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 間章:一起夢時代逛街購物趣(6)

伊凡凡 | 2022-06-10 18:47:03 | 巴幣 1314 | 人氣 703



間章:一起夢時代逛街購物趣(6)



  在冰淇淋攤位前,這對看似友人或情侶的男女,原本還和其他顧客一樣做著尋常談話,豈料,冷不防陰鬱女人竟掏出高爾夫球桿,毒打西裝男人一頓,如此劇烈的轉變,百貨公司內行經的顧客紛紛嚇傻,不知發生何事。

  桌子翻倒,沒吃幾口的兩盒冰淇淋聖代落入地板,黏成兩坨彩泥,西裝男人也隨著垮了的椅子重摔在地板上,顧客們這才意識到出了事情,慌忙走避。有人尖叫,也有人躲得遠遠的,卻偷偷拿起手機拍攝,不忍錯過事態發展。

  然而,下一刻,百貨公司明亮熱鬧的景象便消失了,隨著陰鬱女人握緊高爾夫球桿重新站穩腳步,她所處的樓層已沒了燈光,人去樓空,鬼影幢幢,這裡哪裡還是高雄夢時代,根本就像是一棟廢棄許久的大樓。

  「哼哼,好久沒這麼做了,看來還是如此啊,」仁華,這位陰鬱女人望著空間異狀笑了笑,空出來的手不自覺地往嘴唇一抹,將不習慣擦的口紅隨手給抹掉;這次為了和多年不見的弟弟見上一面,出發前她想來想去便決定稍作打扮,而面對地上滿頭包,沒了氣息的西裝男子,她想自己應是多事了,也罷──倘若那樣就能讓『她』開心,這倒是無所謂。

  周遭像極災難片,或是驚悚片常見的廢棄大樓造景,自是穿越寶的干涉機制:當穿越使者對另一名穿越使者懷有敵意,發動攻擊,會自動生成一個與現實世界同疊的異空間,先前仁雄也在世貿大樓遇過類似事件,換言之,就是穿越了。

  不過,比較不同的是,照理說仁雄應該不會受傷的,更不可能會被高爾夫球桿打昏,正常情況下,應該會是女人拿著高爾夫球桿在異空間中朝他亂揮亂打,待在現實世界重別位置的男人決定要不要回應:如果他還手,才會穿越到這個異空間來,也就是觸發PVP。

  然而實際情況卻是仁雄被打成豬頭,由此可見女人擁有某種不知名的異能,足以凌駕系統,這正是其他的穿越使者,乃至諸神如此忌憚華夫人。說來諷刺,穿越寶對芸芸眾生,本就是外掛級別的存在,華夫人能成為穿越寶的TOP1,仰賴的似乎是更強的外掛,掛中之掛,怎不叫人害怕。

  「放開家主!」正當陰鬱女人盛裝一撕,換上較為寬鬆簡便的衣著時,昏暗空蕩的走廊傳來年輕女孩子的喝叱,仁華將高爾夫球杵在肩頭,回頭朝聲音的方向張顧,與之對峙的,是迎來而來的黃衣女人。

  是牛王吉光,她也放棄了為這次聚會盛裝換上的禮服,而是戰鬥時的武士衣襬,雖不懂為何其他姊姊都不為所動,但這個自稱主人家姊的怪女人居然把主人打了一頓,吉光雖然也很害怕,仍趕了過來,手握短劍,對眼前的強敵發出威脅。

  「欸,妳是不是有點搞不清楚狀況?這是我跟我弟弟之間的事,容不得妳插手。」

  仁華見叫住她的牛角女孩,個子小小,膽子卻挺大,她黑陷的眼眶爍爍發光,對弟弟的守護巫劍流露出讚賞,不過也僅只於此,有勇無謀。華夫人猜巫劍女孩應是不知道她隨手一拍就能把她拍斷,若吉光知道,絕不敢這般跟她叫囂。

  豈料,正當華夫人與巫劍對峙之際,晦暗樓層不知何時飄來陣陣白霧,迷霧迅速遮蔽視線,女人即刻低頭望著圓桌翻倒的位置,果然,她弟弟不見了,地板只剩兩坨變形的冰淇淋聖代。

  「石兵八陣?……哦,是江山社稷圖。妳們別胡扯瞎扯了,好了,快把我弟弟交出來,若再胡鬧,休怪我不客氣。」濃霧越聚越厚,空氣更充斥不適的嗆鼻味,顯是有毒,仁華見弟弟的女人們竟如此不配合,直說不滿。

  華夫人這次沒帶任何角色,就是不願旁生枝節,和仁雄的女人們起衝突,她猜仁雄的後宮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畢竟卑彌呼、卑彌呼也不是白癡,應是牛王吉光逞了一回英雄,迫於局勢,仁雄的後宮們這才改變主意,硬著頭皮上了。

  「大姑姑,弟媳跟您賠不是,還望您不要生氣。」接著,迷霧中傳來女人恭敬的笑聲,說話的是卑彌呼。這道迷霧是由她和九尾天狐共同施展的,她們自然是知道華夫人沒帶角色來,就是在警告她們不准出手,可現個兒……卑彌呼一邊試圖安撫華夫人情緒,心裡則壓力山大得不得了。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少在這邊亂攀關係、陰陽怪氣的。妳以為妳算老幾啊?不過就是我弟弟手裡拿著的芭比娃娃,還輪得到妳來跟我叫板?快把我弟弟交出來,我講最後一次。」華夫人將高爾夫球桿拽在腋下,雙手抱胸,目光直盯重重迷霧,話語平靜,言詞充滿威嚇。

  「大姑姑人中龍鳳,神威蓋世,妾身這等賤妾自是入不得妳的眼,然每幫穿越使者家規律令不同,妾身想著或許也不該由您妄自議論?再說,是芭比娃娃又怎了?能和夫君相遇,侍奉夫君,妾身深感榮幸。」卑彌呼也不知自己是怎麼搞的,她居然發了瘋跟華夫人嗆聲,可柔柔擲出江山社稷圖,她再協助施展的那一刻,她早沒有退路,現在暢所欲言,心裡反十分踏實。

  「呵,趁亂告白就不必了。我是來跟我弟談和解的,妳們這些礙事的就先滾一邊去吧。」華夫人說完後一個彈指,隨後,她躬身去將方才揮舞高爾夫球桿時,連帶弄倒的圓桌與椅子回復原狀。

  接著迷霧散去,隨著而來的白光將昏暗的廢棄大樓壟罩,在強光中,可以聽見仁雄女人們的驚叫,可這些聲音很快也都消失了。

  接著映入仁華眼簾的是一處原始森林,蟲鳴鳥叫,她立於一棵雄偉的參天老樹面前。樹巨大的程度常人難以想像,或許北歐神話中的世界樹、山海經中的扶桑樹,就是這般大小。

  無數金鵬沿著巨樹枝幹扶搖直上,形成壯觀風漩,仁華順著樹幹,在蜿蜒崎嶇的根枝中走動,不久後,她找到一名高大的年輕僧人,她隨即一笑。

  這名僧人自然是仁雄了,或說他的前前前前世記憶。在現實世界時,仁華用高爾夫球桿胡亂暴打自己弟弟一陣,行徑滑稽,卻在男人的頭殼上敲出許多痂疤,粒粒分明,現在一身袈裟,還真像什麼活佛。

  仁雄一見是自己的姐姐,立刻回以笑容。忽然,嫻靜女子的身影爍變,原本白慘的身軀,竟成了個有著玲瓏身段的黑美人,簡便衣裝換成華麗舞衣,紮著珠光寶氣的髮髻,穿著鼻環與舌環,耀眼燦爛,像極了印度電影的寶萊塢明星。

  僧人一見女方換上盛裝,自已同樣發起金光,他換上了一襲浮誇寬鬆的金杉服,髮辮抑是珠光寶氣,兩人隨即在樹下飛揚熱舞,舞步婆娑,這對男女腳下生起無數蓮花,無數法輪。

  「居然還能夠重見這幅光景。百華,妳願意回到我身邊了嗎?真的願意原諒我了嗎?」

  與熟悉又陌生的美麗女子相視,仁雄感慨。他終於想起這段記憶,他現在是大雄仁波切。這裡就是兩千五百年前,阿修羅女與他互許終身之所,也是喬悉達冒險團旅行的終點,菩提樹。

  「你想太多,那是不可能的事。無論是大雄仁波切,或是我承繼的阿修羅女,都是早作古的人了。就像你珍愛的巫女,也不過是具古屍罷了。」美女嫣然一笑。想到剛才卑彌呼竟叫她大姑,巫女雖自不量力,卻也令她感到新鮮。可惜她戾氣纏身,回應不免尖酸刻薄。

  「妳是怎麼找到答案?小時候妳老欺負我,真是因為百世之前,這些古人的影響?」仁雄詢問時不自覺看了看自己的手,看了看從來沒這麼正的姊姊。他彷彿想通,卻又沒完全想通。

  自己到底是歐周仁雄呢,還是大雄仁波切?是人格分裂,還是前世記憶作祟,還是什麼宇宙力量,什麼人類大意志的影響,真是傻傻分不清。到底為什麼要有這麼多要素啊?

  「我說了,我跑到了人類大意志影響不到的地方,少了眾多束縛後,這才釐清思緒,找到答案。」仁華回答。同樣的話她方才在百貨公司時就曾說過,但這些要素太多,確實難以理解。

  「真要說,就是我和你都被佛祖那傢伙呼嚨了吧。本來說好找到菩提樹,你我就能結婚的,哪知修過六道輪迴,竟是看破一切,不爽不要玩。阿修羅女只好詛咒你七十七世,叫你難受痛苦,終要跟你作對。」

  類似的話仁雄也聽妹妹說過了,不過,這麼一來仁舞又是怎麼一回事呢?仁雄續問,接著,仁華答:

  「黑迦迦你不覺得這名字很熟悉嗎?她就是濕婆跟帕爾瓦蒂的女兒。你我的緣分已是最後一世,她是須彌山派來見證這一刻的。」

  「原來是這樣。但姊姊妳已經解開謎題,就算詛咒還在,這一世應該也奈何不了我們吧?」

  「嗯,確實是無妨,否則也不會再回到這地方。或許阿修羅女早原諒了大雄仁波切也說不定。不過,得不到就毀了對方,這倒是挺像我的風格呢,呵。」仁華笑道。此刻的她同仁雄困擾,百世記憶與現在的人格混在一塊兒,但也因為如此,她和弟弟這才有開外掛的能力,勉強算是成為歐洲人的代價!

  說開之後,在樹下的兩人再無罣礙,彼此皆感到心情一陣舒坦。雖不知道這樣外掛能力是否會消失,可從今以後或許能正常過生活了吧?

  「仁雄,阿修羅女還有些話,要我轉達給你。」在離去前,仁舞說道。

  「好,妳說。」

  「七十七世後,阿修羅女便不再和大雄仁波切作對,可之後會是如何,她未曾說過。我是從她的記憶中得知的,」

  「嗯,她說什麼呢?」

  「她說,這世是姊弟,來世再做夫妻吧。」

  「嗯,雖然聽自己的姊姊講這個挺噁心,但既然是她的意思那我就接受吧。」仁雄點了點頭,說完,他即刻感到氣氛生變。

  「你好大膽子,居然說我噁心。阿修羅女是原諒大雄仁波切了,但這筆帳我可要跟你算。」說完,才剛從絕世美人變回陰鬱黑眼眶女的仁華,再次掏出高爾夫球桿,朝仁雄一桿子揮去。

  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印度仙人之間的恩怨在現代終將得以化解,回到現世的兩人,往後不曾再見到菩提樹。

  可是穿越寶不會就這樣結束的!隨著版本更新,歐洲人會繼續開外掛,收後宮,穿梭萬千神域,破壞NPC體驗。


  一起夢時代逛街購物趣,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