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一起夢時代逛街購物趣(3)

伊凡凡 | 2022-05-12 22:14:57 | 巴幣 1144 | 人氣 833


一起夢時代逛街購物趣(3)


  「那隻狐狸是怎麼樣啊!美杜莎又不是故意要穿跟她一樣。」運動用品專櫃門口,戴著一頂不知道哪弄來的承太郎金牌帽的赤兔妹妹,為方才發生UNIQLO的霸凌事件,氣得直跳腳。


  撞衫這種事在姊妹淘逛街,根本算不上什麼大事,頂多只會覺得尷尬,處理得當,反而有機會成為刷好感度的事件,萬萬想不到那頭狐狸居然藉題發揮,未免欺人太甚。


  「好了好了,有什麼話回去再說。」仁雄要赤兔別再說下去,無奈看著眼前小圓點洋裝,楚楚動人,卻一臉搞不懂自己為何受嫌棄的眼鏡女子。西裝男人第一時間想到的事,就是將美杜莎帶離UNIQLO,搞不清楚狀況的,只有赤兔『單槍匹馬』追過來。


  「妹子,妳去找姬莉葉。」仁雄示意赤兔暫時迴避,看她要去其他樓層還是加入貴婦團,反正不要過來這裡。


  「主公。」赤兔自然是不情願了。


  「快去。」仁雄拇指向後比著,他發現紫長髮女人就在後方遠處。斯卡哈來幫忙了。


  「抱歉,我沒想到會這樣。」兩人暫獲獨處,西裝男子即刻將眼鏡女人擁入懷,男人感覺對方身子微顫,過了好一會兒,躁動的心靈才顯得平靜。


  「沒事。我已經很習慣受人討厭了,只是……不了解她為什麼要這樣。」美杜莎並不介意別人怎麼羞辱她,但她確實受到了打擊。因為開這種幼稚玩笑的事是塗山形柔。蛇女方才其實想把膠框眼鏡拿下,如此一來UNIQLO的客人就會瞬間變成石頭,儘管因為處於現實世界的關係,石化很快就會被系統修復,可足夠她發洩了。


  美杜莎終究沒有這麼做,也是因為做這件事的是塗山形柔。這副能讓蛇女平凡生活的眼鏡,就是塗山形柔做給她的。她本來還以為狐狸是自遇見仁雄前,唯一對她表示友善的朋友呢,先前蛇女拒絕狐狸的好意,她還很愧疚,豈知──


  「打個岔。美杜莎,這件衣服是誰幫妳選的?是妳自己選的嗎?」仁雄問。


  「是……我不知道她的名字。」美杜莎回想方才她們在女飾專櫃時的互動,那位姊妹她其實不知道她是誰,她是中途才加入的,之後也沒跟大家一起。記得她出發時還有點冷漠,充滿了距離感,可赤兔跟她有說有笑,她還出錢幫美杜莎付了身上這件小圓點洋裝,由於她非常親切,美杜莎也就沒有多想。


  「伊乃嗎?是不是身材很誇張,胸部超大那位。」仁雄問,美杜莎想想後點點頭,她記得赤兔確實是有喚過一次她的名字,而且不得不說,對方胸部真的好大啊!美杜莎想不到自己主子竟是如此性福。


  「那沒事了。美杜莎,柔柔她不是在針對妳,她是在生別的女人的氣。」仁雄很快聽出一些端倪:紅點點洋裝在台灣不常見,根據仁雄以前接觸的女生印象,小圓點倒還好,大圓點真的難駕馭,會這麼打扮的多是陸生,她們特愛穿大洋裝,而這也是塗山形柔下意識會挑的基本款(塗山氏是大陸狐狸),換言之,對方若事先做好準備,這幾天島上又走漏什麼風聲,確實有可能進行預判!真心機。


  仁雄不可能完全清楚事情全貌,那是邪馬台島各部會之間的事,但可以肯定的是,美杜莎被當棋子利用了:太一女神將了狐狸一軍,硬在眾女面前害她跟新人撞衫,狐狸,就森氣。


  「啊……都三千多年了,人類怎麼還是這樣?」美杜莎聽完仁雄揣測,差點沒暈倒。她想到一件很久很久的事,那是她還在當雅典娜的見習仕女,她以為自己不會再想起這事了,因為,對方真的很無聊!


  「嘻嘻,女生嘛。就是很難搞的,況且柔柔也不是人類。」仁雄笑著調侃。他也覺得塗山形柔看似長袖善舞,時又怪異脫線,這恐怕是因為狐狸價值觀沒法類比人類,不說對女性,例如她會跟異世界的王公貴族上床,還興高采烈向他報告做了幾次,仁雄倒是不介意這騷狐狸跟客戶潛規則,若換作其他穿越使者,事情恐怕沒法收拾。


  「那你還養這麼多女人,你也夠了。」美杜莎淡著,她知道自己是上了賊船,誤入陷阱。


  「是啊,我收服妳了嗎?」仁雄的手逗逗眼鏡女人下巴,遭受戲弄,美杜莎不太好意思地縮起豐滿身子,任由西裝男人再次將她摟入懷。


  「妳喜歡這件衣服嗎?」沉浸在擁抱中,仁雄輕問。


  「嗯,喜歡。」美杜莎同樣沉浸在懷抱。她想著人類的穿衣品味肯定不是如她這樣:當她看見鏡子中穿著紅點點洋裝的自己,她覺得自己身上好像多上一層保護色,這是動物界的危險示警。她感到說不出的安心!


  「那就再去買一件。一件平常穿,一件拿來當戰鬥服。」仁雄說。戰鬥服這三個字美杜莎已經搞懂了,那就是在床上時要穿的。


  「我還可以買其他的嗎?保護衣一件就好了。」美杜莎道。西裝男子點頭,但其實聽不懂蛇女說的保護衣……到底是把那套紅點點當成什麼玩意兒?


  「當然好,這次我陪妳吧。」仁雄示意他們走去手扶梯,那裏有各樓層展售分類的塑膠看板。


  「要去哪裡呢?」美杜莎打量著牆上塑膠看板中印著的彩色文字,眼鏡底下羞澀的臉孔不住觀望沉著的西裝男子。


  「去看女用內衣吧,不過我不方便進去就是……子寧,現在能過來嗎?」仁雄很快做出決定,他押了下右手戒指,稍後,一名秘書打扮的豐滿女性,驀然現身於兩人身旁。


  「來了。」是秘書子寧。仁雄很快示意兩女上手扶梯,直到抵達女用內衣的專櫃,西裝男子才停留在門口,片刻,自覺內衣櫃不是久留之處,西裝男子很快轉身離去。


  就當仁雄轉身時,前頭迎來的熟艷貴婦,即刻吸引了他的注意。站定的兩人四目交接,貴婦淡淡一笑,很快的,白淨的臉孔又恢復從容,等候男人出招。


  「要跟我去走走嗎?」仁雄問。


  「好哇。」貴婦笑道,似是因男人的邀約心情極好。這對男女並肩而行,走馬探花經過展售樓層一個又一個櫃位。


  來者正是太一女神,伊乃。太一是冠北極星之名,星靈種族出身的她,卻壓根與中國和東亞神話毫無關聯,她來自異世界的黃金帝國。


  她可以說是仁雄的遺憾了:穿越使者第一次組建陣容時,因為縱容了烏列爾,導致大天使與團隊成員嫌隙擴大,最後,仁雄將大天使交給同為穿越使者的妹妹託管,形同驅逐,太一女神則居於島上,仁雄完全放任她自由行動,看似輕鬆愜意,可與其他女角毫無交集,未入建制的結果就是無法融入島上生活。伊乃多數時間都待在自己的居所追劇看片,心情好時,就獨自前往異世界為仁雄隨便過些任務。


  貴為星靈女神,伊乃自是無比漂亮:烏黑色的柔順長髮,白淨的瓜子臉,細長睫毛,挺立的鼻子,豐潤飽滿的紅唇,深邃的五官就像個日歐混血兒,年方三十,竟散發出更熟艷的風情。她的身材更誇張,J罩杯豪乳將深色布料綑住的胸口撐得完全變形,纖腰卻不成比例的細,可說螞蟻腰了,一雙鉛筆腿頂著這對巨乳,在百貨公司中行走,所經之處男性看了都要噴鼻血,老二立正,表示服氣。都不知道她跟九尾天狐哪一個是狐。


  「那個圓點點是妳想出來的吧?不得不說真有創意。」散步時,仁雄開門見山。扣除掉他要去處理柔柔鬧彆扭這點,這整件事說來還挺有趣的。


  「呵,很有趣吧。改天我再來整你別的老婆玩。」貴婦陰柔一笑。


  「這就別了。我難得看妳穿正裝,妳這樣超漂亮,可惜我無福消受。」仁雄淡回。他雖這麼說,但若是伊乃想製造其他角色的緊張,這樣也可以說是她擺脫行屍走肉的生活,某種程度上是好事。當然,其他老婆肯定不會這麼想。


  「哦?果然弄到手之後,男人立刻就會失去興趣了。瞧你也不再玩我那兩個兒媳了。」伊乃從容的聲音。


  「這倒不是,愛蜜……我很快就會把她接過來了。」仁雄本要解釋,之所以停頓是他立刻發現這是自討沒趣,可自己也不知再較真什麼,很快又將黃金王妃在不久抵達邪馬台島一事如實稟報,此舉自然是激起對方一陣不悅。


  「那又甘我何事?你要將她送來我這兒,伺候我這老母?呵,那我就謝過老爺。」貴婦不以為然地諷道。


  「當然不可能,所有SR以下角色都會入死亡女侍建制,不過她會分配到什麼職務,我會再跟卑彌呼商量的。當然了,妳也有發言權,如果妳願意的話。」仁雄說。


  「免了。」伊乃淡回。兩人繼續在百貨公司內逛著,仁雄又開了個話題:


  「妳最近出外,有遇到什麼事情嗎?」


  「沒有。好啦別硬扯話題啦,不說話我也不會嫌棄你陪我逛街的。」伊乃冷言冷語。


  「哦?是嗎?我還以為妳遇上什麼事,想找我幫忙。」仁雄挑眉。


  「你想太多了。」伊乃道。


  「真沒有?」仁雄微笑。


  「沒有。」伊乃。


  「真沒有?」仁雄微笑。


  「你是不死心嗎?」伊乃怪著表情,她還真給男人傻呼呼的表情給逗得又好氣又好笑。


  「這是當然啊,我平常又沒跟妳講到幾句話,好不容易有機會聊聊了,自然會想關心,可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跟妳相處,只好這樣問妳。如果沒有,頂多我就是個無聊不解風情的男子,可若是真有的話,我當然是希望能夠幫妳的。」仁雄。


  「你的義務已經在契約履行時就付清了,我們之間無話可追,自是當然的。」伊乃。


  「妳也可以當作我想做點什麼,彌補我內心的罪惡感。說不定……我是這樣想的。」仁雄自顧自說著,果然,貴婦躊躇片刻後說道:


  「我落入你手裡是心甘情願。那兩個蠢貨,一個利慾薰心,另一個,是真蠢到愛上你。」女神熟艷的臉蛋似在強忍心中忿恨。她知道那一夜,仁雄在自家客廳把愛蓮娜跟愛蜜一起上了,愛蜜還被仁雄用角色生成券把她肚子弄大。


  正常情況下穿越使者是不能讓NPC和角色有孩子的。愛蜜生的孩子不會承繼仁雄血脈,她生下後還會難產死去,靈魂飄到邪馬台島,成為仁雄的死亡女侍。黃金帝國王妃這等愚昧,戴國王綠帽的惡劣行徑,只能用愛到卡慘死來形容了。


  仁雄與愛蜜的糾葛,說來確實是男方的錯,他沒能忍住在王妃暈船時就制止她,而且還直接把她上了。他也承認現在對愛蜜沒太多興趣,不過基於穿越使者的立場,他還是決定要把愛蜜弄到手──雖然她是次等角色,可終是動了感情,他會留個位子給她,而黃金王妃也接受了。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仁雄穿越寶玩著居然成了強度黨,他甚至還覺得萌新時的自己真的好蠢。如果早聽默默的話把烏列爾碎掉,哪會有這些麻煩,不過沒有辛苦的拓荒期,也不會遇到赤兔、卑彌呼、斯卡哈,以及仁雄視為生命共同體的吉光。


  「事已至此,也只能這樣了。所以,妳真的沒有事情要我幫忙的嗎?」無視的伊乃話中帶酸,仁雄最後仍闡明立場。他自是知道自己不解風情,夠無聊了,可直覺告訴他伊乃應有什麼異樣;太一女神連跟其他女角扯上半點關係都嫌麻煩,又怎會和九尾狐狸針鋒相對呢?


  「……那個偽物的工作,能分一些給我嗎?」總算,伊乃提出要求了。她說的偽物,仁雄知道就是此時正在協助美杜沙挑選內衣的秘書子寧。卑彌呼會送個巨乳熟女給他,不外乎也是想彌補仁雄的缺憾。甚至是整座邪馬台島的缺憾。


  子寧的千里眼能隨仁雄遊歷萬千神域,給予開圖外掛,這其實就是太一女神的下位版本。若太一女神願意承接這職務,哪裡輪得到一個4星R秘書陪伴仁雄冒險。


  「妳要用天文台嗎?其實,天文台長掛的是妳的名字,論職務高低,子寧還要歸妳管呢。」仁雄見伊乃沉默不語,自是知道她根本不知道這事。這也怪不得她,雖然她能夠窺視各個地方,可終沒能融入島上生活圈。


  「忽然覺得秘書真不是人幹的,雖然我真的會幹她就是,哈!」仁雄想到子寧的重責大任,不免自嘲起來,脫口而出的話,卻是厚顏無恥。不過邪馬台島設秘書職後,仁雄其實沒冒險幾次,也沒有什麼子寧被迫得看的刺激艷遇,後續隨著冒險機會增加,倒是肯定會有,就這點上,子寧真是將他照顧得無微不至的好姐姐,平時他也是極疼她的。


  「所以,妳想要找什麼東西嗎?如果只是要使用天文台,不用照三餐照看我。」


  「看到了又能怎麼樣?」伊乃冷淡的表情,就像是不解男人既粗魯又沒有耐心,卻又偏偏預測到了她心中最在乎的事。她亦知道仁雄沒有遷就她的必要,才這般暢所欲言。


  「知道『那個人』還好好活著,就很棒了。欸我忽然有點後悔了,妳如果想分擔秘書的工作,那就來吧!當然如果妳只是想要使用天文台,那就照妳的意思就好。總之,還是謝謝妳。」仁雄自顧自說著,伊乃並未回答西裝男人,兩人依舊漫無目的在同個樓層逛著,不久,伊乃走入了一間時尚的女裝專櫃。


  仁雄言中的『那個人』,指的是黃金帝國的二王子薩卡,他雖不是太一女神和國王所生,伊乃卻把他視作親生兒子般寵愛,收他為徒,在薩卡背叛她後,伊乃為了救他,這才和仁雄簽訂契約。最初仁雄對伊乃履行的義務,就是讓薩卡轉生到別的異世界去。薩卡成為別的穿越使者的角色,以他的才智、實力、野心,自然會受到穿越使者重用,混得風生水起!


  這對相愛相殺的師徒,各自皆受契約束縛,可只要能活命,還真有相見的一天。


  不能見面也沒有關係。見伊乃願意真的跟他逛街,仁雄想太一女神已經放下心中的煩惱。



※你已解鎖星軌砲擊,穿越期間,可呼叫太一女神對指定區域投放隕石雨※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