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70.那樣不就是夜逃嗎?

佐渡遼歌 | 2022-05-26 20:00:03 | 巴幣 1318 | 人氣 320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等等,那樣不就是夜逃嗎?李少鋒單手摀住臉,努力運轉思緒地說:「不、不好意思,師父,話題的規模一口氣跳得太遠了,我需要時間思考。」
 
  「千帆,這件事情還是首次聽說。」秦樓月蹙眉插話。
 
  「不好意思,沒有告知樓月學姊。這是維洛妮卡師父在離別時的交代,當時我們不曉得台灣隊伍是否會有人因為她的緣故前往台中滋事尋仇,為了不要給瞭望塔的大家造成麻煩才會準備這個門路,以防萬一。」楊千帆說。
 
  「真是的,每個人、每個人都這樣,希望多少可以更加信任我這位工房長啊……不過剛剛才說了隊伍的力量不足,必須仰賴殲滅軍和蒼瓖派的庇護,沒有受到信任也是當然的事情吧──」秦樓月說到一半就陷入自我厭惡,沮喪垮著肩膀。
 
  李少鋒瞥了一眼秦樓月,暫且先將緩頰放到一旁,開口說:「師父,我從小在這裡生活,連出國的經驗都沒有,突然要過著逃亡生活的難度太高了,而且那樣會給維洛妮卡師父帶來麻煩吧。」
 
  「你是我的弟子,也就是我的家人,無論做出什麼事情都不是麻煩。」楊千帆理所當然地說。
 
  「那、那樣真的非常感謝。」李少鋒感受著湧現內心的暖意,忍不住捏緊手指,卻還是說:「不過那樣似乎有點……失去意義了。」
 
  「失去意義?」楊千帆問。
 
  「我知道事態的嚴重性,剛剛要是少掉某些要素或有什麼差池,大概就沒有辦法從榕亞廳全身而退了,不過羽兒已經將局勢稍微扳回來了,保持在一個微妙的平衡,如果直接逃跑就……失去意義了,今後沒有辦法再度面對各種難題。」李少鋒緩緩地挑選措辭,努力表達出自己的想法。
 
  「學長說得對,凡事逃避可不行。所謂氣隨心走,思想與情緒在某些層面也會大幅影響到氣息本身。許多修練者擔心走火入魔,每當修習內功心法到了關鍵處就猶豫不前,遲遲無法跨過那個門檻,終其一生都停留在第四重境界。如果在這種時候逃避,可能對將來修練產生負面影響。」夏羽說。
 
  「那樣也有限度,明知道九死一生還去硬闖就只是送死。」楊千帆皺眉說。
 
  「現在應該尚未到那麼險峻的情況。」李少鋒苦笑著說。
 
  這個時候,秦樓月清了清喉嚨,端正神色地說:「千帆,我的力量不足,卻也會盡己所能地保護好所有成員,不會發生讓你們兩位需要逃到國外的情況。」
 
  「……我相信樓月學姊會盡到工房長的職責。」楊千帆妥協地說。
 
  「請千帆學姊不用擔心啦,我會處理好的!」夏羽自信滿滿地補充說。
 
  「唉……」楊千帆嘆了一口氣,微微搖頭,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樓月學姊,昨天在樓梯間提過的話題,應該還記得吧?」李少鋒問。
 
  「當然。」秦樓月露出疑惑神情,不曉得為何突然提起這點。
 
  「各方勢力都尚未理好現狀,處於一個微妙平衡,反過來想,全世界都在關注我的……或者說我們的下一步。我是迷途者,缺乏這個世界的常識,經過半年多的時間卻也知道瞭望塔工房是很棒的隊伍,師父、樓月學姊、定緯哥都是年輕一輩的高手──」李少鋒說。
 
  「千帆與定緯確實是高手,我就只是……」秦樓月垂著眼簾,輕聲嘆息。
 
  「只要掌握返氣變化,氣息總量偏少的缺點就不再是缺點了,不是嗎?」李少鋒反問。
 
  「樓月學姊對於十書的研究詳盡透徹,並且不同於舊有文獻,沒有受到局限大膽地設立假說,只要時間足夠就可以做出成果。銀鑰的司書們也是對此給予極高評價。」夏羽說。
 
  「那樣還真是……值得高興的事情。」秦樓月怔然說。
 
  「師父,司書是銀鑰裡面的幹部職稱嗎?」李少鋒往後側身,低聲問。
 
  「銀鑰是一支籠罩在神秘面紗底下的隊伍,有許多謠言傳聞,其中幾乎都是未確認情報。首席司書、次席司書與三席司書,這三人據說是銀鑰的領導者,也有一個說法是這三個職務分別就是隊長、副隊長與隊伍王牌。」楊千帆說。
 
  「羽兒,是這樣嗎?」李少鋒偏頭確認。
 
  「沒有那麼了不起啦,就是記憶力比較好又願意花費自己讀書時間去管理的積極派。」夏羽搧著手說。
 
  以前羽兒曾經提過,銀鑰當中分成兩大派系──其一是不希望涉入也不在意外界紛爭,將畢生時間都用來探求無數知識的消極派;其一是希望將掌握的知識應用在各種事物上面的積極派……所以這是說出來也無所謂的情報啊。
 
  李少鋒暗自點頭,繼續說:「我想要說的是,只要瞭望塔成為更加強大的隊伍,大部分的問題幾乎都會迎刃而解。在這個世界,有實力的人就有話語權,阿瑪迪斯、希歐和羽兒都在不久前證明這點了。」
 
  「說是這麼說,那也不是一蹴可及的事情……」秦樓月苦澀地說。
 
  「現在正是一個好時機,我們就利用『受到啟發之人』與『銀鑰』這些優勢,讓瞭望塔成為更加強大的隊伍吧。目前已經有了知名度、實力、關鍵情報、關鍵人物,只要再做出實績就行了。」李少鋒說。
 
  「以前提過如果瞭望塔成為更加強大的隊伍,對於學長的人身安全也會有更高的保障,我自然樂見其成。目前告訴各位學長姊的情報都有經過深思熟慮,只要別說是銀鑰傳出去的就行。」夏羽立刻聳肩說。
 
  真的有深思熟慮嗎?很多時候都是不小心說溜嘴吧。李少鋒暗自懷疑。
 
  「真是極力要撇清與銀鑰之間的關係呢。」楊千帆說。
 
  「現在還沒有到向其他隊伍公開坦白的時機。」夏羽含糊地說。
 
  李少鋒沒有追究,轉回正題地說:「師父剛才也提過,在教團聯合公開《食屍教典儀》確實存在的此刻,十書相關情報的重要程度將會大幅提升,樓月學姊的研究也很知名。我大概已經會被盯上了,不過樓月學姊也要注意安全吧。」
 
  「學長說得很有道理,比起『受到啟發之人』,大多數隊伍會對《食屍教典儀》展現出更高的關心……既然出現第一本十書了,《奈克特正本》、《伊波恩原稿》、《賽拉伊諾石板》、《拉萊耶文本》、《死靈之書》、《唐金冊》、《最初的日記》、《原初混沌地圖》以及《幻夢手札》,剩下九本也不再是虛幻縹緲的幻想。樓月學姊也需要嚴加提防。」夏羽說。
 
  「是呀,很有可能出現試圖強搶研究成果的傢伙。」李少鋒繼續說。
 
  「因為這樣的理由受到重視,總覺得心情有些複雜……」秦樓月苦笑著說。
 
  「夏羽的做法有些問題,不過某些論點也有道理。瞭望塔工房過去幾年來都沒有積極參與大型社交活動,加上那些沒有根據的謠言,導致評價普遍不高,現在正是一個扭轉的好時機。」楊千帆說。
 
  「妳也持積極意見嗎?」秦樓月問。
 
  「瞭望塔工房值得更高的評價,考慮到從今天開始,整體玩家參加克蘇魯遊戲的頻率會大幅提高,提升隊伍整體的實力並沒有壞處。」楊千帆說。
 
  「……行吧。」秦樓月露出毅然神色,同意地說:「危機就是轉機,難得手上有這麼多張好牌,一直畏畏縮縮的也沒有意義,我們以此為目標努力吧。讓瞭望塔成為不需要受到殲滅軍、蒼瓖派庇護的強大隊伍。」
 
  緊接著,突然有個咳嗽聲響傳遍房間。
 
  ──難道阿瑪迪斯和希歐去而復返了?李少鋒暗自心驚,猛然提氣轉頭卻看見楚久樘推門而入。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一定會幫助過關的吧?死在遊戲裡就糟了
2022-05-26 20:11:20
佐渡遼歌
是的呢,不過克蘇魯遊戲畢竟是一個發生什麼情況、意外都有可能的場所......
2022-05-26 20:22:04
Sinon乄詩音
「現在還沒有到像其他隊伍公開坦白的時機。」→向
瞭望塔要走向積極升級路線了!不過以人數來說仍然是個小隊伍吧,有那種公認的強大隊伍是一樣只由不到十人組成的嗎( ー̀ωー́ ).。o?
而且組成成員也有數人無法長期待在隊伍裡面……QQ
2022-05-26 21:51:13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少數精銳的隊伍也是有的,不過那樣會比較偏向久樘總帥殲滅軍那樣依靠單人魅力才成立
一旦發生意外或身故就直接隊伍崩解
所以大部分知名的強大隊伍還是有一定歷史XDD
2022-05-26 22:05:43
你艾希我吶兒
要成為一打十的辣個男人了 少鋒
2022-05-27 12:45:03
佐渡遼歌
任重道遠XDD
2022-05-27 13:10:55
赤月狼
這倒是個可以讓瞭望塔整體實力變強的契機。
其實我覺得現在的狀況少鋒反而是其次,塔裡現在最有價值的是樓月學姊的研究筆記,畢竟對非教團隊伍來說「受到啟發的人」沒什麼用甚至是顆燙手火炭,不管是扔出去還是留著過冬都不對,但是研究筆記可以讓隊伍找到十書的比例增加好幾個百分點。
不過不管怎樣,瞭望塔暫時是安靜不下來了,我個人覺得一定要增加團員人數,最好是直接招募強者,就像當初招到師父一樣,如果沒辦法也招幾個有潛力的迷途者,不然人數真的是瞭望塔的硬傷。
還有,少鋒或是燕子什麼時候才要在一起?
2022-05-27 14:04:16
佐渡遼歌
是的呢,樓月學姊打好了基礎,現在以此為契機往前邁出第一步了
透過這個稱號拉到的關係和當成籌碼,也或許可以得到其他利益
總人數的部分,按照往例會在新學期招攬
現在的時節也來到四月底,等到暑假過後,少鋒、千帆就會升上二年級了
還請期待二年級篇的故事和發展!!

2022-05-27 14:35:08
Ddpaul
所以李少鋒會被安排去見總統府的辣個女人嗎
2022-05-27 18:09:40
佐渡遼歌
本作的現實要素姑且還是止於地名和商家名啦XDD
不會出現人名XDD
2022-05-27 18:14: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