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 間章:一起夢時代逛街購物趣(5)

伊凡凡 | 2022-06-03 01:00:10 | 巴幣 1220 | 人氣 1032


間章:一起夢時代逛街購物趣(5)


  「好樣的。我不過就是消失了幾年,怎麼就不是你的兄弟姊妹了?」

  原本愉快的逛街行程,因為陌生女人的笑聲變調。西裝男子奔出摩天輪候客區,沿著百貨公司的手扶梯直下,直到,他在一處女裝專櫃見著了熟悉的嬌小身影。

  除了她之外,在場有說有笑的還有以美女身姿現身的九尾天狐。西裝男人不顧兩女有說有笑,也不顧現場還有現實世界的專櫃人員,牽起塗山形柔的手,就將她拉到一旁,護在身後。

  「離我老婆遠一點。」仁雄冷瞪著眼前時髦打扮的黑衣女子。

  「唷、我們這麼久沒見,你膽子倒是大不少,敢頂撞我了。」黑髮、過於蒼白的臉孔,骨瘦如柴的身段,陰沉的黑眼圈。

  她的說話方式與記憶如出一轍,往事歷歷在目,彷彿那些時光僅停於昨日。可這世上絕不會會有人模仿她模仿得維妙維肖,就算真有,那必然也是她派來的。

  華夫人,她終於現身了。

  「呵呵,家主,您在客人面前怎這麼熱情呢,來來來,我跟您介紹一下,這位就是穿越寶最強玩家,鼎鼎大名的華夫人前輩。」化身美女的九尾天狐杏目圓睜,提著昂貴包包的手差點沒滑掉,她直向兩人打圓場,心裡不禁嘀咕仁雄這次真壞事了。主人雖是鴻運貴人,可面對穿越寶TOP1,理當該謙虛一點……疑,華夫人剛剛怎說的?……他們先前就認識嗎?

  「妳到底為什麼出現在這兒?」仁雄絲毫未搭理塗山形柔,目光直盯著華夫人。九尾天狐畢竟才剛加入他的隊伍不久,不清楚華夫人與他的淵源。

  「猜猜?」黑衣女人陰沉一笑。

  「有什麼好猜的,直說吧。」仁雄板起臉孔。他注意到九尾天狐在他身後騷動,不由得立刻下驅除令:「柔柔,我在跟我姊說話,妳先到外面去。」

  同一時間,巫女與女槍士現身走廊:卑彌呼將她的法器藏在包包當中,斯卡哈則將綑上布幔的長槍背於身後。縱然兩女心知肚明幫不上任何忙,可仍是擺出應戰姿態,仁雄的其他女角色則聚於兩女身後,玻璃圍欄前各色美女一字排開,著實讓經過民眾直覺微妙,好似在辦什麼活動。

  逛街行要結束了。不住回頭張顧的塗山形柔心裡直嘀咕:怎麼主人跟華夫人竟是姊弟啊?莫非全家都是歐洲人嗎?

  「我們到別的地方說話,免得你以為我閒著沒事幹,想加害你的後宮。」仁華說。仁雄想著她沒帶角色來,照理說在現實世界他們是安全的,理論上……在這女人面前,會發生何事都沒法說得準,只能聽從她的安排。

  接著,仁雄尾隨黑衣女人下了手扶梯,來到樓下一處賣冰淇淋的櫃位,她找了張圓桌坐下,手指冰淇淋攤位。

  「妳要吃什麼口味?」此時冰淇淋櫃位前並無排隊客人,仁雄瞧了瞧店員和價目表後便說。

  「麻煩你了。」仁華沒有回答,僅輕聲細語。西裝男人點了點頭,隨後他買了兩個香草聖代回來.一人一份,放在圓桌上,黑衣女人瞧著甜點,面露笑意。

  「看來我們從小到大,還是有一些情誼在的。」仁華拿起一條香草聖代上裝飾的餅乾捲,指著仁雄。入座的男人微微點頭,神情則顯得落寞,他說:

  「那當然了,姊。」

  雖然很不甘心,仁雄仍是喊了這個稱呼。最初知道她尚在人間,就已經是令人激動的消息,更何況現在就坐在她面前,彷彿一切往昔,那些失去的時光都回來了。

  「欸幹,你可別哭啊,要是你哭了我可不知道怎麼辦了。」仁華怪著表情。

  「妳不要這麼誇張好不好。我確實是挺想妳的,但要我為妳這種女人掉淚,還是省省吧。既然妳願意見我,那麼,總可以給我個交代吧?」仁雄嘆道。和話語不符的是,西裝男人的眼眶已泛起淚光。

  「什麼交代?」

  「為什麼要離開?」仁雄直問。

  「那自然是我有其他想做的事,想做的事好不容易做完了,現在不就有空來看你了?」

  「我照顧妳那死人身體那麼久,妳怎麼可以就這麼一走了之?」仁雄平靜說著。

  歐周一家在遠赴歐洲豪遊時遭遇海難,在家族中不受喜愛的仁雄與仁舞留在台灣,平安無事。唯一生還的仁華,則陷入昏迷,成了植物人多年。


  仁雄已經忘記他照顧植物人照顧多久。嚴格說來那也不是他親手看顧,而是花錢請專業看護,但他得照顧當時年紀尚幼的仁舞,剛退伍連工作都還沒找到的他遭逢重大變故,他冷靜面對,卻也令仁雄失去了許多珍視的事物,例如,對人生乏味。

  只要能過日子就好。

  業績長紅,那只是表象。

  在別人面前一把罩,只是表象。

  偶爾跟看對眼的女生上床,跟自己的主管長年拍拖,也不過如此。

  其實,仁雄心知肚明他只是行屍走肉。就算穿越了,那也不過是在回應老婆的願望罷了。

  不穿越,認真工作也很好。可是,不認真工作,似乎沒什麼關係。

  他若真看重自己,看重身邊的人,就該趕快跟婷婷告白結婚,而不是這樣視作無睹,不去探究她為什麼不理不睬。

  有工作,沒工作,都很好,反正他有花不完的錢,身體也還年輕。想幹妹子,想去旅行,都可以。沒有的話,打手槍,悶在家裡也可以。

  我歐周仁雄,做什麼都可以。因為那些我根本就不在乎。

  「我不是每個月都匯錢回來嘛?那有什麼好大驚小怪?」

  「我非常擔心妳。」是啊,我到底在乎什麼呢?我到底在做什麼呢?

  「你不撐過來了?」

  「是啊,好吧。跟妳在這邊訴苦抱怨,也沒什麼意思。但我確實非常在意妳。知道妳有玩穿越寶,我挺害怕的,但確實期待有一天能和妳再見。」

  「你再見到我要做啥,你不也有自己的親人與家室?」仁華始終維持一貫的不以為意。

  「所以我也沒有特別去找妳的念頭。但妳是我的親人,這是不會變的,我很想念妳。」仁雄一直覺得自己想說些什麼,話到嘴邊卻一直無法好好說出口。

  啊,他終於想到了──這對他一點都不公平。但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公平的。肯定是因為這樣才說不出口吧?

  「嗯……」華夫人見到仁雄低下頭,雙目闔上,她猜男子或許強忍著淚。若有同理心,仁華知道她的弟弟一路過來並不容易,但已過了這麼久,去怨嘆那些.埋怨那些,也沒意思。

  「我剛剛,」仁華瞥了西裝男人一眼,稍後,她說道:「你剛剛做的不錯,我剛剛確實有考慮過殺死你老婆,因為,那肯定很有趣。不過那畢竟不是我來此的目的,所以就作罷了。這點,也是當初我為什麼和你分開。」

  「我不明白妳的意思。」仁雄知道他的姊姊做事向來隨興,是否殺死九尾天狐壓根不是她在乎的,幸好她沒做這事,否則他們肯定沒法好好說話了。

  接著黑衣女人示意仁雄去看她擱在桌面上的手機,她則拿起湯匙挖起香草冰淇淋聖代,甜點再不吃,就要融化了。

  在姊姊吃甜點的這段期間,仁雄便照著對方的意思去看她的手機螢幕,他方才就注意到螢幕上寫了些話語。

  「你可以拿起來看。」黑衣女人邊吃邊說。起初仁雄還有些納悶,等真正意識到小小的手機框上寫了些什麼,他仍是忍不住將手機拿起來看。

  『要忍耐』『這事跟妳的弟弟無關』『仁雄沒有對不起妳』『不可以生氣』『不可以傷害他和他的角色』『妳做得到的』『這次是來和解的』『務必要讓對方知道妳的歉意』『仁雄沒有錯』『不要再傷害他』

  「寫這些,是為了什麼?」仁雄看著這些文字越覺頭皮發麻,他心裡一陣酸楚,過去以來許多不明究理的事,彷彿有了答案。

  「你是不是心裡頭老覺得不對勁?明明就是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態度也好,實際的事也好,可你自己卻又不知為什麼認為這是自己應該做的。」仁華說道,眼前的男子點了點頭,隨後,女人接著道:

  「而我對你如此刻薄,頤指氣使,每當我覺得這麼做不妥時,到頭來卻又順應了心中想法。後來,我才得知,我之所以什麼事都非要和你作對,是因為百世之前,大雄仙人因佛祖從中作梗,辜負了阿修羅女。」

  「結怨這麼深啊。」仁雄淡道。類似的傳說他已聽妹妹說過,姊姊這會兒來見他,還用手機提醒自己,但願她想到了破解之法。

  「本來我是想說不要見面就罷,畢竟你我早就數年沒見面,這段期間也確實相安無事,可後來你入坑穿越寶,我就開始思考除了把你的世界搞得一團糟,還有什麼其他可做的。最後,我移動到了宇宙外,人類大意志影響不了的地方。呵,你猜怎麼著?」

  「該不會是耳聰目明,腦袋一片清新吧?」仁雄冷笑。

  「是啊,我那時才發現我們皆受到這股力量影響。直到現在見到你,我還是會想對你動手;我是因為對自己下了行動制約,這才得以好好坐著和你商談。」

  「那有什麼……破解的方法嗎?」仁雄問。

  「有!否則我也不會再來見你了,弟弟,我要在這世終結這一切。」說完,黑衣女人點了點手機,召喚了一根細長條狀物,仁雄本以為會是什麼金剛杵這類的法器。顯而易見的,這是一根高爾夫球桿。

  「妳拿高爾夫球桿幹什麼?難道阿修羅女把我當高爾夫球打,她老人家就會原諒了?」

  「對,我拿高爾夫球桿打你,阿修羅女就必須原諒百世前辜負她的大雄仁波切。」

  「妳鬼扯吧?高爾夫球桿跟原諒能扯上什麼沙小關係,這是最新的超度儀式嗎?」

  「因為現實世界偏愛這樣的故事。仁雄,成為最後生還者吧。」黑衣女人自椅上起身,由於眼眶嚴重凹陷,瘦骨嶙嶙的細手舉起球桿的惡狠姿態,還真像極地獄羅剎。

  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幹,不是說要原諒嗎?妳根本往死裡打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