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艾0】穢血

Oldchild | 2021-09-25 22:55:24 | 巴幣 10 | 人氣 37


「小艾,怎麼了?」

男人的聲音溫柔的問著一個捲縮坐在家門口的台階旁的女孩。

女孩身高不高,也就一百公分出頭,小小隻的。皮膚白的像透明的一樣,如雪一般潔白的長髮一路延伸到腰邊隨風披散著,身上被看起來親純味十足的白色連衣裙包覆,整個人清一色都是高潔的白色。身上少數不是白色的東西,除了衣服在胸前的黑色蝴蝶結,還有那雙海洋一般深邃的眼睛正沽溜溜的轉著,反射著悲傷的光線,雙耳沒有活力的下垂。

女孩全名叫做艾.諾莉.比楊德,是男人的女兒。而男人是退去稚氣的外表,已經有大人成熟氣質的修雷特.托拉.比楊德,身高已經遠遠超過自己的哥哥札克足足一顆頭以上。

「吶,爸爸……為什麼他們都不跟人家玩呢。」

望向門外的道路上,其他孩子們正相互追趕玩耍在一起,展現著這個年紀的活力,陽光的氣場跟門邊陰鬱的氣氛格格不入。

大約幾分鐘前,艾看到了窗外玩耍得開心的孩子們,搖著尾巴懷著同樣的心情跑出家門,艾那雙因興奮而睜大的雙眼是修雷特認為可愛程度僅次於妻子安娜的東西。

——不過幾分鐘就成了現在這樣。

「還有,他們都叫人家什麼『穢血』,人家明明就有個名字,艾。」艾閃爍的眼中是不解、怨恨、悲傷還有些憤怒。

「嗯……啊……那個。」修雷特一時無語凝噎,左看右看就是答不上來艾的問題。

但他非常明白問題的原因出在了女孩身上,她有個特殊的身分——人類與貓人的混血,只要她還是她,這個問題就會是解不開的死結,永遠的糾纏著艾的一生。

他只好苦笑著摸摸艾垂頭喪氣低下的頭,設法先讓她提起精神,卻也沒有任何辦法。

難不成要因為這樣臭罵那些小孩,還是要親自找傳出這種流言的家長算帳?這只會讓這孩子的處境更加糟糕。

「哼——算了!不需要了,人家自己一個人去玩。」

艾嘟起小嘴,甩開修雷特的手氣沖沖地站起離去,用力的關上家門,故意在走路時用力踏步製造響動藉此宣洩著不滿與委屈。

修雷特無奈地抓了抓後頸,說著:「對不起……」

自這之後艾就鮮少出門,不是依偎在安娜的身邊,就是跑到房裡,拿起那些從卡特村的家中帶來的書籍翻著。

有些書籍著作用的文字就連修雷特都看不懂,在他的認知中,大概除了博學的弗萊特外,還有「之後的那個札克」也能讀懂。

依稀記得札克有向自己說過那本書叫做《光屬性魔法咒文》,然後表演向前灑落微光的特技。

艾偶爾會在讀書時,像那樣朝前伸出手掌,嘴裡碎念著根本聽不懂的文字。

一瞬間,他感到彷彿回到那些年在札克身邊看著他努力練習魔法時的場景;要不是艾的手掌心前沒有放出任何東西,可能還會困在過去記憶場景的泥沼一陣子。

也是,才四歲的孩子根本看不懂吧——看著艾玩得煞有其事的樣子,也就將這句埋藏心中沒有說出來。

太好了,她還是那個可愛的艾——修雷特不禁想著,他已經受夠自己的家人變得不平凡。

在五年前那個過年前的夜晚,其實他在與札克最後分別時,隱約看到笑著離去的札克的眼神墮入冰冷空洞的黑暗中,那個眼神很危險,如果剝掉那層覆蓋在他眼中的東西,大概就沒有活下去的動力了。明明在笑著,卻也沒有過去那份自信和溫暖與任何笑意。那個笑容讓他感到本能的害怕與不適,就像戴著面具般虛假,也因為害怕而遲疑,沒能伸手將他帶出低潮,讓修雷一直耿耿於懷。

如果再次見面時,一定要做得比上次更好——不知道多少次,望著小指,在腦海中穿插過這樣的想法。

——然而,札克一直都沒有回來履行約定,也就無法完成自己對自己的期許。


他離開後的第一個月內,每幾天就陸續有好幾個被帶走的村民歸來。

被救回來的村民大多在精神上都出了問題,尤其是那些被羞辱當作玩具過的女孩們,通常會在某幾天過後在各種地方以各種方式死去。

除了根本摔不死貓人的「跳樓」外,大致可以分成割破喉嚨和手腕、咬舌自盡的出血系自殺、上吊、投河、燒炭等窒息系自殺,服用有毒植物的中毒系自殺——我已經目睹過太多跟自己姊姊一樣走上末路的悲劇,卻也無能為力,他們都是覺得活著更痛苦的可憐人,放他們走或許是最大的仁慈,但也覺得很可惜,而且辜負了札克他的好意。

相較之下,自己的結髮妻子安娜可謂十分堅強勇敢,既使背後被人指指點點也還是頑強地活著。就算是心靈伴侶,也很難想像她到底背負了多大的壓力。

話說回來,那時札克也沒有通過讓村民帶話讓我知道他的近況。

此種不夠意思的行為讓我到現在還是有點不滿。但如果就這樣繼續保持下去也好,至少事情正往好的方向前進。

可在最後幾批村民回來後,在看到我後還面帶懼色抓狂的尖叫著。

又一個月後,關於【碎屍屠殺者】札克不好的傳聞遍地而走,「比楊德」這個姓氏一下跌落谷底,村民開始對我們這一家對會變得刻意閃躲保持距離,完全不念及札克的救命之恩。

而我也懂了為什麼哪們看到我會露出那樣的表情,因為我跟札克的外貌幾乎長得一模一樣。

自今,都還是能聽到關於被改稱【大罪人】的札克窮凶極惡的傳聞,雖然比起最初的一年沒有那般積極,但他還在用自己的方式守護這個村莊活躍著。

有好多事情想告訴他,開心的也好、悲傷的也好。

關於自己跟安娜成婚、有了艾這樣可愛乖巧的孩子。他應該會瞬間露出羨慕又不屑的表情,然後佯裝成毫不在意的樣子,「啊啊,這樣啊。」吧?


「妳說……什麼?」

「我說,我懷孕了,修雷特。」安娜摸著小腹,瞇起眼睛帶著真摯的笑意。

坐在草皮上的修雷特呼吸聲急促,心跳加速,他實在是太驚喜了,如果現在不是在神聖的祈神祭中,早就開心地大吼大叫,跟上次聽到同樣的話的情形簡直天壤之別。

在兩個「祈神祭」過去,兩顆岩松被當作通往天空的梯子而燒掉後的今天,二十歲的修雷特內心充滿驚喜,抱著懷中六歲的艾的雙手激動的抱緊,開心的快哭了出來,沒什麼禮物能比得過這件事的價值。

而艾早就因為疲勞而睡著,無法撐過今年最後一天的二十六時,軟綿綿的倘在修雷特的懷中直接睡到過年。

「一定是神明大人聽到了我們的願望,賜給我們這個孩子。」

安娜向那縷通天濃煙虔誠的祈禱,將感謝之意送到神明手中。

眼前大部分低頭虔誠祈禱的村民,差不多有一半以上希冀著和平繼續下去,也相信神明能繼續祝福這個村莊。

只有修雷特很清楚:

(這份和平,是靠著札克吸引了世人大部分的仇恨換來的。也許就是這樣,他才不能回來。)

對於村民對默默付出的札克的人身攻擊,修雷特對這些無知的村民既憤怒又無力,因為也明白無知的他們實則也沒有錯,卻也對札克被自己人汙名化感到不平衡。

更令他擔心的是,關於【大罪人】的傳聞在一年前消停下來。不再活躍的話,世人的仇恨馬上就會轉嫁到這裡,天曉得這份和平能持續多久;更擔心札克的安危。

「修雷特……」

「嗯?」

「請一定要答應我,就算懷裡這個屬於我們的孩子出生後,也請不要冷落小艾,他如果沒有我們的愛,就什麼都沒了。」

「放心,小艾也是我們的孩子,我的愛可以拆成三等份,妳一份、小艾一份、還有這個肚子裡的孩子一份。」

「謝謝,你果然是最棒的。」安娜靠在修雷特的肩膀。

修雷特伸出手將安娜擁入懷中,對於現在的幸福,淡淡地笑著。

營火的光芒搖曳著,攪動光和影。

看入神的他眼前淡入札克和索菲亞以及弗萊特的背影,不時回頭注意自己這邊,再對上眼後輕輕地笑著。

他們都是修雷特一直在努力追隨的對象,憧憬的人物。

雖然途中札克的形象崩壞讓他有點不爽,就最後來說,還是挺憧憬變了個人的他的。

他是個保護者,就算滿身是傷,也會為家人義無反顧地挺身而出,且沒有怨言不求回報的付出。只要家中有一員受到傷害就會變得很衝動,弄髒雙手這種事也做得出來。

『我也要成為他們那樣的人,能保護家人的人。』

想起了那些年許下的願望,他低頭瞧了安心睡著的艾一眼,審視起現在的自己。

「我是不是也能成為那樣的人呢?」

同時二十六時刻已過,就這樣,迎接了新的一年的到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