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14】暴雨過了,就會放晴

Oldchild | 2021-09-19 20:22:54 | 巴幣 10 | 人氣 25


「艾,沒事吧?」

當我睜開眼睛,看見了三條蓬鬆的狐狸尾巴擋在我的眼前。

雖然形象不同,但我還能認得出她。

「大姐姐……?」

「這個稱呼,妳是艾說過的小艾吧?」

她一邊與莫洛斯交劍還能一邊跟我說話。

——這麼說來,比爾壓根也沒跟我說過大姐姐能變成可愛中帶點魅惑的狐狸,他一定想獨佔卡莉絲塔大姐姐。

話說莫洛斯的超級斬擊消失了,不,應該說被卡莉絲塔姐姐用劍巧妙的折射了。

卡莉絲塔的劍十分華麗的不像是戰鬥用劍,而是一把儀式劍。劍身通體是比起普通鐵製鑄造的劍身更加耀眼的鉑金色,兩面均鑲刻上看起來像金紋裝飾,細看才明白是文字——【鉑金星辰】。鑲有多顆秘藍寶石的金色的對稱劍格(護手)如閃蝶展翅華麗。

作為一把武器,行家都知道,多餘的裝飾是不被需要的,尤其是對劍身鑲入裝飾的線條;這會破壞劍身的一致性和結構穩定度,低調單純的劍才是王道。

我明白大姐姐作為帝國最高級的「特聖」會被授予儀式劍,但那也不該是拿來對砍的。

「貓咪過後是狐狸嗎,都給老子去死吧!」

莫洛斯加重力道,我很擔心不比他強壯的卡莉絲塔能擋住。

結果,卡莉絲塔輕易引導他的力量走空,並抓住空檔攻擊,削掉了他的耳朵。

「守型.流水」

比爾說過,守型是劍術中轉守為攻的套路,估計把奇蹟折射也是這流派破解。完成的守型不用硬碰硬,就能靠著細緻的操作破解敵人的招式並加以反擊。

——只要練得好能化解大部分的攻擊,可以說是無敵的流派。所以不適合我們使用,我們並不是這麼細緻的人。

「原型.上升星座。」

下一秒,他握著闊劍的右手拖曳著血的軌跡被拋到空中。

上升星座?沒聽比爾說過有這招啊?

看起來像比爾說過的瞬型中的上撈斬擊「爆發」,卡莉絲塔似乎做了變動,把斬擊發揮到極致。

她到底做了什麼,才能一刀斬下這個需要我們不斷攻擊才能造成傷害的手呢?

莫非,她的一刀其實是融合了數十刀?

好強!

卡莉絲塔把劍收進腰帶上白色的劍鞘,緩緩靠近被逼退的對方。

「該結束了,傷害艾的人。」

就連我都被她的怒顏震攝住。印象中,卡莉絲塔只會露出和藹的笑容,真沒想過第一次露出怒顏就這麼令人畏懼。

「只不過是個女人,敢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可惡!【黑桑】完全……」

「露娜.伊克利普斯(lunar.eclipse)」

他伸出左手想操縱飛出去的黑桑自爆之前,突然一道白線一閃猶如按下快門的閃光燈,先一步將莫洛斯瘋狂的顏面永遠留在了旋轉掉落的頭上。

這下根本連看都沒看到她出刀的瞬間,她就完成出刀在到收刀的一系列動作。

同時,

厚重的烏雲散開,鮮少出太陽的賽勒斯森林竟也露出了和煦的陽光。陽光與雨水一同並存,形成太陽雨,畫出橫跨天際線兩端的美豔彩虹。

我緊繃的心鬆了下來,慢慢拄著劍來到安詳死去的三號艾旁邊。

輕輕地把劍放下,我緩緩坐下,先是沿著臉頰輕撫她冰冷的皮膚,再將沒有動靜的她擁進懷中。

「結束囉,比爾……妳保護了爸爸囉。」

對於保護了爸爸這件事,我很開心;被自己訓斥過的人渣保護,我很開心又很難過,就像是因為我害死她一樣,負罪感狠狠掐住我的脖子,還有胸口裡跳動地心臟。心臟每跳一次,就會痛一次。

這複雜的情緒下我不知道該哭還該笑。

「她是我認識的艾嗎……」

卡莉絲塔走過來將我連同她抱進懷中,從她的眼神裡我感受到她也很悲傷,她輕聲問道。

我搖了搖頭。

「雖然不是,但,她無庸置疑是比爾。明明不久前還是會拋棄分身的人渣,現在已經變成這樣的好人了。」

我的聲音漸漸不成型,埋沒進悲傷的情氛中。

「——真過分呀,人渣人渣的叫我。」

「比爾,妳還活著嗎!?」

我發出驚叫,看著懷中的她。

沒有,還是沒有呼吸。我的心情墜落到了谷底。

我抬起頭,注意到不遠處的屋頂上,站著一個笑著在招手的身影。

「呦,那邊擺平了,這邊還好嗎?」

我彈舌:

「嘖,怎麼這邊的就這麼討厭呢。」

「喂喂,太過分了吧。」

比爾跳下屋頂來到這邊,看到了悲傷成一團的我們,還有一個死去的自己。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我講述了這邊戰鬥的發展,以及三號艾保護我的細節。

比爾若有所思,問道:

「妳,想要她復活嗎?」

「能嗎,比爾!?」

我心中燃起一絲希望。

結果就只是三號艾被她收回體內,然後看著她如耍寶般在地上打滾痛著哀號。

我覺得我被她耍了!

他知道我在想什麼,帶著痛苦的表情對我說:

「別那樣看我啊,小艾。她啊,現在就在這裡。」

她頭冒冷汗,很勉強的將大拇指彎向胸口,面帶三號死前的笑容說出:

「『不會再拋棄妳了』她是想對妳這麼說的。」

「呵,是這樣啊。」

我擦過眼淚,破涕而笑。

「對了,那傢伙是誰?」

「嗯?啊啊!」

我指著她身後戴眼鏡的男人,不講話看起來挺帥的,有一種冷靜、內斂的沉穩氣息。如果我是純粹的妹子應該會多瞟幾眼地步的帥氣吧。

她一邊瞥眼注意他,一邊對著我耳邊說:「小心點,他是個會對我們發情的變態。」

「啊啊,真噁心。」

我露出了嫌棄的眼神看過去。

「喂!」

啊啊,還是被他聽到了。

比爾突然把手伸向我的臉龐,挽著我的頭髮,突然噗嗤笑了出來。

「妳的頭髮怎麼了,怎麼捲了起來呢?」

透過她的提醒,我才發現我全部的髮尾都捲了起來,怎麼拉不直;指甲也變得很長。

一定是突破體能強化二產生的魔力讓人家變這樣的——嗚嗚嗚,白長直沒有了。

之後,我們互相述說了各自的遭遇。

比爾遇到的薛律不是像莫洛斯一樣的瘋子,只讓比爾的右手右腳斷掉就結束戰鬥,並願意成為夥伴。

卡莉絲塔姐姐在外面解決了三艘飛船加四名勇者,長得漂亮又會戰鬥實在太犯規了。

相比之下,我們這邊犧牲了一個人,還是沒辦法打敗莫洛斯。

不過——爸爸還活著就是最大的勝利。

人家還是可以笑得出來。

雖然現在很沒用,但只要不斷變強就好。

話說——我好像忘記很重要的東西。

我正想四處張望,卻被比爾牽住手腕帶走。

「怎麼了小艾,要去找爸爸和麗妲囉。」

「嘛,算了,能忘記一定不重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