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手遊。第四部事前登錄特典『真相』

伊凡凡 | 2021-08-11 00:28:34 | 巴幣 2244 | 人氣 341


該篇文章為3-18仁雄北上出差結束,他和妹妹出海去太平洋遇上的事
之前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沒法把這段交代完整,這次完整寫完我才懂,真的好長啊!有七千字。
不過能夠成功把這段補完,還是很好的,這樣大家就能一清二楚仁雄後續的動機,也往後建立穿越事業,播下了遠因。
希望大家會喜歡,謝謝大家。




  出差結束後,仁雄不再登入穿越寶。


  他更改了遊戲設定,以往他的角色允許在現實與異世界來去自如,現在任務結束只會回到邪馬台國娛樂城。原本安排舊家作為角色住所,現已人去樓空,彷彿日子回到今年寒假,仁雄尚未穿越的平凡日子。


  但那些事確實存在,並不是仁雄腦子裡的妄想:組合黃金帝國王子靈魂的拼圖,依舊擱在舊家客廳,等待修復。襄芸二人組,那兩個女高中生時常找他來串門子,還凹他請飲料(桑葚水果氣泡)。前幾天仁雄在仁德休息站尿尿時,遇見陌生的穿越使者要去奇美博物館,他就好心告訴對方要走86快速道路。這些人去異世界很會,台南則不熟。


  悶悶不樂嗎?嗯、是的。仁雄回台南後就不再跟婷婷說任何一句話,以前,只要相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會和好如初。然而這次仁雄有股預感,『那個時刻』終於來了,他猜應是在幫助布倫希爾德與齊格飛時,再次檢視那段過去,遇見女武神之前,仁雄從未向別人提過他的故事,即使是烏麗兒也沒有。


  若真是如此,趁著這機緣離開,或許是一個不錯的決定?當初也是因為婷婷,仁雄才會在補教業待五年,從永康分校、行銷業務部、行政管理部,仁雄已在許多部門服務,對這間公司說實在沒什麼期待。加上惡魔總裁現在買下他們公司,乍看之下仁雄又要升官了,但在面對真正的別西卜四世,情況真是如此嗎?仁雄不喜歡這種命運掌握在別人手裏的感覺,還是早早離開,另尋跑道罷。


  知道自己即將面對人生抉擇,仁雄這幾天想來想去,決定找家人商量看看。以前仁舞年紀小遇到困難,偶爾會徵詢他這個做哥哥的意見,如今身分對調,她是才華洋溢的高材生,連穿越等級都比他高,反觀自己成了一個失去人生方向的大叔,真令人不勝唏噓。


  用SKYPE和仁舞聊完近況,仁雄便向公司請特休,隔天便開車去台北戴妹妹。他們要去宜蘭,蘇澳港。






  翌日,出海的仁雄躺在遊艇甲板上的沙灘椅,全身塗滿防曬油的他裸上身,僅著一條海灘褲。沉浸在東部海岸風情下的他,覺得長久以來上班累積的疲憊都消散了,這天多麼晴朗!海多麼藍!毫無PM2.5汙染,居然還有海鷗。他戴著一副太陽眼鏡,好似江南style那支MV,他的肚子也快差不多快追上江南大叔。


  仁舞穿著一件紅色比基尼,綁馬尾的她將太陽眼鏡叉在瀏海前,一雙長腿併攏,在哥哥後方的駕駛台上操著舵輪。她在夏威夷有看過父親開遊艇,滿18歲後她就跟哥哥要錢去考遊艇駕照,這才有這次的小旅行。


  順帶一提,跟遊艇公司承租的錢由仁雄全額支付,突然間噴了好幾萬塊,仁雄心裡免不了有點心疼,可仁舞都願意陪他跑一趟,若真能解決問題,錢相對只是小事。應該吧。


  「原來我們沒有一起出去玩過。」躺在海灘椅上的仁雄,以仰視之姿看著站在上層駕駛台操控舵輪的妹妹。仁舞沒有回答,這時仁雄腦海裡浮現許多回憶,他這才想到自己一退伍就去工作。那時候妹妹才上國中。雖然家裡是有錢的,但發生了很多事:他還記得去外交部領事館拿父母和大哥的失蹤文件的時候,仁舞幫了他很多忙,畢竟仁雄的外語能力,還不足以和外國人進行流暢且複雜的溝通。現在想來,真沒什麼實感呢。


  「哥哥,老實告訴你,我成為穿越使者就是想確認那件事究竟是不是意外。呵、你猜後來怎麼著?」忽然,仁舞笑了。


  仁雄吃驚地張大嘴巴。難道?


  等……不會吧?……不可能吧?


  見哥哥在海灘椅上如中了石化咒語,片刻才如解除定身般彈起,懸疑的氣氛凝結空氣。兄妹倆盯著對方好一陣,稍後,仁舞這才放緩表情,噗哧一笑。


  「哈、你別緊張。跟你說吧,哥哥,我們家人會遭遇那場意外,真的只是『純粹的』海上事故,只是,我跟你會玩穿越寶,還有華夫人會在成為植物人數年後醒來,或許,就是受到人類大意志的召喚……我也暗自希望說,若爸爸媽媽真是被系統帶走那就好了,那說不定我們還能再見到他們,可惜不是啊!穿越寶號稱能實現人類在現實世界所無法完成之事,但事實上,它只是已知『最安全』的穿越方式。它的受眾,還幾乎都是脫離現實的邊緣人。」聽完妹妹的詳細說明,仁雄不禁鬆了口氣;還好,發生在他們家的災難與穿越寶無關,否則,他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這陣子很多人嘗試欺騙他,他們或許沒有惡意,但仁雄對於自己無法掌握真實情況感到極不舒服,他也曾想過棄坑穿越寶,回歸平凡生活這個選擇。


  「說到『最安全』,妳講的好像有很多沒有認證的穿越方式哦。」妹妹的回應也讓他想到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穿越寶會不斷強調它們是經由人類大意志認證。


  「穿越寶的主架構是詩寇蒂用盧恩文字編寫,若沒人類大意志認可,它其實也只是尋常的一連串法術模組;至於其他的穿越方法,當然有很多……但那就不會是『絕對安全』,不穩定的穿越,會被人類大意志回溯,抹除,穿越者永遠消失在這世界上都有可能。不過,這其實就是華夫人厲害的秘密。」


  「外掛嗎?真是,不管什麼遊戲她都能夠找到不被系統偵測到的漏洞,妥善運用呢。」仁雄嘆道,這點他一聽就懂。華夫人的本事他太清楚,畢竟,在過去他可是親眼見證一個又一個外掛誕生。當初他們就是靠著這些外掛,外加當時經營連鎖網咖利潤不少,這才能年紀輕輕得以在台北置產。同樣的,惡魔總裁能夠買下他的公司,直接影響現實世界,想必也是有避開人類大意志修正的能力吧?他是地獄君王,全世界的基督徒二十幾億,討厭惡魔總裁的人比川普還多,自是面子十足。


  接著仁舞向她的哥哥解釋,他們兄妹倆和華夫人是印度仙人體系,這是一支可以透過苦修得到超越神力量的古老族裔,發跡於四大古文明,像他們這類有開外掛能力的家族成員其實不少,但若在現實世界有莫大影響力,也就不會被穿越寶找上,歐周家這樣古老卻家道中落的遙遠後代,玩穿越寶可以說得天獨厚。


  「噢、原來這真的是我的歸宿?」吹著海風,仁雄忽然想到自己小時候不被家人喜愛,出社會又當社畜每天勞碌,他更感慨惹。


  「穿越可以兼職,可以建立被動收入。哥哥你不一定要放棄現在的工作和生活啊,就先試著做看看啊。」妹妹鼓勵道,她將船速放慢。四周雖是看不見盡頭的汪洋大海,但海風溼度和強力光照,告訴她目的地快到了。


  「為什麼妳講的好像安麗?我當初也是被穿越寶那個廣告騙進來。」仁雄為即將發生的事還渾然不知,他當下只覺得妹妹是為了緩解氣氛才故意逗他。穿越事業仁雄也做一陣子,這故事都出三集了,不能算是新手啦!可是他覺得自己的後宮一團糟,跟正宮處得尤其不好,怎辦?都不太想玩下去了呢!


  「還記得我在車上說,接著要送你去哪兒嗎?」見遠方天空多了幾縷不自然的黑影,知道該動手的仁舞眼神一凜,說道。


  「妳說要送我去邪馬台國娛樂城在現實世界的位置?」仁雄回答。他現在才注意到風完全停了,加上妹妹不知是讓遊艇低速行駛,還是僅讓它怠速,在四面皆是汪洋大海的船上,聽得空蕩蕩的引擎聲,讓他感到一股毛骨悚然。我們已經離開蘇澳港那麼遠了?


  「要徹底讓華夫人一敗塗地,最直接,立刻就可以做到的方法,就是我和哥哥雙修,哥哥和我直接封頂,你拿回大雄仁波切的全部力量。」


  「仁舞,妳在……說什麼?」仁雄臉上三條線,他看見馬尾比基尼女郎在空中劈一字馬,高跳到遊艇上空,再以蛙跳之姿降落在他所在的甲板,遊艇因為她從天而降發出巨響。浪濤掀起,飲料車上的蘋果西打摔出海面。


  「哥哥你要努力啊!你不努力就只能跟我雙修了!」仁舞大喊。


  「靠杯,妳在宮三小啊?妳把船開這麼遠,結果說跟我什麼……雙修?我沒聽錯吧?妳腦袋有問題是不是?」仁雄下巴快掉下來,若仁舞離他更近一點,他說不定會搧她一巴掌,把穿越到腦袋昏頭的她,巴醒!


  「哥哥!」霎時,仁舞如餓虎撲羊般衝向仁雄,感到莫名害怕的男人轉身欲走,他的妹妹竟使勁將他整個人連同海灘椅一把扛起,再如摔角選手,將仁雄投出場外。噹噹!


  「挖幹!我沒穿救身衣,我不會游泳啊!」仁雄被丟到海裡去。出海時妹妹還強調穿越不可以穿救身衣,原來是想陰他。乾,早知道會這樣,那還不如雙修……不是吧!?這怎麼想都奇怪啊!妳怎麼這樣惡整我呢?


  「幹我會死掉!欸!欸!不要鬧,妳!」烏魚子出現了,海水四濺之際,頭昏眼花的仁雄看著遊艇離他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介於現實與穿越的縫隙,不是所有節點都經穿越寶認證,其中又以人類頻繁活動,現實世界本身就有危險性的場域,風險最高。」仁舞說的正是哥哥現在遇上的挑戰。他們現在在遠洋海域,偶有漁船經過,穿越與現實曖昧不清,在這樣虛實的交界,除了從事穿越活動特別危險,另一方面,『系統漏洞』也是這樣試出來的。


  「用這種方式進入邪馬台國,哥哥你會看見邪馬台國的初始架構,這也就是我要告訴你的,世界的『真相』。」


  「仁舞!救命啊!」仁雄啥都聽不見,他只看見妹妹站在遊艇旁,嘴巴念念有詞。


  「哥哥,努力變強吧。等你看到這個世界的真相,再來決定要不要和我雙修,能或不能,我都會尊重你的決定。」遊艇開走了。


  為了不和妹妹雙修,仁雄只能接受妹妹給他的試煉!


  「仁舞,妳這樣太機掰了啦!妳跟華夫人,乾,跟妳姊一樣機掰!乾,乾!救命啊!我真的要溺死了!我真的會溺死,噗噗嚕嚕嚕噗噗嚕噗噗嚕嚕呼,嘔,噢,嘔,噗嚕嚕嚕嚕嚕噗……嘔,嘔……」






  在喝了不知多少口鹹死海水,於浪潮中載浮載沉的翻滾男人,他的海灘褲被捲走,活像條難以游動的全裸水母,最後被一個大浪打到沙灘邊。仁雄,沒在太平洋溺斃。

  「呃!呃啊!呃啊!呃啊!呃啊!呃啊!呃啊!呃啊!呃啊!呃啊!乾,乾!乾!我在做夢嗎?我在做夢嗎?我怎麼會被丟下去!?我怎麼會入海?我怎麼會,我妹說要跟我雙修!?呃啊!呃啊!呃啊!呃啊!呃啊!呃啊!」


  驚魂未定的仁雄在沙上掙扎,他望著天上刺眼陽光,覺得快中暑。天旋地轉,嘴巴超鹹,想吐,想尿尿,如果他是一顆牡蠣,他會吐沙!

  終於,他從沙灘上坐起。在歷經太平洋水母漂這種生死關頭,他萬萬想不到自己居然還有餘力,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不過,也沒什麼好高興的。


  「仁舞,妳媽的也太過分了吧!噢,怎麼會想出謀害妳親哥。呃,呃啊,呃啊,呃啊!呃啊!呃啊!」心有餘悸,仁雄又開始呃啊呃啊亂叫起來。


  唯一值得慶幸,大概就是方才掙扎時,一度被浪捲走的海灘褲,如今也沖上岸。儘管短暫和褲子分別,如今,他又有褲子穿。破褲重圓,一件799。


  也只能這樣吧。整理心情,平復情緒,仁雄決定動身探索。他注意到除了他和海灘褲,沙灘上其實陸陸續續有東西沖上來,浮木、漂流物、垃圾,以及原本就擱淺在灘頭的廢棄船隻。這座沙灘並不大,緊鄰岩石區的它寬度也就兩三百公尺,而在岩石區之上,可看見覆蓋島嶼的茂盛叢林,以及,通往島內深處的一條土色便道。這便道是從沙灘延伸入岩石區,再往森林,路線平整紮實,怎看都不像天然的。


  以未知島嶼來說,這裡的景色未免過於怪異,簡直就像在告訴仁雄:沙灘這邊這兒是登陸點。然而,若論及仁舞所說的『真相』,那一切就顯得合情合理,給它探索下去就對。


  一離開沙灘,走上岩石,仁雄原本疲憊疼痛的身軀,瞬間就成了個沒事人。只穿一條海灘褲,被風吹不怕著涼。不用擔心喝太多海水脫水。就像操控遊戲的人物。


  仁雄知道這是系統的力量生效。他回到穿越寶覆蓋的區域,嗯,至少是部分覆蓋。不過,這也表示仁舞把他丟下船的激烈做法,是真的非常危險……沒順利過關,乾他真的有可能會死在太平洋!仁舞,妳真太扯啦。


  「好吧,妳到底想要讓我看什麼呢?」在叢林中喃喃道,仁雄隨即發現系統效力時強時弱,他一下子感覺空氣濕黏,一下子渾然無事,一會兒全身乏力,大多時間健步如飛,他想召喚手機,系統指令卻毫無反應。這座島確實位於極為不穩定的區域,他想,這就是妹妹說的,虛與實的交界?


  探索倒是進展順利。沿著便道行進,仁雄很快就發現一處綠意盎然,活像數百年沒人造訪過的小建築群。光看石壁爬滿的青苔藤蔓,就可想見這裡有多古老,小建築群就像被埋葬在古老森林的島上,被世界遺忘,永遠的沉睡。


  「哦,是這樣啊。」行走在宛如小型迷宮的古代建築群,仁雄很快想通這些建築原本是什麼。他其實是位在一座地下城市上方。這裡其實是一座墓穴。


  在建築群中轉著,最後,仁雄來到位於建築群中心的一處大山丘。山丘其中一面是平整泥壁,等仁雄走近,泥壁竟在微微地震後逐步崩落,半晌,泥壁中出現了一道大而沉重的石門,其高度跟山丘幾乎等高,仁雄想著這肯定就是地下城市的入口了?


  「正在辨識身分。穿越使者,已啟用開發者模式。」系統聲音傳人仁雄腦海。石門中心,刻著日輪圖案的溝紋,如解鎖般翻轉,石門緩緩向左右退後,開了一道恰好能讓成年男子側身擠過的狹窄縫隙。


  「呵,接下來肯定很可怕吧。」仁雄苦笑。凝視著縫中黑暗,給人異樣深沉的複雜感覺,尤其是門開後,吹來的風將地底下混雜腐土與未知物質的難聞味道,更叫人望之生畏。換作是任何一個正常人,肯定都不會想進入墓穴裡吧?


  「既然如此,就來見真章吧。」仁雄將身體貼於石門縫隙,他吃力擠著,總算將自己的身子擠入黑暗。等他完全離開地表,進入墓穴後,石門也無預警將縫隙關上。


  置身全然黑暗,知道沒有退路的仁雄只能邁開步伐向前。他嘗試貼牆前進,卻發現牆壁滑溜黏滑,就像再觸摸什麼噁心的生物,感覺不太舒服的他只好直線前進。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會原地打轉,或是不小心踢到什麼絆倒。


  又走了好一會兒,感覺走下台階的仁雄看見一丁點光亮,他手試圖去抓,發現竟是根火把。


  得到照明,審視空間的仁雄想著這裡或許是墓穴的分層。他推開一道柵欄,發現柵欄後方的空間十分寬廣,簡直像座劇場。


  會有什麼機關之類的東西嗎?仁雄想著或許他該更小心一點,如果系統的保護力還在,那自然不會有問題,可若是他走到一半發現系統力量變弱,那就得折返,去找其他地方。應該是不會有什麼滾石或弓箭之類的東西吧?


  幸好,這裡並不存在什麼機關。之前的版本或許有,但在仁雄繼承邪馬台國持有者的身分,無數用來防範盜墓者,足以使人喪命的危險機關,也因為仁雄的等級不足關閉。這裡僅有的,是讓仁雄感到些許恐怖,更多是懷念和無奈的事物──


  繼續探索寬敞空間,仁雄看見數座,由柱子與木板堆疊數層高的大建物。這些建物一共有三或四層,在建物中放置的,是一具具棺木。有的棺蓋未關,火把一近,便能看見曲躺其中,穿著華麗的侍女衣裳,卻只剩泥土覆蓋,披頭散髮的骸骨女性。她們靜悄悄躺在這兒,不知多少歲月了。


  「這樣,一共有五百名吧?」仁雄在黑暗中喃喃自語。他想,這應該就是跟老婆們一同殉葬的死亡女侍。邪馬台國的骨幹。


  寬敞空間走到盡頭,有一處格局較小,但應該更華麗的的墓寢,用『應』是仁雄其實沒法肯定,畢竟他只有一根系統提供的火把,大多時刻,他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


  走上墓寢台階,正當仁雄預備翻開墓寢中心制著的棺木時,他聽見了熟悉的聲音:


  「不要!夫君!?你怎麼會來到這裡?」是卑彌呼。她的聲音很小聲,就像在極為遙遠的地方朝仁雄喊話,儘管微弱,仁雄仍能聽出她十分害怕緊張。


  「哦,我是來看妳的。」仁雄更加確定他伸手可及的就是卑彌呼沉睡的棺木。


  「不要開!求你。」


  「為什麼?」仁雄向著黑暗,即便那裡什麼都沒有。


  「我,我沒有化妝。你會嚇到。」


  「哦,這不要緊。」


  「不要!不要啦!我『原本』的樣子很醜。」


  「再醜都是我老婆啊。我老婆都變男的我都能接受,妳是一具屍體,哪有什麼大不了的。」老實說向黑暗喊話的仁雄其實有點興奮。無數考古與人類學者朝思暮想想解開的邪馬台國之謎,就赤裸裸地躺在他面前。雖然這也可能不是真的啦!但相信這已經是諸多傳說中最接近的型態了。哈哈哈!哈哈哈!


  這實在是太有趣了不是嗎?


  「夫君,你……你瘋了嗎?快點離開那裏……算我求你好嗎?你如果再繼續待在那兒,你會受傷……會死的。」


  「哦,這我知道。墓穴多半有屍毒,我有概念。」


  「別再說這些傻話,快點離開,到地面上來。」


  「卑彌呼,我終於知道妹妹想要告訴我的,『真相』是什麼了。」


  「你說……什麼?」


  「妳是一具千年女屍,不是長得像蓮實克蕾兒的AV女優;死亡女侍也是一個一個躺在墓穴裡面的女屍,才不是穿著櫻色和服,服侍我的酒家女。這些,我都知道啊,那有什麼了不起?仁舞真正想要告訴我的,並不是這種只要稍微動腦筋知道的事。」


  仁雄,將他眼前的棺材奮力撬開,在女人的淒厲慘叫聲中傳入他腦海,棺蓋落到地板,在廣大陵寢發出一聲沉重迴響。


  仁雄,將躺於棺材,戴著放射狀日輪后冠,著錦緞長袍,可怖的女性骸骨一把抱了起來,舉於半空,凝視其眼睛位置的窟窿。他端詳著。


  「真相就是。無論這是真的或不是真的,那都不重要。我已經不正常了。妳看看,妳長得這副模樣,我還是可以接受妳是我老婆。而且老實說我還挺喜歡的,生活在現實世界的怎麼會這樣呢?哈哈哈。」


  仁雄將華貴女屍摟在懷中,他吻著牙齒部位,粗糙毛髮觸得他身體好癢,彷彿有蟲子爬到了他身上。更多則是女性傳入腦海的驚恐怪叫。仁雄想著真怪了?這種時刻,該是我要嚇個半死才對吧哈哈!果然,我不是正常人呢。或許,穿越寶才是我的歸屬。


  正當仁雄繼續和女屍深吻,墓穴發生了地震。放置大量死亡女侍的木造建物,因一陣強風發出吱吱呀呀的搖晃聲,接著,大量半透明形體從棺材竄出,在黑暗中流動,形成魔幻驚悚片才有的場景。


解開系統限制……
正在解鎖死亡女侍科技等級
正在解鎖馬廄、訓練場、天文台、溫室、煉丹房
穿越使者 歐周仁雄 已和卑彌呼建立特殊羈絆


  不知吻了多久,感覺懷中抱著的物體漸重,多了幾分溫暖,墓穴裡的空氣也不再稀薄難聞,甚至還有光照。仁雄回神,發現他抱著的哪裡是可怕女屍,眼前所見,更是那張他熟悉,喜愛的女人臉孔。專屬他的蓮實克蕾兒。


  「夫君,你可真把我給嚇死了。」卑彌呼,就在他懷中。這時仁雄才發現他和邪馬台國女王依靠在一處綠色山丘,周遭草皮盡是跪地叩首的和服巫女。山明水秀,他返回了穿越寶重新建設的邪馬台國。


  「原來這個山丘是真有這地方。」仁雄看了看他和卑彌呼坐著的位置。猜這起伏地形就是他方才進入陵寢,也就是現實世界,不對,邪馬台國在虛實交界的實際位置。


  「真是的,都給你看光光了,以後該如何是好。」卑彌呼才不管仁雄碎念。白嫩手指直往男人臉頰上轉。照理說穿越使者若見到她和死亡女侍原本是那副噁心模樣,嚇到心臟病發都有可能,會棄坑不玩吧?


  而照結果來看,反倒仁雄的反應把她和死亡女侍們給嚇個半死。


  「看光光就看光光啊。這樣妳就會更佩服我了,替我做牛做馬,不是很好?」仁雄淡道。老實說妹妹想告訴他的東西,根本沒啥了不起。不過實際走訪,感受依舊特別!尤其是意識到自己如此『崩壞』。沒錯,他壞掉啦!


  「我明白了。以後我和姊妹會更加用心侍奉夫君,一切以夫君為主。」卑彌呼回道。兩人相視而笑,接著,仁雄命令周遭跪著的死亡女侍,先行離開,他和女王摟摟親親了好一會兒,最後直接在草皮開戰。


  原來,這就是繞過系統限制。仁雄有注意到在親吻還是屍體的卑彌呼時,地下墓穴因地震崩塌,同一時間,他聽到腦內傳來很多解鎖提醒的音效,稍後他查手機,發現原本因為自己等級太低,無法使用的建築物,全都可以用了,死亡女侍的屬性也大幅提高,卑彌呼的屬性也提高了。


  簡單來說,就是用開發人員選項,解開系統對邪馬台國,對卑彌呼原有的限制,但依舊保留她年輕美麗的型態。和主人一同走過這段特殊經歷,得到全新力量的卑彌呼自是對仁雄心悅誠服。


  經此一事,仁雄更感覺到自己體內有什麼東西『覺醒』。或許,現在這個瘋狂怪異的他,才是他真正的模樣。他認為該找個時間再跟仁舞聊聊,從事穿越活動,說不定真有搞頭。


  不要叫我雙修就是。




如果您讀完有所穫,還麻煩您不吝按個GP,讓我知道有您在支持我,這份連結對我很重要,謝謝您。

創作回應

狐尼敲級可愛
想必最後還是會解開最終限制,一同雙修(恭喜老爺賀喜夫人
2021-08-11 23:02:19
伊凡凡
應該是不會有吧XD,就算真有,那也是很遙遠之後的事了。
2021-08-12 03:56:1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