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的穿越事業(5-18-2)諾曼自由市

伊奴 | 2021-10-13 11:50:17 | 巴幣 1124 | 人氣 179


5-18-2


  翌日清早,仁雄做著富貴的歐洲商人打扮,同行女性則喬裝著他的僕人,掩去麗色,進入拍賣場就定位。


  貝德維爾亦有陪同,他本就一身騎士輕裝,只要披個樸素斗篷,看上去就像是仁雄護衛。中世紀騎士多有封地,但因為連年戰爭,流浪騎士做保鑣的也不少,加上雙方皆有自由城市的經商許可證,聯合商會的人員自是放行。


  「我都不知道法蘭西王國有設自由城市,貿易還如此興盛。」在大廳和其他商人排排坐著,仁雄和貝德維爾聊起天來。


  「應是因為王室控制力不及此地吧,諾曼公爵想藉此賺取更多稅收,才在他境內設了特許城市。」貝德維爾正在翻羊皮紙編成的商品型錄。昨日他們收集情報,才恍然發現這港口確實過於富庶,簡直像是那些直轄於神聖羅馬皇帝的自由城市,然而異世界本就會有很多虛構,精靈、獸人都有了,自由港其實不足為奇。


  「對了,歐周閣下有買過奴隸嗎?」前處的方形看台還在準備。貝德維爾道,。仁雄不經意地回頭去看遠處和一群僕人站在欄杆旁,他伺機而動的那些女孩。嗯,除了美杜莎頭髮在斗篷底下顯得太長,還算低調。


  「沒有。」仁雄回答。


  「歐周閣下其實可以多來奴隸市場走。對穿越使者來說,奴隸市場也是入手角色的途徑。」貝爾維特道。這對仁雄來說是個新思維,他之前都沒想過!比如說戰爭打輸,那麼原先高高在上的貴族,或術有專精的人才,就有可能流落至此。用P兌換當地通貨,兌率通常不錯,仁雄恍然大悟,原來是逛二手市集。


  「你常來此嗎?」仁雄問。


  「沒有,但我是在這裡出生。」貝德維爾斗篷下的明亮雙眸掀起漣漪,氣氛登時凝結。「我本來還以為我會餓死在籠子裡,直到某天,加拉哈德把我救了出來。」


  「嗯,他居然還成美少女。頭髮染得騷包。」仁雄隨口說著,想為氣氛舒緩些。這樣冷不防聽帥哥騎士平淡說著自身往事,令他措手不及。「你們都辛苦啦……」想來想去,只能以這麼一句話了表遺憾。


  原本和亞瑟王親近的圓桌騎士,目前除了蘭斯洛特在華夫人底下過得很爽外,大多生死未卜,馬休芸是因為不在王身邊又幸運轉生成一般人類,下載穿越寶成了穿越使者,才得到較高地位。但她現在光要養亞瑟王就耗盡她過往存到現在的全部積蓄。仁雄最後一次聽馬休芸談到王,是將她送至阿斯嘉,北歐神域有專門解咒的自然療程,能逐次緩解華夫人施加在卡美洛王室跟圓桌騎士的Nerf詛咒。


  「我想該向歐周閣下您報告:星期五小姐(弗麗嘉,奧丁之妻,阿薩神后)有說吾王的身體,再三劑,她的數值就能正常成長。儘管只是一星角色,至少我們終於可以開始存錢了,屆時,欠閣下房租,穿越寶的P,都會慢慢還給您。」


  「哦,那好。我會酌量加收些利息。」仁雄表面微笑,他卻知道這絕非馬修芸會說的話。兩穿越使者走這麼近並不常見,尤其仁雄從未向馬休芸索取報酬,也沒跟她上床,貝德維爾會顧忌,自是正常。


  接著拍賣會便開始了,坐在貴賓席的商人紛紛噤聲,看著一個油滿腸肥,十足奇幻故事暴發戶的大胖子,以浮誇的表演方式開場,仁雄發現現場竟有擴音設備,大胖子手上的短棍嵌有晶石,雜音不少,音質活像轉爛檔的MP3,但那確實是一根麥克風。這根在他們異世界應該不便宜吧?


  擔任主持人的商會長,在做完介紹後,接下來就是僕人牽著栓繩,依時間把各色人種的奴隸陸續帶上台。流民、精靈、烙了奴隸紋的貴族小姐、表演用的侏儒。儘管拍賣場在仁雄眼中過於老舊,主辦單位似乎有足夠公信力,僅在舞台四周掛了數面手工翻閱的牌子,沒有驗貨,確認屁眼與身體是否有殘缺等嚴格流程,僕人將牌翻到哪一面,台上的奴隸都登載得一清二楚,將商品型錄背得滾瓜爛熟的主持人,也會再三朗誦。


  「赤兔,帶美杜莎出去走走。」仁雄單手貼頰,將訊息傳到大廳最後,在欄杆外和僕人一道等候的女士。這種把人論斤秤兩的衝擊景象,仁雄看了心裡不好受,他自是想到美杜莎自從被雅典娜放逐後,一生從未受過溫暖,見到這一幕,她肯定想著人果然無比醜陋吧?


  「欸,我覺得那女的長得還不錯,你要出錢嗎?我要跟你一起幹她。」赤兔帶美杜莎離開拍賣場後,接著便是男人時間。台上現在有亡國貴族,仁雄即刻問貝德維爾。


  「喔,可以。」貝德維爾微笑點頭。


  「我要跟你一起幹她。」仁雄手高舉,在席間比出醒目的加價手勢。四倍。顧客席譁然。


  「哦,那當然好。」貝德維爾知道他無論如何必須給穿越使者面子。這也不是什麼令人啟齒的事,相反的,能幫助這萍水相逢的可憐女人,讓她重獲自由,自是助人為快樂之本。和陌生美女做愛也有益身心,紓解繳長照費用的壓力。


  在拍賣現場停留的時間,其實相當漫長,仁雄本來以為說七點拍賣天使族,很快就可以買到。豈知那只是行銷噱頭,姬莉葉的那些天使同胞,跟其他奴隸混著賣,他在現場都坐到十點了,才出現第一個天使同胞。


  天使奴隸的基本價,是剛剛那個女貴族的一倍。仁雄出完兩倍價後,隨即傳喚早不耐煩,喬裝成管家僕的姬莉葉走欄杆旁小路,和主辦單位繼續走剩餘流程。這些細節他們大清早才排練,但仁雄想反正他手上一大袋金幣,就算拖延,主辦單位也是要給我笑。


  貝德維爾見狀即刻呼叫外頭商店街的同伴,來了一個冒險者打扮的男性精靈弓手,一個背盾的大叔戰士,請他們協助姬莉葉。後續買下的天使奴隸數量增加,這樣看上去也不會怪。


  「大人,您如此喜歡天使族男女?我從未見過您,不知道您打哪來的呢?」看來是獲得VIP。一個衣著華貴,聲音很細的太監來到仁雄身旁,坐在他身邊。仁雄跟貝德維爾暗想這下不好,看他衣上繡的徽紋,就知道他是法蘭西王國的官員,在自由城市,又是奢侈場合,行蹤很難不曝光啊!


  「您客氣了,大人。小的只是經商範圍遠了些,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啊。」這當然是屁話了,仁雄知道他已連連買六位天使奴隸,無論老少殘弱,只買天使,先別說其他貴族富賈買不到,心裡不爽,在場只要腦袋清楚的人皆一下子曉得,這位神祕男士是在贖人,這背後牽涉了什麼巨大利益,深遠陰謀,地頭蛇必須一清二楚。


  「大人,我們同類商品都有限額,您急著花錢買,要商會怎好跟其他的顧客交代?大家也都是來尋樂子,揮霍揮霍,展現一下自己與別人有哪麼一丁點不同嘛。」太監的聲音又尖又細。仁雄猜他是來敲竹槓,等天使族人全數救出,他們出城時應會遇上有趣的事。


  「這不打緊。傳聞獻祭翼人能更接近天堂,我老婆長年不孕,才想把這些翼人通通買回去,送一些給真神,求個貴子。若有人不滿,我競標完,再加一倍價給公會。」


  跟那太監糾纏好久,仁雄總算擺脫他。時間已正午,終於把姬莉葉十九位族人全買下,他和貝德維爾僱了四輛馬車,預備出城,打算等到郊外,四下無人,仁雄再把他們傳送走。一陣混亂後,他這才想到用船安全,但馬車都僱了,也就將就,不想再去驚動港口的人。


  「主人,謝謝你。」姬莉葉斗篷下的面容靜道。現在馬車隊伍走在城區平坦的石磚路,光是出現在人類世界,就足夠令她驚奇,她居然能在仁雄掩護下和族人安全逃走,簡直像在做夢。


  「感謝的話晚點再講,我們還沒脫離危險。」仁雄走在隊伍最後,騎馬的貝德維爾則在最前,其他夥伴大多分散在馬車四周。他想著城裡也太多人盯著了吧!?早知如此,倒不如昨晚硬闖倉庫,說不定還不會引來這麼多人注意。


  馬車隊伍即將通過一座宏偉石橋,仁雄手機忽然震動──在離開拍賣場後,他就叫天文台待命的子寧,用千里眼確保路線。


  「子寧,有什麼狀況?喔……沒事,我看到了。」仁雄才想詢問,他已經看見深色身影現身熙攘石橋。人來人往,黑鎧劍士於橋上動也不動,日光照耀下,彷彿索命鬼魂。


  「你???你是?」豈料,貝德維爾一看見黑鎧劍士,慌得像見到鬼。對方裝扮就如昨晚照片,穿著厚重的深色鎧甲,戴著覆面角盔,仁雄無從確認身分,只能從盔下華麗的金辮,以及那狂氣畢露的鎧甲紋樣,確認對方和屠殺蔽天使宗族的獸人魔劍士,應系出同源。


  黑鎧劍士長劍出鞘,劍身發光,躁動能量急速聚集,膨脹成一顆巨球。仁雄目瞪口呆──不可能吧?他要在這裡?


  霎時,一道粗得驚人的激光柱,如雷射大砲自橋上射向城區,路上攤販、行人成強光中的黑煙,四輛馬車也在光走路徑上炸爛。好不容易贖回的奴隸,含多買的那位貴族小姐全死了。街房成瓦礫上天,仁雄撐機關傘蹲在強光裏,活像一顆快被颱風吹走的鐵菇。幹!你素誰?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