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17】約定和最後的時光

Oldchild | 2021-09-23 17:12:08 | 巴幣 10 | 人氣 28


接下來一整天,我重複進行『分身、脫衣、融合,再分身、再脫衣……』,在晚餐前複製了至少四十套。

曼陀羅的能力分身能夠複製身上的衣物,但不能複製身上的金屬。

要是分身脫掉衣服後被回收,掉在地上的衣服不會消失;我將此現象稱為洗裝備BUG。

「……明明沒做什麼事,怎麼會這麼累。」

我感到疲憊的看向窗外,天色已十分接近晚上,肚子也發出咕嚕咕嚕的抗議。

打開門鎖,走下樓。發現大家已經準備好了晚餐,正等著遲遲沒下樓的我。

「抱歉、抱歉,來晚了。」

五個人被分成兩組。

留下來的我和薛律;和遷往南方諸國的修雷特、麗妲、還有小艾……?

才一個下午不見,她的頭髮又產生變化,似乎是用一種附著力強的植物染成了明亮的茶褐色。

不過也不奇怪就是,小艾是名揚多國的獸人間諜,白色長髮和藍眼睛是她最明顯的特徵。所以在前往南方諸國前破壞一項特徵,也好過南方諸國間的入境審查。

所以我沒有感到驚訝。

「薛律先生,你雖然是人類,不過我知道你是個信得過的好人。我的女兒就拜託你照顧了。」

用餐完畢時,修雷特突然對薛律這麼說。

「我會好好照顧好她的,請您不用擔心。」

「對話聽起來像是我現在是要嫁出去了?」

薛律玩笑道。

「那不是更好嗎。」

我頓時臉黑,戒備的雙手環胸。

「唉噁,我才不要……去找小艾啦!」

「絕對NG!」

被嫌棄成這樣,薛律也只是尷尬的陪笑,餐廳內歡樂的氣氛讓我感到心暖暖的。


晚上,該睡覺了。

麗妲這個小朋友早早耗盡了活力,斷電般沉沉睡去。

小艾換上了睡衣用連衣裙自發的在地上舖上墊子。

「一起睡吧。」我說。

「嗯——」

今天是這裡的最後一天,就准許猜拳輸得小艾上床睡吧,偶爾擠一擠雙人床也沒什麼問題,反正小孩的體形也不怎麼佔空間。

「吶——比爾,人家明天就要跟爸爸還有麗妲走了對吧?」

「嗯,怎麼了嗎?」

我側過了身,她也側過了身,我們四目相對。

「不、那個,只有人家這麼幸福真的可以嗎?比爾也……」

暗夜中發亮眼睛不安弟垂了下去,小艾對於只又自己能遠離爭戰與修雷特一起平凡的活著這件事表示懷疑。

也許是怕自己太過幸福遭我的咒恨吧,罪惡感會一直重壓在自私的她身上。

我嘆了一口氣,然後牽起她的雙手,十指緊緊交扣。

「妳是我,我是妳,只要妳能開心,也讓修雷特開心這樣就夠了,好好享受吧。」

「嗯——」

她發出有點可愛的聲音點頭,對我露出信賴的笑容。


深夜,翻來覆去就是睡不好,心中就是有種焦躁揮之不去。

我清醒的睜大雙眼,小艾就算掉到地板上(不確定是不是我踹下去還是自己滾下去,我們既是瞳體,睡相一樣糟糕),依然睡得很熟,麗妲在床上睡得很可愛。這幾天多虧晚上能抱抱療癒可愛的她,才能在床上深深熟睡。

把小艾輕輕放回床上,把棉被蓋好後,我躡手躡腳溜出三個小孩的房間,溜進隔壁修雷特的房間裡面。

修雷特側躺在床上,輕輕地呼吸著。

我小心地爬上床,從背後抱住修雷特。果然用小孩的體型來看,爸爸的背好寬敞喔。

「小艾,這個時間還沒睡呀,明天會沒精神唷。」

「欸嘿……被發現了,不過,今天請讓我任性一下。」

「真拿妳沒辦法,跟那天一樣沒變,像個愛撒嬌的小孩子。」

他翻過身,摟住了我。

「我就是小孩子啊~」

「明天,我們又要分別了呢。」

說著,他勾起我的小指。

「一定要回到我的身邊,我也會在那等妳回來的,約好囉。」

明明聞言多次,再次聽到還是非常感動。

「要記得,不管妳變成……」

「『不管妳變成怎麼樣我都會愛著妳的』,我知道的。」

他撫摸著我的頭,雖然手指因為農活變得粗糙,但動作細膩而且溫柔,被摸到耳朵時有點癢癢的。

「嘻嘻嘻……好癢喔,把拔~~」

修雷特用鼻子深深嘆了一口氣:

「卡莉絲塔小姐說的沒錯,妳太過依賴別人了——」

「什麼?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人撐過來。」

「我說的不是那個。唉,算了……現在已經出現一個重視妳不亞於我的人喔,或許妳可以依賴她一點。」

「莫非是卡莉絲塔姐姐……不對,小姐嗎?」

「是薛律——」

正想著亮麗的卡莉絲塔處於一個美麗環境當襯底的想像中,突然竄入奇怪的男人。當下我差點吐血,或著停止呼吸。

「好啦,是卡莉絲塔小姐沒錯啦。爸爸有點生氣喔,看到妳聽見卡莉絲塔小姐時露出期待的表情,是不是已經忘記爸爸了。」

他垂下耳朵,故作失落的樣子。

你這貨也會裝可愛啊。

而且還真的有點可愛。

「怎麼會。」

「哈哈——」

他開心的笑著,接著在額頭上留下充滿父愛的吻。

「對了,妳的手鐲給另一個艾了吧?」

「嗯。」

「真沒辦法——」

他脫下屬於自己的那份手鐲取下,套到了我的手上,接著輕柔地撫摸我的頭髮。

在無比的安心下,沉重的眼皮漸漸闔上。


再次睜開眼睛,已經是次日一早,爸爸起身伸懶腰打著哈欠,沒有睡飽的樣子。

應該是陪伴我到很晚才睡害的,對不起。

「小艾,該起床囉。」

其實我已經清醒,但沒有立刻起床。

所以修雷特以為我沒起床,輕輕搖著我的身體。

「嗯……早安,爸爸。」

我揉著眼睛裝作剛醒的樣子,撥開黏在臉上的頭髮。

——還剩兩個小時。

簡單梳洗後,我們做了早餐,之後搖醒小艾和麗妲,敲薛律的門叫醒他。

小艾坐著跟我起床時一樣的動作,然後完全清醒時一臉震驚我們怎麼會一起行動。

——還剩一個小時。

吃過早餐,幫忙將行李帶出門,我們在家門外等待卡莉絲塔小姐派來接他們的馬車。

——不到一小時。

焦躁的我不禁抖起腳。

修雷特突然牽起我的手。明明沒有對話,卻有默契的感知道我的心情。

果然是個好爸爸。

這麼想的時候,馬匹他著答答馬蹄聲,拖著馬車來到家門前。

五分鐘不到了……

我倒數間,行李也已經全般上了車。

倒數一分鐘。

薛律也跟他們寒暄著。

把我從恍惚中拉出來的是薛律玩笑的說:

「我說修雷特先生——果然還是把艾嫁給我吧。」

「嗯,想動我女兒想都別想,去死吧,人.類。」

修雷特豎起雙手的中指,充滿敵意的笑著。

滿驚訝中指在這裡也有地球的意思,不愧是宇宙通用語言。

我折著拳頭,用著跟修雷特一樣的笑容邪笑著說:

「好,想好遺言了嗎?」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他邊跑邊求饒著,最後靠著身體的力量躲到屋頂上,簡直像貓一樣著實滑稽;我們才是貓好嗎!

「要出發囉,懷特先生。」

「麻煩你了。」

隨著車夫的一句話,馬匹往南門啟程。

啊啊,越來越遠了。

心中焦躁停不下來。

「去追吧,把想說的話大聲傳達出來。」

讓我下定決心的,是薛律從背後推得一把,我拉上了兜帽追了上去。

一路追到了南門,我朝著車屁股大喊。

「爸爸!路上小心!」

「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喔!」

接收到回應,心中那股焦躁停了下來。

我揮著手,目送他們前往平靜地幸福,心裡變得暖暖的,但還是感到寂寞。

「哈哈哈,妳好失落喔。」

「別窺視我的內心!」

我吼著瞪了回去,薛律慢慢走了過來。

他解釋:

「不用讀心,隔著帽子都能從你的耳朵知道妳超級失落的。」

我雙手蓋住頭,害羞地低下頭。

可惡,明明表示過自己是男生,但表現得很愛父親,在別人看來一定超丟臉……

他站在我的身邊,手插著腰陪我看著遠去的他們,突然淡淡地說:

「如果我有這樣的父親,反而會很自豪。」

雖然態度非常自然,但他肯定讀了我的心。

雖然被讀了內心很不爽,不過他的安慰非常有效。

我確實沒必要害羞,因為——

「嘻嘻嘻……他可是人家的爸爸唷。」

我挺起胸膛,一手插著腰、一手比出勝利V,得意洋洋地說。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