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5-19)諾曼自由市

伊奴 | 2021-12-01 02:53:12 | 巴幣 224 | 人氣 191


5-19


  弄了一早上,好不容易把姬莉葉的同胞全數贖回,低調出城時,竟被個來路不明的黑鎧騎士劍噴光砲,仁雄自己也差點轟爆,他滿頭問號。


  「幹咧,我還想說不可能公然毀城吧!媽的居然真射一發大的過來。」仁雄邊撐機關傘邊罵,他蹲在強光裡數秒,聽那劈劈啪啪的聲音就知道路徑上的房子行人全沒了,等光束威力稍弱,撐著機關傘的他蹲著走出光徑,這才得以喘息。


  仁雄將機關傘收起,環視四周──城區已成大片廢墟,赤兔和貝德維爾正於石橋夾攻黑鎧劍士。施展腿法的紅髮妹子,使劍的金髮騎士,黑鎧劍士以一敵二,金、紅、黑,構成激烈戰鬥場面。劍壓腿風掃來削去,無人能近身橋上。


  仁雄知道赤兔妹子在黑鎧劍士出鞘前,她就施展『白金武聖』將時間凍結,這種突發狀況,她依舊將時間停了兩秒,加上近身時間,最起碼能踹兩輪吧?BUT黑鎧劍士的鎧甲不知是什麼做的,硬到靠北,他還有使用類似法力護盾的防禦法術,踢擊硬吃完,他仍要劍指馬車,轟出光砲,現在黑鎧劍士以一敵二!表示他至少在穿越寶是五星SSR水準的角色,說不定比那些獸人同伴強上非常多。


  美杜莎呢?該死,她居然不見了。仁雄心慌意亂,光炮燒過的城區,不少地方竄起濃煙火苗,恐懼如急病蔓延,現在城內亂成一片,不消多久,就會有成批衛兵過來,迫使戰況更加升溫。仁雄射出鉤繩登上一棟半毀房子,藉此作為制高點,並要子寧用千里眼搜尋美杜莎的位置,同時,他驅動指哨,將方才慘死的天使俘虜,一個個拉起,先設法將他們的靈魂傳送走再說。


  「姬莉葉!不要去。」斗篷燒毀,以能天使姿態現身戰場的姬莉葉,現四翼全張,朝石橋飛去,仁雄急忙喝止。一支鐵標槍冷不防射來,半空中的她急轉身,差點頭栽在石板路,隨後又有個稻草車擲來,姬莉葉倒栽著貼地飛,仍被噴濺碎木劃到,雖未有大礙,但她四翼因此暴露在草削木屑中,仁雄想著不好,下一刻能天使就轟一聲著火,仁雄急忙扔了一枚水元素符石,透著彩虹的滂沱水霧這才撲滅火勢,現在姬莉葉單膝跪在地上休息,力量還在,信心卻明顯受損。


  擲標槍和稻草車的,正是先前屠殺蔽天使部落的獸人魔劍士。背厚重圓盾,持大劍的黑鎧巨影從港口的方向走來。仁雄想著他們是剛剛才到,還是今天早上就到……究竟哪環節出問題?這狀況也未免太鳥。


  前來的獸人魔劍士只有一位,此時的仁雄還在想,說不定對方是來帶他的人類同伴離開,畢竟這戰鬥實在莫名其妙。然而獸人魔劍士施展的武技令仁雄跟姬莉葉大吃一驚:走在石磚路上的高大身影,每走幾步,便有一個幾乎是同個模子印出來的分身留在原地,獸人魔劍士繼續行走,不消多久,便有五位獸人魔劍士同時朝他們走來。他們踏著劃一步伐,卸盾舉劍,驟生的武者團隊,散發出驚人氣勢,一瞬間他們如閃電接連分散,飛簷走壁,再次擲出致命標槍。


  原來他們一開始就只有一位。再見強敵,姬莉葉顯得莫可奈何,兩個獸人魔劍士同時攻她,一個跑去追仁雄,兩個則去幫石橋上的黑鎧劍士解圍。


  「哈,我果然是最被看沒有的。」仁雄拉著鉤繩在城上高速移動,審判指哨的樂音一斷,那些才剛升上天空的靈魂光體立刻如玻璃碎了,儘管仍有補救機會,但那是渡過這次難關之後的是。


  另一方面,貝德維爾的隊伍,除了他自己還在跟黑鎧劍士戰鬥,其他成員可說毫無貢獻,稍早精靈弓手跟背盾戰士,就因為沒完全避開光束砲,直接拋飛重傷,等獸人魔劍士一入戰場,他們一標槍一個,還把兩人串起來。後來貝德維爾又召喚了一隻雙頭食人巨魔,但才現身幫姬莉葉沒多久,這兇神惡煞的傢伙就挺個大肚子,躺地板上了。顯然那整組隊伍是要搭一起使用的。


  「赤兔,快去找美杜莎!別再跟他瞎耗。」仁雄驚訝自己居然能跟獸人魔劍士勉強對刀,他急忙趁這機會命令赤兔趕快去找美杜莎。其實他們掛了都沒差,任務失敗而已,可美杜莎沒和他簽角色契約,萬一弄丟了或死掉了,事情就麻煩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仁雄才想說抓到獸人魔劍士一個破綻,便在砍中對方腳,讓痛哼一聲跪地後,急忙忍義手變形火吹箭型態,要直接幹死對方!豈知獸人魔劍士預判他的預判。反正很扯啦,仁雄現在被六丁神火的神焰燒得吱吱叫,他現在才知道九尾天狐替他準備的武器這麼強,他整條血瞬間噴光。


  死


  繼希臘孤島對上柏修斯那次,仁雄再次躺地板。暗影雙死技能可復活一次,可強敵就在身邊,仁雄不敢輕易爬起來,若再死,就真GG!


  這樣暫時離開戰場,仁雄腦袋頓時清楚不少,他感應到赤兔妹妹正在遠離戰場的城東,那兒現在圍了一大堆看熱鬧的鄉民。姬莉葉在仁雄倒下後,繼續與圍她的兩名強敵保持距離,四翼天使靈巧敏捷,速度飛快,她應該能撐很長一段時間。


  才剛這麼想,仁雄馬上看見姬莉葉翅膀被後方高速飛來的標槍刺破,她慘叫一聲撞在半塌壁上,獸人魔劍士在近身她後,又將她另外一根翅膀硬扯掉,仁雄在聽見那讓人心寒的肉撕裂聲後,獸人魔劍士用靴子踩住天使脖子。謝天謝地,對方似乎跟上次一樣,對她手下留情。


  「姬莉葉,有什麼事我們回去再說。我先跟你說對不起。」仁雄視線中的死字,距離完全模糊其實還很久,但貝德維爾現在被三劍客圍攻,落敗是遲早的,他只能先跟姬莉葉道歉。


  「嗯。」姬莉葉不知有沒有聽到,仁雄想她被扯下翅膀,光連保持清醒都難吧。同胞好不容易活了,卻又全死了,這不是開她玩笑嗎?


  「妳不要掙扎,雖然我不懂妳怎麼又活過來,但我不想奪妳性命,妳若能答應我不再反抗,我會立刻讓妳安全離去。」這就是王者的從容嗎?感覺頸上壓迫漸輕的姬莉葉,聽著獸人魔劍士平靜充滿威嚴的聲音。


  「我族,究竟惹到你什麼了……要這樣對我的族人趕盡殺絕?」被鐵靴踩著,姬莉葉吃力問道。


  「趕盡殺絕?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是來此接我那刁蠻女兒,她不知道看那小白臉哪裡不爽,居然敢在別人的地盤鬧這麼大事情,哈哈哈!我生平鮮少遇到這麼有趣的場合,把我這老骨頭也給拖下水。」獸人魔劍士爽朗大笑,也不管姬莉葉會不會反抗,他居然自己把腳抬起。姬莉葉感到動彈不得的身體,忽然生出力氣,這才驚覺對方彈了一發癒合法術,古老的薩滿法術正在修補她的翅膀。


  「妳快走吧。美女,若妳無處可去,不計舊恨也可來投靠歐克林王朝。」獸人魔劍士說完,從鐵手套的襯裡拔下一枚釦子,丟給姬莉葉。「以此為證。」說完,他就跑去找黑鎧劍士和貝德維爾玩了,還順帶把分身全收起。


  仁雄跟姬莉葉還在發呆,半晌過去,他倆才意識到這場莫名其妙的戰鬥,壓根就是被雷到。那個人類黑鎧劍士……她是看見貝德維爾,才賞他一發光砲。


  「赤兔,妳找到美杜莎沒有?我們要滅團了。」始終只能看天空的仁雄不耐煩道。


  「主公,你等等看我信號!就抓住機會爬起來。」赤兔心語傳訊。現在美杜莎在城內像頭被追趕的羚羊,被鄉民扔石頭,衛士拉弓射她。妖女!妖怪!被辱罵,被欺凌的她任恐懼支配,在發現自己被逼入死路,她尖叫朝驅趕他的人們,發動了石化魔眼。


  石化凝視將美杜莎視線內的活物全化為石頭,匆忙避開的赤兔則繞到了她後上方的建築。白金武聖────時間暫停。赤兔發動完技能從後撲下,朝紫長髮魔女脖子斬下一記手刀。


  「罪惡戰神────時間削除!」赤兔左眼瞳孔冰紋剛要收縮完,右瞳的閃電波紋接著展開。將時間削除的她,抱著美杜莎全力衝刺,離開石化人群,離開石化軍士,咬牙奔向仁雄所在的城區。十秒,赤兔衝回石橋附近,獸人魔劍士正好用大盾將貝德維爾打凹進地板。


  仁雄發動複生爬起,忍義手包覆繼續驅動審判指哨,哨音一響,藍天消影無蹤的一個個靈體,又再次浮現。


  「天堂製造────時間加速!」赤兔將美杜莎的眼睛對準將要分出勝負的三人,結束時間削除的她這次雙瞳齊開,雙瞳中的閃電跟冰霜紋路轉成黑色螺旋。仁雄恍然大悟,原來赤兔還可以把時間快轉,而且不像時間暫停跟時間削除,加速的作用範圍是全場!太猛了吧!


  多了時間加速,引渡靈魂的樂音一下子就奏完了,姬莉葉的同胞全升天,離開這個世界,同時,美杜莎的石化魔眼雖然對那兩位強者有抗性,但因為時間加速,仍將敵人全身鍍上一層灰模,成功控場!


  「後會有期啦,下次不會這麼狼狽。」哨音一引渡完所有靈魂,仁雄立刻拿出手機,任務放棄。全員逃走!


  半晌,獸人魔劍士跟人類黑鎧劍士被封住的身軀抖了一下,這才破開如皮蛋的石化外殼。


  「可惡可惡可惡啊!氣死我!沒把他們全給殺了。」見貝德維爾死去時如煙一般消失,他的同伙也全跑了,仍未滿足的人類黑鎧劍士怒道,聽聲音是一名年輕少女。


  「好了,我們先離開這裡,師傅之後再來找妳算這筆帳。」獸人魔劍士手結印,發動中距離的傳送魔法,他們也全員撤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