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5-23)新的…旅程?

伊凡凡 | 2021-12-25 12:09:55 | 巴幣 2146 | 人氣 193


5-23



  拖了兩個多禮拜,島上設施給她逛了,還讓她與死亡女侍們一同生活,甚至以漫遊者的身分參與任務。縱使最後的結果十分可惜,入睡前思考許久,仁雄依然決定放棄美杜莎──他準備讓她回原本的地方去。


  「嗨、是我。可以進來嗎?」站在安置她房門外,仁雄敲了敲門。稍後,門開了邊縫,男子從門縫可略微看見一名身材高挑,戴細框眼鏡的嫻靜女子,貼靠在門邊沉默觀察著他。門又開了些,男子這才從恰好容納他身體的空隙,擠過了門。


  「這麼神秘啊。」進入房內,回過身去的仁雄看見美人優雅曼妙的背影,覺得心情好極。美杜莎穿著一件素色連身長裙,柔順的紫長髮梳齊,直至腰際,若換作是仁雄自己的角色,他肯定是一把從後抱住。


  可惜,和她共處的時間只剩這麼一丁點。仁雄稍微看了一下室內,便邀美杜莎坐下。這客房不知道原本是做什麼的,除了基本供給來賓用的傢具裝潢,還有一個塞滿琳瑯滿目刊物的書櫃。仁雄猜這些報章雜誌是塗山形柔弄給美杜莎打發時間,排解無聊,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這就不深究。


  「嗯,直接開門見山跟妳說吧,我這次來找妳,就是要告訴妳我接下來對妳的處置。」才剛坐下,沒過兩秒仁雄就急著告訴美杜莎他此行的目的。他這時才明白自己有多麼想讓這事告一段落,這時,他忽然發現雙方面前的矮桌子,桌面竟放了一本翻閱到一半的美妝雜誌。


  她,在看這個?


  「妳如果身體沒有任何不適,等等妳就可以回去了。另外,我要為之前遇上的危險向妳鄭重道歉,這是我招待不周,對不起。」朗朗宣布的同時,仁雄的目光其實多放在那本美妝雜誌上,這讓原本嚴肅尷尬的氣氛,著時顯得微妙。


  而就在仁雄明確表達他要送美杜莎回去的決定後,原先沉默不語,表情難掩心中緊張的美麗女性,她竟露出不解神情。


  「幹嘛?妳很意外嗎?我真的要送妳回妳原本住的地方啊,就是那個……愛琴海島嶼。」仁雄乾笑,心裡想著真奇怪了!她是納悶我居然會這麼輕易放過她嗎?


  「你……不把我的眼睛挖出來?」美杜莎犀利地盯著仁雄片刻,她問道。


  「妳在說什麼?為什麼我非要把妳的眼睛挖出來?」仁雄冷笑,顯然美杜莎對他有很大的誤解哩。


  「好歹我們也有短暫相處過,就算時間不長,妳應該多少也感覺得到吧?我不是冷酷無情的人,至少,妳還用不著我對妳辣手。妳也可以笑我是個聳人,沒種啦,但我確實狠不下心來挖妳眼啊哈哈。妳又不願意留下來陪我,那我當然只得送妳回去。」仁雄攤了攤手。在過去他確實有狠下心來對付烏列爾,可那已經事情無法挽回的時候。然而無法收穫石化魔眼的損失,他完全可以自行吸收,頂多,就是挨老婆們一頓罵,被訕笑連個戈爾貢蛇女都搞不定。


  「大人,如果我成了你的爪牙,我們可以一直吃香的、喝辣的?」沉默片刻,美杜莎淡淡問著。仁雄有點意外,想不到事情又有一絲轉機了。


  「大部分時間都會吧。我這人很小心的,不會去拿我和我的女人性命開玩笑。當然了,我們偶爾還是會像今次這樣吃癟,但我們終究會平安無事,具體是怎麼樣,妳也實際見識到了,我想我沒有騙妳。」


  「我可以只聽你的命令嗎?」美杜莎接著問。


  「喂喂,要是每個角色都這樣要求,那我這裡就沒規矩了。不過,既然妳提了,那我的答案是,可以。但是,如果有其他女人一道參與行動,妳還是得跟她們好好配合;如果妳不願意,我也不會把妳調離身邊,這樣好不好?」


  「好。」見美杜莎點頭,仁雄想著自己又吃虧,又要被老婆們念了。但談判本來就是如此,好不容易事情迎來一絲曙光,多讓利給對方也不為過。尤其美杜莎一看就知道肯定會被其他女人欺負,也不懂她明明這麼強,膽子簡直比老鼠還小,擁有這麼一個小女人性格的美女相伴身旁,也是挺好。至少,她不會主動去找別人麻煩……


  仁雄將手機取來,伸長手臂,示意眼前的女人將男人的手,連同螢幕表面的發光紋樣一起握住。如此一來和美杜莎的角色契約,總算成立了,雙方皆做了讓步。


  說來慚愧,仁雄為自己在異世界的表現,尤其是在美杜莎面前的表現是相當不滿意的。這就好像一個有點身家的紈褲少爺,在自己想追的女生面前要秀,結果被外頭真正的流氓地痞狠狠洗臉,他雖然沒事,但害得女生差點被打死,而即使是這麼狼狽丟臉的事,美杜莎仍是看出了追求者的潛質,願意在他身上賭一把。


  「沒事的話,那我們就回家吧。這些書妳如果想看,就整理款款,一起帶回去。」鬆開了美杜莎的手,仁雄起身道。照理說費了這麼多功夫,又收穫美杜莎這樣的大美人,應該要很爽才對啊!但仁雄怎樣也提不起勁,反覺得像弄完一張難搞的訂單,業績收了,他只想下班吃臭臭鍋。欸幹,他早就下班了。原來這種不耐的感覺,是因為自己在心態上還沒下班,還在處理鳥事。


  「要去哪裡?」美杜莎問。她這時才曉得仁雄並不住在這座一切皆為他服務的武裝島嶼。


  「回我的住處。晚點還要開會,不管了……我要先溜回去。」仁雄自顧自道。照原本行程,仁雄是來邪馬台島遣散完美杜莎後,接著就要和女角們開會,但美杜莎加入了,也就不用特地跑去特洛伊戰爭時期的愛琴海孤島,仁雄可以先帶美杜莎回家休息,再開會。


  返回台南,仁雄外帶臭臭鍋做晚餐,接著自己坐在臥房,以手機和遠在其他異世界的女角視訊;赤兔坐在客廳看電視,牛王吉光則在打掃家務,初來新家的美杜莎雖覺格格不入,知道仁雄在忙,也就留在客廳看電視,吃臭臭鍋。


  在線上的有:目前駐軍在異世界艾爾芙妲的布倫希爾德、加百列,位於邪馬台島上,卑彌呼在主殿,子寧在天文台,塗山形柔在煉丹房,斯卡哈在符文工廠。


  結果果不其然,當仁雄報告完他在A.D.1066年探索的結果,並說明他已將後續的探索權利轉讓給其他穿越使者,以及雖然收了美杜莎,但她直屬仁雄,不會參與任何部門的活動後,眾女紛紛在分割畫面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然後,是一陣噓聲。


  「你偏袒那圓桌姑娘就算了,啊我的強控呢?喂喂,歐周仁雄,你明明就沒有要搞大事,就不要把寶貝都嵌在身邊啊,我們已經弄了個很棒的玩具(指忍義手)給你,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小氣啊!」布倫希爾德開噴,聽內容仁雄反倒慶幸,女武神沒生氣仁雄把上好異世界給馬休芸白嫖,但她指責的部分,仁雄確實難責其疚。


  「布倫希爾德卿,給我一點時間嘛,我現在有寶刀、名馬,蛇眼,我歐周閣下很快就會做出一番大事業。」仁雄傻笑打迷糊仗。他完全不敢看布倫希爾德身旁的加百列,怕看見大天使落寞的表情。這整件事,女武神怎麼揮,仁雄其實不想理會,可把聖杯探索權讓給馬休芸和亞瑟王,仁雄對加百列是站不住腳的。不久前,加百列為了替仁雄保住斯卡哈,她動用了自己的聖杯,她雖然一聲也沒吭,聖杯的損耗必然不小,所以即便是加百列沒開口,仁雄無論如何都該想方設法搞一個聖杯回來。聖杯,那可是大天使的寶貝!


  結果,仁雄非但沒挺加百列,還連帶在探索過程中把能天使姬莉葉A走。加百列賠了聖杯,連原本應該該去她那兒的優秀人才也得不到,她對仁雄的失望可想而知。


  「好了好了,布倫希爾德姐姐,妳就別在這事跟夫君嘔。我倒認為夫君在A.D.1066這地圖的管控挺好,現在情況確實不適宜多開闢戰場。馬休芸那邊若能擺脫她的負債問題,我們也算是多了一個可靠盟友,何樂而不為呢?」卑彌呼說話了。仁雄立刻發現,她話中內容壓根就不是針對布倫希爾德回應,巫女是說給大天使聽。為的是提醒加百列,雖然仁雄後續的處置差強人意,但女武神和死亡女侍軍團長期駐軍異世界艾爾芙妲,主要還是為了加百列的夢想,仁雄大多數資源都壓在邪馬台島,然邪馬台島現在是全力支持加百列,故加百列仍是得到仁雄最多關愛的角色。


  「我知道啊,我也不想為這事和她(馬休芸)翻臉,過去一起殺敵,分贓,還是有情誼在的。」布倫希爾德知道卑彌呼這些話是說給加百列聽,也就順著說下去。女武神的顧慮仁雄倒是未曾想到,但認真想想,馬休芸確實可能為了亞瑟王,和仁雄爭這張地圖,而從布倫希爾德的言談,女武神忌憚圓桌騎士超過了仁雄對學妹的了解。畢竟她們過去常一起出團,布倫希爾德比仁雄更了解馬休芸的底牌。


  仁雄本想開玩笑問,布倫希爾德居然會怕馬休芸,可若是開口問……自己馬上就露餡他壓根沒想到這一點。只能兀自猜測,應該是PVP和PVE的差異。總之,雖然對仁雄最近一次的異世界探索感到不滿,這事也就算是勉強交代過去。


  「其實夫君大可不必證明什麼,我們都是您的女人啊,您想去哪,做什麼事,帶上我們即可,不用費這麼大勁去搞什麼:『我才不是廢柴,SSR角色不在手,我歐周仁雄依然很行的唷』~」現在換卑彌呼落井下石,仁雄臉色一陣青,看著分割畫面的眾女笑鬧不止。


  這件事仁雄一直沒有說,但他搞這些確實如卑彌呼所言:仁雄就是想證明只要牛王吉光在手,了不起再給一些輔助(例如赤兔),就算他的強力老婆不在身旁,自己依舊能獨當一面,威風!唉,自己的這種中二想法,愛妻怎會不知道呢,只是這樣被當面戳破,還是很丟臉的。


  「唉唷,妳們不要管我啦,反正我就是要證明自己行。妳們也曉得,只要我的羈絆等級有法子上升,我就是天下無敵,佛祖都擋不住我。」仁雄越說越無力。偏偏他跟牛王吉光就是不知道怎麼升,斯卡哈曾經使他短暫提高過,但那力量非常不穩定,弄不好還會搞爆穿越寶系統,不是他要的,現階段仁雄能做,也就只有減少自己對強力角色的依賴,逼自己能和牛王吉光獨當一面。


  「那麼小狗狗還把這破事丟給你學妹扛?卑彌呼大人說你成為穿越使者到現在,不曾跑完一個完整劇情。只挑簡單的任務做,至今沒有成就,也是理所當然。」斯卡哈冷不防酸道。眾女愕然,兩位主事者老婆眼神冰冷,倒不是凱爾特女神以下犯上說重話,而是她居然在公開場合,對主人用這麼親暱的稱呼。卑彌呼想著斯卡哈先前還很安分,一副井水不犯河水,想和她保持中立!才沒過幾天,就開始挑釁,紫色老太婆,妳搬來我島上蓋新工廠就算了,現在還這麼囂張,太過分了!


  「好啦,不然我回去把血黑狼白金里程碑打完,欸師匠,妳不能說我一個完整的劇情都沒跑完。我也是有打完科斯的孤兒,這樣血源也算通關了吧!」


  「唷,你找幾個人進去聯機?」卑彌呼似乎想稍微挽回主事者老婆的顏面,搶問道。


  「我錯了,抱歉。」仁雄坦承。塗山形柔聽了大笑不止,片刻,她這才發現視訊會議居然只有自己一隻狐狸在笑,原來不會讀空氣的竟是自己!她還是回植物園去,面壁吧。


  「嗯,下一張地圖我會努力,不會半途而廢了。如果……真的還是搞不定,我會去艾爾芙妲,讓加百列大人和布倫希爾德大人親自教導我,如何成為蓋世英雄,這樣,好嗎?」仁雄嘆道。之所以不以穿越使者的身分和女武神、大天使一齊冒險,其實還有另一原因:加百列在該地圖想達成的目的,若有穿越使者出面,很容易引來當地神祇的高度警戒,而就在他們低調佈局的同時,仁雄也放棄過往由女武神手把手教的機會。


  「艾爾芙妲的事務,有布倫希爾德大人協助,就不勞歐周閣下費心。若歐周閣下盛情難卻,仍能支援在下。」加百列的一席話吸引眾女目光,只見螢幕畫面上大天使手微揚,閃耀的飛散金沙在她手中匯聚成形,應運而生的聖杯緩緩升空,化作一道射向天空的金光消失。稍後,仁雄眼前的桌子和窗戶劇烈震動,窗簾飛舞,似有強風,一只金杯憑空落在桌面上,金杯仍在打轉,就彷彿經大天使之手穿越無數次元,擲到仁雄面前。


  「這是,要我利用它來換取什麼寶貝,再送過去嗎?」仁雄握緊聖杯,查看道。果然,聖杯跟當初他在以色列行省和加百列初邂逅時,力量已減弱大半,已經難以作為加百列對抗異世界神祇的壓箱寶。


  「神造兵器,以聖杯做媒介,相信歐周閣下定能為我取來。」姑且不論大天使言中的兵器是什麼,顯然又是要抽什麼角色,仁雄點頭表示知道了,會議結束再來研究。


  「新地圖的探索我看先暫緩吧,免得又發現什麼寶貝,而我們無暇顧及。」卑彌呼接著替仁雄做了決定。


  「啊,那這樣我要幹嘛?」仁雄傻眼。方才才被老婆們念說自己虎頭蛇尾,半途而廢,轉眼間又要把他綁在島上,不過這樣也是無妨,留在島上仍是有很多事情可做,顧產線,交涉異世界訂單,其他女角也能傳授他技藝,也可以做愛。


  「夫君抽空去視察我們在不同世界的客戶,以及上游廠商的情況吧!留在島上的時候,就讓紫色……就讓斯卡哈小姐來操你。」卑彌呼眉開眼笑。


  「……」


  「那就先去提瓦特好了,目前生產符文武器所用的優質礦石,是由該地一名署名『尋山見礦真君』的富賈供應,你去找她泡茶,看看下一期能不能有個更好的價格。這樣斯卡哈那邊成本就能再壓低。」塗山形柔補刀。這供應商原本是她透過關係找來,前幾個禮拜她也看主人談成不少訂單,想見識見識主人的本領究竟到哪裡!


  仁雄望著眾女所在的一格格分割螢幕,瞪大著眼。又,又要洽談廠商?這跟我在補教業幹的事有啥小差別?


  「那就這樣。先送神造兵器去加百列那兒,再去提瓦特找『尋山見礦真君』談下一期原礦價格,平常留在島上給斯卡哈操。瞭,如果沒有什麼事就先解散,大家晚安,愛妳們。」


  仁雄切掉手機視訊,他決定出門,跑到社區外頭的全家坐著。他要喘口氣。




第五集結束啦,今明天可能會弄個寫作心得。
謝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雖然現在創作日程比較鬆散了,但還是會持續寫些東西的。
大家聖誕快樂!!!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