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原神】慾望的指引1.琴。西風騎士團

伊凡凡 | 2022-04-27 04:09:17 | 巴幣 1116 | 人氣 308



  一枚圍繞五彩光璇的流星,自星河劃入天際。

  流星飛越過無數景色,山林、大海、雪山,一段時間過去,流星降落在一處開闊草原,光芒這才熄滅。

  正午,天氣風和日麗,萬里無雲。

  草原上,原本該要撞出隕石坑的地表存在一棵雄偉大樹,不知是樹將流星能量徹底吸收,或是其他原因,現場並未出現任何災情。

  取而代之的,是一名男性青年掛於遼闊樹蔭,他的右手義肢發射金屬鉤繩,使他得以滯空,另一手貼於耳際,喃喃自語,說話同時,無名指上的戒指順著人聲閃爍點滅的晶紅光點。

  「我看看是什麼東西產生戰爭迷霧哦。先這樣,告訴學長可以匯頭款來了。」

  青年似在交辦事情,稍後,他的義肢延長了鋼繩使他迅速垂降,好不容易踏足樹根,他才終於鬆了口氣。

  他深呼吸,雙手插著腰,欣賞周圍景色。

  「這裡就是提瓦特……好,幹活吧。」青年在大樹蔭下觀察四周,很快的,他注意到一尊數人高的神像。



  故事開始。

  這名男性青年叫做歐周仁雄,台南人,是現實世界隨處可見的穿越使者。在異世界冒險已成藍海的今日,仁雄正在為自己的穿越事業努力。他受熟人之託,才有了這次成行。

  動身前,仁雄掌握的情報不多,委託人也不清楚,只表示很多奶子,他只好留待穿越後進行偵查。

  著陸現場碧草如茵,有大樹蔭,還有一尊名為『七天神像』的遺跡。仁雄認為就是這尊遺跡造成流星轉向,且吸收了全部的撞擊威力。

  「這應該是什麼風的匯聚特性吧?真厲害。」托遺跡之賜,仁雄並未引人注目,否則若是這片大樹蔭給隕石一把火燒起,怕是整個世界都要追捕他,委託也不用做了。

  然而,觀察七天神像,仁雄隨即弄清降落前異狀:這根長長的彷彿一根信號阻絕器,導致他遠在天外的後勤沒法用千里眼為他掃描地形,建立圖資,GPS定位。

  簡單來說,就是地圖全黑。雖然仁雄不見得一定要將七天神像破壞,他肯定得做些什麼,才能有小地圖看。

  「順便把你吸走的能量給拿回來。哼、你這小偷,偷我燃料費。」仁雄將雙手按上七天神像的台座,開始發力。

  沒多久,他很快發現被七天神像吸去的力量該是拿不回來了,這倒無妨,畢竟那些力量就算沒被神像吸收,也會在墜落時釋放得一乾二淨,他繼續研究神像,很快的,就有了進展。

  「哦哦哦,開了開了開了。雖然只有一小塊,這樣也可以說是勇者正在探索世界吧?」與七天神像互動,神像周圍的景色在仁雄腦海高速擴展。這結果算是差強人意,但之後只要找到其他七天神像,小地圖的問題終究可以解決。

  「家主,正西方有個人應是能力者,他加快接近速度。」才剛建立完圖資,仁雄即刻收到警告。他搖搖頭,本以為可以不動聲色,哪知才一穿越就要跟當地人互動。

  在原野上朝他跑來的是一名年輕女性,金髮,綁著束高馬尾,她穿著燕尾服造型外衣,繡著金輝印的白上衣,白長褲。高貴氣派的打扮顯示她應是一個憲兵,或是高階軍官。女性一與站在七天神像前的仁雄目光對上,即刻露出如撞見現行犯的銳利目光,不過,這種威壓感轉瞬即逝,女性很快換上一張笑容可掬的臉孔。

  「這位先生,你是璃月來的嗎?」她說。

  「不是。我是從更遠地方來的。」仁雄和氣回應。

  「你剛剛正在對七天神像……做什麼?」她直接了當的問,這倒出乎仁雄意料。

  「沒做什麼。」

  「你有。」對方肯定卻不見責備說謊的神情,氣氛頓時一僵,但她很快就恢復了微笑:「這位旅人,對巴巴托斯的神像不敬,在我們蒙德是非常嚴重的事,所以──要麻煩你等等跟我回蒙德城時,不要提到你對七天神像做的事,好嗎?」女軍官轉得很硬,楞著仁雄不自覺回頭又望了七天神像一眼,這才發現靠北:他剛剛過於專注,右手義肢竟在台座上留下一個黑黑大大的掌印,這遺跡維護得可說是閃閃發光,沒來由多個黑印子真是難看!

  「那回去妳會怎麼處置我?」

  「根據西風騎士團頒布的『蒙德自治公約』,境外人士若在蒙德做了為難大家的事,必須進行為期七天的勞動服務。境外人士若未經登記,則加重處分。」

  「……什麼是為難大家的事?你們這裡沒有法律啊?」仁雄聽完這鱉腳說法,差點沒噴笑,他居然要被叫去除草,掃廁所了。

  「我們蒙德人愛好自由,不受拘束,只要不傷到人,造成別人的不便,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因此,我們也不希望對來蒙德作客的人過於嚴厲。你會願意遵守這些規定?對吧?」

  見女軍官笑咪咪的臉孔,仁雄真不知是這世界的人太好,還是太傻,他一時半刻還不知該怎麼回。

  「所以你們是,西風騎士團?」仁雄問,女軍官應允。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麼不騎馬,偏要草原上奔跑,既然接受了這個事實,仁雄也就姑且稱她為女騎士。

  「不能罰款了事嗎?」仁雄顯得有點洩氣。

  「不可以。如果罰款就能遏止客人這樣,我們也不會訂下勞動服務這樣的處置,念在你是初犯,不熟悉蒙德的風土人情,因此不用處以罰款。」女騎士的說明讓仁雄明白:所以原本是罰款+勞動,真好,她還幫忙減刑。

  蒙德這地方還真是非常純樸啊,純樸到仁雄都起雞皮疙瘩了。若換作在其他殘酷的異世界,他頭頂這棵樹長這麼大,肯定吊死過超多人!

  「抱歉,騎士小姐,由於我實在是沒空做那些勞動服務,妳若真要請我移駕,就要麻煩妳費點心思逮捕我。」

  做完逃跑預告,仁雄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但他沒細想太多,轉身離去!一溜煙往山的方向逃。

  豈料,女騎士絲毫不是省油的燈,仁雄才剛跑一小段,她倏地拔出腰間佩劍,指著仁雄刺出一道風旋,風將草地推撫成兩半,推送成一道直奔向前的小浪。

  這招是女騎士鍛鍊得無比嫻熟,從未失手的戰技,她施展的場合多是用來對付城內喝得醉醺醺的大漢:只要風旋命中目標,緊接著就會產生一股上升氣流,將醉漢高高飄起,重摔在地。女騎士也用過這招救過深陷險境的同伴。

  噹──

  豈料,風旋在命中男子瞬間他已然轉身,手多了把長刀,上升氣流固然將目標纏繞住,風卻很快消散了,女騎士目瞪口呆,難以置信自己的得意戰技竟被輕易破解。

  「原來妳也會使用這力量。既然如此,妳來陪我玩玩吧,打贏我跟妳走。」仁雄宣戰時不經意瞄向七天神像。女騎士使用的力量跟仁雄在探索神像時的感受時非常相近,看來未來會遇到許多女騎士這樣的高手,現在來場實戰絕對是莫大助益。

  緊接著,仁雄飛快朝女騎士來回擲出數支金匕首,女騎士低身閃避,第六支匕首,她閃避不及,被迫用劍將匕首架開。

  「……你若再不罷手,休怪我得罪了!對西風騎士團對武可不是除除草就沒事的!」知道是對方留手,未繼續丟擲暗器,狼狽不已的女騎士厲聲做最後警告。

  「先顧慮妳的處境吧。」仁雄持劍向前,兩人在大樹蔭下交鋒。

  數招過去,仁雄很快見識到對方劍術精湛,雖不是那種不殺人就渾身不對勁的狂暴傭兵,可女騎士肯定勤於練習,更是決鬥高手。這裡出了大樹蔭,周圍盡是平地,在這種地方只憑手中長刀,仁雄認為自己很快就會落於下風,敗下陣來。

  不過實戰變數太多,哪怕動了真格,女騎士仍無殺他之意,仁雄認為自己還能再撐一段時間,也就專注應戰,小心翼翼觀察對方出招。

  過了一會兒,變招完的仁雄向後飛退,他在半空中擲出兩把金匕首,制止女騎士的追擊,雙方就此拉開好大一段距離。

  「妳如果不出剛剛那招,就沒有意思了。」仁雄說話同時,一道半圓形的風斬砍來。

  「那我只好送你進醫院了。」見女騎士終於生氣,仁雄心頭一悅。老實說,綁個金馬尾的她又嗔又怒,終於按耐不住怒氣的羞愧樣真是可愛的要命,畢竟她本來就是個大美人了。

  然而遠方又出現兩個飛快接近的身影,仁雄知道是支援警力趕到了,是說,這些人真不騎馬,這樣在草地上奔跑真的太尷尬了啦,太尬了……

  增援的是兩位年輕女騎士,她們也都蠻漂亮的。一位背著等身長特大劍,藍髮,她的裝扮像故事裡懲奸除惡的俠義騎士,白色軍便服繫著單片披風,落落大方的喇叭袖,深色的連身緊身褲與過膝長靴,還打了個小領帶。這位女大劍士的行頭明顯比其他兩位豪華一個檔次,身材好上很多個檔次,就是那種空靈高冷的大長腿美女,令人印象深刻的臭臉。

  另外一位較為嬌小的則是一身紅,褐髮飄逸,背著制式獵弓,她的探索用輕裝和同伴相比,明顯就比較普,大概就是基層,負責偵查的。不過她也是很可愛!頭頂繫了個兔耳髮帶,顯見還停留在有夢想的年紀,她也穿了個很色的過膝馬靴。

  「大膽狂徒,你未經允許進入風起地,還敢動刀動粗。這個仇我先記下了,現在立刻放下武器,否則休怪刀劍無情。」兩女來到金髮女騎士身旁,藍髮那位立刻朝仁雄喝叱,將背上特大劍取下。天啊,她單手就能握這麼大一根,仁雄知道藍髮女騎士不好惹。

  「琴,妳沒受傷吧?」背弓那位則上前關心同伴,仁雄也是這時知道綁金馬尾,會使劍把人隔空刺起的女騎士,她的名字叫琴。

  「站住!」藍髮女騎士大喊,話未說完,她即刻長腿邁開,舉起大劍,試圖追上趁機開溜的仁雄,弓手騎士本來也要拉弓,琴卻在此時使了個為難眼色,明白這是什麼意思的她眼神回應,在瞄準片刻後仍射箭,但並未瞄準致命處,力道也不強,至少,以她對弓術的自信,仁雄最多就是膝蓋中箭,冒險生涯結束,他不會死。

  箭矢迫使仁雄轉身,等到藍髮女騎士扛大劍追上來,箭矢隨之停止。

  「嗯,能撐多久就撐多久吧。」仁雄長刀握緊。冰風扇轉來了,藍髮女騎士漫舞之際,靴下舞步竟揚起朦朧冰霧,可說是力與美的化身。

  知道自己很快就會落敗的仁雄專心應戰,用手中握著和特大劍相比,實在瘦弱的長刀,和對方拚刀,藍髮女騎士同樣不敢大意,她不解對方居然可以拿著這麼小的武器跟她對刀。金屬削缺的火花在劍擊所到之處胡亂迸發,使得這場對決格外緊張,生死懸於一線。

  數回合過去,忽然,一陣噁心碎響傳來,單手握刀的仁雄屈膝跪地,目睹的三女皆知男人手骨折了,勝負已分。

  「啊、本來不想用這招的。既然用了,就整套打完吧。」特大劍的劍身鎮在落敗男人頭上,藍髮女騎士本以為他會這麼放棄,豈料跪地的他竟耍賴翻滾,女騎士被迫揮擊──噹一聲,女騎士露出痛苦神情,她雙手好麻,險些握不住大劍,定神一看,她訝異自己竟斬在一頂高速轉動的鐵傘,男子藏身傘下,活像一頂傘菇。

  鐵傘是從仁雄右手義肢變化,能夠吸收衝擊,只要角度正確,甚至能將敵方招式反衝。接著仁雄華麗收傘,反手一打,將承接特大劍的威力隨傘圓釋出。

  「……咦?」豈料,反擊瞬間,仁雄的腳下生起一陣風。起、起飛了?這怎麼回事?我的傘哪時候多這個技能?

  ……剛才,碰觸七天神像的時候?

  被莫名出現的龍捲風困在半空,痛苦掙扎的仁雄瞥見一支高速飛來的箭矢,應是弓手騎士所射。箭矢附有火焰,經龍捲風吸納,風暴現個兒竄出陣陣黑煙,猛烈燒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仁雄慘叫。


創作回應

寒石焰
自己放風再被人用火擴散,自找燒(?)
2022-04-27 07:18:06
伊凡凡
嘿啊,都來到提瓦特了,就會寫些當地才有的東西
2022-04-27 11:46:57
奈恩斯-冬
開新篇章,把12+遊戲玩壞的時候到了!!
2022-04-27 12:38:41
伊凡凡
任務解完就回去了,不會玩壞啦!
2022-04-27 15:24:32
寒石焰
已歐洲人的運氣不應該會被燒啊?
2022-04-27 13:04:33
伊凡凡
歐洲人被燒(物理)
2022-04-27 15:24:07
寒石焰
原來是物理啊
2022-04-27 16:19:0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