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20】惡意

Oldchild | 2021-09-26 20:16:07 | 巴幣 0 | 人氣 25


幾天後卡莉絲塔又要從凱蒂奈可趕回去王城開會。好像是說什麼……三國會談的結果。具體談了什麼,連卡莉絲塔都不是很清楚全貌。畢竟為了救我,特等聖騎士的她缺席了三場會議;而這次回去也只是投下決定票。

會議的主題是「阻止預言到來的終焉」

「終焉、預言」好像一直聽見。啊啊,耳根好癢啊。

布爾登也好;天災雪崩也好。好像我跟札克兩人一直為圍繞在身邊,但還是找不到聯繫點。

「妳說終焉!?」

「是,終焉。」

「啊啊,終焉啊……」

有一個人被排擠在外面。薛律忍不住舉起手,像學生問導師那樣發問:

「終焉是什麼?」

乍聽之下是個爛問題,但仔細想想非這個世界的原住民怎麼會知道屬於當地廣為流傳的民謠和故事呢?

單用口述不好理解,我從房間裡把以前讀過的童話故事《終焉與三聖》拿出來,卡莉絲塔看著覺得可愛的笑出來。

真失禮,童話可是比較好理解故事的途徑欸。

「看了就懂了。」

他接過書隨便翻了翻,馬把書拋在桌上放棄地說:

「很好,我在這裡幾乎是個文盲。」

我翻了翻書,是科莫諾通用文字。

「好吧——聽好了,終焉全名『終焉之光事件』,是不管在哪裡都有被提到的『傳說中千年前的大災難』,關於發生什麼有很多說法所以不提,總之就是足以消滅所有生靈的浩劫。」

「那麼預言……」

薛律還沒說完,我拿開《終焉與三聖》下面的又一童話故事《不與命運抗爭的怠惰君王》,是小時候的我特別喜歡的故事之一。

「預言家(有些地方稱諭示者)是每個國家的重要資產,他們都有各自的方式窺視未來即將發生重要事件的片段。預言雖然能預示未來會發生的大事,不一定會100%發生,因為可以預防;但什麼都不做一定會發生。歷史上就有個崇尚命定論的君王,也就是這本童話故事的主角。認為預言中的事情無論如何掙扎100%會發生,就索性什麼都不做,當然他的國家就垮台了;被後世的人戲稱為不與命運抗爭的怠惰君王傳訟於故事中嘲諷。」

「是說——如果能窺視到未來的災厄,妳也會反抗嗎?」

薛律問道。

「當然啦。但就算不用看見未來,我現在不就是在阻止最糟糕的狀況才留下來嗎?」

「嗯,說得也是。我留下來的目的是為了報答你,卡莉絲塔小姐的夢想呢?」

突然被問到問題,她愣一下,隨後手拖腮,揚起嘴角笑道:

「不確定——應該是看見人類和亞人可以和平相處的世界。」

「人類和亞人……那樣的世界很棒呀!」

「現在已經能看到夢想的雛型囉。艾的出現把大家都連接在一起,所以艾一定能夠成為連接人和亞人的紐帶。」

薛律是人類,卡莉絲塔是亞人,而我無論身體、心智都是介於那之間的產物。能在同一個飯桌上談話家常、聊理想。

雖然是或許,但我覺得我能肩負卡莉絲塔的理想前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差點遇難的關係,在她還沒回去前這幾天卡莉絲塔對我十分呵護。極端到早要一起洗,睡覺同床睡,連上廁所都要跟到廁所前面的這種地步。

她的凝視無所不在。

真開心……不是,開心自然是開心,但過於熱情還是很不自在。

所以在換上正裝離開之前,她臉上的表情,就像把寵物留在家裡返鄉過年那樣不放心。

「艾,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盡早回來的。」

喵噢——那個情況下這樣叫,好像沒什麼違和。

因為比爾的身體又重傷,為了讓我能以艾的樣貌待著好好休息,也只能把我留在這了。

「食譜我放在桌上了。妳還在長大,不能挑食喔……那,我出發了。」

「路上小心~~」

「路上小心。」

就這樣,這裡又只剩下我和薛律。

雖然有食譜,但我們兩個臭男人還是把早午晚餐搞得一團糟,幾乎把食譜的菜單都雷過一遍,就連不用開火的菜都爆炸了。

對話基本上都是——

『白痴啊,卡莉絲塔小姐上面寫說這個必加——』

『可是我不太喜歡那東西的味道,很苦耶!等等……你怎麼把菜切成這樣!?』

最終的成品,是與卡莉絲塔做出來相去甚遠的物質。

我們的廚藝笨拙到有食譜也會爆炸,幸好這不是某料理實境節目,不然一定被某金髮大廚指著鼻子喊「你這蠢驢!」、「滾出去!」

「女子力很低欸,艾~~」

他調侃我,把它當作配菜吞了下去。

「吼優,吵死了!」

「不過才過了半年,妳好像變高了很多,之前差不多是在……比腰高一點,現在已經到胸口了。」

他在腰與胸口比劃著。

這樣看來不算上貓耳我也有125、算上就有130左右了。

我摸著自己的頭,可能因為是自己所以覺得不太明顯,不過既然是別人客觀的看法也只能認了。

「因為是小朋友啊,小朋友長很快的,很快就會長成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真可惜,蘿莉控先生。」

我藉機露出真可惜的表情嘲諷著他。

「哈哈哈,這還真的……,可是,靜靜守護蘿莉成長,也是蘿莉控的樂趣之一啊。」

守護——是把我全身上下都用眼神舔過一遍的意思嗎。嗚哇,超變態的感覺。

不過,滿無法反駁的。我也很期待這具身體長大後的身姿,會是怎樣的美少女,

「不過,過了這麼久還是覺得很神奇——一個小女孩的身體裡住著跟我年齡相仿的男人。」

「連我到現在還是很驚訝就是了。」

「是什麼樣的感覺?」

果然會好奇是怎麼樣的體驗是吧……

「哼~」

就告訴你吧。

「變成小孩後,視線會變低、手腳會變短、重心會有點微妙的變化,如果思維還停留在比爾的身體上的話會有點頭暈的感覺,嚴重一點會不停跌倒。」

「聽起來很麻煩欸。」

「麻煩是一定的,但可以看到一些身為直男看不見的美妙風景~~」

彎起嘴角,到現在還在回味女子澡堂,跟米娜還有卡莉絲塔共浴的夢幻畫面。

「話說,你在變成比爾時可以毫不避諱的上裸,但艾就沒有看過。」

他用叉子指著我。

「因為……我也不清楚。」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比爾是男生,沒差;但在變回艾時就會想起母親的教誨,做個好女孩,怎麼能到處裸奔呢。

看穿我心中的困惑,他嘻嘻笑著。

「將來呢,有想過嗎?」

「將來——?」

「比方說,戀愛之類的。」

這拐彎抹角的問法,你是在打一個快滿8歲的小女孩的主意嗎?

彷彿那瞬間,聽到異世界中有警笛在響,或者FBI準備爆破門,法官敲響法槌宣判罪刑……果然還是直接叫警察把他與社會隔離吧。

「等等,別叫警察啊!我就只是好奇。」

我指著他的鼻子說著:

「先說好,男人絕對不是我的戀愛對象,死心吧。」

「啊,好受傷!!!可是,小艾呢?」

……小艾,一定和我一樣啊?

「哈,就知道你會這麼想。可是,妳覺得小艾能在這保守的社會找到與自己相愛的女性嗎?」

唔——好有道理。

即使爸爸已經同意我出櫃,可是能接受女生和女生相愛的女生,在這裡有這種人嗎?

即使是青梅族馬的麗妲,可能也無法接受,我這麼覺得。

「我想,她之後還是會受不了好奇,找個男生就,嗯~這樣那樣了。」

他一隻手比著「OK」,另一隻手豎起食指,然後反覆讓食指穿過洞裡。

這傢伙認真?竟然在一個小女孩面前做著性暗示手勢……我是覺得他在原世界一定有因為幼童相關的條文被抓去關過,真的很欠警察關心一下。

不過薛律問的問題確實值得深思,我從一年前開始就沒有好好想過什麼才是我想要的,滿腦子都是修雷特、修雷特。將來的事情,小艾也好、我也好,一件都沒考慮。

而且真的挺好奇被那樣那樣是什麼感覺……也很正常吧?

……如果,小艾長大後選擇男性。

我開始想像長得與自己有99.999...(無限個9)%像的小艾,在這個世界的適婚最小平均年齡15歲找到個好人家嫁出去。

當然修雷特會在她身後抱著安娜遺照痛哭流涕,然後一邊擦著眼淚說著:『妳有看到嗎安娜,我們的女兒長大了』之類的話的古板婚禮畫面。

隨後洞房花燭夜,燈光美氣氛佳,小艾帶著嫵媚表情向丈夫張開雙手,並打開大腿與新郎用著眾多認識的體位之一展開熱血大戰。

事後,他深情撫摸小艾流著香汗的嫣紅臉頰。

『啊哈……好舒服啊,小艾。』

『人家也是……哈…哈啊……』

——故事的最後,在分娩的劇痛中誕生出同樣有貓耳的小孩,過上三口之家的幸福快樂日子。

「嗚噁!」

身為一介直男的我無法接受自己被掰彎,絕對不行!排斥使得一股嘔意從胃部燒上咽喉,熱熱又酸酸的。

你這傢伙害老子想了什麼。

他擺出一副戲謔的笑容嘲弄我:

「嗚哇哇哇……妳的想法好色喔!果然還是會想像被做那件事嘛。」

「別窺視我的內心!」

「噗」一拳下去,他今天提早好幾小時睡著。


『呱呱——』

幾天後的上午,呱呱吃完麵包飛上烏雲密布的天空。

打開卡莉絲塔稍來的信,看著上面驚慌失措寫下的字我瞬間大驚失色,引來薛律的關心。

「怎麼了,艾?」

信上寫著:

『快通知妳的父親離開那裡——克羅斯的騎士長獨自調查期間,目擊到【大罪人】出現在絲普莉特城,將要對那裡投入麥奧古遺跡發現的超古代兵器【聖皇之怒】——』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