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原神】慾望的指引 7.雷火超載。西風騎士

伊凡凡 | 2022-05-29 20:40:51 | 巴幣 1122 | 人氣 162


7.雷火超載。西風騎士


  這或許是班尼特冒險生涯最風光的一天,得到仁雄大哥的骷髏馬跑車和槍枝贊助,『班尼特冒險團』,火速摧毀一個又一個丘丘人營地,粉碎邪惡勢力的野心!

  有槍真好!嘗到甜頭的菲謝爾同樣陶醉在這虐菜場,這對年紀相仿的少年少女,從未想過有天能大搖大擺地開車進魔物家,如入無人之境,然後在大搖大擺開車離去。

  「仁雄大哥,你平常都是這樣冒險嗎?開著好車,用這個衝鋒槍,殺魔物。」班尼特道,扣板機扣了一段時間,他現在才發現自己的手又痠又麻,這是因為他射擊時姿勢不良,導致他有點腕隧道筋膜炎,不過他還這麼年輕,休息一下就好了。鳥,叼了個敷料貼布。

  「當然不是啊,這種事情我都叫我的手下去做。是因為我怕你們兩個人怎樣,才搞這些裝備,拜託,給你們用這種好貨,我還要倒貼咧!」仁雄爽朗大笑,衝鋒槍的板機不自覺扣急,被射的丘丘人空中連段.直到仁雄槍口移走,狂抖在半空中的丘丘人摔到地面。

  「蛤?那怎麼辦?這些子彈會不會很貴啊?我沒有錢……」班尼特臉色慘白,以為仁雄很介意。慘了,就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種高等武器,哪怕再厲害的高手,他們也會被射死啦,槍,太猛。

  「你不用這麼見外啊,我又不會要你花錢。要出團,以後多得是機會。」經仁雄這麼一說,班尼特這才恢復笑容。其實班尼特在冒險者協會評比不是很好,只有菲謝爾願意陪他出團,仁雄不經意的一番話,讓班尼特重新燃起和同伴冒險的熱情。

  「欸差不多了,等等清完最後一批,我就會解除骷髏馬的召喚,到時候暫時不會有車子坐。你們如果要用槍的話也可以,但接下來的敵人,槍應該打不穿他的防禦,所以,還是要用你們習慣的方式戰鬥。」

  仁雄開始交代計畫下一步,達達烏帕谷現在已經沒剩多少丘丘人,主要的三個大部落都成一片廢墟,那些較小的營地也沒漏掉,真的是燒他全家,打他媽媽。而在達達烏帕谷的中心平原有一處半乾淺灘,淺灘上有道大石拱,渾然天成,淺灘上插著許多風化石劍,年代同大石拱,皆是相當古老的造物。

  每次要從丘丘人部落之間移動,骷髏馬跑車必定會經過劍塚與大石拱,據說這裡是丘丘人的聖地,過去的冒險者也確實在此找到寶藏。

  然而,麗莎小姐做給班尼特的元素感測儀定位多次,跑車繞了數圈,加上他的義肢不斷震動,仁雄終於肯定──劍塚與大石拱藏有秘密,這應是近期才出現的怪現象。

  「確定在正下方嗎?子寧。」仁雄向後勤確認。同一時間,跑車在面向石拱時完全停下,班尼特和菲謝爾屁股一輕,在淺灘上站定,他們這才發現跑車消失。

  「是的家主。」後勤答道。

  「規模有多大?這下面全都是嗎?」仁雄問。這時,班尼特和菲謝爾皆覺得空蕩景色慢慢變得說不出怪,明明大白天,卻蒙上一層綺麗迷彩,兩人都覺得身體好奇怪,害羞別開視線,不敢再看對方。

  「非常驚人,家主要直接開嗎?可能會引起生態浩劫哦。」後勤回答完仁雄。班尼特的褲檔很快再次撐起帳篷,菲謝爾同樣雙腿憋屈,仁雄想她的內褲應是濕透。嗯,這魔物對兩個小朋友實在太色。

  「沒關係,來都來了,直接開吧。」仁雄也覺得身子發燙,腦海也不經意閃過將身後可愛女孩撲倒的邪惡想法,不過這種程度的催情對他不足為懼,只要進入戰鬥,腎上腺素就會將這些念頭蓋過,理論上啦!

  仁雄的右手義肢變形出一根長槍,他大力朝淺灘刺下,深入軟土,將槍中魔力傳導入地底深處,稍後,淺灘的水迅速消退,班尼特與菲謝爾大吃一驚,淺灘一向以來都沒有多少水,可他們也從未見過這裡完全乾涸。

  「起來了,『慾望之種』,你這種農作物還是回地獄吧。」仁雄說完,地底很快傳來一陣震動。一行人腳下的泥濘分裂成無數黏稠土塊,隨著地震猛烈,達達烏帕谷出現了地層偏移跡象,首當其衝,就是仁雄眼前這片遺跡。

  劍塚起飛,化作一根根風化石劍,朝一行人射來,仁雄撐開鐵傘一邊防禦,一邊迅速移動到伙伴身邊,

  「欸靠,你們兩個給我差不多一點,不要在這裡給我野戰好不好?」等仁雄將班尼特和菲謝爾拉到身邊,鐵傘延展了一倍將他們安全護住,這對小情侶,居然直接無視他在他身邊熱吻起來,從體位上應是班尼特先撲倒菲謝爾的,不過誰先誰後並不重要,仁雄觀察片刻,朝班尼特高高翹起的屁股輕踹一記,他壓著的金髮少女立刻被頂到嬌喘一聲,黑絲雙腿開開,完全任由少年擺佈。

  「鳥,你的大小姐要被幹了。」仁雄邊說邊回頭,裂開的地層開始有粗大藤蔓枝幹爬出,他跟鳥,居然在這裡看人野砲。

  「嘛,我也不知道呢,恭喜小姐成為淑女?得到正式性男友。」鳥倒是鳥臉淡定,覺得主人跟少年好像進展太快,可說到底也沒什麼關係?仁雄試探性去摸菲謝爾晾在一旁的香足,少女立刻害怕縮往班尼特身下,這下他就懂了,就算中了催情毒素,斷罪皇女也不是隨便誰都可以碰的。

  「我……我……」班尼特似乎是醒悟過來,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把同伴給推了,還騎在她身上亂摸亂揉,這件好看的黑紗馬甲,都讓他揉皺了,菲謝爾的身體好香,好軟……天啊!我居然在騎她!?

  兩人眼神對上,菲謝爾很快小臉轉開,手卻抓著少年身體緊緊。方才仁雄踹了班尼特一屁股,班尼特的帳篷頂到她兩腿之間,她怕到根本喘不過氣。要是那個帳篷再過來怎麼辦?雷火超載,她會飛向那個滅寂的世界。一切將會燃燒。

  「鳥,等下我的車會載他們去安全的地方,你幫忙看一下他們。」仁雄一臉眼神死。不遠處那個大叢地獄花,超大棵魔物就要爬出地表,他居然還要管理隊員的生理需求,更幹的是,他還真想出一個可執行方案。

  不過,之前仁雄冒險也時常幫人接生,幫人主婚。既然菲謝爾跟班尼特本就郎妹有情,現在就想來一發,仁雄身為前輩,提供野戰場所也是合理,畢竟他本來就常擔任贊助商。班尼特,我贊助你紅色超跑免費接駁,你就跟斷罪皇女安心入砲車吧。

  「仁雄公子慷慨大度,奧茲替小姐謝過。」鳥起飛,在空中盤旋。重新召喚出的紅色超跑也載著小倆口跑了。他們自然是直接在車內做愛,等事情結束,仁雄還要清洗車內坐墊。

  「滾。」仁雄手持長刀,刃朝掌上一劃,鮮血生成黑蛇螺旋纏繞住刀,刀身泛起紅黑交織的詭譎光芒。這是血刀術附魔,一方面經由痛讓他更加專注,不要老是勃起,此附魔也能對地獄植物造成有效傷害。

  終於,『慾望之種』完全爬出地表,牠外觀上像是熱帶雨林那種大霸王花,只是體型大上數千倍,蒙德城的城門都塞不下,除了肥得像座小山,十幾根甩來甩去的粗大藤蔓也是基本配備,噗滋~~~噗滋~~~大魔物頂上的花冠一收一放,為景色蒙上一層淡淡花粉。就是這個毒霧!造成班尼特跟菲謝爾凍未條,現在牠噴更多,濃度更高,更色了。

  不知道這株大色花在地下潛伏多久,牠如果汙染地下水脈,那蒙德人胡亂告白根本只是輕症。仁雄之所以穿越來提瓦特,就是要找出這個魔物,精準點說,是要回收這道魔神之力。

  仁雄很快接近大魔物,附魔血刀術的長刀,將飛甩而來的藤蔓倏地斬開。慾望之種看似巨大,但並不強,至少沒強到仁雄單挑不來的程度,雖然要斬很久,但這裡畢竟是蒙德郊外,只要不要再有變數,他有充裕的時間將牠慢慢刮死。

  「家主,有一批隊伍從空中過來了。」就在仁雄忙著削弱大魔物的活力時,他的後勤提醒。

  「空中?什麼意思?」仁雄不解。長刀斬下一根藤蔓,他右手義肢甩出鞭炮,霹靂啪啦的鐵灰使另一側揮來的藤蔓減速。

  「是滑翔翼。他們有組成飛行陣形,從監控影像上看,應是西風騎士團的隊伍哦。」後勤說道。雖然不是每一具都有,但多數成員的飛行翼上確實織著西風騎士團的團徽。

  「這種時候就不用特別來插花了吧?等下集體發情,是要來個大亂交嗎?」仁雄白眼。虧他剛剛很夠意思把達達烏帕谷全清,這麼長的時間都不來,現在才英雄登場,想要一起蹭個尾王,你們身為官方組織,這樣把功勞撿走沒有意義啊!這朵大花也不會噴什麼價值連城的寶物。

  從天而降的還真是西風騎士團。盤旋數圈後,首先降落的是蒲公英騎士琴,她一踏足地面就雙手握緊騎士劍,劍指天際,隨之展開的風元素領域帶有淨化效果,原本毒粉瀰漫的空曠場地,在源源不絕的風元素持續擴散後,很快變得清新,這下仁雄鬆了口氣,西風騎士團也是有兩把刷子的!

  接著降落的是兩名男性劍士,他們一位手持火大劍、一位手持冰長劍,從大魔物的另一端進攻,使冰的那位戴著海盜眼罩,披著羽毛披肩,是個膚色略黑的精瘦男子,這似乎就是安柏提到的騎兵隊長凱亞。唉,要騎個馬啦!仁雄跑車都不知道載幾趟了。

  與凱亞並肩作戰的紅髮帥哥,並未做著西風騎士團的打扮,仁雄很快認出他就是昨夜『路過』,阻止仁雄惡整修女的那個神祕男人,他居然也來了。

  另外,那個有著印象深刻的臭臉,好身材的藍髮女大劍士,她也在這次行動的行列。是優菈吧?果然,她遠遠和仁雄視線對上,即刻露出不屑神情,二話不說衝向大魔物,就是無視他的意思。

  跟那時一樣,優菈的戰鬥優雅地像在冰上滑舞,所到之處也確實颳起浪漫冰晶,能夠大劍使這麼好,她的腰肯定非常會扭。欸?仁雄認為是琴的淨化風領域沒吹乾淨!看到優菈的屁股,他居然開始想色色的東西。

  「仁雄,你不要緊吧?」琴見男人似在發愣,關心道。

  「沒事!」仁雄,不要再看優菈屁股。

  就在此時,天氣轉陰,仁雄起初十分緊張,果然下一刻閃電來了。所幸,這些陸續飛來的閃電只劈大魔物,縱然威力不強,可足以降低魔物活力,否則那些超大藤蔓甩來甩去,大魔物也開始發射毒針,仁雄其實也沒把握何時會被一鞭子抽臉,毒針扎屁股。

  除了閃電弧,還有一波波小範圍的火箭雨,仁雄轉頭,很快發現支援西風騎士團的友軍位置,就在他們乘飛行翼出發的山頭不遠。那應是安柏,仁雄不禁擔心,雖然距離極遠,可她的位置洩漏了。

  一下子多了數位持有『神之眼』的高手加入戰局,仁雄決定站後退些,找機會喘口氣。他現在待在琴附近,也算在掩護她;西風騎士團不知是太信任她,居然放她一個人施展淨化風領域。

  「仁雄,謝謝你的幫忙。」琴說。揪出巨大魔物潛伏蒙德地底,將達達烏帕谷的丘丘人部落盡數剷平,仁雄已是蒙德不可多得的大恩人了。

  「不客氣。不過你們的膽子也未免太大了,萬一失敗──」仁雄緊盯大魔物的動作,就在此時,一根大藤蔓如攻城槌應聲撞來,仁雄撐開鐵傘,硬是擋在琴前方的位置,而就在不久前,同樣強而有力的藤蔓柱,才剛將優菈整個人拍入土裡,她雖然立刻就擺脫,可也是灰頭土臉,嘴角泛血。

  「我們怎麼可能放任邪惡在蒙德境內滋長,你獨自一人替我們收拾局面。」琴這話說得不錯,雖然難以掩蓋西風騎士團前一刻才將他們當砲灰,不過仁雄知道本來請冒險者不外乎圖的就是這個,現在確實是西風騎士團扳回顏面的最佳時機,這株超大霸王花要是主動攻擊蒙德城,損失真難以估計。

  「等結束後,希望你能暫時留在城內,我們有很多事情想請教你。」這算是為所有的疑問做個總結吧,畢竟此刻仍在戰場。仁雄點點頭,應允了琴的邀約。

  「當然可以,不過那也要等我們活下來。」仁雄說道。終於,大魔物承受不住西風騎士團持續給予的衝擊,莖部積蓄的毒氣失控外洩,牠炸開了!

  仁雄想著:這就是淫毒新星吧?連發很多次那種。

  毒針以大魔物為中心,與催情氣體狂瀉而出的風壓,一波接一波擴散。消氣的大魔物體積減小,原本活躍的十多根藤蔓迅速老化,取而代之的,是樹根交纏升起的台座,其上有個頂著尖角冠的人形樹。

  仁雄知道『慾望之種』被迫露出本體了,可大魔物這波攻勢,連提早防禦的他都扎了很多針,相信用不了多久,這些騎士就會人人飢渴,曠男怨女,集體發情,他想差不多該安排個散場,否則真的是野外露出。

  光想像琴代理團長被在場兩位男性騎士一前一後,一個火大劍,一個冰長劍,一個冰火,西風騎士團要怕進入敦親睦鄰新境界。

  「喂!撤退了!你們現在坐我車回去,剩下的交給我來處理。」仁雄在戰場上放聲大喊。不久前跑車才送班尼特和菲謝爾雷火超載,轉眼間又要載客。


創作回應

奈恩斯-冬
果然為了避免更加兒童不宜的內容,有些人還是別出現比較好!
2022-05-29 21:52:50
伊凡凡
嘿啊,小朋友還是先去旁邊玩沙,艾爾登大人!
2022-05-30 12:50:5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