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原神】慾望的指引 6.斷罪皇女、奧丁的烏鴉、惡兆之子

伊凡凡 | 2022-05-25 01:19:47 | 巴幣 112 | 人氣 131


6.斷罪皇女、奧丁的烏鴉、惡兆之子


  在穿越時巧遇其他穿越者,在穿越活動日益熱絡的今日,其實難以避免。而在面對『同儕』,穿越使者無論實力高低,資深與否,大多會保持基本程度的友善,不拆後台!不惡意PVP!這算是業界潛規則,被檢舉也不好。

  至於奧茲這隻鳥明明就是非常了不起的鳥,居然躲在這鄉下地方,當什麼大隱於世的絕世老鳥……仁雄和奧茲初次見面,眼神交流,很快有默契要把鳥的同伴整上一整,一來鳥紓壓,二來少女中二病治一治,算是人幫鳥,鳥幫人。

  這個就是異世界的情誼啦!手握方向盤,專心駕車的仁雄決定將焦點放回任務:

  達達烏帕谷是蒙德最東邊的偏僻之境,這個廣大區域存在三個丘丘人大部落,屬於完完全全的丘丘人地盤。獵人、冒險者、巡邏的西風騎士,平時也只會走在主要道路,若深入森林,就要做好有去無回的心理準備。

  嗯……難怪這麼多冒險者,只有菲謝爾跟班尼特這兩個白癡,願意接這任務,乾,根本就是叫他們當砲灰。不過兩位雖然一臉靠不住,他們卻又是實實在在,擁有『神之眼』的真貨,而聽說菲謝爾在協會裡也很資深(雖然完全不像),縱然智商不高,可西風騎士團和協會把他們當棄子,仁雄想來想去也拼湊不上。

  再說,襲擊商線的丘丘人,多是從北方來的,就算要掃蕩丘丘人,優先也該往北,那個叫風龍廢墟的地方。西風騎士團為何要委託調查達達烏帕谷呢?

  「班尼特,你們承接委託那幾天,西風騎士團和協會那兒還有特別跟你們說什麼嗎?」仁雄透過擋風玻璃,觀察山谷入口。馬上就要進入丘丘人勢力範圍,他決定重新做個確認。

  「……有,麗莎小姐做了新的裝備給我。要我在探索時把它打開。」班尼特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其實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他現在才想到。

  「那,對方有說距離丘丘人營地多遠可以打開呢?」仁雄問。雖不知麗莎小姐是何人,但聽來這是特別交代給班尼特要做的事。

  「應該沒有什麼限制吧?哦,我現在就把它打開好了。」班尼特在腰包裡找了找。這事其實再稀鬆平常不過,否則班尼特也不會忘記:麗莎小姐交給他的是一個全新的元素感應儀,它是巴掌大小的玻璃瓶,瓶內有個指針,瓶裡瓶外畫滿複雜精巧的圖案,顯然是法術刻印。

  元素感應儀可說是冒險者的常見配備,這項便捷的小道具依性能高低,價差可以來到十倍、百倍以上。它在冒險中扮演的角色不外乎就是探索水源、礦產、熱源,洞穴含氧量、暴風雪示警、危險生物示警。其實持有神之眼的人,不一定需要元素感應儀,特別是班尼特很常搞壞元素感應儀,他後來都不買了,要不是好心的麗莎小姐做了一個送他,他想他這輩子都摸不到元素感應儀。

  班尼特覺得奇怪,仁雄明明有車子這麼厲害的科技產品,居然對他現個兒放雙腿上,充其量只是精良一點的元素感應儀充滿興趣,難道仁雄沒有見過嗎?於是,班尼特小心翼翼將火元素注入瓶中,隨著瓶身紋樣亮起,瓶內的指針高速飛旋起來,元素感應儀,啟動!

  「唔,抱歉!抱歉!我、我……」可就在元素感應儀啟動後數秒,車內氣氛頓時無比尷尬,身子一顫的班尼特紅著臉,好想找個地洞,同樣的,後座的菲謝爾也是,銀髮少年甚至能從後照鏡視線,看見黑絲雙馬尾少女頭低低,耳根紅透。

  「放肆!你貴為皇女最忠誠的下屬,竟、竟膽敢在皇女尊駕前如此汙穢,惡兆之子,快收起你那無謂的野心,醜陋的慾望。制止吧!迷途往返吧!」皇女似乎打起精神了。仁雄跟鳥都在想他們出發前聯手一整,菲謝爾會不會稍微收斂起她的中二病,看來是多慮了。

  「啊就……吼喔!誰是妳的下屬啊!」班尼特氣急敗壞,他覺得菲謝爾可惡死了,仗著自己有點可愛,每天都要欺負他。我、我現在勃起還不是因為妳!

  「好好好,你們兩個小倆口別吵架。看來這個感應儀,除了感受元素流動還能感受其他事物,這個就交給我保管吧,好嗎?」仁雄二話不說,右手義肢握住元素感應儀,燒瓶大的物件,唰一聲殘影不見,原本將元素感應儀頂上天,由班尼特褲襠撐起,極為明顯的小帳棚,也慢慢消下。班尼特丟失勃起狀態。

  「這正是由塔爾塔羅斯深淵的巨人血肉,構造的泰坦之血臂甲?如此精良的鍛造技藝,竟還是由幽夜淨土的盧恩符文所鑄,小姐可要好好記著這一刻,仁雄竟擁有我們古老先祖的智慧,得到女武神布倫希爾德的恩澤──所以你跟那個恐怖女人有一腿嗎?」鳥說話了。仁雄覺得牠有點煩,硬要強行解說他的義肢。鳥絕對是在提瓦特悶太久,重新與世界接軌,鳥嗨。

  「這技術還沒失傳啦,鳥你如果有興趣,我也幫你家小姐弄一把弓來。其實我家就是做這個的。好啦,不說這些,我已經知道這次目的是什麼了。」仁雄軀車駛入達達烏帕谷,車內兩人一鳥自是十分好奇仁雄發現什麼。

  等這團跑完,仁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找那個麗莎小姐,畢竟他並不知道這世界他要回收的目標,具體會以什麼形式呈現,可這位麗莎小姐已經做出基本雛形的探測儀,仁雄直接獲得這科技,算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由此可知,西風騎士團知道丘丘人數量暴增,變強變猛,正是因為性慾高漲,城內這陣子一堆人趁亂告白,想必也是這點作祟,而這些怪事背後指向的並非風龍廢墟,而是在達達烏帕谷,就表示西風騎士團掌握的不是一丁點跡象,而是很有把握了!

  然而這些都急需仰賴有人實證,因此班尼特和菲謝爾才受邀清剿丘丘人營地。麗莎小姐做的探測器,其實穩定性也不夠,否則班尼特也不會在車內勃起,但有總比沒有好,多逛個幾次,等數據多了,探測器改好了,事情總會拼湊個大概。

  「兩位我有個計劃,在即將進攻前,我得徵求你們兩位同意,哦還有鳥。」跑車逐漸慢下,於森林無聲無息行走,紅色跑車很快停在大拒馬與那些削尖樹幹搭起的木塔下方,菲謝爾和班尼特吭也不敢吭一聲。

  「我們要直接進攻嗎?仁雄大哥,這太危險了吧?」班尼特越想越不對勁。他們當然有殺入丘丘人營地,眼前這麼大的營地也都有個幾回,但那多是牲畜或貨物被偷,不得不為。所謂的『剿滅丘丘人營地』,在班尼特的理解就是收集十個丘丘人面具,如此而已,仁雄……該不會正醞釀什麼可怕的事吧?

  「對,等一下我們三人一鳥,要把視線內所有丘丘人,不,所有活體,通通清光,剷除得一乾二淨。」

  「加倍奉還!?以怨抱怨!?唉,這就是無知人類因恐懼所造下的罪業吧!如此沉重的枷鎖已束縛本皇女,既然世間的罪惡已經無法洗滌乾淨,那就由本皇女來承受!但願此役過去,世間的干戈能就此畫下休止符。」菲謝爾再次單手遮眼,小臉悵然無奈。

  「休止符是一定會畫上的啦,丘丘人都被我們宰光了。」仁雄。

  「無盡的哀傷,無盡的嘆息,無盡的幽黯,無盡的痛苦。」菲謝爾每說一段,小手擺來擺去,擺來擺去。班尼特眼睛快花了。

  「小姐,仁雄公子說明作戰計畫時,請認真聽。」鳥插話了。

  「仁雄大哥,我,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但這樣不會做得太過分了嗎?再說我們只有三個人,」

  「還有我。」鳥插話。

  「就、就算我們能一個打十個好了,丘丘人數量這麼多,我們最後一定會被抓住的。」班尼特著急道。他自然非常討厭這些丘丘人,這些壞傢伙總是帶來數也數不盡的麻煩,但要真將他們『滅族』,人類不成了使壞的一方?更何況憑他們,要掃蕩整個達達烏帕谷也根本不可能啊!這樣要清多久啊。

  「對,你不用擔心。我之所以敢這麼說,第一件事就是我會確保你們絕對不會有事。」仁雄邊說邊看向擋風玻璃,草叢上拿法杖走過的丘丘人薩滿,菲謝爾和班尼特注意到了:紅色跑車本身存在某種遮蔽視線的力量,他們現在是隱形的。

  其實仁雄大可選擇專注在新得到的元素感應儀上,把達達烏帕谷繞一圈,擊殺幾個落單丘丘人,拿他們的面具交差,但考量到不久後即將發生的事,現在也確實是一個削弱丘丘人勢力的大好機會,仁雄這才向兩人溝通。

  「唉,好吧,仁雄大哥我聽你的。」猶豫半天,班尼特總算下定決心了,仁雄看了菲謝爾一眼,看了鳥一眼,好,一致通過。

  接著仁雄示意車內兩人去取從車門內側彈出的手持武器,同一時間,紅色跑車解除隱形狀態,流線型車體開始喀啦喀啦地包覆起蛇鱗般的黑鋼甲,這正是專為了攻堅而衍生的『骷髏馬』型態。

  「售價五十萬美金。搶劫任務可攜入,剛到洛聖都的新手,可用犯罪組織新手包的一百萬美金購買。」鳥補充。住口!現在都流行先買潛水艇。

  仁雄要菲謝爾和班尼特握牢的手持武器,兩人並不陌生,它長得很像丘丘人使用的元素弩,這陣子丘丘人的裝備升級了,就是這種高級武器嗎?

  「出發。你們直接將槍口對準玻璃,直接扣板機就好了,玻璃不會壞的,但要注意不要打到車體,我老婆會痛。」仁雄說完立刻踩油門,隆隆隆的奔騰車聲,骷髏馬跑車大搖大擺,直接撞飛拒馬,開過高大的丘丘人暴徒,衝入營地!甩尾!

  「就像這樣。」坐在駕駛座上的仁雄手持小型衝鋒槍,指著擋風玻璃外的數名目標,答答答答答!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丘丘人一陣抖動,他頭上的白骨面具瞬間粉碎,血流如注,他身旁兩位丘丘人,見同伴爆頭居然還轉頭,又一陣槍聲,他們也抖半天倒地。

  「啊啊啊啊,好可怕啊!」班尼特嚇壞了,不過他叫歸叫,仍是趕快朝車窗外開火,數名揮舞刀刃、火把的丘丘人,在奔跑中彈後一一摔在車門前,一個還撞上車門,發出咚一聲。

  槍聲響此起彼落,忽然仁雄一個打檔倒車,將準備發射法術的丘丘人薩滿輾過去,下一刻他讓骷髏馬跑車撞擊木塔,木塔上的丘丘人弩手立刻摔下,他再開車輾過去。

  「愚昧至極,勝之不武,萬萬想不到本皇女親臨修羅戰場,賴以戰勝的竟是如此不光明磊落的伎倆。罷了!終歸是錯付了!」菲謝爾悲嘆,一邊用手裡散彈槍將丘丘人一個一個炸開,那種壯得像牛,拿著元素岩盾的丘丘人暴徒,岩盾居然如西瓜爆開。哼,真是不老實的皇女。

  「小姐切莫因正確的戰術消沉,兵不厭詐,這是戰爭,說到光明磊落,小的可代您上前衝鋒,顯示我軍絕非貪生怕死之徒,絕非仗裝備精良,欺凌弱小之徒。奧茲!入陣!」那鳥說完後一個閃電消失,仁雄愣住,牠從車內瞬出去了!

  鳥一飛近丘丘人,爪子立刻抓起帳篷周圍的一個炸藥桶,在飛高高後朝丘丘人身上扔。轟,火光煙灰,一個爪纏軍刀的鳥影轉來轉去,轉來轉去,丘丘人被刮得皮開肉綻,中刀倒地,鮮血噴滿地。

  「幹,你這鳥根本交界地來的吧!不行,不行這樣啦。」仁雄臉上三條線,奧茲固然英勇,但牠抓炸藥桶往人頭上扔這招,仁雄不久前才吃過癟,算了,舊事莫提。

  「雷鳥亂舞,輕舟渡──」奧茲,抓到了一個開大時機。

  「夠了,回來啦,我們要去下個營地。」機槍!散彈槍!炸藥桶!丘丘人營地迅速被冒險者攻破,丘丘人死的死,跑的跑,倉皇離開,大火熊熊燃起,一切,將會燃燒!

  「撞他,撞。咳……咳嗯,」皇女指著前方在跑的丘丘人。欸不要忽然露出本性好不好。喔,起飛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