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13】黑曇

Oldchild | 2021-09-18 15:22:52 | 巴幣 10 | 人氣 36


【西北戰場】

我對著另外一個自己的胸口猛壓,同時不忘讓交疊的雙手施以治癒魔法。壓額抬下巴,捏鼻子,嘴對嘴人工呼吸。

始終都沒想到我的初吻是獻給自己,而且完全不是甜的,是滿嘴血的鐵鏽味。

再見了,我的初吻。

三號艾終於恢復心跳和呼吸,痛苦地咳了起來。

咳出來的都是血,我很怕她噎到,幫她翻身拍背。

「比爾,快點、快點咳出來!」

她才剛張開眼睛,突然像看到鬼一樣睜大雙眼。

一瞬間我沒有反應過來,差點震破我耳膜的爆炸聲響起。

我睜開雙眼,原來剛剛我反射地閉上雙眼。然後目前被三號艾以公主抱帶到剛剛還在遠處的屋頂上奔跑著。

「呼……好險。」

她看著我鬆了一口氣,對我露出微笑。

「謝謝妳救了我一命,小艾。」

我還沒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什麼事之前,下一波襲擊又再次襲來。

帶著爆炸的劍氣,將我們腳下的屋頂掀翻,失去立足點的我們立刻往下掉。

原來那一連串的攻擊都來自莫洛斯,而且那傢伙已經在下面將劍拿好,要在我們墜落的瞬間斬殺我們終結戰鬥。

三號拉住我的手與我對視間,我讀懂她要幹嘛了!

她大力蹬牆,而我左手使用風魔法助推同時加上右手火球的爆炸衝擊,我們勉勉強強逃離了斬擊的射程。

落地的我們不敢託大,反射性爆發全部的魔力戰鬥。

三號負責近戰、我負責遠程支援。

就算學會劍術,對方終究還是不可一世的勇者。

三號艾在肉搏中只勉強平手,加上我在後方時不時施放魔法干擾才拿到一點優勢。

在我所有技能中貫穿力最強的『中級魔法.螺旋火焰箭』的威力只夠給他刮痧。

一番交手中漸漸發現。

他似乎沒有痛覺,武器的能力是會爆炸的粉末,有點像黑火藥。

更棘手的是,

不管物理還是魔法攻擊都很難發揮效果。

雖然有想過可能是肉體強化到極致的勇者,但任何攻擊再碰撞到他肉體前威力都被削弱了。

最先發現的是火焰劍的箭頭在碰到他之前變形了。

所以靠魔力感知到他身上自帶一層能免疫大部分直接攻擊的魔力護甲。

但對於不間斷的連續攻擊的防禦效果逐次遞減,證據是三號艾對他身體留下的傷痕。

我猜他的護甲需要時間恢復。

我看向退回身旁的三號艾,她似乎也注意到我注意到的。她說:

「我要開啟體能強化二對他連續攻擊,妳要加入嗎?」

我也有這樣的打算。

魔法攻擊的前搖太長不是個好選擇,只有頻繁的出刀才能有效破防。

可是,

「不妙啊……人家的魔力只剩三成不到了,要持續開啟體能強化二作戰有點……」

「囉嗦,我就算還有七成,可能還比妳還少。」

我是本尊艾一半魔力的分身。如果說本尊艾的魔力容量有S,那我大約是A這樣的等級。三號艾更是只有本尊四分之一魔力的分身,所以是連B都不到的C。

要在時限內對這不會痛的怪物打出足以致死的傷害太困難了。

不過,

「我有個計劃……」


三號艾聽完我的計畫,點頭表示贊同,然後爆發魔力開啟體能強化二突進迎敵。

我也退到巷子裡面開始我的工作,用法杖的根部在地上畫圖。

『瞬型.爆發』、『常型.烈火』、『常型.疾風』、『常型.雨落』……

四周都是刀劍碰撞的聲音,三號艾那邊似乎打得激烈。

但我的工作是,做出讓戰局翻盤的關鍵。

「完成了!比爾!」

我跑出巷子,看到三號艾的肩膀被砍傷的瞬間。她抱著左肩退到我的身邊,左手已經完全動不了了;但她也給了對方足夠多的損傷,也總該被削弱戰力了吧?

我錯了。

在產生這種僥倖的瞬間,他氣得通紅到直冒火的眼睛滿是對殺戮的渴望,高舉不祥的黑劍直指蒼穹。

「黑桑,『完全激活』!妳們這對小婊渣雙胞胎姊妹就給老子手牽手下地獄吧!」

遠處的建築接二連三炸裂開來。而且從第一聲爆炸開始,爆炸就沒有停歇。

「小心!」

在她的聲音還沒發出之前,我的身體就被看不見的東西包覆起來,被朝著空中丟了出去。

是三號艾用【力魔法】看不見的手奮力將我丟了出去;最後她似乎欣慰的笑了,

轉瞬,我上一秒的位置霎時發出耀眼的橘光。

我向著她也伸出看不見的手。

「比爾!!!!!!!!!!!!!!!!」

晚了一步。

劇烈的爆炸連同三號艾一同吞沒。


踏回燃燒的地面,我因為她的關係僥倖活了下來。

我俯視著倒在廢墟的她。她失去了雙腳,張開的雙眼晦暗的毫無生機。

她緩緩伸出滿是血的右手,輕輕撫摸我的臉頰,氣力虛弱卻溫情地說:

「活下去……」

「耍什麼帥嘛……可惡。」

我牽起她那癱軟的手,忍不住悲傷的掉下眼淚。

「很難過嗎?沒關係,我也會送妳去見她。」

不解風情的瘋子漫步走來。

地面碎裂,莫洛斯踏著重步瞬間加速逼近了我。

無處宣洩怒氣的我狠狠瞪著他,接著世界變慢了。

【子彈時間】在這時候開啟了。

我躲開直朝身體襲來的直劈,順勢出杖反擊。杖尖刺到他的喉頭,但沒什麼用。

但,

我也有她為我爭取來的祕密武器。

「魔力強制消除,開!」

支離破碎的地板上發出紫光,清除了區域內所有魔法。

包含覆蓋在他身上的護甲。

礙事的護盾消失。

藉著她攻過來的力道,和我出杖的力道,兩個相互作用的力碰撞,杖尖穿過他的喉頭,深深地插了進去。

「嘎哈……」

這個衝擊造成他翻白眼,失去了零點九五秒的意識。

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不能饒恕!」

盛怒中,身體似乎在無詠唱的情況下得到跟體能強化二開啟後一樣感覺!

先是犀利的左上鉤拳挖進他的腹部深處,將力量傳進他的右腹,也就是肝臟和橫膈。

接著我踏著他跪下的膝蓋,凌空抽出左腰木法杖的同時,靠著腰力全力甩出法杖。

一擊的威力打凹了他的右眼窩,也打廢了法杖。

這個手感和成果,我確信他的護甲有很長的恢復期。

大約還有十秒。

失去了所有武器,但我也能一下找到能替代武器——艾步納掉在地上的寶劍。

我將它拿在手上就知道,

「嗯,是把好劍。」

肯定能承受住全力的一擊,所以我放心地爆發魔力。

在體能強化二的情況下再次爆發身體最後的魔力,似乎聽到了身體的某個枷鎖斷裂的聲音,骨骼震動的聲音。

全身充滿難以置信的力量,身體周圍爆發著猛烈的青白色光芒,綁好的馬尾也在同時披散開來。

威力至少也有體能強化二的兩倍,不!是三倍以上。

我握好劍,用極為前傾的姿勢踏步衝刺。

我並不會瞬型什麼的。但我有與生俱來的戰鬥直覺,以及勇者之力增幅後的身體能力!

一瞬間,我完成了斬擊。踩下去的力量讓地面凹陷了,來到對方背後。

手上傳來是砍斷肋骨、傷及內臟的實感。

莫洛斯腹部出血量超大,但他竟然還能在受擊後站穩腳步。

而我,像全身被掏空一樣,身體變得輕飄飄的,子彈時間給我的慢鏡頭視角也消失了。

魔力,耗盡了……

不只如此。

我的右腳骨折了,而且兩隻腳的小腿到大腿間遍布瘀血,只能將劍稱地勉強站著。

「嘁!」

——是因為剛剛的力量強大到反噬這具不成熟的肉體嗎!?

「妳這傢伙……很有趣啊,這樣殺掉才會比較爽啊!!!!!!」

他臉上、腹部的血誇張地噴湧出來,但瘋狂的他還能舉起比他身高還高的闊劍【黑桑】,就像沒受傷一樣。

不只如此,他的劍身出現了一路直朝天國的詭異橘色光芒,我感受到龐大的魔力開始匯聚於劍身之上,連大地都為之震動。

瞬間,氣氛驟變。

一股壓力撲面而來。

滴答、滴答——

落下第一滴雨點的瞬間,大雨將至。

不會吧,這股壓力……讓空氣凝結到下雨了嗎!?

「好了,可以送妳們兩個小婊子下地獄了。就用這強大的『奇蹟』!」

奇蹟!?

書上說過,是每個勇者能施展的超強招式。

『甚至有著能將山嶽切開的威力』書上是這麼形容的。

「啊啊。現在,真的很不妙呢……右腳骨折、體力不支、魔力見底。」

反射地摸了摸腰後,除了尾巴外空空如也。

「要是曼陀羅在這就好了。」

看了一眼身後不省人事的三號艾。

「比爾……爸爸……對不起,如果是分身的我們還有來生的話……再做一家人吧。」

許下這奢侈的願望後,我閉上眼,坦然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死去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悲傷的氣氛下,心裡一點也不覺得空虛,反而很滿足的笑了出來。

黑桑已經完成了魔力的蓄集,橘色的線條化作不斷向外快速排出黑色粉塵。黑色粉塵持續散佈,直到遮住這個街區的天空,降下了黑色雪。

不見日的城鎮更加黑暗。

他朝這裡出劍了。

黑色粉塵沿著他攻擊的軌跡前進並爆炸,路徑上經過的一切化作塵埃,最後還切開了東南邊的城牆。

這個斬擊一路從西北戰場到達東南的城牆,光是一招所謂的「奇蹟」就將半座城市畫上了一條分明的分隔線。


【西南戰場】

「夠了!薛律!」

又一個艾從薛律背後出聲。

薛律轉過去,驚訝了一下。

近視的他模糊地注意到另一個艾高舉的手中握住了什麼,因此瞇起眼睛對焦。

再看清楚後,他放棄了指揮植物,輕輕垂下了手臂。

很簡單,我們握住了他的生命。

一顆代表士兵的西洋棋,只要四號艾的大拇指出力就能輕易折斷。

是她趁這邊打得火熱,出其不意殺了聖騎士從他身上搶走的。

命運——聖騎士們是這樣稱呼這顆棋子的,也就是卡莉絲塔對我所說的『勇者的項圈』。由各隊管理勇者的聖騎士持有,卡莉絲塔就有屬於莉莉的那顆。

命運施加兩種詛咒連結勇者:

一、勇者不能攻擊持有者,否則破壞心臟。

二、棋子連結勇者的心臟,棋子毀損等於破壞心臟。

四號將棋子交到我的手上,同時與我融合。

「你已經不用再戰鬥囉……」

我收起曼陀羅,將棋子握在手中。悠哉地走著,輕鬆地擺動手臂,步伐輕盈,就像平常走在路上那般輕鬆自在;只差沒有哼歌。

保持平常心,眼神要柔和,已經沒有戰鬥的理由了。

「啊啊,命運什麼的,果然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呢——不要再用丟囉!」

我向他伸出右手,將棋子交到他的手中。

接過棋子護在懷中的他很激動,一副就要哭出來的樣子——

「為什麼,要對不認識的我這麼好……?」

「哈哈哈……已經變得對人的好意這麼有戒心了嗎,也對啦……」

我苦笑著,

他會這麼說,大概是三個月來想必都不被當人吧。所以在收到好處後想著的肯定都是有償的「利益交換」之類的,根本無法想像有無償的好意。

同為勇者出身,我的遭與簡直是幸運,至少還有一段蜜月期才碰上讓我對世界絕望到要自殺的狗屁鳥事。

出於同情,我想讓他感受到心理方面的治癒導正他對其他人的看法。

想來想去,有什麼能讓人安心下來的方法。

腦中一閃過放開大腦跟麗妲玩鬧的畫面,她天真地向這裡張開雙臂撲過來的可愛模樣真令人安心。

——這樣的武器,我不也有嗎。

我向那邊張開雙臂,溫柔中帶點俏皮地笑著:

「嗯……看你太可憐了,所以就想幫助你吧,嘻嘻——」

「啊,天使……簡直是天使。」

我抬起頭看到他臉變紅,突然不敢直視我。然後我感覺到什麼東西頂到我的肚子,難道——

我戰戰兢兢看了下去。

「變態!」

別說他褲襠那是勇者的短刀,短刀要配在腰間!也不該對一個小女生使用!身為勇者,他竟然對一個幼女發情!

「啊……」

我發出受到侵犯的尖叫,然後身體自己動了起來。

當意識到的時候,我才發現下手太重了。他已經被過肩投摔出去,兩眼發白昏了過去。

「算了——話說那邊從剛剛開始就在蹦蹦蹦的爆炸。她們,不會有事吧?」

我抬起頭,看著不祥的黑雲就飄在那頭。

突然化作一條細線,落了下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