療班則是保險起見,希望能夠解析所持有的那柄名為『那徹亞斯』的偽外星兵器並且進行詳細的身體檢查。」簡妮流暢說明。
 
  等等,這個是要自己……長期留在殲滅總部的意思吧,明天可是還要上學耶,不如說,因為隊長會議延期一天的緣故,已經無故曠課一天了,不曉得這次世明老師又會編出什麼理由。李少鋒的思緒難以集中,吶吶地說:「我沒有帶著那徹亞斯。」
 
  「沒有關係,我軍成員會前往台中取貨。這間房間可以讓各位自由使用,如果有欠缺的物品請提出,我軍會立即備妥。」簡妮補充說。
 
  「少鋒,你或許會對此有疑慮,然而我軍總部是全台灣最安全的場所。」楚久樘立刻接話說。
 
  考慮到如果去住蒼瓖城可能得隨時看夏旖歌的臉色,相較之下,殲滅軍總部或許是一個好選擇,不過自己還是想要回去瞭望塔的工房啊。即使只有半年多的時間,對於自己而言,那裡已經是第二個家了……考慮到原本家裡從國小以後就相當冷清、雙親幾乎都只回來睡覺,瞭望塔工房甚至更有家的感覺。
 
  李少鋒尚未整理好思緒,沉默不語。
 
  「這次非常感謝,多虧了你們瞭望塔的情報才不至於落得一敗塗地。如果你希望回去台中,我們當然也不能強留,只是──」楚久樘說到一半,雙眼重瞳同時閃現熾烈異芒,有如火焰熊熊燃燒,右手纏繞起鮮紅真氣,勁勢霸道地平推而出。
 
  夏羽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左手將李少鋒往後扯去,右手引魔纏繞起螺旋淡金真氣,原本看似要正面抗衡卻在最後瞬間從側邊巧妙滑開,推歪楚久樘手腕的同時以手刀斬向顏面。
 
  楚久樘勾起嘴角,退了半步閃避,左手撮指為劍空揮了一下。
 
  輕描淡寫的動作卻發出激烈劈風聲響。
 
  下個瞬間,指尖劃出的軌跡凝聚出一道鮮紅劍氣,磅礡無匹地向前斬出。
 
  夏羽臨危不亂,表情沒有絲毫改變地提起護體真氣試圖抵擋。
 
  儘管如此,那道火紅劍氣卻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摧枯拉朽地破開護體真氣。
 
  夏羽在這個瞬間才意識到劍氣的凝縮濃度遠遠超過想像,眨眼過後,那道凌厲劍氣已經來到身前,當下迅速讓氣息纏繞在雙腳,往後傾倒且以腳跟用力蹬地,原地空翻一圈,神乎其技地避開劍氣。
 
  「首次見到這招不僅僅是毫髮無傷,連衣物都沒有被擦破,妳還是第一人呀。」楚久樘難掩訝異地讚嘆。
 
  夏羽在站穩身子後立即往後掠去,兩個騰挪拉閃到李少鋒身旁,鼓起臉頰抱怨說:「剛剛學長也說過了,請總帥不要這樣嚇人啦。如果想要測試實力可以直接說呀,我也想要參觀殲滅軍的練武場!」
 
  「如果不是有極為特殊的境遇,不可能在如此年紀就練就如此功夫。我剛剛可是動真格想擒住少鋒。」楚久樘說。
 
  「總帥說笑了,完全沒有感到殺氣。」夏羽說。
 
  「請問為何突然動手?」秦樓月露出猜到理由的神情,卻還是無奈地問。
 
  「如果要讓少鋒返回台中,必須確定身邊有足以抵抗教團聯合成員的高手。瞭望塔工房的副工房長張定緯與王牌的楊千帆都是年輕一輩的高手,不過相當可惜,我並未與各位實際交手,只好趁此機會釐清。」楚久樘說。
 
  「樓月學姊也很強喔。」夏羽笑嘻嘻地說。
 
  「我也相當景仰秦家刀的落雨刀法。」楚久樘笑著說。
 
  秦樓月對著這個客套話笑了笑,追問:「不曉得結論如何?」
 
  「行吧。如果有夏羽待在身旁,回去台中也沒有問題。」楚久樘肯定地說。
 
  這麼聽起來,久樘總帥倒是沒有堅持要自己留在殲滅軍總部。李少鋒稍微安心,不過很快就見到簡妮沉下臉,暗忖殲滅軍的內部意見似乎也頗為分歧。
 
  「當然!我會保護好學長的!」夏羽挺胸說。
 
  「話又說回來,妳真的很強啊。」楚久樘忍不住再度說。
 
  「很榮幸能夠得到總帥的親口稱讚。」夏羽微笑著說。
 
  「這個是真心話。最初以攻代守的瞬間判斷非常好,原本準備好的後續招數都難以施展,不得不轉為守勢。」楚久樘說。
 
  「那是因為現場還有值得信賴的學姊們,否則我會慌慌張張地拉著學長撤退,而且撮指砍出劍氣可不算是守勢。」夏羽嘟起嘴說。
 
  「妳的戰鬥風格走西方魔法,細節之處卻又與至今為止交手過的魔法師有些差異,該怎麼說比較好……打起來有種違和感,有些綁手綁腳的。無論如何,妳都不會是迷途者吧。」楚久樘肯定地說。
 
  「我是迷途者呀。」夏羽理所當然地裝傻。
 
  「那麼妳會成為下一個練至第九重境界的迷途者吧。」楚久樘沒有深究,淡然說。
 
  「過獎,然而如果有機會,希望能夠和總帥毫無顧忌地過招切磋。」夏羽說。
 
  「有機會的話還請務必。」楚久樘勾起嘴角,隨即端正神色地問:「妮妮,情況如何?」
 
  簡妮瞥了李少鋒等人一眼,露出顯然不想在外人面前談論此事的神情,卻還是立刻報告說:「目標阿爾法、目標博佛在八分鐘前進入士林捷運站的一間咖啡店,身邊沒有其他教團聯合成員,依然沒有動靜。」
 
  「我方的準備如何?」楚久樘追問。
 
  「第四中隊的茱蒂・愛德華茲中隊長、第五中隊的王漢遙中隊長、第七中隊的林淺慕中隊長,三人各自帶著兩位隊員在咖啡店外監視。目前三位大隊長都已經在新商店街站的月台待命,各自領著六位隊員,共二十一人,等候總帥下一步的命令。」簡妮瞥了一眼平板電腦,流暢地說。
 
  「那麼讓晴良那隊留守總部,他是最細心的,給予第三階的指揮權限。雷吉諾德和雪芳那兩隊人跟著我走。」楚久樘果斷地說。
 
  「是的。」簡妮立刻敲擊平板電腦,發出指示。
 
  「那麼我們先離開了。請幾位好好考慮方才的提案,不管要待在台北多久都可以,我軍會竭誠招待,如果我回來的時候尚未離開,再來慢慢詳談吧。」楚久樘說完,頭也不轉地灑然踏出總統套房。
 
  「慕容中隊長與各位相識,已經讓她負責這間套房的警戒任務。各位有任何要求都可以直接跟她提。」簡妮補充說完,快步追上楚久樘。
 
  大門悄然掩起。
 
 
 
 



創作回應

weiting
要捉內鬼嗎?
2022-05-28 22:51:30
佐渡遼歌
那樣就是殲滅軍內部的事情了XDD
少鋒等人現在應該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2022-05-28 22:56:57
秦思
露出顯然想要在外人面前談論此事的神情,卻還是立刻報告說;
感覺缺了個不
2022-05-29 00:31:13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2-05-29 00:32:37
露米諾斯 Luminous
總帥應該是知道肯定不是迷途者,但是居然不懷疑夏羽的來歷嗎

是說簡妮作為秘書不會隱藏真實想法?
2022-05-29 15:20:15
佐渡遼歌
這種隱私問題不好當面詢問XD
雖然不久前在榕亞廳露了徒手接子彈的高超技巧,現在應該各大隊伍也都開始調查夏羽的底細了......

2022-05-29 15:28:13
露米諾斯 Luminous
但如果想保護少鋒這個問題很重要吧?私下調查也要時間,他卻放他們走…
2022-05-29 15:31:13
佐渡遼歌
楚久樘算是讓他們自由選擇啦
簡妮倒是一副死活要把人留下來的樣子就是了XDD

畢竟總帥也有形象要顧,現在蒼瓖派也摻一腳的情況下不好強行留人。不過畢竟也有身為總榜第一的自信,應該還是有備著後著XDDD
2022-05-29 15:52:18
赤月狼
對簡妮的好感度持續下跌中...
覺得她就是那種強硬死腦筋又煩人的官僚
2022-05-31 15:34:59
佐渡遼歌
個性確實頗為固執
雖然也可以說是管理自己人就已經夠累了,懶得擺出好臉色給外人看XD
2022-05-31 16:40: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