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原神】慾望的指引 8.魔女麗莎。魔神殘骸

伊凡凡 | 2022-06-01 04:32:10 | 巴幣 1120 | 人氣 175


8.魔女麗莎。魔神殘骸



  「仁雄先生,你沒事吧?」聽見琴的聲音,仁雄側著視線回頭。他一看鬆了口氣,鼎鼎大名的西風騎士團代理團長毫髮無傷,不像那個斷罪皇女跟班尼特,一個內褲濕掉,一個帳篷頂天,他這次回去定要好好清理車子。

  琴同樣在觀察離她最近的仁雄是否有受傷,一邊重新拿穩騎士劍,展開淨化風領域,加速場上毒霧的消退,待視線更清晰,仁雄很快發現西風騎士團遠比他想的要堅韌:凱亞隊長築起冰牢防禦,火大劍士和優菈則躲在冰牢後方,這麼好的默契!雖然如此,他們還是被扎了不少針,吸入催情毒素,一定要想辦法遠離戰場,設法解毒。

  「接著!」稍後,琴朝仁雄扔了一根指頭大小的小玻璃瓶,仁雄抬手接住,打量瓶中色澤。解毒劑?

  「不行啦,你們聽我的,快點逃。不要在這邊死皮賴臉啦!」見在場騎士團紛紛喝下藥劑,儼然就是要繼續硬幹,仁雄掏出馬牌朝天空射去,眾人莫不眼神一凜──

  雷聲大作,一發從天而降的紅色閃電,精準劈中高高在上,宛如魔物至尊的人形樹,魔物痛得大叫。自紅色閃電奔出,降落地面的是一台紅色跑車,人形樹指揮藤鞭去抓,紅色跑車自場上穿梭,藤鞭揮得地裂山搖,皆無法得手。

  ──該聽誰的很明顯了。紅色跑車輕易戲弄魔樹,西風騎士團即刻意識到他們與冒險者的懸殊差異,雖然他們自認討伐魔樹是他們的責任,可繼續留在戰場,怕只會成為仁雄的累贅。

  霎時,紅色跑車朝在場眾人駛去,心領神會的西風騎士身子湊近,果然車門一開,他們一個接一個被跑車裝入車內,沒兩子時間,紅色跑車就將西風騎士團安全接送,沒一會兒就消失在森林中,只留下仁雄獨自面對大魔物。

  「她要去哪裡?」仁雄問後勤。他有注意到優菈並未理會紅色跑車,而是轉身直直往森林跑,跑車在她身邊忽左忽右,車燈點滅,藍髮女大劍士皆未理會,因此跑車就不載她了,不順路,不勉強!

  「不確定。家主,有件事情向你報告,西風騎士團部署在遠方的火力,現在正被攻擊。」

  「……子寧,幫我想個法子。」仁雄說。他現在才注意到火箭跟閃電已經一段時間未到達戰場。安柏和她的同伴遇上麻煩了。

  「家主最近得到的魔神之力,應該可以──」後勤立刻道。

  「不用解釋!妳直接接手。還有,調砲擊來,等等妳直接把這棵樹轟爛。」仁雄按住右手義肢,戴於左手的戒指點滅閃爍藍點──遠端操作!接著他右手朝山的方向指去,義肢竟高速發射一團團麵團般的風元素球,這些風元素球由近至遠迅速排列一線,轉而形成透明薄膜,直通山嶺,蔚為壯觀。

  仁雄立刻懂了,後勤用新到手的風元素力量幫他弄了個加速風場,果然等他蹬樹上天,身體落入高高在上的薄膜,他還真的接二連三自動向前飛,每穿過薄膜一次,速度也上升一階。

  「優菈,這邊!」仁雄朝仍在地面的藍髮女劍士大喊,他想這條空中捷道落在她頭上應不是巧合。她注意到了,也想辦法爬上樹,跳入空中薄膜,在空中加速趕路。

  原本位於達達烏帕谷中心平地的大魔物,在圍剿他的人全跑光後,本要去追,天上忽然降下夾雜紫雷火花的爆炸落石,被擊中的人形樹痛得身子一攤,想移動龐大身軀,往原本甦醒的地裂口爬去,落石一波接一波,彷彿有台戰艦從極遠處持續砲擊,人形樹一下子就不動了,任由持續到來的落石,砸中牠的身軀。

  仁雄很快到達安柏和同伴藏身的山巔,優菈隨後跟上。兩人很快看見有個雕像戰士正與年輕魔女戰鬥,她的大帽子掉在附近,露出飛揚秀髮與薔薇花紮的髮結,優菈見狀即刻投入戰局,仁雄則掃視附近,跑向躺在血泊,沒了氣息的紅衣少女。

  「安柏,妳要撐住啊。」仁雄在她身旁蹲下,檢查她的傷勢。她的胸口被刺了個洞,血將她的白上衣染成鮮紅色,見昨日還有說有笑的大女孩傷成這樣,仁雄一陣揪心,就在他苦思之際,他看見正和敵人交戰的魔女,心生一計的他用義肢朝魔女射出綑綁鉤繩。

  優菈和魔女均嚇了一跳。忙著閃躲雕像戰士的拳刃,防不勝防的魔女立刻被鉤繩捆住,嬌柔的身段改朝仁雄方向拉去。優菈急歸急,也只能繼續迎戰眼前的雕像戰士。

  仁雄一將魔女拉近,立刻解開鉤繩纏繞,但很明顯他太急了,慣性甩動的力量一不見,魔女立刻摔在仁雄身前的土地,快,也異常粗魯。

  「妳很會用電吧?現在聽我的指示,去電安柏。」仁雄直說。摀著頭坐起身子的魔女停頓片刻,這才聽懂仁雄要她幹嘛。

  「你,不行啦……安柏她已經。」魔女望著因急救同伴,自己也弄得滿身血的陌生男子,方才的恐懼再次襲上心頭,若非現在還在戰場,怕魔女會立刻摀著臉流淚。

  「妳電他就是。那是對妳來說,快一點,再拖下去我也沒把握了。」仁雄說道,並拿出傷藥葫蘆。這番話讓魔女呆了一下,她很快照著仁雄的指示,纖手放在女騎士慘不忍睹的胸口,注入微弱電流。

  魔女電了兩次,接著她看見仁雄將手中葫蘆對準安柏的唇,讓她喝下藥水,接著他將安柏還帶有一點餘溫的身子抱起來,盡可能摟在懷裡。

  過了些許時間,魔女吃驚看著眼前的變化,原本瞳孔渙散的安柏眨了眨眼,她的身子顫了一下,一副累極的模樣。

  「我怎麼,在這兒?麗莎,結束了嗎?」自鬼門關走了一回的安柏,首先看見的便是坐在她眼前,全身髒汙,從未這麼狼狽的魔女。她光看麗莎這副德性就覺得好害怕,腦子努力回想昏去前發生什麼:安柏只記得忽然有道黑影,好痛。

  「妳先別說話。」仁雄道。

  「仁雄,你救了我嗎?」聽見聲音,在男人的懷抱微微側身,直到目光對上,安柏這才確信抱她的就是昨日才認識的異鄉男子。

  四目交接,仁雄注視安柏片刻後,手微托她的臉龐,親了她的唇一下,在安柏還未意會過來男人做了什麼,仁雄又親了她一下,這才重新與她的視線對上。

  「幹嘛這樣。」安柏難為情說。平常若有人膽敢這樣,就算是感情再好的夥伴怕也是一巴掌打下去,可她現在身子軟綿,只能隨便任仁雄欺負。不過,方才仁雄主動宣示主權的舉措,她心裡除了不知如何招架,很慌張,好像……也沒有那麼討厭。

  魔女坐在一旁旁觀,她微笑著,並不以為意。安柏好不容易撿一條命,男子趁機討點便宜回來,也算是補償彼此心中的擔憂。

  優菈與雕像戰士的戰鬥,也在此時宣告結束,仁雄這才想到虧優菈一個人可以跟對方打這麼久:雕像戰士的身軀足足有一人半高,全身重甲,左臂佩戴荊棘拳刃,右臂是水元素拳刃,壯碩威武,移動時卻又像個幽靈,飄來瞬去的,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強者。

  「不准走!」見雕像戰士藉由元素能量瞬退到數十步外,意識到對方將要開溜,優菈急著大喊。

  「別追了!」仁雄道。優菈不知為何還想再戰,他急忙朝藍髮女劍士喊著,卻看見魔女手微抬,勉為其難的眼神示意仁雄不要。

  優菈經仁雄這麼一喊,上頭的她即刻冷靜下來,轉頭的她看見三人坐在地上:仁雄抱著虛弱安柏,平常優雅從容的麗莎也一身狼狽,她立刻知道自己錯了,然而,著急的她再次陷入天人交戰,不知在愁什麼。

  「妳若想追就去追吧。這位男士隨後就到。」突然,魔女開口。仁雄白眼,妳在說啥?

  「……你保護好她們,她們若出了什麼事,我絕不會放過你。」聽見魔女說完,藍髮女大劍士像是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她朝仁雄匆匆丟下這句後就跑向山崖,張開飛行翼乘風向下,那位雕像戰士早不知跑多遠。顯然剛剛發生了一些仁雄不知道的事,否則,優菈也不會這麼執意要追吧?

  「你是天理的使者,還是天外旅人呢?」優菈離開後,魔女接著問。

  「旅人,我叫仁雄。請問妳就是麗莎小姐嗎?」身分被魔女識破,仁雄並不意外,魔女的名字也剛從安柏口中揭曉,接著,他將義肢吸納的元素感應儀取出,直扣在地。一看見自己做來送給班尼特的廉價玩具,魔女很快露出笑容。

  「妳也是穿越者嗎?我看妳是本地人?」仁雄好奇。既然稱魔女,麗莎的身材容貌自然是一等一!看似年輕,舉手投足卻充滿熟艷魅力,身上佩著的金薔薇裝飾格外高貴,改成短襬連身裙下竟是黑絲大腿襪!不過,有鑑於她的實際年齡可能大他十倍以上,拜見前輩,仁雄還是很有禮貌。

  「這不重要。你能陪我去樹精現場嗎?方才的天降隕石是你弄的?」麗莎問,她言中的樹精自是西風騎士團和仁雄苦戰許久的大魔物。仁雄點頭,其實不用麗莎要求他也正準備過去──來自天外的砲擊已結束,再不設法撿寶,怕又有什麼變數。

  「確實是我弄的,如何,不賴吧。」仁雄隨口笑答,稍後,見麗莎以手勢示意自己需要協助,仁雄即刻將昏睡過去的安柏小心翼翼放在一旁,扶麗莎起身,接著,他高舉馬牌,不一會兒時間,隨著隆隆聲接近,紅色跑車又從林中現身,停在一行人前,左右車門齊開。

  「真氣派。」麗莎想也沒想就掙脫仁雄攙扶,進入副駕駛座,臀一靠上舒適坐墊,她即刻側身倚著跑車沙發,眼神半閉,露出終於得救的舒適神情:現在還沒到中午吧?她覺得自己快累死了,我的下午茶呢?回籠覺呢?閉目養神之際,後方傳來些許聲響,那自是仁雄來到後座,將早已熟睡的安柏抱入車內,座椅後調。

  「我可以跟你要一杯茶嗎?」麗莎感覺車子正在下降,從容躺著的她眼沒睜開,手下意識拉住車門扶手。這車速如鳥兒飛翔,快卻穩定,應是在滑翔。

  「妳要喝好一點嗎?許願看看。」仁雄問。載了兩名傷員,折返的路線就不用剛剛那招加速風圈,

  「那給我一杯情詩,我要中杯,甜一點吧。」稍後,閉目的麗莎直覺眼前有動靜,睜眼的她看見仁雄手拿杯子,杯中物的色澤香氣,明顯是她愛喝的焦糖咖啡牛奶。這雖是煉金術調的,口感尚可,可都這個時候還能好整以暇提供飲料,男人確實誠意十足,足夠收買她的心。

  「你真棒。唉……我這人有點懶散,可以就這麼信任你,把所有麻煩事丟給你解決嗎?」這話無疑過於任性,可魔女的直覺告訴她,這男人愛聽這些,他也確實有這本領。

  「應該可以吧?」仁雄隨口答,很快的,車子回到不久前激戰的平地。

  經隕石砲雨洗禮,魔物此刻的慘況活像一棟因地震倒塌的大樹屋。木片四散,滿目瘡痍,有的還在燃燒紫煙。奇特的甜香,先前讓西風騎士團陣腳大亂,被迫撤退的催情毒霧,也還沒有全退。

  由於早就鎖定目標,紅色跑車直線開過木片碎骸,兩人下車,走向一個明顯是樹精本體的人形木骸,魔物已死透了。

  「就是這個嗎?魔神殘骸。」麗莎說,仁雄躬身將人形木骸位於胸口處嵌著的鮮紅結晶使勁拔起,鮮紅結晶彷彿心臟,它還在微弱跳動。

  「妳知道這東西?」仁雄將到手的目標吸納入義肢,魔女點了點頭。

  「這是阿斯莫德之石,雖不知道它為何甦醒,所幸還未造成嚴重災情。」麗莎提及的是這塊大地鮮為人知的歷史:阿斯莫德是魔神戰爭時期的魔神,稱號色慾,是一位強大的君王,但祂並未在魔神戰爭中勝出,後來的『塵世七執政』正是魔神戰爭結束時獲勝的七位魔神,由天理賦予祂們分治世界的榮譽與職責。

  賜與植物異變的鮮紅結晶,就是阿斯莫德消滅時,他的靈魂碎裂的其中一塊,雖不知道為何重獲活力,但魔神殘骸本就難以消滅,在任何時間甦醒,其實都不奇怪。

  「而你是雷電將軍的眷屬,你是稻妻人?天理專門派你來回收它?……咦?我說的不對。」麗莎說著說著立刻發現自己的推論有自相矛盾之處,因為仁雄似乎與天理沒關係,他是天外來的,但他使用的傘跟刀具,乍看之下又與治理稻妻的那位神明有關。

  「我不是雷電將軍的眷屬,這解釋起來有點複雜,反正我是來回收這個的。」仁雄並不知道雷電將軍是誰,可蒙德供奉的神叫巴巴托斯,學長也說他有個遠親在這世界當大BOSS。麗莎會產生這等疑惑,無非是她學識太淵博了。

  「這真神奇,讓我來猜猜看……七大罪的暴食宗君、巴爾──別西卜支系,別西卜家……你是別西卜本家的使者?真正的地獄君王?那個蒼蠅王?」念著想著,麗莎眼睛一亮,越想越驚奇,她自離開須彌教令院,從來沒有這麼興奮過。仁雄則想著她未免太聰明,不愧是學識淵博的魔女。

  「所以你也是光明會成員?」麗莎問。

  「哈哈,您說笑了,光明會怎麼可能跑來這種地方,我幫魔神朋友打份工,這才來提瓦特。」既鴉王後又來個魔女,仁雄由衷佩服蒙德臥虎藏龍,但宇宙之大,本就無奇不有,這也是他為何總是廣結善緣,就算在異世界開掛也是有限度地開。

  「真有意思,比我整天翻的那些書有意思多。唉……」興奮說完,麗莎側開視線,自顧自黯然神傷,仁雄靜候。他過去也曾見過這類眼神,看得出來魔女本不屬於蒙德這種清閒地方,方才一下子被喚醒熱情,就是最好的證明。意識到有些聊偏,兩人很快將焦點回到阿斯莫德之石。

  「如果我記得沒錯,要將魔神殘骸完全淨化,需要做滿足魔神慾望的儀式,再令儀式失敗。」麗莎說。她完全跳過仁雄說的回收,而是用淨化這字眼。

  「其實我也可以讓它直接上天。」仁雄說,若非麗莎在場,他其實想手機拿出來,螢幕點一點,後勤確認,直接讓這顆石頭飛天,送回宇宙。

  「不可以,會引發魔法災害。」麗莎說。顯然地獄君王並未拘束仁雄送回魔神殘骸時限定何種形式,打個比方,就是包裹破損沒差,東西送到就好。便宜行事的風險就是無法保證魔神殘留的意識會不會再一次死灰復燃,況且,甦醒的阿斯莫德之石怕不只有眼前這顆,麗莎絕不會同意仁雄這麼做。

  「那妳想怎麼辦。」仁雄問。

  「直接淨化吧。晚點你還要去幫優菈不是?」麗莎說。仁雄楞了一下,怎麼是我?哇賽,這魔女不會真打定主意,要把麻煩事全丟給我!

  「所以,妳知道淨化的方法?」仁雄苦笑。他忽然發現自己要被吃了,果然,麗莎沒有回答,她笑了!

  「唉喲,有什麼辦法呢?你明明知道我跟安柏都中毒了不是?既然毒早晚都要解,不如用正常的方法排淨。」見麗莎害羞的笑容帶點苦澀,仁雄這才聽懂,魔女剛剛問能不能把麻煩事全交給他處理,還有這一層意義。

  麗莎指的麻煩事,也包含她準備把自己交給仁雄。

  「好吧,最近的飯店在哪裡?」仁雄問。

  「這樣太花時間,」麗莎沒好氣皺眉,萬萬想不到這男的一聽說要做,居然想要去開房間,這點子確實不錯,可也要看場合!

  「屁啦,妳沒看到安柏就在車裡嗎?反正我不要在車裡,妳應該也不會想在野外。達達烏帕谷門口不就有個傳點,傳送回蒙德城,再回來,時間不會耽擱太久,妳也可以在安全的地方休息。」仁雄不愧為時間管理大師,即刻說了個兩全其美的方案,其實他心裡早有解套:他昨天在蒙德城內曾見到一間氣派大飯店,看起來就很不錯!

  「那就歌德大飯店,訂房的錢我付。原來你會使用傳送錨點,應該早告訴我。」麗莎同樣想的也是那間飯店。傳送錨點遍及世界各地,可對大部分人來說都只是遺跡,麗莎想不到仁雄會用,解決了路程上的問題。

  方案敲定,仁雄二話不說將魔女公主抱,紅色跑車緩緩駛來。

  「不是說別在車內……你這樣,能開車?」在男人的懷抱間慵懶說著,麗莎意外仁雄竟直奔駕駛座,狹窄的空間,她必須雙腿分開,弓著身子伏在仁雄腰上。她很快聽見男人喘息,沒等仁雄回答,她決定什麼也不想就閉上眼睛,雙臂勾上男人脖子,主動吻上,行車安全什麼的哪管得著。

  「絲襪,會破,」魔女的俏臉泛起紅暈。方才被男人一把抱起,她曾擔憂絲襪會破,擔心歸擔心,她現在也不想從男人身上爬起。

  「不要緊。我會處理。」仁雄昨日走到蒙德街道,就有觀察到這事。絲襪這小事,他會處理。



看下一章 看8.5H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