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原神】慾望的指引4.修女與黑夜騎士

伊凡凡 | 2022-05-18 01:15:02 | 巴幣 112 | 人氣 192


4.修女與黑夜騎士


  等候夜晚降臨,仁雄在西風騎士團提供的男宿暫歇,整理目前他和後勤收集到的資訊:

  首先蒙德人可以說是天生麗質,不知是拜蒙德的風土氣候所賜,蒙德人的肌膚特別白嫩,走在路上,不乏願意展露好身材的年輕女性。另外蒙德人非常愛喝酒,城內有不少吟遊詩人,外頭那麼緊張,還是有很多人遊手好閒,成天逛街。

  另外,這個世界應存在不少魔法、武術之流。平凡人與異能者的最大區別,是異能者多半擁有一個名為『神之眼』的能量核心,神之眼分成火水冰風雷岩草,七種屬性,屬性對應分治地上世界的七神。仁雄先前遭遇的琴、優菈、安柏都擁有神之眼,神之眼在外觀上就像人佩帶的飾物,像是玻璃球大小的物體,因此,誰得天獨厚,擁有神之眼這事,是憑肉眼可識別的。

  所以,學長送的鐵傘跟那個巴巴托斯神像產生共鳴,應該是因為他們都是魔神吧?如果遇到其他地區的七天神像,我也可以得到其他屬性的力量嗎?想到這兒,仁雄覺得事情變得非常有趣,等委託辦完,他說不定可以在這兒多待一會兒。

  晚餐時間很快到了,仁雄聽敲門聲才知道西風騎士團有為他準備麵包和濃湯,進他房間的是兩位男性西風騎士,這倒不奇怪,畢竟這是男宿。

  仁雄和他們相談甚歡,他再次佩服蒙德人的好客,自己明明就是個陌生人,居然到哪都有人歡迎他!不過,當他們邀仁雄要喝酒,仁雄就笑著回絕了。進城後一路上都有人喝不停,這兩個西風騎士特來找他,怕也是要凹個喝酒理由。

  終於,夜深。仁雄推開宿舍窗戶,在確認四下無人,城內唯一的照明就只有月色與城牆上的烽火,他的右手義肢射出鋼繩,在勾住對面屋簷後身子盪起,人影悄聲飛梭在城區大大小小的房舍,仁雄在接近城牆時蹬向塔樓,剛好有一處能讓他來回上牆,他回來蹬了數次,總算翻上城牆,來到蒙德城外。

  蒙德城其實位於一座名為果酒湖的大湖泊,唯一的聯外通路就是門口的護城河橋,而在緊鄰城牆與湖泊間,存在不少斷續狹灘,這對蒙德城的安全並不打緊,畢竟連這些狹窄處都要考慮防守,怕是發生嚴重戰爭,強敵兵臨城下。

  「這個地點不會被夜哨看到哦?」自城牆垂降而下,仁雄抬頭,觀察那些值夜哨的班有沒有低頭往下處看。

  「放心吧,家主,不是有一句話說燈塔底下往往是最黑暗的嗎?呵呵。」見後勤不以為意,仁雄想想也是,畢竟城池四面環湖,自護城河橋出城又太過高調,城牆下方的死角雖不完美,可已經是最好的設伏地點。

  不過追他的人馬上就到,設伏這字眼怕要改一下,改成交手地點。

  「出來吧,妳盯我很久了,到底有何貴幹?」湖面平靜的水波紋泛起漣漪,仁雄回身,很快的,一道曼妙的女性輪廓自黑暗緩緩步出。

  「來看看你是不是蒙德的害蟲。」昏暗光線下的女性冷冷道。

  「妳是神職人員嗎?」仁雄問。在夜晚雖看不太清楚,但他可以明顯從女子戴著的兜帽與上衣,認出她屬於蒙德教會,但女子下半身怎麼回事?竟然是漁網。修女穿這種網襪也未免太色!要知道漁網這種襪,非尋常人可駕馭。修女恰巧有著葫蘆般的腰臀曲線。

  欸靠,講到漁網就不得不提,仁雄在成為穿越使者前是做補習班的,要知道補習班很常有勞資糾紛,仁雄的主管只要一有代表公司去法院的場合,那天她就會穿漁網。仁雄……有陣子很常被漁網捕捉,現在修女再次讓他見識海洋浩劫。

  修女壓根沒料到仁雄心思已飄到別的世界,現在輪到她發問:「我從未見過你,你來蒙德有何目的?」

  「我明天早上會去冒險者協會報到,然後跟其他人外出清剿丘丘人營地,我想我不是蒙德的害蟲。」

  「那你為何三更半夜到這來?你和誰約在這見面?」

  「哦,妳誤會了,我來這裡是想看看妳會不會就這樣上鉤,結果妳這低能兒還真的來了,妳監視我監視很久了吧?這樣我看有個半天,妳都不會無聊哦?」

  「原來城內還有你的同夥,我大意了。」聽仁雄的說法,修女立刻判斷有人洩漏她的行蹤,對方好整以暇,等她自己送上門。不過,實際情況是仁雄擁有開地圖密技!支援他的後勤可是從宇宙俯瞰大地,因此修女是絕不可能知道。

  「不要緊,這裡只有我一人。妳如果沒別的事,我要回去睡覺了。」仁雄說道。

  「算了,既然你不願意招供,我就先讓你嘗點苦頭,再慢慢讓你從實招來。」撂完狠話,修女取出一柄長槍,身子壓低,迅速擺出應戰姿態。她周圍泛起冰晶,跟白天見到的女大劍士優菈出手時一樣,修女也是擁有神之眼的高手!

  「奇怪內,你們這些人是不是通通有病啊,講不聽就用暴力,那我等下打贏妳是不是也可以用強的?」仁雄攤了攤手,這修女氣焰高漲,可以斷定只要她認定是兇手的人無論是否無辜,她都會先拷問一番。不過轉念一想,修女這樣對陌生人的態度搞不好才是對的,反而是白天城中的居民過於樂天。

  誰對誰錯不好說,反正,按照修女的邏輯,這世界就是強者大聲,弱者,只能任由強者欺凌。

  霹啪啪啪啪啪──霹啪啪啪啪啪──
  霹啪啪啪啪啪──霹啪啪啪啪啪──

  就在修女即將發起進攻,長槍猛突,仁雄右手輕抬,在兩人對峙的淺灘撒出一陣飛灰,飛灰在黑夜幾乎看不見,可修女很快察覺到危險,放棄攻擊的她回身閃避,下一刻,細微爆炸聲與火花自黑夜響起。
  霹啪啪啪啪啪──霹啪啪啪啪啪──
  霹啪啪啪啪啪──霹啪啪啪啪啪──
  霹啪啪啪啪啪──霹啪啪啪啪啪──

  「家主,你在爽啥,這樣會把夜哨吵醒。」仁雄的後勤笑了,她等了整個晚上就是想看這場面!

  「沒差,到時候有人過來,我就想看看他們什麼反應。幹,還想嚴刑拷打我,妳也不看看妳哪根蔥,漁網咧,漁網咧。」仁雄手繼續撒,這是他的義肢所搭載的專屬武器『鞭炮』,名為鞭炮,其實就是延遲爆發的催淚瓦斯彈,對修女這樣持有神之眼的高手殺傷力不強,但足以將她炸得七葷八素,動彈不得。數波鞭炮過去,她已是倒地不起,長槍摔落在地,劇烈咳嗽,與動手前一副很屌的模樣完全兩碼子事。

  霹啪啪啪啪啪──霹啪啪啪啪啪──
  霹啪啪啪啪啪──霹啪啪啪啪啪──

  霹啪啪啪啪啪──霹啪啪啪啪啪──
  霹啪啪啪啪啪──霹啪啪啪啪啪──

  之所以用鞭炮狂丟戰術!仁雄就是要打她臉,打到她媽不認得。會選在窄灘戰鬥,也是這範圍他有自信能夠丟了又丟、丟了又丟,一波一波接,保證修女啥招都放不出,只能乖乖躺在地上叫。

  「住手,你再這樣下去她會死,她已經不能呼吸了。」就在此時,又有個男聲說話了。由於後勤提早做了警告,仁雄對有人到來並不訝異,對方是沿著護城河周圍的窄徑走來,他十分熟悉蒙德城死角,就不知是西風騎士團的人,還是當地高人。

  「你是她的同伴?」仁雄納悶。這名神秘男子著黑大衣,一看就是為隱蔽行動而選的裝束,然而他給人的感覺與修女大為迥異,仁雄認為神秘男子和修女不同掛,所以,他是路過嗎?

  順帶一提,對方留著即便在黑夜下依然醒目的浪捲紅髮,若來點燈光,其壯碩體格讓人不禁聯想來者是一位風度翩翩的美男子,他戴著面具。哦……在黑夜中潛行,行偵查任務的俠義男士,你就蝙蝠俠嘛!仁雄對蒙德的瞭解又多一分,這裡不但人喝得醉醺醺,怪人也不少!

  「你別誤會,我哪有她這麼無聊……你確實十分可疑,但她既選擇對你動武,栽在你手上,也是她自找。」神秘男子平靜說著他的看法。

  「那你打算怎麼辦?英雄救美嗎?」仁雄拍了拍手,他穿越至此,已經當了兩回壞人。可截至目前為止他做過最壞的事,他認為只有把漁網弄破。

  「她再怎麼說也是我的同胞,我不會見死不救。你剛剛多半已引起守衛警戒,我勸你趁早離開吧,這件事若鬧得人盡皆知,你對修女施暴,就算你是有理的一方,怕也不好向西風騎士團交代。」

  「講得真好,那我就回去睡覺吧。她幾小時後就會恢復行動能力,你若不放心,可以把她放在安全的地方,晚安。」

  「再會。」神秘男子回應,目送著射出鋼繩,垂直上牆的仁雄。等確定對方離去,他走近還剩一口氣的修女,躬身將她揹起,沿原路撤退。

  稍後,這名神秘男子潛入蒙德城,將修女放在大教堂前的廣場長椅,黑衣男子躲在一旁,試圖引起其他修女注意,終於,教堂的燈亮了,幾個人影走出,發現椅上奄奄一息的同伴,神秘男子這才離去。

  等候期間,神秘男子不禁想著:這個叫做歐周仁雄的冒險者實在太危險了,不過,他似乎沒有害人之意,或許正如他所說,早上他就會和別的冒險者會合,解任務。然而,他來蒙德圖的是什麼?實在叫人好奇。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