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原神】慾望的指引3.安柏與紅色跑車

伊凡凡 | 2022-05-15 00:12:22 | 巴幣 1110 | 人氣 127


3安柏


  在安柏幫忙下,仁雄順利完成冒險者協會的登記申請。在看著安柏與冒險者協會的窗口交涉,仁雄肯定這位熱情如火的鄰家女孩,絕非外表所見那般簡單,能得到她們信任,怕是有幾分好運,仁雄猜,應是她們在他身上發掘什麼他不知道的事,這才放手一搏。

  蒙德當前的情況也確實需要西風騎士團鋌而走險:仁雄入城即看見臨時醫護站,打聽之後,他才得知在蒙德境內,存在一種名為丘丘人的魔物。他們近期數量大增,使用的武器精良不少,且開始攻擊蒙德邊境通往蒙德城的主要幹道。這條大路是蒙德的經濟命脈──提瓦特最好的酒全仰賴此對外輸送到世界各地。除了經商幹道,不少村落也傳出零星騷擾案,搞得人心惶惶,雞犬不寧。

  現在西風騎士團被迫看緊這條道路,也加強了對郊區控制,可時間一長,人員折損自不在話下,所幸目前還未傳出有人喪命,騎士們多半受輕傷。聽安柏說,這其實多是托他們的騎兵隊長凱亞帶隊,謹慎的戰術運用,加上蒙德人懶歸懶,在野外倒十分機警,才堅持至今,大家的士氣都很低落,也不知道未來會是如何。

  「騎兵?所以你們明明就有馬可以騎?那,」仁雄挑眉。

  「你不要老是在這個點上打轉喇,有四輪車了不起。」在協會辦完登記,安柏邀請仁雄在獵鹿人餐館的露天椅座暫歇,本來愉快的用餐,頓時又回到這個蠢問題。

  「好好好,我不問我不問。」仁雄急忙喝了口咖啡,吃這盤什麼甜甜花釀雞。總之,他已經知道西風騎士團光是防守就疲於奔命,調查與反擊,只能外包給冒險者,可從臨時醫護站門庭若市,就知道協會也是捉襟見肘,如今能用戰力多一個是一個,他猜自己應是這樣才讓琴破例起用。

  「既然如此,我可以請教個問題嗎?如果說外頭很危險,那琴……妳們的代理團長,她怎麼會在那時候跑出去?」仁雄立刻提出疑問。他一開始還以為西風騎士團有人注意到隕石天降,這其實是首次穿越常要排除的障礙,可事情並非仁雄所想,嗯……他覺得琴肯定注意到什麼,但不是仁雄想的那樣。

  「唔,我也不知道,老實說最近大家都怪怪的,我最近常被人告白。」安柏一臉苦惱的樣子。

  「妳是拐個彎往自己臉上貼金吧。」仁雄笑道。

  「哪、哪是!我是……吼,我不會講。」安柏臉一紅,仁雄覺得她頭上的兔子髮飾,要跳走了;正值青春年華的安柏是真的無敵可愛,身材也發育得足夠讓人垂涎欲滴,不過,這種對什麼人都熱情的鄰家大女孩,仁雄實在是沒臉想什麼壞點子。

  沉默片刻,安柏決定說出琴出城始末,仁雄聽完傻眼,他想笑,卻又覺得這樣笑很不莊重。嗯,確實是很詭異──

  方才安柏提到自己被不少人告白,事實上,這陣子蒙德不知為何,無論男女大家皆鼓起勇氣,向心儀對象表露心意。促成佳偶的機會自是有,可絕大多數都只是友誼的小船翻覆,甚至將無關的人扯入,爭風吃醋,大打出手,西風騎士團還要兼職挽救婚姻的徵信社。

  而就在今日午休,大概有六、七個西風騎士,居然為了誰負責盛嘟嘟蓮海鮮羹給琴,在餐廳內打群架。琴身為代理團長,要管理蒙德大大小小的事物已經夠煩,她前些天也才被告白幾輪,終於她忍不住,炸了,才跑去風起地散心,聽安柏說那裏是琴最放得下心的地方,風起地正是仁雄降落的那片大樹蔭。

  「……所以這個『芭芭拉後援會』也是嗎?」仁雄問著廣場微風吹過的彩帶、閃亮海報、看板,俗稱可燃垃圾。

  「對啊,前陣子才派人打掃過,也開罰了,現在又捲土重來了。可能明天就會投票頒布更嚴格的生活公約吧,真是的這些人到底怎麼這樣啊,我都要煩死了……不要老是為了我吵架好不好?」無精打采說完,安柏將頭枕上咖啡桌,活像灘爛泥。

  「受害者清一色是女性?」仁雄問的同時,視線所及之處,正好有兩公狗一母狗在交配,他想,那個就是動物界的3P。

  「哪有!最慘是迪盧克,我們西風騎士還要派人去晨曦酒莊,人手都這麼吃緊了,居然還要搞這個事,吼,我好煩啊。欸,大叔你再載我開車出去晃晃好不好?不然我真的要煩死了。」迪盧克這個名字仁雄先記下了,顯然也是蒙德位高權重的大人物。

  「那那個優菈呢?她也很正的說。還有,我不是大叔,妳就不能假裝一下妳十七歲,我二十,黃金比例嗎?」仁雄問,他也是這次跟安柏喝咖啡才知道藍髮女騎士的名字。雖然有著印象深刻的臭臉,但她那個腰、那個腿,身懷絕技,武藝身懷絕技,應該是最受歡迎的吧!?

  「沒有呢,優菈只跟我好而已。對哦,不是本地的冒險者也有跟優菈告白過,但在領教她劍的威力後,都放棄了啦。」安柏答道,順帶無視仁雄在年齡這方面的建議。什麼你二十,你看起來就三十!

  「應該是她的臭臉吧。對了,她是天蠍座的嗎?怎老把記仇這個字眼掛上?」仁雄立刻想到天蠍座,愛記仇,穿越或許也不例外。

  「她是浪沫座的啦。是說,你講的天蠍座在哪裡?我從未聽說過這個命座。」

  「哦,沒事。我講的是星座。星座妳不懂,她這個情況叫水星逆行啦。」仁雄胡謅一番。

  「仁雄,你喜歡優菈嗎?」悶聲說完,軟在咖啡桌上的安柏頭微抬,白淨的小臉瞧著仁雄,對女孩子水汪汪的大眼睛忽然這麼盯著,仁雄不自覺眨了眨眼,他知道自己被電了下!

  「……不好說。我是覺得她挺漂亮的,會好奇、會多問一兩句是男人天性!不過我也覺得她不是我應付得來的角色,我還是把你們西風騎士團的事情辦完,趕快弄自己的事情才好。」

  「你最好是不要有什麼奇怪想法,仁雄,你應該已經結婚,有老婆了吧?」

  「妳怎麼知道?」仁雄笑道。他邊說邊將手指微舉,明顯是要展示戴於無名指上的戒指。

  「我們蒙德人結婚後,也會有個戒指戴第四指上。你的故鄉也是這樣嗎?」

  「是啊,我不但結婚了,還結了好幾次。」仁雄笑答,豈料,他卻見安柏猛地坐正,驚駭的目光直盯仁雄。

  「不是啦!妳誤會了,我的老婆們都還活著,事情跟妳想得完全不一樣。」

  「那你還學吟遊詩人跑來蒙德找女人。唔,你這樣太差勁了啦!」安柏固然有著少女的矜持,不會隨便跟人亂來,可蒙德是什麼樣的國度,她在地人清楚的很。

  「我是在外經商兼作冒險者啊。這可能在蒙德是件了不得的事,但天地之大,什麼樣的感情關係都容得下,我們其實比較像是同夥經營一家公司,公司妳懂嗎?就像組西風騎士團那樣,我老婆們多數派駐在外,每月會報才見一面,有的是一季一次,她們過得可快活呢,若是我管她們怎麼樣,她們包準要念我個不停,甚至不能再做夫妻了。」

  「少來!我才不信咧,我看你壓根就是故意把這戒指戴上,想要引誘那些老公不在家的怨婦做……做那種不要臉的事情!你已經鎖定了貓尾酒店的瑪格麗特夫人對不對!你剛剛一直在看她!」

  「沒有沒有,我真的只是想鞭策自己。吼,妳到底在瞎編什麼,我真是太小看妳,鬼靈精怪。」仁雄知道他被擺了一道,果然眼前這個女孩不簡單,跟那什麼任賢齊的歌一樣。

  「來,既然如此我來唱首歌吧。欸那邊那個吟遊詩人,你幫我按個和弦,和弦你肯定懂吧?」來到蒙德,在見識到哪怕是丘丘人的威脅漸長,也不影響城內人大白天飲酒,尋歡,醉生夢死,仁雄自是入境隨俗,唱起他家鄉老歌,歌名叫《對面的女孩看過來》。

  「大叔,你太爛了吧,我唱給你聽啦。對面的男孩看過來──」見仁雄站上圓桌登高一呼,沒兩下就有幾個男人女人走來,吟遊詩人按和弦,現場氣氛炒熱,安柏一時技癢,也胡亂哼著。

  「手牽手,我的朋友。」大概鬧了一個多小時,西風騎士團派人取締,眾人這才散會,散場前眾人手牽手拉一圈。仁雄,已經知道如何跟蒙德人交朋友:那就是喝酒,唱歌,討論別人老婆。

  天色漸晚,安柏領著仁雄往西風騎士團總部,夕陽將兩人身影在蒙德街頭拉成兩道長長影子,累了的兩人一邊散步,又是聊起了天。

  「仁雄,你真的喜歡優菈嗎?」安柏居然又試探。

  「頂多喜歡她的肉體吧。怪耶,妳這人怎這麼愛問?」仁雄說。

  「沒有啊,優菈是我的好朋友。你人也還不壞,但是優菈你還是不要有什麼奇怪想法好,她很多人追的。」安柏真是拐彎摸角,仁雄也不知道她想幹嘛。

  「好啦好啦,不然改對妳有什麼奇怪想法好了。」前一刻才說優菈不受當地人喜歡,轉眼間又說很多人追。仁雄不以為意,隨口道。

  「好啊,你試試,看我不整得你死去活來。」安柏笑了。

  「不然我們在城內兜兜風好了,啊靠我的車……我都忘記停城門口了,居然用走的,白癡欸我。」仁雄轉身望向遠方與夕陽融為一體的壯闊城色,他現在才注意到城內有著許多大風車。接著,他拿出召喚馬牌,紅色跑車很快行駛到兩人面前。有了跑車接送,仁雄很快抵達安柏為他準備的空房,那是位於西風騎士團總部前的一道長型房舍,就是,西風騎士團男宿。

  「明天見。」兩人互道別後,仁雄轉身面對空蕩房間。回想方才相處種種,他越發覺得安柏真是個好孩子,應該再過些時間就會被人追走。這裡的一切也都很好,城外縱有威脅,人們多是笑咪咪的。若非友人重托,仁雄真以為自己是來度假。

  「那個修女監視我多久?」房內空無一人,仁雄手指不經意摳著臉頰,問道。

  「進城後不久就開始。家主,蒙德城內的地圖已經掃描完畢,圖資都建立了。另外,城下似乎是有東西,但目前無從得知。」

  「不要緊,我們暫時觀望看看,如果入夜後那修女還沒走,我們想個辦法處理掉她。」

  「家主,按照我的判斷,我認為這女人她應是單獨行動。」

  「哦?她不是西風騎士團派來監視我的?」

  「我認為不是。」

  「妳有什麼建議?」

  「沒有。但我想家主一向睡得很淺,距離明早還有段時間,你可以找點樂子。」

  「屁拉,明明就妳當監控無聊,想看點刺激的。好啊!既然如此妳幫我挑個地點,我拿她來爽一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