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5-22)延平郡王祠

伊凡凡 | 2021-12-19 19:36:31 | 巴幣 2326 | 人氣 231


5-22


  學妹究竟在亞瑟王這角色上課了多少錢?仁雄不知道,也不會問;倘若整起風波能用晚上七點開出的大樂透安然落幕,那就謝天謝地。他猜是中二獎。


  像個火山孝子大撒幣,這也意味著他跟馬休芸的關係徹底完蛋。方才美少女在副駕駛座崩潰大叫的情景歷歷在目,仁雄心知肚明,這種時候什麼都可以投入,就是不可以投錢。再去汽車旅館瘋狂做愛也沒關係,但就是不能幫她解決問題。


  畢竟問題一旦解決,好人也沒用了,且女方會因為心裡多了分虧欠,而選擇開始疏遠。仁雄知道,他跟學妹未來只會越來越不好,前些日子還挺曖昧,往後見到對方,腦海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錢,那還有啥浪漫。


  不過,即使深知這道理,仁雄依然願意以彩券形式借馬休芸錢,主要還是因為用運氣得來的錢,準確來說不能算是他的,而學妹若能藉著這次機會,將亞瑟王這個燒錢坑一勞永逸,那麼她未來說不定還有機會當他的堅實盟友。若圓桌騎士無法靠自己的力量取回聖杯,那就當仁雄投資失敗,往後也不用再和她們來往。


  「唉,我們都必須忠於後宮,忠於自己的角色才是。」此時的仁雄將車停在路邊停車格,他獨自坐在公園椅子上反省,喃喃自語。說來學妹也真夠苦逼,她好不容易轉生成美少女,竟又因為亞瑟王欠下大筆債務,最後居然受不了崩潰在汽車旅館海扁那兩個攝淫師,跟亞瑟王大吵一架,相較於她對角色的付出,仁雄卻把老婆們扔一邊,優先趕回現實世界回應學妹的求援,這樣的優先順序實在錯得離譜。他的後宮一直處理不順,錯誤的心態必然是其原因。


  吼,這真是太奇怪了,那麼多女角圍繞在男主身旁的動漫小說、影視作品,即便偶有黨爭,但大體上和樂融融,相安無事,怎我歐周仁雄應對來自不同女角的派系這麼困難啊?啊!仁雄越想越苦悶,只差沒坐在公園椅上抱頭。


  又反省一陣,仁雄整頓好思緒,就直接以手機招喚他的角色。他要把因為馬休芸而擱到一邊的正事繼續處理。片刻,街上嘈雜的聲音忽然硬生被抽走,車輛與行人的速度跟著慢下,陽光昏暗,一道拖著長長霓虹尾巴,如幽靈戰馬在奔跑的幻影自遠方奔來,不斷交疊的戰馬殘影穿過街道,仁雄可以清楚聽見蹄聲與獸類長嘶聲。


  等到異相消失,時間流逝與日光恢復正常,人行道上已多了位小麥色肌膚,身材火辣,皮衣窄裙裝束的紅髮女子。她單膝在仁雄面前下跪,一位正在慢跑的中年男子見人行道上有人cosplay,即刻從女人身旁繞過。


  「噗,妳擋到別人跑步了。起來吧,很久沒來現實世界了吧。」仁雄笑道。依召喚現身的是赤兔妹妹,他的小隻馬座騎。


  「嗯。唔!?這裡是哪兒?」赤兔妹妹一站起身,立刻被仁雄所在公園景色吸引注意力。她的精靈尖耳豎起,異色瞳雙眼瞪得大大的,仁雄覺得甚是可愛。


  「這裡台南啊。哦,妳問的是我身後這尊吧?我們在延平郡王祠。」仁雄順著赤兔的目光,這才想到他把車停在開山路,延平郡王祠前。吸引赤兔妹子目光的,正是公園門口矗立的巨大鄭成功騎馬雕像。鄭成功胯下寶馬,腰間寶劍,雄赳赳,氣昂昂的偉岸身影,無疑在第一時間吸引前來的遊客目光,赤兔妹妹這樣的SSR幻獸,依舊抵擋不住國姓爺(的戰馬)的魅力。仁雄甚至在想,他應該就是大老遠看到國姓爺這匹馬,才會想要在開山路暫歇,才會想到把赤兔妹妹找來,不然這樣路邊停車,也是要繳停車費,信用卡自動扣款。


  「妳要在附近走走嗎?」仁雄隨口問道。附近的草皮確實可以散個步,轉換下心情。


  「沒關係。主公你應該很累了吧?我在這裡站著陪你就好。」紅髮女子微笑搖頭,仁雄示意她來他身旁坐下,長椅還有位子。從神色可看出,赤兔努力想要隱藏她對這次面談的膽怯。她早忘記上次和仁雄單獨聊天,是何時了。


  「妳人沒事吧?」脫口而出,仁雄心裡覺得該用『馬』作為人稱替代,算了,聽得懂就好。


  「我沒事。」紅髮女人坐在仁雄身邊,微笑面對她的主人。他們彼此皆為這份帶給對方的疏離,心中感到一絲不捨;嗯,我們的關係,已經變成這樣了。


  「沒事就好。」仁雄很想直接將赤兔緊擁入懷。他甚至從赤兔的眼神和笑容妄自猜測,對方也是這麼認為的……但萬一不是呢?那樣實在太唐突了。


  「姬莉葉呢?她去找斯卡哈報到了嗎?」仁雄繼續問道。說些不著邊際的話,眼神游移。


  「我們剛剛正在教她怎麼開載具。她人挺不錯,挺配合的。」赤兔也不著邊際地回答,眼神游移。仁雄在猜,她想著主人什麼時候才會忽然對她毛手毛腳,仁雄也很久沒摸摸她了。


  「美杜莎呢?」這其實也是仁雄非常擔心的點,可再下定決心,釐清好思緒後,仁雄決定優先召喚赤兔妹妹。說來無奈,那怕費了不少心力招攬美杜莎,可在經歷這麼多事後,仁雄現在已能坦然面對美杜莎的去留,是生是死。


  「她沒事。」赤兔妹妹很快告知美杜莎的治療狀況。其實戈爾貢蛇女沒受什麼傷,她更多的是受到驚嚇,相較之下,赤兔和姬莉葉在先前那場戰鬥傷得還重得多,但她們畢竟是和仁雄簽訂契約後的穿越寶角色,只要回到邪馬台島,血差不多就快滿了。美杜莎現在在塗山形柔那兒靜養,留待仁雄發落。


  「好,很好……」仁雄聽完赤兔報告完那場戰鬥後三女的戰損,心中的大石著實放下,他望著身旁赤兔,本想說些安慰勉勵的她,卻不知如何開口,他將視線別過,稍後,這才向赤兔說道。


  「跟妳說,我們在這張地圖的活動,就暫時先告一段落。馬休芸那邊我已經跟她談好條件了,那幾個不怎樣的圓桌騎士,會代替我們接手這張地圖。」


  「這……主公您說好就好。」瞧著赤兔坐立難安,徬徨不知如何是好的神色,仁雄不禁心裡竊笑。若換成布倫希爾德,她肯定當場給仁雄洗臉,哈……


  「後續要幹什麼我目前還想不到,但我可以跟妳保證一件事,妳猜猜?」仁雄故作神秘。


  「是……什麼?」赤兔妹妹即便心裡頭膽怯,眼神仍藏不住好奇。她能從仁雄的氣息中釋出的訊息猜測,這對她應是好事。


  「接下來的幾個任務,我還是會帶上妳。妳也就別回島上,等一下……若沒有想再去哪散散步,我們就回家修理妳的保險桿。」


  「我,我哪來的保險桿!?」赤兔又羞又氣,她好像聽懂了什麼,可好久沒跟主人這樣了。


  「修桿啦。幹。」在公眾場合不該大聲喧嘩,那就公然調情吧!


  「那我要先抱抱……」赤兔說完,便在位子上朝仁雄張開雙臂,俏麗的小臉就像是了受委屈的孩子。不撲上去是因為她心裡仍是有點害怕,幸好,仁雄很快就來抱她了。


  「你都不疼人家,」赤兔妹妹在仁雄懷裡蹭著,小聲埋怨。這樣抱著主人好溫暖,想到自己貴為五星SSR座騎卻遭受長期冷落的待遇,抱著抱著她就好想哭。


  「這倒是真的。好啦,不然我們等等去costco採購,順便買幾盒妳最愛吃的堅果。」馬為什麼會喜歡吃堅果,作者到底有沒有收集科學相關的根據,但反正幻獸嘛!牛王吉光都會做薑母鴨了,仁雄也就不計較太多。


  「不是萬歲牌我可是不吃的哦。」赤兔妹妹強調。仁雄想著,那就改去逛家樂福好了,從延平郡王祠這兒過去,也比較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