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19】救援

Oldchild | 2021-09-25 20:18:12 | 巴幣 100 | 人氣 37


睜開雙眼

微光下,我抬起頭。以為天已經亮了,結果其實還沒有。

幽暗的峽谷中的光源不是陽光。是一雙具大的藍色光點注視著這裡。

我嚇的想立刻坐起來,結果痛得放聲大叫。

腳折了,另一側的大腿還被尖銳的石頭刺穿。

這樣就算了,剛剛超兇、被冠以天災之名的怪物還在面前凝視著我。

可是我卻感覺不到敵意,

我看了看周遭。

巨大的尾巴圍在我的身邊,像是在保護我一樣,最末端還是我頭下枕卧的枕頭。

我大概是被當備用食糧細心保存起來了吧?

嗚嗚……我不想被吃掉啊!

可是身體……

對欸,其實我能變回艾取消掉身上的傷口。

我拔出插在腿上的石頭,似乎扯出了血管,還有腿內的筋,整個肌膚看上去青中發紫。

再發痛之前總算變回艾,然後悄悄離開這裡。

我是這麼打算,只是,

『……預言之子』

「蛤?誰、誰在講話!?」

我左看右看,除了我和牠之外沒有別人。

『終焉……星之敵……』

雪崩看著我,開合的嘴裡吐出有智慧的稀碎的組不出句子的單字。

不,還是怪物的低吼,只是牠的智慧糕到我的能力能聽得懂一點。

終焉——

不就是小時候常讀的英雄傳說故事嗎?

「什麼意思!」

『外來物……排除……我等的使命……命運……』

「喂!」

『我等的使命……天上……』

天上?

我看了上去。

兩側是大概垂直兩千公尺左右的絕壁,以我對地理的認知,大是冰川侵蝕的峽谷吧。

我到底是怎麼沒摔死的,真不可思議。

我注意到懸崖的絕壁上有東西攀附下來,是薛律的藤蔓降了下來。

得救了!

「嗚呼!!!!!!」

我高舉雙手歡呼。

『外來物……排除……』

雪崩突然站起,怒吼一聲後從口中噴出暴雪氣息,直接將給我希望的生命線無情的斷送。

結束後,牠捲起身體繼續休息,而我則是理智線斷裂向牠大吼抱怨。

無法溝通,也不懂牠在說什麼。

也許只是述說著曾挑戰過牠的人的遺言。

不過,

薛律他們至少還沒放棄我,我不應該繼續浪費力氣在這。

我捲起身體,將熱量的散失降到最低。


【薛律的視點】

比爾在我們眼前掉下懸崖已經快要過去一個月。

其它部隊早就帶著倖存的談判團成員回去帝國,留下來幫忙的都是卡莉絲塔自己秘密的獸人部隊。

山谷下面隱約在晚上能看到「三短、三長、三短」的信號。

「這是SOS信號,比爾還在下面好好活著,還不能放棄他。」

在各種救援都無果後,我一直擔心信號哪天突然不會閃爍。

結果一個月以來沒有間斷過。

他到底是怎麼能在下面一個人活這麼久呢?

也許下面剛好有條河,河裡的水煮沸就可以喝;河裡有魚可以吃吧。

不管怎麼說比爾是我的大恩人;艾是我的天使。是我到這裡後第一個對我伸出援手、與我身分對等的朋友。

我絕對不會背叛他,也不會放棄他。

而明明知道他就在下面,就是無法救出讓我很氣餒。

每次藤蔓總是在一千九百公尺處斷裂。

我第一次希望我最討厭、以犧牲我過去的回憶得到的超能力能再有用一點;又或著,要殺更多人交換力量。雖然失去很多記憶,但我記得我有殺過人,與我們同期來的勇者們似乎也是。但也跟對家人、朋友、自己的名字一樣,被我殺死的人的長相我也全部忘光了。

艾,不對,在比爾重新投胎成艾之前,最純粹的比爾也是這樣吧?


事情總算有轉機,卡莉絲塔申請的救援物資總算到達。

除了糧食補給,裡面最主要的就是長達兩公里長的繩索,儘管細細長長的看起來不是很靠普。

但她說這有附魔過,強度是鐵鍊的五倍。

我當然是不信啦。

責任感強的卡莉絲塔當仁不讓地將繩子綁在身上,沿著山壁快速垂降下去。

然後,

原本因為有重物而拉緊的繩索斷裂。

正當我想「完了,要救援的名單再加一」

快速頻繁的震動在腳上搖著。

我緊戒的後退,先召喚出兩株【亥伯龍】禦敵。

不會又是雪崩吧!

下一秒,我張著嘴看著躍入天空的身姿。

銀白色的毛髮覆蓋牠的身體,一隻巨大的六尾狐從垂直的懸崖爬了上來。

雖然沒比雪崩大,但也有60公尺長的驚人體型,尾巴占走體長的一半。

牠到我的面前低下頭,從口中吐出舌頭。艾就從裡面走了出來,手中抱著卡莉絲塔下去時身穿的衣裳。

「啊啊……差點就因為妳窒息了,卡莉絲塔小姐!」

巨狐趴了下來,粗糙的舌頭舔著艾。

「啊哈哈哈,別這樣,好癢喔!」

艾癢得哈哈大笑,看起來就像艾養了一隻巨大的寵物犬,正與牠親暱的接觸。

很神奇。艾看起來沒有消瘦,也沒有受傷,而且看起來元氣滿滿,似乎還比下去之前高了一些。

「妳沒事吧?」

「啊啊,薛律啊。我沒事。」

她一隻手拍著她無隆起的胸口,一隻手比著勝利手勢,陽光燦爛的露齒笑著。

可惡,好萌……

不過既然她一直叫這隻巨狐卡莉絲塔小姐——不會吧!?

「卡莉絲塔小姐!?」

狐狸對我點頭示意。

她是卡莉絲塔。

「喂,薛律,既然知道就把頭轉過去啦,卡莉絲塔小姐她要換衣服。」

「我對巨乳又沒有……」

「轉過去或者死——」

艾沒有表情的拔劍看著我。

好可愛又好可怕。

我轉過去。

聽到艾輕輕的責備:

「卡莉絲塔小姐也真是的,忘記把能隨著身體變大變小的衣服穿上才來,」

碰!!

一陣不小的爆炸,還有從背後飄來的煙霧,讓人不禁想轉頭望去。

「敢轉過來就戳瞎你的眼睛!」

艾她看穿我的意圖,向我威脅著。

「呼——可以了啦,薛律。」

再次回頭,我們漂亮的隊長卡莉絲塔小姐以紅髮、狐耳、三條狐尾的形象出現在我的眼中。

雖然有聽艾說過她也是亞人,而且聽說是這個世界上被判定為滅絕的人獸種。

到現在還是有點驚訝,卡莉絲塔小姐居然能變成大狐狸,而身體變大衣服也會破掉。

欸——等等,我好像發現不得了的事。

艾=比爾,比爾算是男人。

我驚愣地看著正「咿嘻嘻嘻」笑得狡猾的艾。

艾注意到我的表情,把手指放在嘴前,露出『說出來就殺死你!』的眼神。

在卡莉絲塔摸著她的頭對她說幾句後,艾走到中央,用宏亮的聲音對著參與搜救的大夥們低頭致謝。

「這邊,先謝謝大家願意留下來拯救不成熟的我。」

所有人熱烈的鼓掌。

「哪裡的事,妳是卡莉絲塔大人最重要的人,為卡莉絲塔大人獻出一份力是我們畢生的願望與榮耀。」

「啊哈,聽大家這麼說,大家都知道我是威廉的意思囉……」

艾他們這類貓人,好像因為一些事情不是很想暴露自己的種族。

那邊完事,全體登艦時,我找上了艙內抱膝坐著的艾。

我實在太好奇了。

「妳的氣色看起來很好欸,妳是怎麼挺過這一個月的。」

艾抿著唇,一沉的臉上湛藍的眼神瞬間無光。

她把頭埋進臂彎內,把下面發生的委屈事向我哭訴出來。


【艾的視點】

恢復意識後一周,救援遲遲還沒有下來。

薛律降下來的藤蔓不斷被怪物摧毀降不下來。

但我不擔心,從「地圖」的指示物來看,薛律和卡莉絲塔都還在上面沒有放棄我的跡象。

不過「電話」是不可能的,我已經試過打了通電話出去,收到的是雜音聲。

我猜是這個能力還是需要某種介質傳遞聲音,但谷底不具備這樣的東西。

我猜大概率是游離的自然魔力,就是那個飛船利用的能源。我感覺得到,這隻怪物正貪婪的用頭上的雙角汲取自然魔力來回復斷裂的鼻角。

但手電筒還是好使的,我一直讓它維持發光,希望上面能夠看見。

這裡很冷,呼出來的空氣都是凝結的水氣。

偏偏在我身邊的怪物的異常屬性是「寒氣」的關係,谷底到處都是冰霰,真正的雪上加霜。

肚子好餓、好冷,更危急的是滴水未進的我快渴死了。

得想個辦法。

我還有跟修雷特的約定——不擇手段都要活下去!


又過三天。

看地形原本以為這裡是天然河谷,結果這裡沒水沒河,大概是斷層谷。

不過水源的來源還是確保了,就連保暖的物品也一併獲得了。

血和衣服。

都是從我自己分身身上拿到的。

那時我想到只要叫出分身設法用出傷口吸血,就能獲得能量還有水分。

反正有BUG存在,能無限供應。

而且比爾剛好那天受的腳傷都沒有好過,不用用力咬下任何一塊肉就能喝到血;而且在回收身體時也沒有痛覺。

當初還因為是血不敢吞下去,現在總算能接受一點。但每次都捏著鼻子差點吐了出來,可是還得攝取血液補充微量元素和水分,才能繼續活著。

新鮮的血是熱騰,帶點鐵鏽味的。

好噁心……

不過這樣的生活,只要再撐一天一定就能得救。

再撐一天。

喝血。

再撐一天。

喝血。

再撐一天……今天是第幾天來著?

我這麼想著時——

我的嘴裡正咀嚼著什麼東西。

驚慌的我急忙咬咽口中的東西吐在手中,仔細看到那東西後我害怕極了。

「嘔!」

突然感到全身惡寒,超級不舒服,接著忍不住吐了出來。

嘔吐物中,有一些暗紅色的碎末。物質構成大概是蛋白質、葡萄糖、脂肪等,也就是……

肉塊,人身上的。

我竟然在不知不覺中,終於因為飢餓忍不住往自己分身的腿上咬下一塊肉。

哪怕只是自己分身的肉,我還是失去理智食人了。

好噁心,我竟然得像野獸一樣才能生存。

那之後我又斷食了好幾天,

肚子咕咕叫的不停,突然回想起了那天嘴裡肉的滋味。

口感有點硬和韌,但味道不錯,肉味非常濃厚。如果是艾的,肯定很嫩——

——我在想什麼!?

肚子真的很餓到開始評論人肉的味道,而且竟然是在垂涎自己的肉!?

我搖著頭,試圖喚醒快要不清醒的腦袋。

提醒最後的理智絕對不能咬艾身上的肉吃,因為那是媽媽生給我的骨肉,也是修雷特的寶物,絕對不能吃!

就在這時。

「哎呀!」

一個物體掉在我的面前,摸著屁股。

「好痛好痛……繩子還是斷掉了呀,真傷腦筋。」

一屁股栽在地上的卡莉絲塔手中握著斷掉的繩子,露出苦惱的表情。

「卡莉絲塔小姐!」

「艾!」
一見面,她幾乎是用飛撲抱著我,我的臉也嚐到久違被奶子洗臉的愉悅。

她注意到我背後的怪物,露出充滿敵意的可怖神情,然後像是為了保護我而把擁抱的力量加重,力度變大到我的肋骨嘎嘎作響。

確認怪物沉睡著,對她沒有任何敵意她鬆開了手;那時我也已經虛脫的像張紙般癱軟。

「不過,要怎麼上去啊……卡莉絲塔小姐!?」

突然卡莉絲塔在我面前脫的全身赤裸,連內衣褲都脫光。

「別、別一直盯著看啦……就算是艾,一直看著我,我還是會害羞的。」

遮著身體,害羞的臉紅的她也別有一番風味。

不過,這是怎樣,為什麼要脫光光?

難不成是知道上不去了,想說在死前來一發嗎?

我不覺得比爾的身體能做到。

「距離兩千左右——十秒左右就行了吧?艾,幫我拿好衣服。」

將摺好的衣服交給我後,她突然全身發出白光。

碰!

峽谷都是白煙。

「咳咳咳……卡力絲塔小姐?」

回過神來,一隻巨狐朝我張著充滿犬齒的血盆大口將我吞進嘴裡,用濕潤的舌頭包覆著我。

然後周遭巨烈搖晃一下後,我就這樣回到了地面。

「就是這樣。」

我口述完自己的經歷,薛律拍著我的肩膀道:

「辛苦你了。」


【絲普利特城】

「快跟上來呀,小麗妲~~」

小艾提著籃子,精湛的腳步踩過溪澗上的石頭越過溪流。

「姐姐,等等麗妲——呀!」

「啊,小心!」

踩到溪石上濕滑的青苔,麗妲發出尖叫跌坐在溪床上。

「沒受傷吧?」

小艾迴頭伸出手,拉起了麗妲。

沒有受傷,但全身幾乎都打濕了。

「對不起……野菜都被沖走了。」

手上拿著空蕩蕩的籃子,麗妲自責的快要哭出來了。

「哼哼,既然不見了就沒辦法了,看招!」

沁涼的冷水潑在她的身上,在麗妲擦乾臉後看到了惡作劇得逞的小艾的笑容。

她不滿的鼓起臉頰,使用溪水反擊。

兩人漸漸玩得起勁,溪邊傳來了歡愉的笑聲。

然後回家時,小艾把她採得那份野菜分了九成到麗妲那邊,營造了麗妲工作比較有效率的樣子。見收到好意的小兔子不知所措的樣子,茶褐色的小貓咪將手指抵在嘴唇上輕輕地「噓——」一聲。

「要保密唷。」

「嗯,謝謝姐姐。」

一個身影尾行兩位女孩回家,低語著:『【大罪人】——不會讓你跑走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