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原神】慾望的指引9.歌德大飯店暫歇:堅冰之印

伊凡凡 | 2022-06-06 13:15:02 | 巴幣 1220 | 人氣 176


9.歌德大飯店暫歇:堅冰之印


  歌德大飯店是蒙德少數擁有淋浴間的營業場所,也是蒙德城最知名豪華的下榻處。

  前些日子,飯店大部分房間和服務場所,都被至冬國一個名為愚人眾的組織包場,而隨著至冬國與蒙德關係交惡,加上愚人眾大幅減少在蒙德境內的活動,現在要在歌德大飯店訂到房間,已不再是一件難事──尤其是透過西風騎士團這層關係。

  身處豪華套房,仁雄坐在一張翡綠色單人沙發,他握緊手機,不時自言自語,偶爾輔以手勢。他正在和遙遠世界的部屬開會。

  浴室傳來稀哩水聲,稍後,一道曼妙的白皙胴體圍著厚毛巾,自浴門步出,浴室蒸氣些許漫入室內。

  「啊啦,你還在啊。」麗莎來到梳妝台前,解下浴袍,鏡子隨之映照出她淡金色長髮下的豪乳纖腰。這套房是歌德大飯店最特別的房間,裝潢比照蒙德舊貴族,也是唯一未對愚人眾開放的房間。麗莎會得此殊榮是她在過去曾幫過歌德大飯店的老闆一次,對方欠下恩情,她也不曾想過豪華住宿券,會在和仁雄約會時派上用場。

  見著美人出浴,仁雄迅速結束通話,回以微笑。在他看來,這房間的擺設與中世紀晚期的貴族房間如出一轍,歌頌戰爭的織錦壁毯,金燭台,平整精細的壁刻,大理石磚上鋪著也許是蒙德最昂貴的鬱金香地毯,能在這兒與魔女約會,無疑是最大享受。魔女確實做足準備,沒虧待客人!

  可惜,時間還是過於緊迫。這也怪他倆不好,由於自動駕駛的關係,仁雄和麗莎……在車內就壓根沒法忍住,途中仁雄把車停在蘋果湖畔,把麗莎抱出車,壓在引擎蓋上大爽特爽,幸好,跑車的引擎蓋有彈性,怎麼撞都可以凹回去。

  爽過頭的結果,就是歌德大飯店這麼好的地點,到頭來,只有淋浴間派上用場。

  仁雄以手勢示意麗莎去取擱在辦公桌上,那些與擺設相比明顯突兀的一疊深色布塊,綁好髮結的麗莎換好魔女衣服,別上金薔薇花飾,等想起腿上冰涼,她才明白仁雄為她準備了什麼。

  「這……你還真的弄了。」麗莎笑著。她其實是開玩笑,但這確實是絲襪,在外還用了一層透明薄膜仔細包裝好。

  「我說了我會處理。」仁雄說。他可是確確實實遵照麗莎要求,把所有麻煩事處理好。

  「真討人喜歡。」麗莎雙頰間的紅暈像兩朵小花。她心情極好,恣意道:「你要是專賣這個,怕要不了多久,蒙德城的女人,肚子全給你搞大了吧。」

  ──尤其是剛剛在蒙德城外,那實在是太爽太刺激了。光想到男人方才威猛,麗莎真是心癢難耐,若非有重要任務,她說不定會直接把仁雄撲上床,換她主動進攻!

  「不至於啦。」仁雄隨口回道。昨天他在路上稍微推敲一下,蒙德城內有上好絲襪的除了一個女煉金術士,就只有眼前的魔女,西風騎士團幾位女騎士,這表示這種風靡女性的服飾配件,要弄到手並不容易,可說是身分地位象徵。

  至於那個菲謝爾,她幾乎全身上下都是黑絲,這肯定是那隻鳥在作怪,斷罪皇女是例外。

  「唉,你用這些東西收買我,又救了我和同伴的性命,又……對人家這般疼愛,我又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拆開透明薄膜的外包裝,將短裙襬撩起將大腿襪穿好,現在麗莎好整以暇在仁雄身旁的長沙發坐下,黑絲襯托,更顯修長的蜜腿毫不客氣在男人面前展示。

  「我想不會很多。」仁雄的手輕掠過麗莎腳踝,隨手繫上一條金鍊。在過去,魔女擔憂的眼神他也常見識。

  「這不就表示,你的視線不會一直放在這裡(指這個世界)。」麗莎微笑。仁雄的回答可說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好的是,她或許正如仁雄說的不會遭遇什麼損失,壞的是這樣愉悅的關係隨時都會結束──這次事件過後,仁雄極有可能再也不會出現。

  麗莎知道自己已經很努力不去看仁雄隨手繫在她絲襪踝上的金鏈。這禮物意味著什麼?只是隨興而至嗎?他在床上這麼威猛,嘴巴又這麼甜,若對她忽冷忽熱,哪裡能受得了?

  「是啊。好啦,時候真的不早,我還得去救人,不是?」仁雄結束這個話題,他之所以還沒走是想要釐清一些事,

  「你想問的應是這個吧?」麗莎決定對踝上金鏈裝死到底。環視房內,魔女起身走到不遠的辦公桌,用擱在桌上的筆沾墨水,手在羊皮紙上飛快畫了幾筆,潦草的線條組合成一個圖案。

  「妳畫的,真漂亮。」仁雄也起身湊往辦公桌。「這是什麼呢?」他問。

  「堅冰之印,這是勞倫斯家族的家徽。」麗莎說。

  「勞倫斯?是守門的那個騎士嗎?」這名字仁雄昨天才聽到,他載安柏入城時遇見的那位西風騎士,他的名字好像就是。

  「不是,勞倫斯是優菈的家族,在蒙德歷史曾經赫赫有名。」麗莎向仁雄簡述這段歷史。現在才聊這個有點晚了,不過他們剛剛都在做愛,遲到此刻才提也是正常。

  蒙德歷史就跟仁雄熟知大部分的封建制度一樣,貴族擁有領土,騎士效忠貴族。西風騎士團的琴、優菈,跟不久前仁雄見到的那個火大劍男,他們代表蒙德最古老的三個家系,但在漫長的時間過去,貴族被不堪暴政摧殘的百姓推翻,因此才形成現在由西風騎士團代治,騎士只效忠國家的獨特現象。

  蒙德的封建制度不復存在,衰微的竟只有勞倫斯一家,琴和火大劍男至今仍是蒙德德高望重的大人物,另外,經麗莎解釋仁雄才得知,火大劍男就是安柏之前提到的迪盧克,蒙德的酒業大亨。他白天當闊少爺,晚上戴面具掃蕩黑暗,還跟西風騎士團一道參與討伐魔物的秘密行動,果然是蝙蝠俠。

  說到底,就是勞倫斯家族太不得人心了!自私自利,才家道中落,可憐沒人愛。

  「可是那傢伙(指雕像戰士)他放招的時候,也會出現這個。」在法術加入自家圖案,對貴族名門來說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可就是這原因,優菈立刻認出敵人居然跟她同門同宗,她心中的焦急自是可想而知。

  「深淵使者。或許勞倫斯家的其他後人,秘密信仰魔神阿斯莫德,冀望祂能再次復活,挑戰巴巴托斯大人的地位。」麗莎接著解釋他們遇上的強敵是一個叫做深淵使者的魔物,隸屬深淵教團,是這塊大地上的邪惡勢力。

  勞倫斯家族在過去,曾經做出吃裡扒外,聯合外敵的勾當,儘管這應只是個案,他們卻又找到新的靠山。

  「那這樣優菈夾在親戚與蒙德人之間,不是很為難。」仁雄說。

  「對呀,你想怎麼樣?」麗莎笑道。

  「哦,我知道了。」仁雄懂了。勞倫斯家的過去雖然也很重要,但拖到現在沒出發,其實會希望麗莎提供更有用的資訊!知道深淵使者跟深淵教團,勉強給過。

  麗莎將手搭在仁雄腕上,握住了他的腕,離手時留下了一枚印記。從腕上微弱電流指的方向,即刻知道魔女想透過這道電流,幫助他尋找不知去向的優菈。

  「噗,不用啦。要靠這個來找她,對我來說根本就通靈。」仁雄隨手將那枚電印記自腕上摘掉。他自是感謝麗莎一番好意,可老實說,魔女這中規中矩的任務指引,他身為穿越使者,自然有外掛開,否則還枉來提瓦特混。

  「那你還不快滾,在這邊消磨時間。」麗莎嗔了對方一眼。沒能說出口的是實想再床戰一回,若非她這件連身裙能用法術修復,不知要給男人撕爛多少次。

  「那城內就交給妳。」仁雄說。其實麗莎也很辛苦,她都這麼累了,等等還得去西風騎士團總部,向琴和其他幹部解釋目前掌握到的情報。不過剛剛有把她弄到爽翻天,還送了昂貴絲襪,也沒少虧待她。

  「路上小心。」麗莎微笑目送仁雄離去。男人身影一溜煙消散,去時只留下開了的窗戶與微風。

  稍後,仁雄出現在歌德大飯店一樓外的平地,他的紅色跑車停在巷子。車子已發動多時,安柏繫著安全帶坐在副駕駛座,直到她聽見車頂微微一震,駕駛座的車窗搖下,等候多時的男人終於鑽入車內,她這才鬆了口氣。

  「你們也未免太慢了?麗莎呢?她不來嗎?」她急問。

  「麗莎晚點會去西風騎士團總部報告事情。倒是妳,妳的傷還沒有全好,真的要去?」仁雄一邊繫安全帶,一邊說道。

  「當然啊,總不可能……放你一個人吧?」安柏說到最後有點心虛。她當然知道自己正在逞強,可她就是擔心優菈擔心得不得了。她也生氣仁雄跟麗莎居然沒攔住優菈,放她獨自追擊如此危險的敵人。

  可她的擔心說到底是自作多情。正常人就該像麗莎這樣,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明明麗莎也才僥倖撿回一命,要求麗莎待優菈和待安柏一樣好,甚至不顧危險再出手搭救,根本就是勒索了。

  可是……安柏只是心裡暗自希望,大家都能對優菈好一點,再多關心一點。就像她關心蒙德城的大家。

  「那我們走了,等等妳記著,無論如何妳都不准下車。妳要是再讓我擔心,我可不放過妳。」仁雄邊說邊將車子起步,跑車原地打轉數圈,周遭卻靜悄悄的,下一刻,景色已不再是緊鄰歌德大飯店那道牆,而是郊外。

  儘管景色漸暗,安柏很快認出這條路是風起地西南地段的小徑,跑車再度駛往達達烏帕谷。


  馬上就要入夜了,即便是經驗最豐富的獵人與冒險者,也不敢說有百分百自信,獨自走在夜晚的蒙德郊外。想到這點,安柏更加擔心優菈的安危。

  「優菈不會有事的,我覺得她應該是迷路,走丟了。」仁雄說。

  「什麼意思?」安柏。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不要緊,我們很快就會知道了。」仁雄悠然看著陽光將要消去的蒙德,他這時才想到其實可以使用傳送錨點,方才急著離開蒙德城,才用了跑車的短距離傳送,不過看導航時間,應該也沒差多少。

  「仁雄,謝謝你。」忽然,安柏說道。

  「哦,不客氣。」仁雄點點頭。

  「你們剛剛……」車內陷入一陣靜默,安柏很快怨恨管不住自己嘴巴,仁雄轉頭望著紅衣女人,對方立刻害羞將視線別開。

  「妳的毒沒有全解,會忍不住胡思亂想也是正常。還有優菈也是,所以我才判斷她應該追不上敵人,現在應該躲在某個地方毒發吧,如何,這樣妳聽了有沒有安心一點?」

  「安,安心個頭啊!!!那這樣你豈不是、你豈不是……豈不是……」領悟的安柏羞得耳根子都熱了。她小小的腦袋裡,全是下午時分,她半睡半醒間撞見的一幕:她從未看過麗莎小姐這樣給男人壓著,雖然車內那角度看不見她的臉,可從擋風玻璃上那些飄散金髮,像個美艷的八爪魚朝男人亂鞭亂抓,美妙又絕望的呻吟,就知道她到底有多舒服!

  「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掉了!小可愛……受不了了!我還要!我還要!還要!啊!啊─────」碰碰碰碰,那些槌上引擎蓋的狂暴噪音,居然不是夢!?

  「欸靠,妳這個裝睡偷聽仔。就是妳在我的車裡頭大睡特睡,我才去外面,妳現在又有什麼意見。」仁雄輕輕說著調侃。

  「吼,你很煩耶。」安柏本來急得不知道怎麼辦,仁雄卻冷不防捉住她的手,一開始她還嚇了一跳,結果仁雄居然抽著她的手甩啊甩,她整個人像條鰻扭來扭去。

  「啊啦~啊啦~啊啦~啊啦~」發出了類似這樣不爭氣的聲音。

  「不可以色色,知道嗎?臭丫頭。解毒有很多種方式,不一定要像麗莎那樣,更何況那是她要求的,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好不好。」仁雄是基於雷元素魔女特別敏感,他這才玩心大開,瘋狂開車!可若是解毒的對象是安柏,他就要慎重考慮了。

  「最好是……就知道你們這些男人喜歡大胸部。」雖然知道仁雄是為了消除她的緊張,才把她像扯鰻魚般拉動,安柏仍心有不甘。她也不知道在不甘什麼!還有,什麼是不可以色色?安柏覺得仁雄說話有時還真難懂。

  「所以等下就由妳去幫優菈解毒,懂不懂。」仁雄飛快下了結論。這在他的世界叫做百合大法,大橘已定,橘裡橘氣,Girl’s Love。

  「我才不要!太色情了!」安柏腦袋再次一片混亂。她跟優菈?不不不不不!不好啦!不好啦!應該不好!

  紅色跑車在夕陽中駛入達達烏帕谷,安柏小小的腦袋峰迴路轉不知多少次。


創作回應

奈恩斯-冬
飆車還是開車,這是個問題……
2022-06-06 22:45:2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