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76.蒼瓖派的婚約者

佐渡遼歌 | 2022-06-09 20:00:04 | 巴幣 494 | 人氣 39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大廳內站著四人。
 
  高芸雯、高芸潔兩姊妹並肩而立,身穿蒼瓖派的淡綠衣袍,腰配長劍,此外還有一位面容古拙的老者,站在最後面。
 
  老者的容貌看來是七、八十歲的高齡,一身文士裝扮,體格卻是高大壯碩、肌肉鼓起,完全不顯老態,渾身散發出毫不掩飾的強橫氣勢,左右腰際都配著一柄異於蒼瓖派制式的精鋼寬劍。普通武術家必須使用雙手才能揮舞,老者卻像是有辦法單手輕易使用。
 
  站在他們三人當中的女子一襲深綠色長裙,漆黑長髮如瀑,俏臉含霜、英氣逼人,正是蒼瓖派的掌門千金夏旖歌。
 
  面對這個陣仗,李少鋒一時之間不曉得如何是好。原本還以為有不少時間可以好好整理情緒,沒想到居然一回到台中就直接見到婚約者本人了。
 
  「李少鋒,好一段時間不見了。」夏旖歌神色平靜地打招呼。
 
  「啊啊……是的。」李少鋒頷首說。
 
  「本次我離開花蓮的事情只有在場幾位與父親大人知曉,連崇予也不知道,還望保密。」夏旖歌淡然說。
 
  這麼看來應該是下午從現場直播聽到婚約的消息就直接趕過來了。李少鋒沉默點頭,遲來地意識到夏旖歌看起來有些清減。
 
  「你在玉閣祭的時候就見過芸雯、芸潔了,這邊這位是夏籲爺爺。本已引退許久、不問世事,由於我還在療養期間,麻煩籲爺陪著過來台中一趟。」夏旖歌擺手介紹。
 
  李少鋒頷首回禮,暗忖既然被夏旖歌稱為爺爺,輩分比起掌門的夏逸舟還要高一階,毫無疑問是耆老級的一流高手。
 
  蒼瓖派在那場教團聯合的襲擊事件當中受創甚鉅,門下弟子死傷破百,下任掌門的夏崇徵更是在遭受暗殺後被羞辱性地糟蹋屍身。夏旖歌目前應該是內傷未癒的狀態,如果又遭到偷襲就再也無法挽回台灣第一門派的顏面了,換言之,眼前這位夏籲有著面對教團聯合強者也能夠保護她周全的硬底子。
 
  夏籲面無表情地站著,彷彿對於幾人的對話毫無興趣。
 
  這個時候,片桐總一郎適時插話:「少鋒先生,老朽已經遵照吩咐,整理好會議室了。」
 
  李少鋒猛然回神,順勢說:「站在這邊不方便說話,請到裡面吧。」
 
  「……就這樣吧。」夏旖歌偏頭吩咐:「芸雯、芸潔,妳們待在這邊。」
 
  「是的,謹遵吩咐。」
 
  「是的,謹遵吩咐。」
 
  高芸雯和高芸潔同時躬身。
 
  夏旖歌與夏籲跟著李少鋒進入會議室,片桐總一郎善盡執事職責,替兩位客人拉開扶手椅。話雖如此,夏籲沒有坐下,逕自走到牆邊繼續站著。
 
  李少鋒、夏旖歌隔著長桌面對面而坐。
 
  片桐總一郎適時端上剛沖泡好的熱紅茶與簡單茶點,接著移動到李少鋒身後,微笑凝視著夏籲。
 
  氣氛頗為尷尬。
 
  夏旖歌的坐姿凜然,小啜了一口紅茶,率先開口詢問:「你現在有戀人嗎?」
 
  「這個……並沒有。」李少鋒說。
 
  「曾經有過婚約嗎?」夏旖歌又問。
 
  「當然沒有。」李少鋒皺眉說。
 
  「至今為止與教團聯合的任何成員有過聯繫嗎?」夏旖歌換了一個話題。
 
  「如果是指那位背叛了學長姊們的孫琰,我確實和他講過幾次話,然而僅此而已。」李少鋒皺眉說。
 
  「這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希望認真回答。本派必須與那些教徒劃清界線。」夏旖歌說。
 
  李少鋒突然想到夏羽的黑曜薔薇臥底身分,暗忖依照蒼瓖派的立場也會將她歸類成教團聯合的成員吧,卻還是肯定地說:「沒有。」
 
  「那樣真是太好了。」夏旖歌淡然說。
 
  李少鋒凝視著眼前表情幾乎沒有改變的掌門千金,突然意識到現在的對話氣氛與其說是相親,更接近審問,再度湧現煩躁情緒。
 
  夏旖歌沒有退讓地直視著李少鋒,停頓片刻,乾脆地說:「那麼這樁婚約就這樣正式訂下來吧。」
 
  搞什麼啊!居然連夏旖歌也同意嗎?所以反對的人就只有自己一個?李少鋒一時之間不曉得該怎麼回應,愣了好幾秒才忍不住問:「夏小姐該不會真的想要嫁給我吧?」
 
  聞言,夏旖歌的俏臉迅速閃過數種情緒,最後輕嘆一聲,淡淡地說:「李少鋒,你是迷途者,對於這個世界的傳統與價值觀或許有些異論,然而在無法抽身的此刻,只有接受這樁婚約的選擇。」
 
  「既然妳不情我不願,為什麼還要繼續?」李少鋒追問。
 
  「貴工房的隊長秦樓月小姐難道就心甘情願接受家族安排的婚約嗎?聽說她還有一位原本是普通人的老師情人呢。」夏旖歌說。
 
  「不關樓月學姊的事情,請不要在反駁時候列舉其他人。」李少鋒皺眉說。
 
  「在我看來,希望將話題轉開的人是你。」夏旖歌乾脆地說:「李少鋒,將這件事情當成一樁交易吧。蒼瓖派會負責保護你的人身安全,作為交換,希望提供『受到啟發之人』這個稱號讓本派使用。」
 
  所以最後還是打著那個稱號的主意啊。李少鋒突然感到惱怒,暗忖這位掌門千金打從初次見面就把自己當成教團內應對待,即使誤會洗清之後也不改態度,連句道歉都沒有,當下說:「如果要進行交易,我也可以向殲滅軍提吧。」
 
  「……殲滅軍嗎?」夏旖歌輕聲反問。
 
  「久樘總帥可是相當大方地表示願意提供協助,至少沒有讓我去娶哪位完全不熟識的人。」李少鋒說。
 
  「聽說你們在殲滅軍的總部遇襲了。」夏旖歌平靜地說。
 
  難道蒼瓖派在殲滅軍裡面有線人嗎?李少鋒一時語塞,無法回應。
 
  「殲滅軍為了繼續推展玩家協會的業務,今後也會持續有龍蛇混雜的陌生人踏入總部與協會,你也提過了豐億集團、玉井建設都是教團聯合的內應,然而他們兩支隊伍可是光明正大地參加了協會。相較之下,我派持續實施入城限制與宵禁,外人無法進入蒼瓖城,可以確保你的安全。」夏旖歌流暢地說。
 
  那樣不就是要把自己關在花蓮那座城池裡面的意思嗎?李少鋒啞然無語,暗忖連殲滅軍都不敢把話講死到這種程度,坦白說:「我只是誤打誤撞拿到了這個稱號,可沒有什麼情報能夠提供給貴派,到時候要是怪我食言就糟糕了。」
 
  夏旖歌聽出話中的不悅,微微蹙眉地說:「本派並不在意那個莫名其妙的稱號,只是你也沒有其他可供交易的物品。」
 
  「是這樣嗎?」李少鋒懷疑地問。
 
  「所謂的稱號是破關遊戲後可以獲得的證明,本身並沒有任何意義,這是所有克蘇魯遊戲玩家都該知道的常識。教團聯合或許亟欲知道關於你偶然破關某一場遊戲的情報,本派卻並非如此。」夏旖歌說。
 
  這麼說起來,希歐在那場直播的時候從來沒有提及「受到啟發之人」是戴上玩家戒指第一晚就會得到的首個稱號,產生這樣的誤會也可以理解。李少鋒暗自思索這樣的行為是否有比起貪圖「受到啟發之人」的未知利益更好。
 
  「家父始終沒有忘記玉閣祭時候的救命恩情,希望有機會報答,我和崇予也會站在你這邊。總而言之,本派可以提供比起殲滅軍更好的保護,然而若被認為別有居心會引發非議,本派耆老與弟子也無法信服,因此需要締結婚約,擁有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夏旖歌淡然說。
 
  這麼說起來,以前也聽過蒼瓖派內部其實也有不少派系爭鬥。李少鋒瞥了眼始終沉默站在牆邊的夏籲,開口問:「其他耆老持反對意見嗎?」
 
  「正好相反,那些老人們可是樂見其成,原本擔心讓崇予繼承掌門之位的事情會出現變數,如果我嫁給一位沒有實力、實績與背景的迷途者,更是難以去競爭掌門之位。」夏旖歌淡然說。
 
  「這樣值得嗎?」李少鋒皺眉問。
 
  「我本來就沒有成為掌門的念頭。」夏旖歌搖頭說。
 
  玉閣祭的時候並不是這樣吧?那個時候看起來還是想當的。李少鋒沒有追問,暗自嘆了一口氣。
 
  「這麼說起來,請問岳父岳母知道這個世界的事情嗎?」夏旖歌再度提問。
 
  「那個稱呼……算了,老爸老媽不曉得任何事情,我是迷途者,目前尚在斟酌開口說明的時機。」李少鋒放棄反駁,無奈回答。
 
  「既然你的家庭是普通家庭,岳父岳母也不曉得相關細節,這邊希望以『入贅』的方式加入我派。正式身分是我的夫婿,父親會視如己出地傳授你懷玉、曲玉、蘭玉三路劍法與本派心法,也有資格學習《翠華訣》,然而不會持有實權,無法擔任派內任何職務,請問有異議嗎?」夏旖歌淡然問。
 
  等等,話題進展未免太過迅速,如果只有入贅就先算了,後面那堆相當實際的內容是怎麼回事?居然連不曉得幾年後、幾十年後的事情也規劃好了嗎?李少鋒的思緒一時轉不過來,吶吶看著夏旖歌幾乎沒有改變的平淡神情,再度啞然無言。
 
 
 
 



創作回應

Ddpaul
燕子和其他幾位不說,教聯的話孫琰和夏羽也先不管,我等著看婚禮現場沈婭夏旖歌大打出手
2022-06-10 06:35:27
佐渡遼歌
那樣確實會很刺激www
2022-06-10 10:49:10
七夜墨
雯潔姊妹我不熟 但跟他們的諧音我熟(開玩笑XD)
我來學習+研究你的寫作方式的 嘻嘻A_A
2022-06-11 13:32:18
佐渡遼歌
歡迎來看文XD
2022-06-11 13:38:45
七夜墨
感謝你[e19]
2022-06-11 13:42:20
佐渡遼歌
0w0
2022-06-11 14:24:40
你艾希我吶兒
好壓迫的婚約
2022-06-19 15:30:07
佐渡遼歌
為了未婚妻(?XD
2022-06-19 16:45:20
靖節先生
我看她老早就想把男主帶回家養了吧ww
2022-07-03 10:26:50
佐渡遼歌
嘛嘛嘛,這點就請期待後續劇情描寫到心境的部分XDD
2022-07-03 10:52:5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