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18】悲劇的開端

Oldchild | 2021-09-24 15:36:11 | 巴幣 10 | 人氣 24


千盼萬盼總算是盼回卡莉絲塔的歸來。

雖然不討厭薛律,但以艾的樣貌和一個會讀心的蘿莉控獨處感覺還是很危險。

總感覺會被抓住拔柄,藉此要求我做一些我會紅著臉低喃『咕——殺了我吧!』的事。能想像到的劇情,就只能想到像是一些角落寫著『成年』、『18』;封面上的標題大大寫著『XXX凌辱』、『XXX無慘』之類的作品裡的內容。

所以我在那傢伙面前都盡量沒有任何想法——這讓我超痛苦的!

不過多虧他,已經完美展握解放了,威力不同凡響,我的『赤焰曼陀羅』得到巨大的提升,看樣子需要一個新的招式名,就叫它「紅蓮曼陀羅」好了!。

威力大到要用能廣泛降雨的大型上級魔法「恩澤霖雨」,連續降雨一大段時間才免於森林大火。

接著,奇蹟……不知道為什麼,艾也好、比爾也好,高喊中二羞恥的台詞也試過了,還是施展不了。

薛律也表示疑惑。

『明明就像是寫在基因裡的力量,不用學自然就會才對。』

『可能因為我死過一次吧?』

我是這麼認為的。

喔,卡莉絲塔回來讓我感到開心還有一個原因——我們兩人都不會煮菜。

他做的能吃,就只是能吃而已的程度,調味完全不行。

而我,那簡直就是災難;是連我都覺得難吃到笑的噁心玩意,對薛律來講是難吃到把胃吐出來的毒物或黑炭。啊啊,那張臉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有趣啊。

「——有泡麵就好了……」

是我們幾天生活下來有感而發的共識。

今天晚餐是由卡莉絲塔開伙,我們兩個像倉鼠一樣將雙頰塞得滿滿的。完完全全的難民進食法。

然後在同天晚上,坐在變得空蕩蕩的房間內使用曼陀羅,透過地圖會顯示有被我加進聯絡人名單的指示物,確定了小艾他們順利的定居在南方諸國聯邦偏僻的小城鎮,絲普利特城。

「太好了,想必她們現在一定很開心吧——唉……」

兩著的指示物膩在一起,不過指示物一閃一滅的,可能是距離太遠導致不太穩定。只要平安順利就好,所以也不怎麼在意。

「為什麼在嘆氣呢,感到孤單了嗎?」

歪著頭從沒關上的房門探出頭問道的,是狐娘型態的卡莉絲塔。萌萌的尾巴甩著,讓我有撲上去磨蹭的慾望。

「嗯……有一點。」

「只有一點而已嗎?」

「……」

我不敢保證只有一點,原本只是抱持返家探望父親三天就回去部隊,結果一待就是一整個月。感覺身心都變回過去還是女孩的艾.諾莉.比楊德.芭絲特,感覺好奇怪。在修雷特離開時的焦躁感仔細想想,其實是把不捨跟焦燥搞混了。

她掩嘴嫣然一笑,

「本來想著艾要是太寂寞的話,就陪艾一起睡覺呢——看來是不需要了。」

又是用話語把我哄得心癢癢的,背過身的她還刻意回頭觀察我的反應。

哼哼,到手的福利怎麼能說放手就放手呢,我伸手挽留:

「不,請務必那麼做!」


戰爭已經過去五個月的今天(八月一日),弄丟四座大城市的科莫諾到現在都沒有跟聯軍爆發大規模衝突,所以我們也一直待在凱蒂奈可沒有移動。平常也就參與城鎮的復興,這個方針下卡莉絲塔在這裡贏得了大量的人望。

帝國方也已經與科莫諾達成共識。很神奇的,帝國方竟然沒要任何一點土地或者天然資源,還有傳聞要歸還被佔領的城市。

絕對有鬼。

不過至少和平了。

然後,也就是今天事情。

預定在八月前歸國的談判團卻遲遲沒有消息,經調查後事情的原因是這樣:

「因為談判團的飛船在北方山脈遭受天災的襲擊受困,在補充人員與物資後,第十部隊將前往北方山脈救援受困的談判團,並在能力允許範圍內討伐近年頻繁出沒的【天災】雪崩。」

「天災啊,我到這裡訓練完第一個任務就是討伐【天災】岳影,可是失敗了。是個不得了的怪物,八株亥伯龍齊射都沒辦法讓牠受傷——天災都是這樣的怪物嗎?」

「是,而且二十幾年來天災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頻繁了,不只天災,連普通的魔獸都因為不明原因的大規模遷徙造成的損害案件也越來越多。比楊德先生好像就是想調查兩件事的關聯,才離開了魔研院,獨自追逐天災。」

「原來如此,二十幾年來……卡莉絲塔小姐,請問今年貴庚?」

對於眼前不小心從話語中暴露歲月,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的女人,薛律察覺到不對勁所以問道。

「薛律,有些事情不要知道比較好喔。」

臉上壟罩陰影的腹黑笑容讓薛律感到不寒而慄,在繼續挖掘怕不是要墜入深淵。

「嗚哇哇哇,好恐怖,你說對對對……比爾?」

『北方山脈的雪崩……那一天……』

「唉……」我深深嘆氣。

「比爾,你的臉色不好喔。」

察覺到我的心不在焉,薛律擔心地拍著我的肩膀。

「對不起,我需要一點個人空間。」

我起身離去。

薛律在這,讓他一直窺視我的內心太危險了,萬一觸及深層,發現我是【大罪人】之一,我的腦袋恐怕就要當場落地了。

因為談到雪崩,就會想到那一天。

山上那黑影出現,銀白的巨浪滾滾而來。然後,村內留守的女人都被帶走。再然後,我變成了復仇者【大罪人】,製造了更大的麻煩。*
那天看到的黑影,就是這次的目標啊——原來就叫雪崩……

我的心情變得很亂,在憤怒和後悔之間反覆橫跳。我明明知道這樣不行,但也只能控制外在的表情,內心的情緒是控制不住的。所以把自己關在房間,只要不被薛律看到臉就不會暴露心聲。

「艾,晚餐我放在門前囉……」

她的聲線聽起來很擔心我的樣子。

不知不覺,我就自閉到了行動開始的日子。

當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是準備登船之時。

在重建城鎮時,我們順便建設了供飛船停泊的臨時港口。

一個帶著桶盔的小兵拍著我的肩膀。

想說怎麼這麼沒禮貌,我跟你很熟?

直到聽到他的聲音。

「你的臉色臭到都有味道了。還行嗎,萊可利斯大人。」

「還真是謝謝你的關心,雜兵路人布勒森。」

「哼哼,連奇蹟都放不出來的小娘們,還敢跟我嘴啊……?」

「說什麼,噁心幼女控變態!?」

我的頭撞上他的桶盔,好硬!

比爾型態下,我跟他是爭鋒相對的勁敵。不止日常的模擬戰鬥訓練實力伯仲之間產生競爭,在巨乳和貧乳的偏好上;美麗和可愛的抉擇上出現了嚴重對立。

當然我是站乳不巨何以聚人心!

飛船起飛,往北方前進。

穿過八百米的雲層,我們從艙內的小窗仰望到了圍繞雲環的北方山脈最高峰,恩尼勒絲摩格。

卡莉絲塔探出頭。

「該帶隊到甲板待命囉,威廉。」


【薛律的視點】

上升到五千公尺時與其它方向的艦艇會合,是個派出飛船數達到十艘戰艦等級的大任務。

正當我們該考慮怎麼垂降時,迎面而來就是一記雪白的射線橫掃,瞬間摧毀了兩艘飛船,也吹開了戰鬥打開的序幕。

超級驚險——我們差點就要被氣流捲進去了!

山頂的煙霧被牠吹散,我們看到了牠的真容。

一座如同大山的爬蟲類型生物佇立在山頂的平原憤怒地掃視著我們的艦隊,有點像恐龍圖鑑上的腕龍形象,不過頭型再有攻擊性一點,是毒蛇的三角形,有一對巨大的頭角與鼻尖上方的犀牛鼻角。

牠光吐息就能撼動氣流,造成雪崩。

33公尺的藍鯨完全不夠看,牠光是體長大約就有80~100公尺之間。

「嗚哇哇……他的心臟和骨骼怎麼負荷這種體型啊!這裡可沒有海洋支撐牠的體型啊,對吧,比爾……」

『好暈、好想吐……』

正當我想說「沒事吧去攙扶他時。」

「嗚嘔嘔……」

臉色鐵青的他吐的一地。

嗚哇哇哇!流到這邊了!

「下一波來了,受衝擊準備!」

卡莉絲塔小姐高聲喊道的同時舉劍在船底展開了防禦的魔法。

我聽話地抓住護欄,突然想起那個令人放不下心的男人,就跟腦海裡想的一樣。

不好,他的狀況沒辦法站穩。

我讓船上的甲板恢復木頭的生命力,在震動來臨前纏住了他的身體。

好晃!

隱隱聽到船體卡嘰卡嘰的響著。

沒問題吧!?

不會像梅O號在水之七島斷成兩截那樣吧!?還是像空島篇時桅杆斷裂吧!?

「就是現在,使用爆炸魚叉限制牠的行動。然後,全體地面人員戴上裝備在四十秒內降落。」

我看向近乎昏過去的他。

喂,還活著嗎?

我覺得給他一個小時他也動不了。

沒辦法。在垂降時,就用藤蔓拉著他下船吧,看起來太可憐了。

隨著火藥爆炸,帶著繩索的槍頭射了出去。

欠缺火力啊——只能勉強破壞那大家夥的甲殼,要做為致勝的一擊還差得遠。

不過纏住手腳也夠了。

下面的大傢伙抬起頭一聲咆哮,不知道是痛還是生氣,反正我看那隆起的胸腔我覺得很不妙。

一個金色的身影閃過甲板,來了無繩索高空彈跳。

這裡可是離地數百公尺的空中喔,卡莉絲塔小姐。

不帶繩索高空彈跳就算了,還往怪物頭上用纏上深藍色水球化作巨槌的劍砸下去,迫使牠為其身姿低頭屈身,將下一發吐息打在自己的腳下。

嗚哇哇,雖然有聽分身蘿莉講過,但是實際看到她的力量還是很震撼。

「我們走囉,準聖騎士的副隊長大人。」

「嗚嗚嗚喔~~(沒有問題。)」

他從喉嚨發出嘔吐物憋在嘴裡的聲音,沒關係,我聽得懂。

就像牽著小狗那樣拉著他翻出圍欄,拉著藤蔓來到地面與怪物正面對持。

比爾在雙腳落地後完全復活了。


【比爾的視角】

復活!

再也不想站在飛船的甲板上面了。

我看看,這頭四足巨龍好像很憤怒……的在看我們。

「唉唷!」

我的直覺叫我馬上後退。是對的選擇,他的前足掙脫束縛,一掌震天的巨手撼動大地。

可觀的能量注入地面,是範圍超大的魔法陣。

這傢伙果然有智慧。

就在我驚嘆怪物力量的同時,藤蔓纏住我的腰將我快速拉離原地。

突然間被劇烈的離心力抽離,有些嚇到。

下一瞬間,以怪物掌心為中心放出更大範圍的白色衝擊噴湧而出,瞬間的低溫凝結了空氣,剛剛站的地方形成像松果一樣的巨大冰柱。

「發什麼呆,果然以你的精神狀態不適合參與這次行動。」

「胡說什麼,我只是因為暈船頭還昏昏的。」

對於薛律的責怪,我倔強的辯駁。

「兩個人不要再吵了,請好好掩護飛船下降至安全高度,尋找到在此失聯的談判團任務就成功了。」

【天災】雪崩掙脫了所有束縛,以雙腳直立的姿勢站起,朝著前方吐出大規模的寒氣切割吐息,從這頭打到另一邊的山頭。

要不是薛律即時用藤蔓組成的巨拳給怪物一記讓頭仰天的上鉤拳,我們這就會像對面被消失的山頭,正所謂毀天滅地的一擊。

引發的餘波引起雪崩波及了整個下游。

就是因為這個!分開我們和索菲還有媽媽!

一股壓不住的怒火和悔恨沖上心頭,燃焰如同我的怒火的具象從曼陀羅。

二話不說祭出大招:

「體能強化二!曼陀羅解放!【紅蓮曼陀羅】。」

「等一下,威廉副隊長!」

在她出聲阻止我之前,我已經快速完成從腰間拔劍到斬擊完成的動作。

結果,

渾身解術的最強力切割技只能在牠身上留下很長的傷痕?

——不,是我混亂的心影響到了我的斬擊。

怪物震天怒吼讓山頂的冰雪揚起,那聲響我打了個哆嗦。

薛律猛地操作大量藤蔓纏住怪物。

「原型奧義——【日蝕(solar.eclipse),改.狐影】」

卡莉絲塔接著施展小艾說過的僅一擊就產生多段的斬擊,在怪物身上留下多段清晰的傷痕。

其斬擊的正體我總算看穿了——

除了精湛快速的刀法。讓壓縮到極致的水珠旋轉隨著斬擊切割,形成更多段的斬擊。

隨著卡莉絲塔將劍擺在側腰,我看見了半空中的她身邊產生閃瞬的殘影。甚至連出手都沒能看見,接著怪物的鼻角被俐落的切斷。

實際看到她用劍的身姿,我明白那是經過嚴苛淬煉,長時間砥礪的結果。

相較之下,我的劍技不過是半調子。

起初,在我還沒有進到學院前,我一直以為只要增強身體能力,就沒什麼是破壞不了。

直到實際接觸學習過,才發現差距差太多了,不是朝夕能超越過去。

如果現在全心投入劍技,還需要百年才能追上,我們之間的差距就是隔著一個世紀,如果她還持續精進。

技術、力量,要有兩者才能稱為「劍士」

要成為「真正的劍士」,更需要將意志磨練如劍般銳利,才能發揮劍這種兵器100%或更之上的威力。

『劍的鋒利度取決於劍士的意志是否堅定。』記得教官這麼說過,我今天算是受教了。

一道紅色的光芒冉冉上升,是信號槍的光芒竟直穿越天空,任務主要目標達成了。

「該撤退了,麻煩你了薛律先生。」

「好!」

薛律的兩株【亥伯龍】從他身旁長出,強力的種子霰彈劇烈噴射而出,將怪物遠遠逼退到懸崖。

牠似乎還想反擊,被卡莉絲塔從上而下的高壓水槌打趴在地,接著像擊打高爾夫球遠遠打飛出去。

怪物墜下懸崖。


一切平靜下來後,我坐在路邊的一塊石頭上。

卡莉絲塔黑著臉來到我的身邊,抬起了手掌心。

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我下意識還是別過臉,緊緊閉上雙眼,準備迎接巴掌的衝擊。

臉確實被什麼觸碰到,是軟軟的,充滿彈性的。

我的雙眼睜開。

胸部!

她抱著我的頭埋進自己的懷裡。

「修雷特先生說得有道理,你有情緒上來就容易衝動的壞習慣,笨蛋。」

「從剛剛開始,你的身心都被混亂的情緒支配喔,比爾。」

薛律打開桶盔,露出了擔心的眼睛。

「抱歉。」

差點就因為這樣送掉自己的命,我真是的。

卡莉絲塔笑著對我說:「沒受傷就好。」

啊啊,果然好溫柔。

就在我陶醉在她的溫柔中的時候,巨大的衝擊才從臉頰襲來,我遠遠的飛出去一頭栽進雪地裡。

我從雪地把頭拔出來,看到卡莉絲塔胸前的手掌冒著熱煙,我的嘴角則掛著血痕。

「不珍惜生命的孩子還是要受罰喔,是修雷特先生交代我要改正艾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這一點。」

我摸著發燙的臉頰,為難地說著:

「就不能換個好一點的懲罰方式嗎?」

「不能。」

這耳光是真的疼,威力已經是體罰的範疇了吧。

不過這樣也好,比爾,痛過了就要記得喔。

犯下大錯後,第一刻不是得到責難,而是關心——我身邊的傢伙都是一票好人。

我深深感到幸福,但絕對不是喜歡被呼巴掌!

「艾,現在快從那邊離開!」

卡莉絲塔突然像注意到什麼,問題嚴重的忘記我現在的身份直呼我的本名,一邊跑一邊向這裡伸出手。

我伸出手,結果身體先一步下墜沒能抓住;後續跟上的藤蔓也晚了一步。

原來我被一掌打飛到懸崖旁,然後——一道毀滅的吐息切開我與卡莉絲塔腳下的地面,我掉下了萬丈深淵。

「艾!!!!!!!!!!!!!!!!!!!!!!!!」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