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尼特創造神-第八十四章

傑出荷包蛋 | 2022-05-28 20:57:38 | 巴幣 106 | 人氣 77


八十四、歧路亡羊的真相
  「咳咳咳……」吉雷特咳出幾口血,他看了看自己顫抖的手,然後跪著說:「老夫也是……不得不服老……折騰過頭了……」
  「啊啊,已經不好玩了,趕快讓我出去吧?不然真的要殺掉你了。」伊瓦爾解除了〈歧路亡羊〉,只留下一個自己。
  「……是第一皇子殿下的命令嗎?要您不要殺人?」
  「是啊,所以不要再硬撐了。」伊瓦爾左右查看四周,想找有沒有出口:「老頭子,在你死前趕快開道門吧。」
  「呵呵咳咳……還是不行。」吉雷特虛弱地笑了笑。
  伊瓦爾轉回頭,看到吉雷特不斷出血,他已經跪坐在自己的血泊之中。
  「別浪費時間了,老頭子你也發現了吧?我的HP已經停在9455很久了,不論殺掉多少個我的分身,我都沒有受傷喔?」
  吉雷特的血泊越來越大灘,而且還在持續擴大,這出血量任誰看到都會覺得他死定了吧。
  「老夫知道的……咳咳咳……沒找到正確的方法,就無法傷到您,這就是〈歧路亡羊〉吧?」
  「嗯啊,所以啊,老頭子,你還是別再用什麼魔法了。」
  吉雷特微微彎起流著血的嘴角。
  「……果然被您發現了啊,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他說著,又咳了幾口血,而身下的血泊已經染紅了整個黃金大教堂的地板,並且還在持續擴張,甚至爬上牆壁、染紅彩繪玻璃,最終在天花板的中心處匯集。
  才沒幾秒,整個黃金色的〈公正世界〉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被血紅色的大教堂所取代。
  「老夫肉身垂暮,自豪的力量在老夫眼前漸漸逝去,因此早就預料到了,某天會在這個地方敗北,終會遇到足以貫穿此盾之矛……」吉雷特看著自己顫抖的手。
  接著握緊拳頭:「但老夫誓言,即使腐朽也要帶著敵人一同蝕去。」
  「〈血色的公正世界〉。」吉雷特那灰濛的雙眼凝聚魔力,雖然不太明顯,但仍出現了天秤形狀的魔法陣。
  「真是麻煩啊,這老頭子。」伊瓦爾對此滿不在乎,他認為眼前孱弱的老人已經變不出什麼花樣了,只是在拖延時間。即使可惜,也必須給他最後一擊。
  「呵……」
  就在伊瓦爾舉起雙叉蛇矛之時──
HP:9455/9800
HP:1508/9800
  伊瓦爾突然吐血,身上瞬間綻放了無數傷口,沒來由地皮開肉綻使得血液如花朵般綻放開來。他失去力氣、突然感到無比虛弱而跪下,用長矛插入地面才勉強撐著沒倒。
  「嗚喔!?哈…呼…哈這是!?」伊瓦爾發現自己的HP瞬間大削到只剩1508,且定睛一看,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有些眼熟。
  吉雷特扶著大錘矛,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咳咳……難以想像吧?竟會被自己的攻擊所傷。這就是〈血色的公正世界〉。這是考驗,是神賜予您的,也是賜予老夫的,不只是能力值,而是狀態值的統一。當然,接下來也是……」
  伊瓦爾看著身上像是被自己的長矛所製造的傷口說:「狀態值?所以我現在就是受了跟你一模一樣的傷是吧?」
  「沒錯。」
  伊瓦爾扶著蛇矛站起來,雖然樣貌相當狼狽,但他卻再次露出笑靨:「嘻嘻嘻……原來如此,所以老頭子,你是不是猜到了〈歧路亡羊〉的秘密啊?」
  吉雷特回以微笑。
  「老夫沒猜錯的話,傳說中的〈歧路亡羊〉,並不是將本體藏在無數分身中的分身魔法……而是所有分身都是本體,要給您造成實際傷害,就必須同時給予全體傷害,這就是〈歧路亡羊〉的秘密吧?」
  「答對啦~~看來老頭你已經搞清楚〈歧路亡羊〉現在的規則了。」
  「呵呵呵……即使如此,〈血色的公正世界〉依舊會帶來公正的審判。不論來多少個分身,只要他們全是『您』,那麼就全都會面臨一樣的下場。」
  「嗯~~也就是說,只要任何一個我被老頭子打到,我跟老頭子你就會受同樣的傷,然後反過來也是吧?」伊瓦爾思考著,接著突然驚訝地說道:「等等!這不就是同歸於盡嗎?那我是不是不要被老頭子你打到比較好啊?」
  「正是如此,但老夫不會讓您這麼做的。」吉雷特即使渾身是傷、疲憊不堪,依舊舉起了巨盾與錘矛,做好了與伊瓦爾奮鬥到死的準備。
  「況且您認為在〈血色的公正世界〉中,您能夠完全閃過我的攻擊嗎?」
  伊瓦爾扶著下巴,思考了下。
  「這樣看來不太能用分身了,一個人應該比較不會被打到。」
  「抵抗,不過是在拖延時間。」
  「話是這麼說,但我可還不能死在這。」伊瓦爾舉起雙叉蛇矛。
  眼見對方做好了準備,吉雷特撐著破爛不堪的身體,開始了最後的攻擊。
  『這老頭傷成這樣,還動得真快啊!?』伊瓦爾心想。
  鏘!伊瓦爾用長矛招架了吉雷特的錘矛,又閃過了巨盾的襲擊。雖然目前伊瓦爾看起來還能夠勉強躲開對方的攻擊,但兩人處在一樣的狀態,因此他的身體比一開始還遲緩了許多,不知道這樣還能撐多久。
  「怎麼了?才這點傷痛,就要承受不住了嗎?伊瓦爾唷!」吉雷特冰冷的殺意透過捨身般的攻擊傳達過去。
  「嘻嘻嘻……我看是老頭你才要撐不住了!」伊瓦爾持續被動地抵擋著來自吉雷特的攻勢。
  「盡說大話!」吉雷特奮力一擊將伊瓦爾的防禦打破。
  「這可不是大話~」伊瓦爾奸笑,從他背後竄出另一個伊瓦爾,用長矛朝吉雷特刺去。
HP:1366/9800
  「唔!」蛇矛頭刺入吉雷特的左肩,但他馬上用左手捉住長矛,然後用右手的巨盾將兩個伊瓦爾打飛。
HP:1102/9800
  「呃嗚!」伊瓦爾往後摔,穩住身體後,解除了用來偷襲的分身。
  但吉雷特沒有停下,對方才剛穩住腳,他馬上就擲出左手的大錘矛,鏘!伊瓦爾將飛來的錘矛打下。吉雷特衝來,只剩下右手的巨盾,當機立斷地直接將其當作武器朝伊瓦爾揮舞。
  鏘!鏘!鏘……兩人拚死的攻防,在長矛與巨盾間激烈交戰,金屬不斷擦出火花,無數的摩擦使得矛頭與盾面甚至因此變得橘紅。
HP:932/9800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吉雷特賭上性命去進攻,用來防禦的巨盾只剩下鈍器的功用。
HP:726/9800
  「哈哈哈哈哈哈!!!」伊瓦爾狂笑著,他的笑聲與吉雷特的戰吼迴盪整個〈血色的公正世界〉。瀕臨死亡邊緣的戰鬥,使他體內的腎上腺素不斷高漲,從傷口飛濺出的血液因為激烈的運動而滾燙,他很久沒這麼暢快過了,因而大笑出聲。
HP:557/9800
  「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吉雷特大吼,甩著巨盾揮向伊瓦爾。
  鏘!!!力道之大,直接將伊瓦爾用來招架的蛇矛打飛,但吉雷特也因為自身長期累積下來的疲弱,不小心讓巨盾脫手,沉重的巨盾飛出,重重摔落地面。
  「喝啊!」吉雷特伸出雙手要抓向伊瓦爾。
  「哈啊!」伊瓦爾也馬上用雙手擋住對方的抓取。
  砰!!!兩人的雙掌互擊,發出巨響。
  但吉雷特沒有與之僵持,而是果斷地將伊瓦爾的雙手移開,用頭搥──
  砰!!!
HP:362/9800
  隨著巨響,兩人額頭炸出濺血,且受到了同樣的傷害,猛烈的頭部衝擊與再次削減的血量使他們同時陷入瞬間的暈眩。
  就在這一瞬間,吉雷特卻憑藉著超常的毅力與戰鬥的本能,撐住了腳。他已經翻了白眼,將要失去意識,但仍然將左拳後收,並大喊出聲:「這樣就結束了!!!伊瓦爾!!!」
  重拳打出,直擊伊瓦爾的腹部──
  砰!!!
HP:18/9800
  「唔喔!!!」伊瓦爾吐血,豔紅的血液無可避免地灑向吉雷特,再次潑在他殘破的盔甲上,覆蓋了底下暗褐色的乾涸血跡。
  吉雷特堅定地看著伊瓦爾,同時,嘴中也再次冒出了大量鮮血。
  他以最後的生命為代價,做好了隨之死去的準備,豁出一切給予對方致命一擊。
  死鬥的最終,將是伊瓦爾所說的,同歸於盡。
  力竭的兩人倒下。
  『老夫最後……擊敗的敵人……強大的伊瓦爾啊……』吉雷特朝伊瓦爾那看去,想看那最後一眼。
  ……沒有?
  吉雷特移動雙眼,想找倒下的伊瓦爾,但沒找到。
  ……不對。
  是伊瓦爾不在他倒下的位子那。
  他消失了,如同其他無數個已經消逝的分身一樣。
  但吉雷特已經失去了所有力氣,連困惑與訝異都無法表示出來。
  就在他昏死過去之前,總算有人走入他的視線裡。
  是伊瓦爾。
HP:9455/9800
  他完好無缺。
  這個伊瓦爾將雙叉蛇矛扛在肩上,又是一副興致缺缺的表情,然後嘆個氣、撇過頭。
  「真羨慕啊,另一個我能跟老頭你這樣的戰士死鬥到最後一刻。我也很想這麼做,真的很少遇到這麼強的敵人啊……但沒辦法,畢竟跟皇子約好了,所以我還不能死在這。」
  吉雷特奄奄一息,無法回應,只能靜靜聽著。
  伊瓦爾看向他:「抱歉啊老頭子,我最後沒有光明正大地跟你對決,關於〈歧路亡羊〉的秘密我說謊了。
  老頭子你說中的只是其中一項規則而已,我叫它『全即是一』。實際上還有其他許多規則,每次發動分身時,我都能指定一套規則。
  剛才用來騙你的是『一即是全』,也就是在所有分身中,只有一個本體,要打到本體我才會受傷,所以你那紅色的〈公正世界〉其實是對著『另一個我』用的。
  〈歧路亡羊〉的可怕之處,不是在於無數的分身,而是無法捉摸的規則啊。」
  他又嘆了口氣:「不過我是真的很久沒體驗過這麼刺激的決鬥了,你很強啊老頭,待在教會真可惜。」
  吉雷特已經聽不太到了。
  他眼前越來越暗,手腳也變得冰冷、逐漸感覺不到一切。
  「遺憾……沒…能……阻止……你……」
  最後幾字說完,伊瓦爾周遭,紅色的牆壁、天花板、地板等開始崩解,但崩落的石塊還未墜至地面就消散無蹤,血色的大教堂逐漸潰散,〈公正世界〉解除了。
  現在的伊瓦爾身處在白色的神座廳裡,與澤維爾皇子跟紫煙他們所在的空間相似,也就是神槍亨米爾用來隔絕他們的空間。不過這裡只有伊瓦爾跟倒下的吉雷特兩人,且伊瓦爾還未注意到這件事。
  伊瓦爾撿起吉雷特的巨盾與錘矛,然後走回來,將武器放到他的身邊、擺放好。
  「吉雷特.摩西,願汝之名得到鬥神海汀之青睞。」伊瓦爾舉左掌至胸前,輕輕念道。
  祈願完後,伊瓦爾才看向四周。
  「那麼,這是哪裡呢?」伊瓦爾四處看了看,想找尋出口之類的,但都沒看到門。
  突然,強光閃現,一下子照得伊瓦爾睜不開眼。
  「哇喔!?好亮?」
  光亮散去後,女人的聲音說道:「還是來晚了啊……」
  不對,這聲音伊瓦爾認得。
  「喔喔?」他定睛一看,剛才光亮處站著的是亞當.卡佩。
  亞當走到沒了氣息的吉雷特旁,跪下來為其祈禱。
  祈禱結束後,他才睜眼開口:「即使是第三槍,也只能傷到你一些而已嗎?」
  伊瓦爾指著自己:「嗯?你是在跟我講話嗎?」
  「是。」
  「噢,不過老頭子他是真的很強喔~要是我沒注意的話,是真的差一點點就要被他打敗了呢。」伊瓦爾比出一丁點的手勢。
  亞當以沉默結束了這個話題。
  然後站起來,提了別的:「一皇子殿下用〈血王活棺〉把自己封印起來了,你知道是誰製作的封印嗎?」
  伊瓦爾驚訝地睜大眼:「欸欸?不知道?為啥要封印自己!?」
  「因為他是個貪生怕死的賊人,為了保全性命,果斷地拋棄了你們,將自己封印起來、苟且偷生。」
  伊瓦爾做思考樣:「嗯……不,他應該不是那種人吧?應該是為了別的才會這樣做的,畢竟你看嘛,要是死了就沒機會扳倒皇帝啦~」
  亞當輕輕地笑了下:「呵呵……也是呢……」
  接著他從收納魔法中取出黃金標槍。
  「就如同你一樣。」



待續

※※※※※

創作回應

傑出荷包蛋
伊瓦爾的對決暫時結束,下一章還要等等
2022-05-28 21:09:0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